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伤疤还在痛
    “怎么了?”曾泉问。

    “额,没事,我明白。霍漱清说,现在事情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而且,现在这样,我也,”苏凡顿了下,道,“哥,我想逸飞可以尽快康复。”

    “我明白。可是这件事,你不能再过问插手了。”曾泉道,“相信逸飞吧!他会挺过来的。”

    苏凡点头。

    两个人都沉默了。

    “颖之姐,她还好吗?”苏凡问。

    “我也好久没见了,今晚不是一起吃饭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曾泉道。

    “颖之姐,她是个好人。”苏凡道。

    “我知道。”曾泉答道。

    “那,我是不是提前过去在家里准备?”苏凡问。

    “可以啊!如果你和霍漱清没事的话,可以早点回去。不过,我猜他应该会有事要处理的。”曾泉道。

    “没事,就让他去忙好了,我回去。”苏凡道。

    “那就这样吧,晚上再见,我还有事。”曾泉道。

    “好,你忙吧!”苏凡说着,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坐在秋千上,看着前方。

    绿树依旧成荫。

    抬头,楼上的玻璃,在阳光下反射出几道亮光。

    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忙,他总是忙,很忙啊!

    苏凡没有起身去上楼看霍漱清在做什么,坐在秋千上轻轻晃动着。晃着晃着,突然回头,发现后面好像有个花园,就从秋千上下来,走了过去。

    楼后面的确是有个小花园,面积并不大,只有一些花和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除了一条走廊,上面爬着长长的枝条。

    苏凡走了过去,抬头看着。

    现在是冬天,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不过,到了春天,应该就会很美了吧!现在院里就几株梅树,似乎露出了花苞一样。

    梅树,曾泉?

    这里的梅树就那么四棵,只能说是在种,和曾泉的那个梅园是不能比的。

    走廊里,苏凡慢慢走着。

    “夫人——”adam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苏凡回头,问。

    adam跑了过来,道:“要不我带您参观一下?”

    苏凡微微摇头,道:“里面就不去了,霍漱清在忙嘛,我在外面看看就好了。”说着,她看向头顶的枝条,问,“这是什么植物?你知道吗?”

    “哦,这是紫藤花。”adam答道。

    “紫藤花?”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是的,这是,额,以前夫人种的,霍先生的母亲。”adam答道。

    苏凡微微笑了下,道:“是吗?我家也种了这样的花,榕城的家里。不知道这里的花开了是什么样子?”

    “很美。”adam答道。

    苏凡笑了笑,道:“你不用管我了,我等会儿就进屋了。”

    “好的,夫人。”adam回答。

    霍漱清说他上大学的时候来过这里,那个时候,是他一个人吗?还是,和,刘书雅?

    刘书雅啊!

    苏凡苦笑着叹了口气,身上的伤疤,好像又疼了下。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她折身回屋,却发现前门那里走出来了几个人,没有注意,却没有看见霍漱清,只是有李聪。

    原来客人已经走了啊!

    “你在外面?”霍漱清的声音,从阳台那里传了过来。

    “嗯,出来走走。”苏凡道,“你忙完了?”

    他走过来,道:“嗯,谈完了。你在看什么?现在是冬天,也没什么可看的。”

    “我看见那边有紫藤花。”她说。

    “是吗?额,好像是吧!我在这边来的次数少,忘记了。”霍漱清道。

    她看着他,本来想说,你以前是不是和刘书雅一起来的?可是,话到了嘴边,看着他的脸,她还是没说出来。

    只是,过去的事,并非都是完全过去了。刘书雅可能留在这个房子里的痕迹,还有留在她身上的伤疤,并没有消失。

    “你喜欢紫藤花的话,在回疆的家里也可以种一点。”他说。

    “没事,也没特别喜欢,就是看见了而已。”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见她看着前方,可前方没有什么可以看的,除了树和墙。

    他轻轻拉起她的手,苏凡看着他。

    “我想早点去我哥那边,准备一下晚饭什么的。你呢?是不是还有别的事?”她问。

    “嗯,等会儿还有——”他说。

    “那要不你在这里忙你的,我去那边?要是颖之姐来了,什么都没准备好,也不好。”苏凡道。

    “你,是不是等无聊了?”他问。

    苏凡摇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应该早点过去帮帮忙。你忙吧,我先走了。”

    说完苏凡就进屋去拿自己的包包了,霍漱清跟了进去。

    “你是不是想去逛街?”他问。

    “没有,不想去。”苏凡道,“没事,你不用管我,忙你的。”

    他似乎有点不放心,看着她的眼里,好像有很多事情一样的。她刚才一个人在这里坐着,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说完,苏凡就直接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走向了门口,却没有上车,而是直接从他的那辆车边走了过去。

    霍漱清愣住了,追了出去。

    “苏凡——”他叫了声。

    警卫都愣住了,看着他。

    苏凡停住了脚步,回头。

    “怎么了?”她问。

    “你不乘车去吗?这里有点距离。”他说。

    “不用了,我打车什么都可以,我想一个人走。没事,你别担心。”苏凡对他笑了下,就转身走了。

    风,吹起了她风衣的衣角,还有她的长发。

    霍漱清站在门口,远远望着她。

    应该没事吧!

