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1章 谢谢你的理解
    罗文因盯着覃春明,慢慢的,陷入了深思。

    “首长选了曾泉,如果我们没有去辅佐曾泉,那是没有遵循首长的意愿。如果再对这个决定表达出异议,那么首长那里,怎么看待我们?怎么看待漱清?”覃春明道。

    罗文因,微微点头。

    “首长会觉得漱清不听话。”罗文因叹道。

    覃春明点头,道:“要是给首长留下这个感觉,漱清的未来就会很麻烦。而且,如果我,还有其他人,执着地认为应该用漱清替代曾泉,那么,首长怎么想,你很清楚。”

    罗文因点头。

    “所以,我要支持曾泉,按照首长的计划,辅佐曾泉,让曾泉在沪城干出成绩,得到锻炼。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我们这个组织里,只能有一个中心,而现在,曾泉就是我们要去围绕的中心。不能另立山头,这是绝对不行的。”覃春明道。

    “你说的对,说的对。”罗文因幽幽地说。

    覃春明看着她,给她倒了杯茶。

    “至于漱清,你不用担心。他的工作能力,是首长肯定了的。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想要有人替代漱清,基本是不可能的。只要漱清自己别做错事,走错路,首长那里,会给他有个安排。”覃春明端起茶杯,递给罗文因。

    罗文因接过茶杯,点点头,道:“是,你说的对。漱清他做事稳重,不会犯什么错。而且,他对泉儿也是在全力支持的。”

    “而且,漱清和曾泉的年纪不在一个层级,他们两个形不成竞争的关系。这是一方面。另一个方面,漱清在部级已经好几年了,曾泉才上来,所以——”覃春明没有说下去,看着罗文因,“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罗文因点头道。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罗文因才对覃春明笑了下,道:“谢谢你,春明大哥,我,这么多日子,心里总是不舒服,我没转过这个弯儿,差点就做了错事。”

    覃春明摇头,道:“我也是过了好一阵子才明白这件事。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怎么都不明白,感觉,感觉——”没说下去,覃春明笑了,端起自己的茶杯。

    “我给你加点热的,这个太凉了。”罗文因却先伸手去拿起了他的茶杯,对覃春明笑了下,起身走进了厨房,把覃春明茶杯里的茶水倒掉了。

    覃春明的视线,一直跟着她,看着她在厨房的水池边倒了茶水,又打开水龙头冲了下茶杯,看着她走了过来。

    “麻烦你了。”他微笑道。

    “别客气。”罗文因说着,倒了新的茶水,给覃春明冲了下杯子,又去了厨房倒了下,重新走了过来,给他的杯子里倒了茶水,然后坐在他侧面的沙发上。

    她的手,拿着茶杯的时候,那只手,手指修长,如凝脂一般的白皙,美丽的,如同他书房里的那个白玉雕像。

    是的,那个雕像,就如同他现在看见的这只手。

    “谢谢你,春明大哥。我自己,真是,怪不得元进老说我,的确是我心眼太小了。”罗文因摇头叹气道。

    “你这种反应很正常,我也是一样。为漱清抱不平,是因为他对我们来说都太重要了。”覃春明道。

    罗文因看着覃春明,道:“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春明大哥。我以为你和元进他们一样,都——”

    覃春明摇头,道:“漱清是我培养了这么多年的人,我怎么会放弃他呢?”

    罗文因微微笑了下,端起茶杯喝了口,没说话。

    覃春明看着她,叫了声:“文因——”

    罗文因看着他。

    “关于漱清这件事,你以后就不要再插手了,什么都不要做了。免得被人利用来离间我们内部的关系,在首长那里产生不好的影响。”覃春明道,罗文因点头。

    “我会协调的。你,什么都不要管了。你有空的话,还是帮帮迦因。”覃春明道。

    “说到迦因——”罗文因放下茶杯,望着覃春明,“小飞的事,让徐大姐这边对我们意见很大,现在,现在小飞走了,又是在迦因来看过他这个关口,我怕徐大姐——”

    “我回家会和她谈的。”覃春明道。

    “不好意思,春明大哥,我这么说,有点不好。但是,徐大姐做的一些事,太糊涂,被别人钻了空子——其实,说到底也是迦因自己分寸没把握好,也怪不得徐大姐,徐大姐是疼小飞,做母亲的心,都是一样的,我也理解她——”罗文因道。

    “小飞太叛逆,从小被我们娇惯坏了。”覃春明道。

    “没有,小飞他其实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好孩子。”罗文因道,“如果他真的是个纨绔子弟,当初在榕城的时候,他也不会帮迦因。这一点,我很感激他,他做的,比我好多了。”

