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不能让她知道
    是啊,出了这么多事,父亲怎么还会像过去那样对待霍漱清呢?恐怕,在眼下的局势面前,对于父亲来说,选择曾泉更好吧!

    覃逸飞苦笑了下。

    “是我毁了一切!”他说。

    “尽人事听天命吧!”罗文因叹道。

    半小时后,覃逸飞乘坐罗文因的车子,到达了机场。并且,在罗文因的陪同下,通过特殊通道,上了那架离开祖国的飞机。

    尽管覃春明在整座城市设下了天罗地网搜寻自己的儿子,可是,天网恢恢,总有一个漏的地方。而罗文因,正是那个可以抓住漏洞的人。毕竟,沪城方面,罗文因可是有数不清的关系的。想要躲过搜查,送覃逸飞上飞机,对她来说,易如反掌。即便是覃春明派的人见了她,也不敢阻拦这位曾部长夫人。当然,到了阻拦的程度就麻烦了,而是不会怀疑搜查罗文因的车子。

    看着覃逸飞上了飞机,罗文因长长地叹了口气。

    美国方面,也都是罗文因安排的。覃逸飞纵然有他自己的关系,可是,覃春明可以轻易查到。因此,覃逸飞拜托了罗文因,而罗文因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就安排妥当了。现在就只等覃逸飞到达大洋彼岸,罗文因安排的人就会接着他直接去医院,躲开覃春明的眼线——即便是不可能永远躲开,至少在一段时间之内,是可以躲开的。毕竟,是罗文因在安排。

    去了那边的话,逸飞会不会好一点呢?

    罗文因心里如此想着。

    她转过身,朝着出口走去。

    送走了覃逸飞,她要和覃春明好好谈谈了。

    关于逸飞,关于,霍漱清,关于,苏凡!

    事情,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不是吗?

    不过,即便是见覃春明,也要有个时间,在逸飞到达美国之后。否则,逸飞乘坐的飞机,根本就没机会到达目的地。

    如果覃逸飞不能到达,那么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戴着墨镜的罗文因,上了自己的车子,消失在了离开机场的车流之中。

    与此同时,得知覃逸飞离开的曾泉,立刻打电话给苏凡,可是,电话关机。

    隐隐的,曾泉也觉得这件事可能和苏凡有关系。所以,他想了和霍漱清一样的可能性,那就是覃逸飞会不会离开医院去找苏凡?

    苏凡太心软,而且她那么关心覃逸飞,万一真的这样发生了,那么,会有什么后果,曾泉还真是感觉到了害怕。

    如果真的那么做了,霍漱清,是不会原谅苏凡的,绝对不会!

    可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苏凡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电话打不通,曾泉就担心的不行了。

    而霍漱清那边,曾泉不知道怎么问。想来想去,还是问问霍漱清吧!如果真的出了那样的事,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霍漱清和苏凡翻脸啊!要是真翻脸了,苏凡可怎么办?

    于是,霍漱清的电话就响了。

    李聪立刻接听了。

    “曾市长,您好!”李聪道。

    “哦,是李主任啊!霍书记呢?”曾泉问。

    “您稍等一下,我马上拿给他——”李聪道。

    “等等——”曾泉叫住了李聪。

    “是,曾市长!”李聪应声。

    “迦因,在吗?我想找她,可是她的手机——”曾泉道。

    “哦哦,曾市长,夫人去您家里了。”李聪道。

    “我家里?”曾泉愣住了。

    家里没有她啊!

    “哦,我说错了,她和孙小姐在一起喝咖啡呢!就在您家外面。”李聪忙说。

    和颖之在一起?

    天哪,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霍书记呢?他在忙吗?”曾泉问。

    “是的,霍书记这边有点事,正和老朋友聊天呢!”李聪道。

    “哦,这样啊!”曾泉这下算是放心了,“那谢谢您了!”

    “曾市长,我把电话给霍书记吗?”李聪问。

    “不用了不用了,没什么要紧事,没事。谢谢你。”曾泉道。

    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曾泉立刻把电话给孙颖之打了过去。

    孙颖之愣了下,看着手机。

    “怎么了?”苏凡问。

    “你哥。”孙颖之道。

    苏凡“哦”了一声,孙颖之便对她笑了下,接了电话。

    “颖之,我是阿泉。”曾泉道。

    “嗯,阿泉,怎么了?”孙颖之问。

    “迦因和你在一起吗?”曾泉问。

    “是啊!”孙颖之道。

    “我和你说件事,你先离开一下,不要让她知道。”曾泉道。

    “哦哦,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孙颖之说完,便对苏凡微笑了下,“我们有点事——”

    苏凡便赶紧起身,笑了下,道:“我去一下洗手间。”

    说完,苏凡就离开了位置。

    孙颖之尴尬地笑了笑,拿起了电话。

    “什么事,阿泉?”

