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还是给她一点信任吧
    adam愣住了。

    刚才苏凡接电话的时候,他并不在场。

    “我没有听见,应该是一个关系很亲近的人——”adam忙答道。

    很亲近的人?

    霍漱清缓缓转过身,看向桌子上的咖啡和蛋糕,神情凝重,久久不动。

    难道她和小飞通过电话,然后就走了?连车子都不坐,一个人就走了?

    不会的,她不会这样的,他都已经把话说到那个程度了,她不会不明白,不会明知故犯的。

    可是,小飞失踪了,她也走了,怎么会这么多巧合?

    霍漱清站在原地,他不敢相信,他不愿意这样去揣测自己的妻子。可是,眼下发生的事,让他心里对妻子的信任,产生了严重的动摇。

    “霍书记,要不,我去查一下?”李聪看着领导这样痛苦的背影,小声地问了句。

    霍漱清抬起手,轻轻摆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

    说完,他坐在沙发上,闭着眼,良久不动。

    这时,警卫走过来和李聪低声说了句话,李聪忙说:“霍书记,人来了。”

    “就在这里聊吧!”霍漱清道。

    adam忙去餐厅收拾了苏凡的咖啡杯和蛋糕。

    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又响了,是覃逸秋打来的。

    “怎么了,小秋?找到了吗?”霍漱清问。

    “没有,电话也不接。”覃逸秋真是急死了,霍漱清听得出来。

    “你跟覃叔叔说了吗?”霍漱清问。

    “我刚说了,我爸说,小飞打电话和他,和他吵了。”覃逸秋道。

    “吵?”霍漱清不解。

    这时,李聪领着客人已经来了,霍漱清看了一眼来人,微微点头,走出了客厅。

    “吵什么了?”霍漱清问。

    “小飞说,他想一个人静静,让我们不要再管他了。”覃逸秋道。

    霍漱清的脚步,猛地停住了。

    听不到霍漱清的回答,覃逸秋叫了他一声。

    “别着急,让警察先找吧!他不会有事的,也许,他就只是想一个人待着。”霍漱清道。

    “真的,可以吗?”覃逸秋问。

    “嗯,相信他一次。他是个大人了,会没事的,而且小齐还在他身边。你别想太多,最好联系到小齐,知道小飞的进展就可以了。”霍漱清道。

    覃逸秋不语。

    “至于苏凡那边——”霍漱清顿了下,对覃逸秋道,“不用担心,苏凡不会再插手小飞的事了。”

    “你,确定吗?”覃逸秋问。

    “嗯,我相信她!”霍漱清道。

    覃逸秋没有回答。

    “小秋,有件事,我想拜托你。”霍漱清道。

    “什么,漱清?”覃逸秋道。

    “现在覃叔叔和徐阿姨对苏凡肯定会有很大的意见,我想请你帮帮忙,替苏凡,解释一下,好吗?”霍漱清道。

    “可是,我该怎么做?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漱清。这次小飞刚和迦因见面,就失踪,我爸妈那边——”覃逸秋道。

    “我知道,小秋,这次,是我拉着苏凡来的。现在这个样子,我的责任更大。”霍漱清道,“所以,请你帮帮我。”

    覃逸秋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漱清,你,你怎么总是这样纵容她?你明知道,你明知道迦因她——”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纵容她,我又该纵容谁?”霍漱清道。

    覃逸秋叹气道:“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漱清,你,不要这样总是把错都揽到你身上,不是你的错。”

    “谢谢你,小秋,我明白。那就先这样,有什么进展随时给我电话,我还有些事。”霍漱清道。

    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然后拿着手机给苏凡拨了过去,依旧,无人接听。

    苏凡,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闭上眼,片刻之后,他转身朝着屋里走去。

    客厅里,两个男人坐在那里等着霍漱清,见他走进来,两人都起身了。

    霍漱清微笑着走向他们,依次握手。

    或许,他应该让李聪去调查一下苏凡的通话记录,那样的话——

    这点信任,总要给她的。

    而此时,苏凡正在路上骑着自行车,因为没有买东西,也不用看手机导航,就一直没有拿手机。直到到了一个路口,她忘记该怎么走了,才停下车取出手机准备看导航,却没想到——

    居然有两个未接来电?

    她赶紧打开一看,是霍漱清?

    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不是在忙吗?

    苏凡看了下,便给他回了过去。

    而这时,在餐厅那边坐着的李聪拿着霍漱清的电话,听到了口袋里手机的鸣音,便赶紧掏出来,是,夫人?

