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他想要掌控一切
    可是,也不是所有的人,都非要去嫁的。

    孙颖之长长叹了口气,把手机装回了包包,便起身了。

    与此同时,在车上,苏凡以为自己和霍漱清现在就要去曾泉家里,可曾泉明明这会儿还在上班,应该不在家,而眼前的一切,让她也否决了自己的推测。

    “这是哪里?”她看了眼车窗外,问。

    “先下车。”霍漱清说着,就拉开了车门,下了车。

    苏凡跟着他走了下去。

    眼前,是一座民国风格的老楼,外表看起来是红砖的,院子里长着许多的植物,茂密极了。

    “这是以前我爸买的一座房子,我大学以前来住过。我爸原本准备他们退休了过来住的,可是真的退休以后,就舍不得离开榕城了。”霍漱清说着,挽着苏凡的手,走向了老楼。

    苏凡一脸疑惑,跟着他走。

    等走到楼门口,门就开了,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就走了出来。

    “霍先生——”他礼貌地问候了一声。

    “adam?”苏凡惊叫一声。

    “夫人好!”adam问候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凡问,“你不是在榕城经营咖啡店吗?怎么在这里——”

    说着,她望向霍漱清,道:“难道这里要变咖啡店了?”

    霍漱清微微笑了,道:“只是让他过来帮忙照看一下房子而已,顺便处理一下别的一些事。”

    事实上,adam留在沪城,依旧是上次曾泉那件事的余热。在没有彻底解决那件事之前,霍漱清没有下令让他离开沪城。

    苏凡是不知道这些的,她跟着霍漱清走了进去。

    地板,依旧是木质的,踩上去会有鞋子的声音。可是,里面的陈设,带着民国风,却又极具现代的感觉。

    苏凡走向了客厅,客厅里的家具摆设,让她很是欢喜。

    “我可以在这里喝咖啡吗?”她回头,笑盈盈地看向霍漱清,问道。

    “可以啊!”他回答道。

    “夫人稍等,马上就好。”adam回答道。

    苏凡坐在落地窗边的那一张长长的紫檀木餐桌前,望向外面的院子。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不怕你的秘密被我发现?”她见霍漱清走过来,笑着问道。

    “我的什么秘密?”他笑问,坐在她对面。

    “比如说金屋藏娇什么的。”苏凡看着他,道。

    霍漱清愣住了,片刻之后就忍不住笑了,却不说话。

    “你干嘛笑啊?难道被我说中了?”她问道。

    “如果被你说中了呢?”他看着她,问道。

    苏凡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转过脸望着窗外,再也不说话了。

    “怎么了?我问你呢?”他却依旧问道。

    她却依旧不说话,也不看他。

    霍漱清不禁微微笑了,起身走到她面前,弯下腰注视着她。

    她转过脸,不看他。

    “傻丫头,玩笑都不能开了啊!”他笑着道。

    她转头看着他,脸上却已经是泪雨磅礴了。

    “你啊,真是个孩子!”他说着,轻轻抬手擦去她的泪,安慰道,“我说的是谁,你还不知道吗?这个世上,除了你,还能有谁?”

    苏凡抬头,望着他。

    眼里的他,笑容满面,那么的温柔,那么的,温暖。

    “你干嘛骗我?”她自己擦着泪,道。

    “逗你玩儿的。”他说。

    “我不信。”她说。

    “你不希望我的心里有别人,不希望我和别的人有什么关系,那么,你觉得我会希望你的心里有别人吗?”他低头,看着她,道。

    苏凡,怔住了,看着他。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霍漱清轻轻拍拍她的头顶,道。

    “夫人,您的咖啡!”adam端着咖啡过来,道。

    “谢谢。”苏凡道。

    咖啡杯在她的手边,可是,霍漱清已经不在了。

    “那个人来了吗?”霍漱清问。

    “是的,刚刚到了。”adam道。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就和adam一起上了楼。

    苏凡回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听着那楼板传来的声音,心,却沉了下去。

    他的话,始终在她的耳畔。

    她不希望他的心里有别人,他也是同样。他说的是没错,可是,这样的时候,他和她说这种话——

    苏凡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奇怪的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卡在她的心头,难受极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在楼上做什么、见什么人,他有太多的事,是她不知道的。正如霍家的这所房子,是她在和他结婚这么多年后才第一次到来,而霍家从没人提及过这里,不管是婆婆,还是霍佳敏。

    他有太多的秘密,她不知道。可见的,还有他心里的。

    苏凡苦笑了下,她不希望他的心里有别人,可是,他的心里到底是什么,她怎么知道?有没有,有什么,她从没走进去他的心里,她知道什么呢?就像母亲说的,像霍漱清这样的人,根本不是她的那点心思可以揣度的。那么,他们的这个婚姻,是不是,很奇怪呢?

