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尊重我身为丈夫的权利
    直到霍漱清挂了电话,才将视线转向了她。

    “在想什么呢?”他问。

    苏凡摇头,望着他,道:“对不起,刚才我,太鲁莽了。我应该和你先商量一下再——”

    他轻轻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没事,我知道你要做什么。”

    苏凡睁大眼,却是说不出话。

    他微微笑了下,道:“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怎么想的,我会不知道吗?”

    苏凡低头,不语。

    他轻轻拥住她,抚摸着她的长发。

    “只是,你怎么突然就说要带着小飞一起走呢?”霍漱清问。

    苏凡并不想把覃逸秋说的那些话说给他听,那样会挑拨他和覃逸秋的关系,毕竟他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她不能那样做。

    于是,她抬头望着他,道:“我以前在京里的时候,和逸飞现在的状态很像,你觉得是不是?”

    霍漱清想了想,微微点头。

    “是你带着我去了回疆,我才变了。”苏凡道。

    霍漱清并不想说,其实是因为你后来没有再吃药了,所以才变了。他不想让她担心,不想让她怀疑她自己。

    “我妈很关心我,很疼我,她总是盯着我,生怕我做了什么错事或者我受伤。其实,我真的很感激她,感激她为我付出那么多,可是,她让我觉得压力很大,周遭的人也让我觉得压力很大,我不知道在那个家里我还能做什么?我甚至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我觉得自己都不配当念卿的妈妈了——”苏凡道。

    他揽住她的肩。

    “可是,到了回疆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有你在,每天都可以见到你,而且,你让我找到了我能做的事,让我找到了我可以做好的事。”苏凡望着他,道,“自从你和我说了逸飞的现状之后,我才想到,是你给我的这些自我认同感,才是让我真正走出阴影的力量。”

    霍漱清只是注视着她,道:“所以,你觉得你也可以为小飞做到这一切吗?”

    苏凡点头,道:“如果让小飞离开现在的环境,让他感觉到轻松一些,让他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或许会让他康复的更快,就像我一样。”

    她的眼里,是期盼。可是霍漱清不知道她是在期盼小飞尽快康复,还是期盼他能够真的接受。

    于是,他沉默了,陷入了许久的,沉默。

    “怎么了?”苏凡不解,问道。

    “你觉得我可以真的让他摆脱家人,让他和我们在一起吗?”霍漱清道。

    “刚才你不是也说——”苏凡愣住了,看着他,问道。

    “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知道你是为了小飞考虑,可是,”他顿了下,看着她,道,“丫头,小飞,他不是我们的家人,他,有他的家人。如果我们干涉太多,”他又停顿了下,“我们现在和覃家的关系很微妙,不是像过去那样什么都可以谈,覃家对我们,也未必是像过去那样,一心一意!”

    苏凡,愣住了,她盯着他。

    “你什么意思?覃书记不是和你很,很好的吗?还有嫂子,你们都是好朋友。还有徐阿姨对你也是视如己出,怎么——”苏凡不明白近期发生的事,不明白她的哥哥被确立地位之后,霍漱清的处境发生了怎样的转折,更加不知道霍漱清在这段时间里为了扭转自己不利的局面,做了怎样的努力。

    “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把自己的希望交给别人,都不如自己努力去掌握命运。每个人都是这样,不管是我,还是小飞。我不能把自己的希望都寄予覃叔叔,而你也不能让小飞把他的希望寄予你。因为,这样做,不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对他人不负责!”霍漱清道。

    “可是——”苏凡道。

    霍漱清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小飞的事,我们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

    苏凡望着他。

    “你,要放弃他了吗?”苏凡问。

    “我以为我们可以帮到他,因为你的话,让我明白了小飞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我知道你的经历可以让他明白一些事,可以帮助他康复,但是,现在看来——”霍漱清道,“你应该知道徐阿姨的意思,我们,已经不可能再插手小飞的事了。”

    苏凡盯着他,眼神里,是希望,是不解,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低下头,微微点头。

    “是,我明白,我,明白了。”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道:“抱歉,丫头,我不能再过问小飞的事了,你,也是一样。我们现在做到这样的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

    “可是,我不想看着逸飞继续这样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下去,不能看着他一直这样——”苏凡道。

    “你不想又有什么办法?”霍漱清打断她的话,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他的语气,不那么平和。

    “我们,已经做的够多了。你,也做的够多了,丫头!”霍漱清道。

    苏凡盯着他,她怎么会不明白霍漱清话里的意思?

    沉默了良久,她才说:“是的,我明白。我哥也和我说过,逸飞的事,在我们这里,是应该有个,终结了。”

    霍漱清看着她。

    “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你放心吗,霍漱清?”她抬头,盯着他,“你能眼睁睁看着他——”

    “就算不放心,我也没有办法,苏凡,你也没有!我们更加没有权利!”霍漱清道。

    苏凡转过头,盯着车窗外。

    霍漱清也看向了车窗外面,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我知道我没有权利,我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可是,可是,我没办法看着逸飞这样子,好端端的,他——”她说着,眼里泪花闪闪。

    霍漱清盯着她。

    “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拯救别人的命运,没有人,苏凡!到此为止,你要记住,到此,为止!”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

    “我不希望你再和他有什么联系,这,是我的底线。我希望你可以尊重我的底线,尊重我身为你丈夫的权利!”他的目光,根本不平和。

    身为丈夫的,权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