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深深的内疚
    霍漱清看了下,就起身接了。

    “玩的开心吗?”他问。

    “和颖之姐在喝咖啡呢!你呢?之前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我妈让我把手机关掉,我就关了。”苏凡道。

    她果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霍漱清心里虽然觉得憋气,可是,听她这么说,那股子气,也就,倏然而逝了。

    他还和她生什么气呢?要气的是他自己,居然把事情想偏了,居然会想着她会和小飞在一起。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还真是蠢,简直愚蠢至极!

    覃东阳见状,忙对霍漱清笑了下,做出个要离开的动作。

    “你等我一下,东阳在我这里,我送一下他,等下给你打过来。”霍漱清对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瞧瞧你这是干嘛呢?”覃东阳对霍漱清道,“和迦因好好聊聊嘛!”

    “没事,刚才她一直在关机。”霍漱清道,“走吧,我送你,咱们一起走。”

    “现在还不知道小飞什么情况,我也不能在你这儿躲清闲了。”覃东阳无奈地笑了,道。

    “他应该不会有事的。”霍漱清道。

    “希望吧!这小飞啊,说句难听的,真是被惯坏了。”覃东阳叹道,“可是呢,有时候又觉得他也挺可怜的。遇上那么一个妈,搁着谁都想逃。”

    “这就是亲情的负担啊!”霍漱清和覃东阳一起并肩下楼,道。

    “我去那边看看吧!现在婶子不知道怎么发火呢,小秋一个人扛不住。”覃东阳道。

    “你去看看,我就不去了。现在这样,我去了也不合适。”霍漱清道。

    “嗯,你放心,我去盯着。你别想太多,和迦因来了,就陪她好好玩玩,难得有个时间。”覃东阳道。

    “会的。”霍漱清道。

    看着覃东阳上车离开,许久之后,霍漱清才折身回屋。

    “霍书记,电话——”李聪快步赶过来,道。

    霍漱清眉头微微动了下,接了电话。

    还是工作的事。

    交待完了,他把手机递给李聪。

    “夫人和孙小姐在一起吗?”他这才正式开始问苏凡的事。

    “是的。就在榕城市委家属院外面的一个咖啡店里,孙小姐的警卫在保护。”李聪道。

    “小飞没有找过她吗?”霍漱清问。

    李聪知道自己查苏凡电话的事,霍漱清肯定会知道,便毫无隐瞒地说了实情。

    霍漱清闭上双眼,静静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

    手机,突然响了,他放在茶几上的那一只。

    李聪看了过去,拿起了,是罗文因打来的。

    “夫人,您好。”李聪问候道。

    “漱清呢?”罗文因问。

    “霍书记——”李聪还没回答出来,视线看向霍漱清,就见霍漱清伸手了,便忙把手机费了霍漱清,“是曾夫人!”

    “妈——”霍漱清叫了声。

    “小飞还没有消息,是吗?”罗文因问。

    “嗯,覃家那边还没找到。”霍漱清道。

    “你在哪儿呢?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一下。”罗文因道。

    “哦,我在——”霍漱清便把地址跟罗文因说了下。

    “我马上就过来。”罗文因说完,就挂了电话。

    马上?

    霍漱清愣住了。

    难道说,罗文因也在沪城?

    怎么回事?她不是在榕城走亲戚吗?怎么突然来了沪城?

    霍漱清根本不知道罗文因和覃逸飞私下的结交,自然也就不会把覃逸飞的失踪和罗文因的突然出现联系的一起。

    可是,他也很清楚,罗文因的突然出现,绝对不会是罗文因的心血来潮。罗文因不是苏凡,在她进入曾家的这二十多年里,罗文因早就从当初爱上曾元进、甘愿背负所有指责和歧视的青涩女子,变成了如今的曾夫人。罗文因这二十多年走过的路,吃过的苦,只有她自己最清楚。披荆斩棘活下来的,都是强者,不是吗?

    而且,罗文因做事手段狠辣,为了她的目的,什么都能做得出来。这一点,霍漱清也是很清楚。

    等待岳母的时候,霍漱清却没有给苏凡回电话,而是把电话打给了曾泉。

    覃逸飞的突然离开,毫无疑问,会让曾家和覃家的关系受到影响,也绝对会影响到曾泉。霍漱清必须和曾泉好好沟通一下这件事!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曾泉的秘书立刻把手机给了曾泉。此时的曾泉正在会见下属,进行一场简短的会议。而会议,也结束了。

    “漱清?”曾泉问。

    “小飞还没有消息吗?”霍漱清问。

    “嗯,公安那边没有更新的情况传来,应该还没找到。”曾泉道。

    “你什么时候有空?”霍漱清问。

    “半小时后我就回家。”曾泉道,“回家之前先要去一趟覃家。”

