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9章 这是爱人和朋友的区别
    “霍书记吗?”孙颖之不解。

    苏凡微微点头,道:“其实,我也一样。所以,我们之间,似乎,是互相取暖吧!”

    “这样,也不错,起码,你们在一起了。”孙颖之叹道。

    “所以说,如果我再和他分开,”苏凡苦笑了下,“我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一个人取代我的位置。”

    孙颖之惊了下,看着苏凡,道:“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你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呢?其实,什么都做不了。”苏凡叹道,“一个人的心要是变了,就根本追不回来了。特别是,霍漱清,我了解他,他不是个无情的人,包括他对他的初恋女友还有前妻,他对她们都是很好的。”

    孙颖之点点头,道:“霍书记是个好男人。所以你们的事,虽然是那样的开始,可是感觉,不会对他的人品提出质疑。”

    “嗯,我觉得他的人品是没什么问题,是因为他对她们彻底死心了,所以才——”苏凡没说下去,顿了下,接着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是不会和我在一起的。我是没有那个机会的,不管我再怎么爱他。”

    说着,苏凡喝了口咖啡。

    孙颖之看着苏凡,笑了。

    “怎么了?”苏凡问。

    孙颖之微微摇头,道:“我妈啊,也是这样的,额,说过类似的话。”

    苏凡望着孙颖之。

    “我也问过她,我说,她会不会怀疑我爸心里还爱着之前的那个阿姨。”孙颖之道。

    夫人是首长的第二任妻子,这一点,苏凡也是知道的,孙颖之是首长第二段婚姻唯一的孩子。

    苏凡没有说话。

    孙颖之笑了下,道:“我妈说,人不能总是盯着过去,一直停留在过去的话,是没办法继续生活下去的。”

    “夫人,很豁达!”苏凡道。

    她听说那位前任也是很优秀的女人。

    “可惜,我没有我妈那么豁达。”孙颖之苦笑了下,叹了口气。

    苏凡看着她。

    孙颖之见苏凡看着自己,忙笑了下,道:“没事,随便说说而已。”

    “颖之姐——”苏凡叫了声。

    孙颖之抬起两只手,道:“迦因,我们,不要说我了,好吗?我不想和阿泉太难堪。”

    苏凡点点头。

    对于孙颖之来说,能像事发之前出现在曾泉身边,就是她全部的渴求了吧!

    “我们还是继续之前的话题吧!我妈说,她应该感谢那位阿姨,如果不是那位阿姨的离开,她怎么会嫁给我爸那么好的人呢?”孙颖之说着,看着苏凡笑了道,“我现在才明白,你们这些被老公疼着宠着的女人,说的话都是一样的。真是叫人嫉妒,嫉妒死了!”

    苏凡微笑摇头,道:“我没有夫人的才干,夫人本身就是非常优秀的人,而我,什么都不是。”

    孙颖之看着苏凡。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会觉得,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觉得自己很差劲,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要依靠他。”苏凡道。

    “可是覃逸飞能帮你,是吗?”孙颖之问。

    “他想的很多,和我想的一样。”苏凡道。

    “所以,你觉得,和覃逸飞在一起,会很轻松,是吗?”孙颖之接着问。

    “嗯,比较,没有压力,不用考虑太多。”苏凡道。

    “这就是爱人和朋友的区别。”孙颖之道。

    苏凡愣住了,盯着孙颖之。

    “面对自己爱的人,总是会患得患失,总担心自己什么地方会让他不喜欢什么的,这个,很正常。”孙颖之说着,撩了下耳畔的碎发。

    苏凡望着她。

    颖之姐在哥哥面前,也是一样的患得患失吗?苏凡没有问出口。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这样很正常。特别是,你们的年纪还相差这么大。”孙颖之换了话题,笑了下,道,“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都有自己能做到的事。你也没必要这样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好,其实,霍书记,他在面对你的时候,也未必没有危机感。”

    “怎么会?”苏凡笑了下,道。

    “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呢?”孙颖之道,“霍书记那么爱你,他的心里,也是患得患失的。他也会害怕你爱覃逸飞或者,他在你的心里位置变轻,之类的这些。也未必不是不可能的。”

    苏凡,愣住了。

    “在爱情面前,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管地位高低、财富多少,其实,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都是一样没有安全感的。一样的。”孙颖之说着,轻轻搅动着咖啡杯,抬头看了苏凡一眼,“如果一点忐忑都没有,那就是不爱了。你觉得,他不爱你吗?”

