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我咽不下这口气
    罗文因如此的轻描淡写,却让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这位曾夫人,正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如此缜密的一个人,怎么像是苏凡的母亲呢?苏凡那么的傻,而她的母亲——

    也许,罗文因说的没错,如果当初不是抛弃了苏凡的话,苏凡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是,他想要的,是现在这个总是麻烦不断的苏凡呢,还是像曾雨那样飞扬跋扈的一个苏凡,抑或是,像方希悠那样深不可测的一个苏凡?或许,还是现在这个好吧!

    霍漱清笑了下,坐在岳母侧面的沙发上,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过,adam的身手很不错。”

    “这样好,身边总得有个这样的人。”罗文因道。

    咖啡上来了,霍漱清便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客厅里,只有他和岳母二人。

    “漱清,今天我来找你,是有事和你说,还有,和你商量一下。”罗文因看着霍漱清,道。

    “什么事,妈,您说。”霍漱清道。

    “小飞失踪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罗文因问。

    霍漱清点头。

    “我和迦因打过电话了,她和我说了你们去见小飞的时候聊的那些事。”罗文因说着,叹了口气,看着霍漱清,“你,是不是觉得她错了?你说实话,漱清,没关系。”

    “也不完全错。”霍漱清道。

    罗文因看着他。

    “小飞受伤后经历的事,也许,只有苏凡才会理解。”霍漱清对岳母道。

    “你不用维护她,我们现在——”罗文因道。

    “我说的是心里话。”霍漱清道。

    罗文因看着女婿。

    “我的心里,也并非完全不难受的,可是,小飞和苏凡,他们经历了类似的伤害,他们有相似的心路历程。所以,我想,也许,让苏凡和小飞谈一谈,会帮助小飞解开心理负担。毕竟,和身体的康复相比,心理康复更艰难。这一点,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苏凡经过了那么久,那么多的波折,才从低落中走出来。而小飞,现在也是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所以,我觉得苏凡说让小飞离开现在这个环境,是正确的。这一点上,我支持她。”霍漱清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你这么说,我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我是希望小飞离开,离开他父母的掌控,但是,我们,我和你们两个的出发点,和目的,也并非完全相同。”

    “但是,她说让小飞去回疆——”霍漱清说着,不禁无奈地笑了。

    罗文因看着霍漱清,道:“不会吧,她居然,居然这么——”

    霍漱清微微点头,道:“是的,她说了。她让小飞和我们一起去回疆。”

    “这个糊涂丫头啊!”罗文因道。

    霍漱清却笑了,道:“这才是她的做事风格啊!我慢慢想想,也理解她了。”

    “你啊,就是太纵容她了。”罗文因道。

    “她是不会看着小飞有苦而不管的,她做不到,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与其强迫她不去过问,还不如,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事,让她去帮助小飞。毕竟,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小飞一直在帮助她。”霍漱清道。

    “小飞对她的感情,你又不是不知道。”罗文因说着,端起咖啡喝了口。

    “知道是知道,只是,就苏凡那个性子,我觉得还是不要干涉她太多了。我现在,不想再计较这件事了。”霍漱清道。

    罗文因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小飞离开,这次是他自己的决定。我们不该责怪苏凡,我,不该责怪她。”霍漱清道。

    是啊,他不该责怪她,不是她的错。

    “漱清,我要和你说的,就是这件事。”罗文因放下咖啡杯,道。

    霍漱清望着岳母。

    “小飞给我打了电话,说他想走了。让我帮忙把他的护照资料什么的拿过来,帮他离开。”罗文因说着,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惊呆了。

    “我和美国那边的人联系了,等小飞到了那边,直接送他去疗养院。医生什么的,我已经让如冰都联系好了。”罗文因道,“小飞要在那边疗养,等他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

    “您,把他送走的?”霍漱清望着罗文因。

    “现在也只有我能做到了,是不是?”罗文因道。

    “可是您怎么,小飞怎么会找您?”霍漱清不解。

    罗文因淡淡笑了下,道:“徐梦华一直无缘无故针对迦因,我们曾家,迦因和你,为他们家做了那么多,他们非但不领情,还这样针对我们,我罗文因是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霍漱清倒是理解罗文因的愤怒,也理解罗文因说这种话。就罗文因的脾性,要是能继续忍下去,才是怪事。何况罗文因也的确是忍耐了很久了,就连志刚也说很不可思议。