    “我刚接到消息,覃逸飞失踪了,现在还没找到。”曾泉道。

    “失踪?”孙颖之也是愣住了,“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失踪了?不是在医院吗?”

    “刚才迦因和霍漱清去医院看他了,现在他突然不见了——”曾泉道。

    “我明白,我不会跟迦因说的。”孙颖之道。

    “嗯,不要让迦因知道,至少等一会儿再说。”曾泉道。

    “你怕她去找吗?”孙颖之问。

    “也许吧!”曾泉道。

    “你别担心,我和她在一起呢!我会盯着她的。哦,霍书记那边,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说一下,要是他以为迦因和覃逸飞在一起就麻烦了。”孙颖之道。

    “不用了,他已经知道迦因和你在一起。你们两个聊会儿就去我那边,我等会儿就早点回去。”曾泉道。

    “嗯,好的,阿泉,你放心,我会处理。”说完,孙颖之就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覃逸飞怎么好端端就不见了?那么个大活人?而且,关键是他行动不便啊!要坐着轮椅的人,能自己从医院里离开吗?

    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孙颖之担心了起来。

    毕竟,她很清楚覃逸飞的车祸是怎么回事。

    不过,阿泉的担心很对,万一迦因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去找的。现在这个时候,迦因还是得冷静点才行。否则——

    想了想,孙颖之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孙夫人刚刚参加完一个会面,正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生活秘书赶紧把电话给了她。

    “颖之,怎么了?”孙夫人问。

    “妈,覃逸飞不见了。”孙颖之道,“春明书记正在全城搜寻。”

    “怎么突然不见了?出了什么事吗?”孙夫人停下脚步,问。

    “阿泉刚刚和我说,覃逸飞失踪前,迦因和霍书记去见过他。”孙颖之道。

    “所以——”孙夫人问。

    “您知道覃夫人对迦因一直都很有意见,她和文姨之间也是因为迦因和覃逸飞的事闹的很不愉快。我怕覃逸飞这一走,覃夫人那边——”孙颖之道。

    “你要我跟她们两个谈谈?”孙夫人问女儿。

    “妈,不能再让她们的关系再这样恶化下去了。迦因和霍漱清因为这个,也——”孙颖之道。

    “嗯,我知道了。等覃逸飞有消息了,我会找她们两个人谈的。”孙夫人道。

    “谢谢您,妈。”孙颖之道。

    “还有什么吗?你在沪城怎么样?”母亲问。

    “我忙完了工作的事,正和迦因坐着喝咖啡呢!等会儿再去阿泉那边和霍书记他们一起吃饭。不过,我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们几个怕是没办法吃饭了。”孙颖之叹道。

    “没事,以后还有机会的。”母亲道。

    “嗯,我知道。”孙颖之道。

    “那你们继续去聊吧!回头我约一下文因和徐梦华。”孙夫人道。

    “谢谢妈!”孙颖之说完,就听着母亲那边挂了电话,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但愿覃逸飞平安无事吧!

    就在苏凡离开孙颖之去洗手间的时候,关了很长时间的手机,终于打开了。

    之前李聪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和李聪说,等她到了曾泉家里就会给霍漱清打电话。现在一直都没过去,而她出门的时间也长了,而且,她的手机一直在关机,万一霍漱清担心她了怎么办?

    于是,就在孙颖之和曾泉通电话的时候,苏凡也在洗手间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

    而这时,霍漱清和覃东阳正在聊覃逸飞的事。

    “现在二婶对曾家已经成见很深了,不能让二叔被她影响了。”覃东阳道。

    霍漱清点头。

    “我没想到的是,连小秋那么聪明的人居然也——”覃东阳叹了口气。

    霍漱清不语。

    “哎,你说,这小飞能上哪儿去?这怎么死活就找不到?”覃东阳道,“这要是他再出点什么事儿,唉,不可想象啊!”

    “从目前的情况看,应该不会是意外,更像是他自己离开的。”霍漱清道。

    “你已经查到什么了?”覃东阳问。

    霍漱清摇头,道:“小秋说小飞是和覃叔叔吵了一架就不见了的。根据今天发生的事,他和我说的那些话,”霍漱清顿了下,看着覃东阳,“我想,他应该是一直都想离开家里,可是没有机会。”

    “不是迦因和他说了——”覃东阳问。

    “未必是因为苏凡的那些话。”霍漱清道,“如果小飞自己不是想离开的话,即使苏凡让他离开,他也未必会离开。而且,现在已经这么久了,根本找不到他,更有可能的是,他早就在计划离开这件事了。”

    “他会不听迦因的话吗?”覃东阳道。

    见霍漱清神色凝重,覃东阳忙笑了下,道:“你说的对,他也是个大人了,自己会想的。”

    这时,苏凡的电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