    苏凡,说不出话。

    “我和阿泉这么多年,其实,每一天,我都是这样的心情。在他面前,努力假装自己很无所谓,很洒脱,可是——”孙颖之叹了口气。

    苏凡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孙颖之。

    她是知道孙颖之对曾泉的感情的,千里万里到处找他,只是后来听着哥哥嫂子离婚,然后突然又没有离婚,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凡心里有疑问,却没有问孙颖之。这是曾泉的选择,不管他为什么这么做,她都没有资格去干涉的。

    “对不起,迦因,我,说太多了。”孙颖之说着,抬手擦了下眼角的泪。

    苏凡微微摇头。

    “好了,没事了,我没事了。”孙颖之笑了下,道。

    抬手看了下手表,孙颖之道:“哎呀,阿泉怎么这么慢?”

    “咱们直接去他家里吧?”苏凡道。

    “好啊,咱们过去等吧!”孙颖之道。

    如果希悠知道她去了,肯定会不高兴的吧!孙颖之心想。

    于是,两个人便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而这时,霍漱清的电话,也打到了孙颖之这里。

    “孙小姐,苏凡,在吗?”霍漱清问。

    “在呢。”孙颖之便把手机递给苏凡,说了句“你老公”就往前走了,朝着车子走去了。

    苏凡接过手机,霍漱清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还没过去吗?”霍漱清问。

    “嗯,我们马上就去了。”苏凡道,“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我们夜里就回去,我订了晚上两点的飞机。”霍漱清道。

    “今晚走啊?”苏凡道。

    “嗯,早点回去,明天还有很多事。”霍漱清道。

    “好吧,那你过来了再说吧!”苏凡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早点回去,也少点枝节,免得迦因知道了小飞的事,又出什么事儿。这件事,我会和覃家去谈。”罗文因道。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道,“孙夫人让苏凡下周去京里,准备负责一个教育方面的项目。”

    “哦,这样啊!”罗文因微微点头,“这是好事儿。让她跟着孙夫人,多学点怎么处理这些事,对将来都是有好处的。这些,我没有机会帮她。”

    “已经太辛苦您了。”霍漱清道。

    罗文因笑着摇摇头,道:“我自己的女儿,我不管谁管呢?”

    说着,罗文因就上了车。

    霍漱清帮岳母关了车门。

    “漱清——”罗文因看着霍漱清,叫了一声。

    “嗯。”

    “娇娇的事,对不起。”罗文因道。

    霍漱清微微一愣,望着岳母。

    罗文因是已经知道曾雨的事了啊!

    “没事,妈,小雨,她,还小。”霍漱清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道:“是我惯坏了她了。”

    “因为苏凡回去后,她觉得苏凡把属于她的爱和关心都抢走了,还是小孩子心理,慢慢引导就好了。”霍漱清安慰罗文因道。

    罗文因摇头叹气,什么都没说,让司机开动了车子。

    看着岳母的车子离去,霍漱清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小飞,走了啊!

    可是,事情怎么会结束呢?

    霍漱清只要一想覃家得知罗文因帮助小飞离开的消息,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不过,罗文因会处理好的,罗文因,是值得信任的。毕竟,目前为止,罗文因是不多的几个用尽全心支持他的人。

    坐在车上,罗文因拿出手机,拨出了覃春明的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是覃春明本人接的。

    “文因啊,有事吗?”覃春明问。

    “春明大哥,你现在方便吗,我们聊一聊?”罗文因道。

    现在?聊?

    这个罗文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不过,覃春明隐隐感觉罗文因不会这么巧的在儿子失踪之后找他聊,罗文因和小飞之间来往很多,小飞住院的时候,罗文因是天天去医院探望的。那个时候,做到这件事的,只有罗文因。小飞是个重感情的人,而且,罗文因是苏凡的母亲,爱屋及乌,小飞对罗文因的态度向来都是很亲近的。现在小飞突然失踪,而罗文因又在这个时候出现——

    “好的,你在哪里方便?”覃春明问。

    “你说个地方,我在路上。”罗文因道。

    “嗯。”覃春明便说了个地点,罗文因听了就挂了电话。

    “我要出去一会儿,在我回来之前,所有的安排都暂停推后。”覃春明挂了电话,对秘书道。

    “是,覃书记。”秘书应声。

    覃春明便赶紧起身,秘书去给他取来外套,立即给他安排车子了。

    “我自己去,你们都不用跟了。”覃春明对秘书道。

    罗文因这件事,还是保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