    她坐在桌边,静静喝着咖啡。

    也许,他们的这种状况,从他们相识之初就开始了,就是这样的,他们的相处方式,始终都是这样,从未改变。他没有办法向她敞开心扉,而她,哪有机会呢?他那么忙,而她的感情,都是些小儿女的纠结,怎么和他的比?

    她的事,都是小事,他的,是大事。

    苏凡捧着咖啡杯,可是杯子已经凉了。

    转过头,明净的落地窗外,院子里的绿植安安静静站立着,好像时间都停止了一样。

    一切,都停止了。

    是她贪心了吧!他那么爱她,纵容着她,她还有什么可求的呢?

    这是很多女人都得不到的吧!

    “夫人?”身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苏凡看了眼,是adam。

    “怎么了?”她问。

    “您的咖啡凉了,我给您再换一杯。”他说。

    “哦,谢谢。”苏凡道。

    “不客气,还有,这是您的点心。先生说您喜欢吃这种,我就提前给您做了,刚刚出炉。”adam礼貌地说。

    苏凡看着桌子上的小点心,白色镶着金边的瓷碟,里面放着一块小小的蛋糕。

    正如adam所说,这点心,的确是她喜欢的,椰蓉味的。

    拿起叉子,小心地夹起一块蛋糕放进嘴里,入口即化,真是美味极了。

    甜甜的味道,似乎一下子就流进了心里。

    他是个强势的男人,似乎总是要掌控一切,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所有的一切,他都要掌控。她心里想的,她喜欢的,他都要掌控,真是——她该说自己太幸福了呢,还是觉得他太累了?

    “夫人,您的咖啡!”adam端着咖啡放在了苏凡面前。

    “谢谢。”苏凡道,说着,她看了眼楼梯方向,道,“霍漱清还没谈完吗?”

    “是的。”

    苏凡“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了。

    “您有什么需要就叫我,李秘书在楼上陪着霍先生。”adam道。

    “没事——”苏凡说完,就看着他转身了,想了想,便叫了他一声。

    “夫人。”

    “您,一直在这边吗?”苏凡问。

    “额,前些日子才过来的。”adam答道。

    “哦,您的咖啡和点心都做的这么好,真想请您去乌市呢!”苏凡笑着道,“我女儿很喜欢吃蛋糕。”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为念卿小姐做她喜欢的蛋糕吃。”adam回答滴水不漏。

    他不能让苏凡知道他就在回疆,因为霍漱清没有批准他可以告诉她。

    “那我先谢谢您了。”苏凡道,“额,这边家里,一直都没人住吗?”

    “是的,夫人。”adam答道。

    “那,您是跟着霍漱清多久了呢?”苏凡起身,在地上慢慢踱步,观赏着架子上摆放的物件,问道。

    adam没有回答。

    苏凡看了他一眼,笑了下,道:“您不仅仅是开咖啡店那么简单的吧?没事,您不用回答,我只是随口问一下而已。”

    “抱歉,夫人。”adam道。

    “没事,没什么可抱歉的。每个人都有秘密的。”苏凡道,“不过,您的咖啡和蛋糕手艺真是大师级别了。”

    “谢谢夫人。”

    “我去院子里看看,您去忙您的吧!”苏凡道。

    院子,其实并不算小,在这繁华的沪城的市中心区域里,已经是很大了。

    霍漱清的秘密,她还是不要问了。

    手机,响了。

    她看了下,是曾泉打来的。

    “干嘛呢?”他问。

    “你不用工作吗?”她反问道。

    “这会儿正好有点空,给你打个电话问一下。”曾泉道,“医院那边情况怎么样?”

    “额,不算好吧!”苏凡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慢慢晃着,道。

    “怎么了?”他问。

    “我想,我和覃家的事,就这样完了好了。”苏凡叹道。

    曾泉“哦”了一声。

    “我嫂子也,也对我有意见,和徐阿姨一样的有意见,而霍漱清,他,他说了不想再让我和逸飞有任何瓜葛。所以,我好像已经完全没有资格再去过问他的事了。”苏凡道。

    “那就不要再管了,逸飞是个大人,该怎么样做,他自己心里会有数的。而且覃家那边,没必要去拿你的热脸贴他们的冷屁股。”曾泉道。

    苏凡笑了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