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2章 这就是颗炸弹
    覃家的事,是自然不用说的。

    霍漱清和曾泉两人也是忧心忡忡,直到罗文因从覃春明那边离开,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情况,让霍漱清不要太担心,两个人这才算是静心了。

    “漱清,我回榕城了。小飞的事,你,和迦因说一下吧!免得覃家传过来,别让她做傻事。”罗文因道。

    “嗯,我找机会告诉她。”霍漱清道。

    于是,罗文因便挂了电话,在袅袅升起的夜色中离开了沪城。

    透过车窗,她看着这点点的灯光,不禁舒了口气。

    覃春明,到底还是值得信任的。

    手机,响了。

    是曾元进打来的。

    “怎么了?”罗文因接通了,问丈夫道。

    “逸飞失踪了,是不是和迦因有关系?”丈夫直接就问了。

    “和迦因没关系,是我把他送走的。”罗文因道。

    曾元进愣住了,道:“你疯了吗?管他们家的事做什么?你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你别急,我已经和春明大哥把事情都说了,把小飞的联络方式也告诉了他。”罗文因道。

    “他什么反应?”曾元进问。

    “没什么,就是有点懊悔自己和儿子的感情生疏,就这个。”罗文因道,她紧接着说,“你别担心,他说他知道小飞和迦因怎么回事,他不会责怪迦因,也不会责怪我们。你放心吧!我和他谈好了。”

    “你和他谈好了?”曾元进这下是真的无言以对了。

    “嗯,你放心,没事的。他说他会回家安抚徐大姐,一切都会没事的。”罗文因道。

    听着妻子这么肯定的语气,曾元进也不再说什么了。

    “迦因是不是还不知道这件事?”曾元进问。

    “嗯,没和她说,漱清等会儿再告诉她。有漱清和泉儿在,你别担心会出什么事。”罗文因道,“他们两个会处理好的。”

    “但愿吧!”曾元进道。

    听着丈夫陷入了沉默,罗文因便问了句:“元进,这件事,我,我没有提早跟你商量,抱歉。”

    “算了,已经这样了,别说这种话了。不过,我始终不放心覃春明!”曾元进道。

    “这件事,等我回来再说,好吗,元进?”罗文因道,“覃家那边,不管怎么说,只有春明大哥自己才能解决,咱们已经什么都不能做了。”

    “你说的也对,之前想了那么多办法,也都是徒劳。”曾元进道。

    是啊,做了那么多,徐梦华就是——

    还是让覃春明去解决他的家务事吧!

    夫妻两人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罗文因长长地叹了口气。

    漱清那边,应该会处理好的。罗文因心想。

    等罗文因的车子快到榕城了,突然接到了夫人的电话。

    “夫人,您好。”罗文因微笑道。

    “文因,你好,榕城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夫人问。

    “谢谢您关心,就一点家务事,没什么要紧的。”罗文因道。

    夫人笑了下,道:“我有件事要找你,你这两天能不能尽快回来一趟?”

    “回京?”罗文因问。

    “额,”夫人想了下,道,“不了,我过两天去一趟沪城,到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你这两天安排一下时间,别排太要紧的事了。”

    “嗯,好的。”罗文因道。

    “好,那就这样,我先挂了。”夫人道。

    和夫人说了“再见”,罗文因却陷入了深思。

    夫人突然说有事找她,而且看起来应该还是挺要紧的事,会是什么呢?她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罗文因想不明白。

    夫人要找她,她还是要提前打听清楚大概是什么方面的事,好有个预备,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

    想了想,罗文因把电话给方希悠打了过去。

    方希悠也正在回家的路上。

    “文姨,怎么了?”方希悠问。

    没等罗文因回答,方希悠就忙说:“文姨,逸飞失踪了,您知道了吧?”

    “嗯,我知道。”罗文因道。

    “应该没什么事吧?”方希悠问。

    “没事没事,你别担心,逸飞没事。”罗文因道。

    方希悠愣住了,虽然下午她一听说消息就给曾泉打电话询问了,可是曾泉也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曾泉也没和她说逸飞是在见了苏凡和霍漱清之后就失踪的,按照曾泉那个袒护苏凡的架势,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和苏凡扯在一起的。所以,她根本没有从曾泉这边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有的也就是叶敏慧给她打电话的紧张,还有苏以珩那边采取的行动。因此,到这时为止,方希悠还不知道覃逸飞出走和罗文因有关。听到罗文因这么说,方希悠自然是会意外的。

    而这样的意外,罗文因的回答,却让方希悠肯定了内心的一个怀疑。

    莫非,真的是有苏凡的缘故,所以罗文因才这样说?因为罗文因知道是苏凡帮了覃逸飞离开?

    “文姨,您知道逸飞在哪里?”方希悠问。

    “我?”罗文因知道自己是根本瞒不过方希悠的,方希悠那么聪明的脑子,即便是只有几个字,也会让方希悠抓住线索。

    “这件事回头再说,总之别担心就是了。”罗文因道。

    方希悠没说话。

    “哦,对了,希悠,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罗文因开始说自己的事了。

    “夫人要找您?”方希悠愣了下,道:“夫人后天要去沪城那边,可是,具体找您什么事,我还不知道。我去查一下再给您电话。”

    “麻烦你了,希悠。”罗文因道。

    “没事,文姨。”方希悠想了想,又说,“文姨,逸飞,已经走了吗?”

    罗文因也没想瞒着方希悠,便说:“嗯,他已经走了,等他平安到达了,就会给他家里打电话说了。”

    看来,这件事还是和苏凡有关系。方希悠心想。

    “我明白了,文姨。”方希悠道,“那覃家那边,我们怎么办?”

    “你覃叔叔说他去解决,咱们不用管了。这是他们的家事。”罗文因道。

    “嗯,我知道了。”方希悠道。

    “你放心,没事的,希悠。”罗文因道。

    “我知道了。”方希悠说完,两人就聊了两句挂了电话。

    方希悠的心头,却是一团疑问。

    覃逸飞这么一走,就是个炸弹,炸开了覃家内部积聚已久的矛盾,炸开了覃家和曾家的矛盾。而现在,苏凡又涉及进了这件事,那么,叶家也就会被牵扯进来。纵使叶承秉夫妇再怎么通情达理,苏以珩再怎么重大义,叶敏慧是不会放过苏凡的了。而叶敏慧现在开始爆发的话,叶家,也不会沉默了。毕竟,再一不可再二,再二不可再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