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竟然到了这样的地步
    可是,一想到徐梦华的电话,苏凡的这种轻松就立刻消失了。

    逸飞,应该没事吧!

    他在医院里,能有什么事呢?有他姐姐,有医护人员,能有什么事?她还真是太爱操心了。

    奶茶,还是很热。

    这两杯奶茶喝下去,不知道又增加多少的卡路里了。

    叹了口气,还是喝了奶茶。

    没办法,谁让奶茶这么好喝?

    然而,手机,又响了。

    是母亲打来的?

    苏凡愣了下,今天真是奇怪,一个工作电话都没有,私事倒是一大堆。

    “妈,怎么了?”苏凡问。

    “你,在沪城?”母亲问。

    “嗯,晚上准备去我哥那里吃饭。”苏凡道,“出什么事了吗?”

    母亲却没有回答,反问道:“你见过小飞了?”

    “嗯,我和霍漱清一起去的医院,早就离开了,有两个小时了。”苏凡道。

    “你,是不是又说什么不合适的话了?”母亲问。

    “额,是的,徐阿姨觉得我不该说——”苏凡道。

    罗文因呆住了,问:“你说什么了?”

    苏凡便大概总结了一下自己和覃逸飞说的话,还没最后说完,就被母亲打断了。

    “你怎么这么傻?你,你,唉!”母亲道。

    “可是,逸飞现在在这里,对他的康复——”苏凡道。

    “没事没事,你说就说了,你说的,也没错。”母亲道。

    这下换做苏凡呆住了。

    “妈,您说什么?”苏凡问。

    “没事,你现在在哪儿?”母亲问,“具体位置。”

    “我,我在路边啊,等颖之姐过来。”苏凡道。

    “尽快去你哥那里,见了颖之以后就把手机关了,不要接电话。”母亲道。

    苏凡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母亲又强调了一遍,然后就挂了电话。

    今天怎么都这么奇怪?

    她才从霍漱清那里出来还不到半小时,怎么就——

    苏凡心里觉得很奇怪,可是,既然母亲那么说了,又考虑到刚才徐梦华的电话,苏凡觉得还是听母亲的话,把手机关了吧!反正工作那边,已经交待过了不用管了的。

    果然,没几分钟,孙颖之就到了。

    “你还真在这儿啊!”孙颖之笑着坐在苏凡面前。

    “我是会骗你的人吗?”苏凡笑着说。

    孙颖之笑了,道:“走吧,咱们一起骑过去,边骑车边聊天。我也好久没骑过自行车了。”

    苏凡起身,看着路边停着的那辆警卫车,又看看孙颖之身后跟着的男人,笑道:“你就不怕等会儿变成一个自行车队啊?直接上热搜。”

    “哎呀,没事啦,让他们在后面开车跟着就行了。”孙颖之道,“你给我开辆车子。”

    苏凡便拿着手机给孙颖之开了一辆自行车,两人便各自骑上车。

    “干嘛关机了?”孙颖之看着苏凡关了手机,问道。

    “我这是舍命陪君子!陪着颖之姐你,还开什么手机?”苏凡笑着道。

    “哎呀,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贫的?”孙颖之不禁笑了,道。

    苏凡笑了,没说话。

    孙颖之却拍了下林默的肩膀,道:“好,讲义气,你这姐妹,我认了!”

    苏凡看着孙颖之,笑着说:“那你还不得给我买个礼物?”

    “得得得,你这家伙。”孙颖之笑道,“我一直以为阿泉是最贫的,没想到你和他相比真是差不了几分。难不成你们家这是遗传?”

    “那你得让我爸贫一贫就知道了。”苏凡笑道。

    孙颖之笑了。

    “走吧,我们是直接去我哥那边,还是咱们先去哪儿坐会儿?”苏凡问孙颖之。

    “找个地方坐着聊会儿,我不想太早去。”孙颖之道。

    毕竟,那是他和希悠的家,她,她的心,还没有那么大到无所谓。

    孙颖之苦笑了下,却没说出来。

    苏凡也理解孙颖之的心思,便说:“我不太熟这周边,不如随便找一个地方?”

    “嗯,都差不多。走吧!”孙颖之道。

    说着,两个人就骑上自行车,说说笑笑开始朝着曾泉家去了。

    而孙颖之的那个警卫队,前前后后小心地保护着她,尽量不让市民注意到她。

    而这时,罗文因的车子,已经到了沪城。

    “小飞的情况怎么样?”罗文因在电话里问道。

    “覃总一切正常,夫人。”年轻男人答道。

    “我很快就到了。”罗文因说完,就挂了电话。

    车子,快速在城市里行驶着,一辆警卫车在前面响着警笛,引领着罗文因的车子。

    等罗文因到达自己在沪城的秘密住处时,霍漱清也送走了他的客人。李聪便赶紧跟他报告了苏凡来电的事,霍漱清一愣,接过手机给苏凡打了过去,却是关机。

    怎么会关机的?