    一个人走在这陌生城市的感觉,真好。苏凡在人群里穿梭着,看着这陌生的城市,这繁华的街道,这忙碌的人们,好像自己在看电影一样的,置身事外,脱离了尘世。

    这样的感觉,很好。

    一种事不关己的感觉,一种旁观者的感觉,真好。

    前面的路边,停着一些单车,她掏出手机,背起包包,扫码一辆车子打开,在地图上找到曾泉家的地址,就朝着曾泉的家的方向去了。

    风,吹动着她的头发,在她的耳畔吹过。

    苏凡笑了,看着身旁那些和她一样骑车的人,真是有种说不出的快乐。

    她喜欢这样,喜欢这样的状态。

    她不是别人,不是霍漱清的夫人,不是曾元进的女儿,只是她自己,这样,真的很喜欢。

    自行车,骑得很轻快,好像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一样。

    路边有咖啡店、奶茶店什么的,苏凡停下车子,推着车子来到奶茶店旁边,买了一杯奶茶,推着车子往前走,继续走。

    导航,还在指引着她走向曾泉的家。

    就在她离开后,霍漱清走进了屋里,坐在餐桌边,看着她没有吃完的那块蛋糕,还有已经凉了的咖啡。

    adam走了过来。

    “她问你什么了?”霍漱清问。

    adam便把自己和苏凡的交谈都报告给了霍漱清,霍漱清坐在她刚才坐过的椅子上,端起她的咖啡。

    “我给您再倒一杯吗?”adam问。

    “不用了。”霍漱清道。

    苏凡难道想到刘书雅了吗?难道她猜到当初他是和刘书雅一起来的这里吗?

    霍漱清想起当年,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天花板。

    视线不经意落在对面的那个柜子上,上面有一个杯子,还是当时刘书雅用过的,蓝底有星星的那个,那是他和刘书雅一起去逛街的时候买的。

    他起身,走到柜子边,拿起那个杯子,扔进了垃圾桶。

    当年父母逼迫他和刘书雅分手,刘书雅离开,自那之后,他就很少来这边的房子了,似乎来一次就会想起刘书雅,愤恨、难过,种种的感受。而现在,时过境迁,他早就不抗拒了。

    苏凡很傻,可是,她不蠢。

    客人还没来,他掏出手机,给苏凡打了过去。

    可是,没人接听。

    这丫头,没事吧!

    应该没事的。

    看着霍漱清拿着手机站着,李聪等了好一会儿,才说:“霍书记,您的电话——”

    霍漱清看了李聪一眼,李聪赶紧把手机递给他。

    “是覃小姐!”李聪道。

    小秋?

    霍漱清愣住了。

    小秋一定是在他刚才给苏凡打电话的时候打来的。

    难道出了什么事?

    “小秋,怎么了?”霍漱清问。

    “漱清,不好了,小飞不见了。”覃逸秋道。

    “不见了?”霍漱清算是惊呆了。

    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何况小飞还不能自由行走,怎么会不见了?

    “到处都找不到。”覃逸秋的声音很着急。

    “到底出了什么事?”霍漱清问。

    “你们走了后,小飞给我爸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说他要去楼下的咖啡店坐一会儿,不要我陪他,只是带着小齐去了。结果刚才我爸打电话过来问小飞怎么了,我就去咖啡店找,结果没见到人。”覃逸秋道。

    “别急,小秋,你别急。他不是一个人走的,有他的秘书在,不会有事。”霍漱清道。

    “迦因在吗?漱清,迦因在吗?”覃逸秋问。

    “她不在,刚才出去了。”霍漱清道,“你找她干什么?”

    “我,我想,小飞是不是给迦因打过电话什么的——”覃逸秋道,“对不起,漱清,我,我担心小飞他出事。”

    霍漱清看了眼adam,对覃逸飞道:“小秋,你别担心,慢慢找,肯定会找到的。可能他只是出去哪里了,很快就会回来的,别急。我等会儿再联络你。”

    说完,霍漱清就直接挂了电话,走到adam面前,道:“刚才夫人和谁通过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