    “好,那我们到时候在你家见面。”霍漱清道。

    “嗯,好的。”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和曾泉说完了,霍漱清就把电话给苏凡打了过去。

    苏凡还没有接听。

    “曾夫人马上就到,你们准备一下。”霍漱清对李聪和adam安排道。

    “是。”两人领命。

    话刚说完,苏凡那边就接电话了。

    “怎么了吗?”苏凡问。

    “你和孙小姐不在一起了?”霍漱清问,说着,他缓步走出小楼,来到院子里。

    “在啊,刚准备聊,你的电话就来了。”苏凡说着,笑了下。

    “我打扰到你们了?”他的语气温柔,问道。

    “没有,你说吧,什么事儿?”苏凡问。

    “额,其实没什么,就是问你什么时候去你哥那边?”霍漱清道。

    “等会儿吧,我和颖之姐聊的正好呢!等会儿就过去。”苏凡道。

    “好吧,那你们好好聊。”霍漱清道。

    “哦,你,没别的事了?”苏凡不解,问。

    “没有了,不过,你还是把手机关机吧!要是有事,我会打孙小姐的号码。”霍漱清道。

    “行行行,你们今天一个两个都要我关机,难道今天是关机日?”苏凡笑问。

    “乖,听话。”霍漱清道,“等会儿我就过去找你们。”

    “你还没有忙完吗?”苏凡问。

    “嗯,没有呢!不过也快了。你就和孙小姐好好聊聊。”霍漱清道。

    “好吧,我知道了,等会儿再见!”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

    听着她挂了电话,霍漱清的心里,不禁猛地就轻松了。

    这丫头啊!什么时候能够长点心眼啊!

    覃家那边,徐梦华已经是气疯了的,这要是被徐梦华找到苏凡,还不得撕了?幸好今天有孙小姐在,即便是徐梦华见了苏凡,也不敢做什么的。不过,最好还是关机吧!关机了,也就没人知道她在做什么了。霍漱清如此想着。

    只是,想起刚刚苏凡在电话里那话音里带着的笑声,霍漱清的心头,却生出深深的内疚。

    他,不该怀疑她的!真是,不应该!

    就在这时,院子里突然开进来一辆车子。

    霍漱清回头,朝着车子方向走去。

    “妈——”霍漱清叫了声自己这个年轻的岳母。

    “迦因不在?”罗文因问。

    “和孙小姐一起喝咖啡去了。”霍漱清说着,请岳母进屋。

    罗文因便走进了楼里。

    “这是你爸爸买的吧?”罗文因的手,摸了把沙发,道。

    “嗯。一直没人住。”霍漱清道。

    “我很敬仰你爸爸!他是一位,非常,非常优秀的政治家!他为榕城、为华东省付出了全部,每个华东人都应该感谢他!”罗文因道。

    “谢谢您这么说。”霍漱清道。

    罗文因回头,看了霍漱清一眼,笑了下,道:“青出于蓝胜于蓝!”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没说话。

    “我的迦因还是很有眼光的,虽然她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做了许多的错事傻事,唯有和你结婚,是她做的最正确的。”罗文因道。

    被岳母如此夸奖,霍漱清倒是说不出话了。

    “遇到她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霍漱清这句话,是他的真心话。

    是的,她是他最大的幸福,唯一的,幸福。尽管,正如岳母所说,她做了很多错事。

    “既然我们都有这样的认同,就一起收拾她的这些烂摊子吧!”罗文因道,“毕竟,我是她唯一的妈,你是她唯一的丈夫。这个世上,替她收拾烂摊子,也就咱们两个人了。而且,目前为止,她犯的很多错,也是我造成的。如果我当初没有抛弃她,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说着,罗文因就坐在沙发上了。

    “您喝点什么,妈?”霍漱清问。

    “咖啡吧!卡布奇诺。”罗文因道。

    站在客厅口的adam便赶紧去准备了,却被罗文因叫住了。

    “哎,你,先别走。”罗文因指着adam道。

    霍漱清便叫了adam一声,adam不解,忙走到罗文因面前。

    “曾夫人!”他问候道。

    罗文因从头到脚打量他一番,想了想,道:“你之前在榕城,是不是?”

    霍漱清也愣住了,看着adam。

    “妈,您怎么——”霍漱清道。

    “当初刘书雅活着的时候,我派人跟踪过她一段时间。她去过你的咖啡店,是不是?而且,不止一次。”罗文因道,“我看过你的照片。”

    霍漱清心里不得不佩服罗文因的洞察力。

    当初,的确刘书雅去过adam那里几次,没想到居然被罗文因给发现了。

    “去吧,我知道你是漱清的人。当年,就是你去意大利把漱清给救回来的吧?这件事,我都知道。”罗文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