    霍漱清怎么都想不通,眉头紧蹙着。

    “霍书记,夫人好像在路上,我听见马路上的喇叭声。”李聪忙说。

    “给曾市长家里打个电话问一下,看夫人到了没。”霍漱清道。

    说着,霍漱清就上楼了。

    “是,霍书记。”李聪道。

    “adam,你上来一下。”霍漱清对adam说道。

    李聪便赶紧给曾泉家里打了过去,可是,曾泉家的勤务人员说霍夫人没有来。

    没有?从当时打过电话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怎么——

    李聪有点不放心,他知道霍书记现在心情不好,覃公子不见了,夫人又联系不到,这要是真的出点什么事,或者就算是没事,即便是两个人不小心碰上了,也是个麻烦啊!

    于是,李聪赶紧让警卫员带了两个人沿着去曾泉家最近的那条路去找霍夫人。同时,李聪自作主张开始查苏凡的通话记录,只要霍夫人和覃公子没有通话就没事。

    而身为当事人的苏凡,即便是到了此时,也完全不知道覃逸飞失踪的事。如果她开了手机,也许马上就知道了。可是,她听了母亲的话,把手机给关了。谁都找不到她了!她就和孙颖之两个在沪城市委家属院外面的一家咖啡店里坐着聊天,不知道外面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苏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罗文因已经从榕城赶到了沪城,在自己的秘密住处见到了覃逸飞。

    “夫人——”覃逸飞的秘书小齐见了罗文因,忙问候道。

    “这次辛苦你了。”罗文因道。

    “没事,都是我应该的,夫人。”小齐道。

    “你和如冰先下去,我和小飞聊聊。”罗文因道。

    于是,小齐就跟着罗文因的秘书沈如冰离开了,罗文因推开了房门,就看见覃逸飞坐在窗户边,看着外面。

    “小飞?”罗文因走向他,问道。

    “文姨!”覃逸飞转过轮椅,望着罗文因。

    罗文因看着覃逸飞的脸,看着他眼里那悲伤的神情,不禁心疼地叹了口气。

    “小飞,我都知道了。你现在想文姨帮你做什么?”罗文因问。

    “我爸现在在全城找我,我根本出不去。所以,请您——”覃逸飞道。

    “你想好了吗?小飞?这么一走,你今后想再回来,可就——”罗文因道。

    “我想清楚了,文姨。”覃逸飞道,“只是,这样一来,我爸妈知道您送我离开——”

    “傻孩子,你别为文姨担心,你妈啊,一直对我有意见,再多一点也没事,不影响。只要你可以康复,可以好好儿的,就够了。”罗文因道。

    “谢谢您。”覃逸飞道。

    “哦,你的钱,我已经帮你转了一部分出去,还有你需要的手续,你看——”罗文因说着,就从手包里掏出来一个文件袋,递给覃逸飞,“你看是不是这些东西?”

    覃逸飞打开文件袋,里面装着的,都是他之前准备好的护照和其他的一些重要文件,以及一只手机。

    “谢谢您,文姨。”覃逸飞道。

    罗文因摇头,道:“你,不跟你父母说一声吗?”

    “等转机的时候,我会给他们打个电话的。”覃逸飞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坐在覃逸飞面前,看着这个曾经那么阳光的男孩,现在居然憔悴成这样,居然要沦落到离家去国的地步——

    “我来之前,和迦因打了个电话——”罗文因道。

    “您不要和她说。”覃逸飞忙打断罗文因的话,道。

    “我知道,我没说,她把那些和你说了的话都告诉了我。”罗文因道,“这个迦因,唉,我都不知道——”

    “您别怪她,文姨。如果不是她,我不会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家的。”覃逸飞道,“我,很感谢她。”

    罗文因看着他。

    “只有她,这个世上,只有她才是最懂我,只有她才真心为我考虑——”覃逸飞道,说着,他望着罗文因,道,“文姨,等您见到她,能,能跟我向她说句对不起吗?”

    “对不起?”罗文因愣住了,看着覃逸飞。

    “我给她添了太多的麻烦,我想让我妈不再怨恨她,可是,我越是努力去做,我妈对她的怨恨就越深。现在,我这一走,我妈是不会再原谅她了。都是我连累了她!”覃逸飞道。

    罗文因微微摇头,道:“你别想这么多,去了那边,就好好养病,早点康复。这边的事,我们会处理的。”

    “我哥他现在正在关键时刻,可是我爸,我爸对他已经不是过去那样了——”覃逸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