    他赶紧起身,要拿过去给霍漱清接电话,可是看见霍漱清正和那两个人低声说着什么,并且频频点头,便拿着手机走出了小楼,来到了院子。

    “夫人,您好。”李聪道。

    “你好,李秘书,霍书记他找我什么事?”苏凡问。

    “额,”李聪觉得还是应该让霍漱清自己和苏凡说,便说,“夫人,霍书记还在忙,要不等会儿我跟他报告一下,他再给您回电话?”

    “好的,我在路上,可能不能马上接到他的电话,要是他打过来没人接,麻烦你跟他说一下,等我到我哥那边了会给他回复的。”苏凡道。

    “我知道了,夫人。您路上小心。”李聪道。

    苏凡说了“再见”就挂了电话。

    李聪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从苏凡的电话来看,她应该不知道覃公子失踪的事,而且,她应该是在马路上的。那么,霍书记可能,真的是,想偏了。

    李聪这么想着,走进了楼里。

    苏凡挂了电话,在手机上看着地图,跟随着导航,继续往曾泉家的方向骑去。

    可是,刚骑了没几步,苏凡的手机又响了。

    她停下车子,掏出一看,是孙颖之?

    苏凡不禁笑了,不知道孙颖之要干什么,便接了电话。

    “颖之姐,怎么了?”苏凡问。

    “想见你,和你聊聊,你有空吗?”孙颖之道。

    “现在啊?可以啊!”苏凡道,“我准备去我哥那边,再有十几分钟就到了。你在哪儿呢?”

    “没事,我去找你——”孙颖之说着,听见手机里传来的马路上的声音,便问,“你在路上?”

    “是啊,我骑自行车呢!”苏凡笑着说,“很方便,也锻炼身体。”

    孙颖之“哦”了一声,想了想,道:“你给我发个地址,我和你一起骑车过去。”

    “你?”苏凡很意外,却还是给孙颖之发了个位置,“那我等你吧,颖之姐。你过来就好了。”

    说完,孙颖之就挂了电话。

    苏凡只好停下车子,四顾寻找可以休息等待的一个地方,看见右前方正好有个饮品店,便推着车子走了过去,点了一杯奶茶,坐在椅子上边喝边等孙颖之了。

    可是,没等一会儿,她的手机,又响了。

    苏凡不禁皱皱眉。

    掏出手机一看,是一个本地号码,不知道是谁的,便拒接了,继续坐在那里看手机等孙颖之。

    可是,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

    苏凡接听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里面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曾迦因,你到底想要把我儿子怎么样?”

    是徐梦华?

    苏凡愣住了。

    “徐阿姨,怎么——”苏凡问。

    可是,她还没说完话,就被徐梦华打断了。

    “曾迦因,我们覃家是怎么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们?你自己有丈夫,漱清对你那么好,你不知道珍惜,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很刺激吗?”徐梦华道。

    苏凡完全懵了,嘴巴张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去医院见了逸飞,和霍漱清一起,她干什么了要让徐梦华突然这样说她?难道是嫂子把她说的那些要带着逸飞去回疆的事告诉了徐梦华?

    “徐阿姨,您听我说,我只希望逸飞可以早点康复,他现在在这边的环境,并不是很——”苏凡还是很认真地对徐梦华解释,她希望可以让徐梦华明白,逸飞离开家人,去一个轻松点的环境,会对他的康复更有利,可是,徐梦华完全不给她就会说话。

    “这边的环境不好,所以,你就要诱骗他走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徐梦华质问道。

    “我没有诱骗他,我只是和他说——”苏凡解释道。

    “你少在这儿装纯——”徐梦华生气极了,道。

    可是,手机马上被女儿抢走了。

    “迦因,你别生气,我妈,我妈她,她情绪有点不稳定,她,”覃逸秋忙对苏凡说,可是,依旧苏凡没机会开口,覃逸秋就说,“没事没事,迦因,我挂了,回头再说。”

    苏凡一头雾水看着前方,听着手机里急促的鸣音。

    到底,出什么事了?

    算了,不管了,霍漱清说了,不要再管覃家的事了。还是等颖之姐过来吧!

    此时的苏凡,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今天和逸飞说那些话了。她没想到徐梦华的反应会那么激烈,早知道徐梦华会这么生气,她,她就什么都不说了。真是有点多管闲事啊!

    可是,逸飞被那样的一个母亲掌控着,想要康复,真是,唉!

    身边,人来人往,苏凡坐在位子上,看着这些来往的人群,嘴角不禁露出了淡淡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