    说着,罗文因叹了口气。

    覃春明不语。

    罗文因突然笑了下,道:“你知道吗,我以前曾经问过迦因——”

    覃春明看着她。

    “我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你会不会选择小飞呢?也许,你和小飞在一起,会更幸福一些。”罗文因道。

    “她是不会选的。”覃春明笑了,道。

    “是啊,她是不会那么做的。”罗文因道,“我也只是假设。漱清是非常好,各方面什么都好,就是,”顿了下,罗文因接着说,“他太忙了,对于迦因,对于家庭,他根本顾及不到。作为女人来说——”

    “你不想让迦因像你一样?”覃春明打断她的话,把她要说的说了出来。

    罗文因点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希望她可以像个普通女孩子一样,找个可以疼她爱她的男人,漱清虽然很疼她爱她,可是,”顿了下,罗文因道,“没想到迦因过的和我一样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有什么是完美的。得到了什么,必然会失去其他的一些。”覃春明道。

    “是啊!”罗文因道。

    “迦因的性格很像你,某些地方,”覃春明道,罗文因看着他,就听他继续说,“比如说在对感情的执着方面,和你一模一样。”

    罗文因看着覃春明,不自然地笑了。

    “当初你和元进在一起的时候,不就和迦因一样吗?不管怎么样,就是要和他在一起。”覃春明道。

    “你还记得你当初对我说过什么吗,春明大哥?”罗文因道。

    覃春明看着她,没说话。

    “你和我说的,就是刚刚那些话。想要得到什么,就得失去其他的一些,世上没有完美的东西。”罗文因道。

    “时间太久,我都忘了。”覃春明喝了口茶,道。

    “那时候,我也想过,如果嫁给别的男人会怎么样,也许不会像跟着元进那么辛苦。”罗文因道,覃春明看着她。

    “可是,不管是嫁给什么人,我都不会觉得开心,只有元进。”罗文因道。

    “迦因,也许和你是一样的想法。”覃春明道。

    罗文因叹了口气,点头,道:“只要是爱那个人,不管怎么艰难的路,都能走的下去。”

    “所以,迦因的选择,这就是最好的。”覃春明道,“虽然,虽然我也想过,如果她不是和漱清在一起的话,我会希望她做我的儿媳妇。”

    罗文因笑了,道:“这也是没可能了。”

    “是啊,没可能了。”覃春明微微笑道。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切都没有可能!

    “哦,对了,我把美国那边的联络方式发给你,等小飞到了,你就可以联络他了。”罗文因说着,拿起手机,给覃春明发了条信息。

    “谢谢你,文因。”覃春明道。

    “不客气。”罗文因道,“你放心,美国那边的医生,我也是早就联系过了的,都是很好的团队。小飞在那边,不会有问题。”

    “他出去是比在这边要好点。”覃春明道。

    “你也这么想?”罗文因问。

    覃春明点头,道:“梦华对小飞干涉太多了,这边的环境对他的康复不好。”

    罗文因心想,原来自己把覃春明想错了,覃春明其实一直都是很客观公正的一个人。只是,她忘记了。

    两个人坐着,谁都没有再说话,覃春明看了下腕表,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个小时了。

    没想到时间这么快就过去了。

    刚才,他的手机其实来了好几个来电,可是他静音了,罗文因不知道。他就算不看,也知道这个时候频繁来电的就是妻子了。他已经通知不要去找儿子了,妻子那边肯定会打电话来追问为什么的。

    “额,时间不早了,”罗文因起身道。

    覃春明看着她。

    “我准备回榕城去了。”罗文因道。

    覃春明也起身了,笑了下,道:“迦因他们都在,你不陪他们吃个饭?”

    “不去了,让他们年轻人在一起玩儿吧!我还是回榕城去。”罗文因说着,拿起沙发背上的披肩,给自己裹上。

    “榕城有什么事吗?”覃春明问。

    “没有,就是我二舅妈身体不好,可能是不行了,非要见我,我就过来陪她几天。”罗文因道。

    “那就陪一下,老人家也是了个心愿。”覃春明道。

    “是啊!我二舅妈很疼我。”罗文因说着,和覃春明一起走出了小楼。

    走到了车边,罗文因停下脚步,望着覃春明,道:“谢谢你理解,春明大哥。”

    覃春明摇头,道:“别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你要回去就早点走吧,要不然天也黑了。”

    罗文因便和覃春明道别再见,上了车。

    覃春明看着罗文因的车子离开,才掏出手机,看了眼。

    而这时,外面的世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