    于是,霍漱清没有说话。

    “徐梦华能这样对我女儿,我为什么不能把他儿子从她身边夺走呢?”罗文因说着,微笑着起身了,在地上缓慢踱步,“她徐梦华最疼惜的就是她的儿子,却忘了我罗文因最疼的,也是我的迦因。她能对我的迦因不好,我就要让她徐梦华知道失去儿子的痛。”

    霍漱清,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女人间的战斗,还真是——

    “当然,我知道,小飞是不可能抛弃他母亲不认的,小飞不是那样的孩子。不过,只要让小飞离开徐梦华的掌控,我就成功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帮助小飞离开的原因,而且,小飞也是个可怜孩子,被那么变态的一个母亲控制着。明明小飞不想和敏慧结婚,可徐梦华非要把敏慧往小飞身上绑。”罗文因说着,叹了口气,回头看着霍漱清,“你说呢,漱清?”

    “额,没事。只要小飞他平安无事就没关系了,没事。”霍漱清还能说什么?

    这个岳母,不是个好惹的人啊!

    而且,罗文因说的对,只要让小飞主动离开,他母亲就输了,而且会很伤心。作为报复行为来说,罗文因这一招,绝对是直击命门。

    “可是,我怕迦因知道小飞不见了,然后到处去找,就会影响我的计划,所以我让她关机了。好在现在她还都不知道小飞这事儿,而小飞也已经上飞机了。”罗文因说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只是,霍漱清很好奇,小飞为什么会找罗文因帮助逃跑呢?

    “这是小飞的事,还有件事,我要和你商量。”罗文因道,坐在沙发上。

    “什么事?”霍漱清问。

    “是这样的——”罗文因认真地和霍漱清说着自己的计划,霍漱清望着她听着。

    他觉得,不可思议,对于岳母的行为。可是,听岳母说的每句话,霍漱清的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罗文因,在这个他最艰难的时候,这么为他考虑周到,为他排忧解难,为他铺平道路。霍漱清不是铁石心肠的人,怎么会不感动呢?

    即便他知道罗文因是为了苏凡这么做的,可是,这份心,为他考虑的这份心,霍漱清怎么会置若罔闻?

    而此时,苏凡和孙颖之正在咖啡店里继续聊着。

    “夫人让我去京里。”苏凡对孙颖之道。

    “我妈?叫你去干吗?”孙颖之不解,问。

    “她说有个教育相关的项目让我负责。”苏凡道。

    孙颖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却问:“你真的要放弃你的设计了?”

    “不放弃也没办法,现在好像,没有机会了。”苏凡叹了口气,道。

    “因为覃逸飞的缘故?”孙颖之问。

    “额,”苏凡想了想,道,“差不多吧!”

    “这样放弃了,太可惜。真的,迦因。你是个很有天赋的设计师,而从政,唉!”孙颖之叹了口气。

    苏凡不语。

    “你太早为霍书记放弃自己了,将来你会,会遗憾的,迦因。”孙颖之道。

    “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好。”苏凡道。

    “只是你知道不能做设计师,是吗?”孙颖之问。

    苏凡点头,道:“不能和逸飞有瓜葛,这,好像是底线了。”说着,她苦笑了下,“其实,我,很想继续做下去,还有做香水。我很喜欢做香水,我喜欢花。”

    孙颖之望着她。

    “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一家人在一起,霍漱清也开心,至少,他有个完整的家了,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总是两地分居。”苏凡道。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孙颖之道,“如果我嫁给我爱的人,也许,我会和你一样的想法吧!为了他付出一切,把他放在世界的中心。”

    说着,孙颖之苦笑了下。

    苏凡望着孙颖之。

    孙颖之是根本不会放下曾泉的,这辈子。苏凡,明白。

    “你知道我和霍漱清刚开始的时候,是怎么回事吗?”苏凡问。

    “我知道,你是他的红颜知己。”孙颖之说了,笑了。

    “那个时候,他和他的前妻长期两地分居,他的前妻,是一位很优秀的律师,很有事业心,就是,心里没怎么有他。”苏凡尴尬地笑了下。

    孙颖之看着她。

    “霍漱清,他,其实,是个,很缺爱的人。”苏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