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夫妻联手
    曾泉的家里,四个人吃饭聊天,气氛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尴尬。孙颖之总是说说笑笑的,和曾泉开玩笑什么的,彼此的关系和相处好像也没有因为他们之间那件事的影响。苏凡和霍漱清也感觉挺放松的,好在是孙颖之啊!

    餐桌上,三个知情人好像是有默契一样,都没有和苏凡提覃逸飞的名字,更加没有说覃逸飞离开的事。

    孙颖之说着自己采风的情况,聊着自己的灵感,苏凡也听的津津有味,甚至还给孙颖之出谋划策。霍漱清看着苏凡那认真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两个女人,聊一下午还聊不完。一点空儿都不给我们留。”曾泉看着孙颖之和苏凡,笑道。

    “你想打麻将吗?要不,我们来一桌麻将,刚好四个人。”孙颖之道。

    “麻将啊?我怎么会啊!”苏凡道。

    “没事,你会输钱就行。”孙颖之笑着说。

    “麻将不错,不过,额,叫那个谁过来替一角好了。”霍漱清对曾泉道,“小岑来替一下我。”

    小岑是曾泉的秘书。

    “你不玩?”曾泉问。

    “我要帮老婆看牌,要不然,我老婆输太多了怎么办?我们回不了家了。”霍漱清道。

    曾泉和孙颖之都忍不住笑了。

    “霍书记,你还真是啊,老婆奴!”孙颖之笑道,“得得得,与其等着你给迦因放水点炮,还不如你们两口子凑一角好了。”

    苏凡看着霍漱清,露出了无声的笑。

    霍漱清轻轻挽住她的手,笑了下。

    于是,曾泉便叫了下自己的秘书过来,准备牌桌,几个人开始打牌了。

    “岑秘书可别手软啊,今儿我们有送钱的人来,可得好好赢。”孙颖之笑着对岑秘书道。

    岑秘书笑着整理着牌桌,道:“听说越是不会打牌的人手气越好,搞不好今晚是霍书记和夫人赢了钱走。”

    “还真有可能啊!”孙颖之道,说着,她看着霍漱清,“霍书记,今晚一定要手下留情,要不然你们一个人负责运气,一个人负责牌技,我们三个人输惨了怎么办?以后就没人和你们两口子玩儿了。”

    霍漱清笑了,道:“放心,不管我们赢多少,都放在这里,下次来了请你们吃饭好了。”

    “霍书记就是爽快!”孙颖之笑道,“我最喜欢你这种牌友!”说着,孙颖之看向曾泉和岑秘书,“咱们可别手软啊,一定要把这两口子杀个片甲不留。”

    “好了好了,你啊,每次都这么说,每次都是你输的最多。”曾泉对孙颖之笑着道。

    “那还不是看你们几个水平太烂,让着你们?”孙颖之道。

    曾泉笑着。

    于是,苏凡和曾泉坐了对面,曾泉坐在孙颖之的上手,霍漱清坐在苏凡身后,几个人开始打牌了。

    “你还真想把你妈那个设计师给踢了?”曾泉打着牌,问孙颖之道。

    “感觉有点偏差啊!还不如让迦因做呢!”孙颖之道。

    “你啊,以后还是别对你妈那边的事干涉太多了,得罪一帮人,到时候在夫人和首长面前挑拨下去,你可怎么办?”曾泉道。

    “道理我是知道,只是,我这个脾气,忍不住。”孙颖之道。

    “曾泉说的这个,孙小姐你还是应该听一下。”霍漱清道。

    孙颖之看了霍漱清一眼,道:“连霍书记也这么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世上,什么人都有的。”霍漱清道。

    “是啊,历朝历代,远的近的那么多例子摆着,你还不明白吗?”曾泉道,“夫人和首长是很疼你,可是,毕竟你不是天天和他们在一起。”

    “可我实在是看不过眼啊!”孙颖之道,“不过,你们说的对,我是得小心点的。我这些年做了那么多我父母不乐意的事,得罪他们身边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指不定那些人怎么编排呢!”

    苏凡一直一言不发,可是,她的心里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孙颖之明明是首长和夫人唯一的女儿,为什么还要这样呢?

    不过,曾泉说的对,历朝历代,这样的事也不是少见。

    “颖之姐——”苏凡按照霍漱清说的扔出去一张牌,道。

    “怎么了?”孙颖之看了她一眼,道,“哎呀,这张牌正好,我碰了。”

    “你有没有想过来回疆采风?等天气暖和了,我们一起去回疆那些民族聚居区看看?”苏凡道,“我觉得他们的一些设计,额,很有特点。我一直想着如果可以加到服装里面的话,一定会很吸引人的。”

    孙颖之和曾泉,还有霍漱清都看着苏凡。

    苏凡忙笑了下,道:“我就是那么想了下,我觉得你可以去看看,也许会给你一些灵感。那边的民族多,也非常有特色。我还没有去深入了解,但是,已经是很喜欢了。”

    “你不说我也要去的。”孙颖之道,“开年天气好了,我去找你,你陪我一起去。”

    “好啊,没问题。”苏凡道。

    “霍书记,小心啊,我要胡牌了。”孙颖之笑着道。

    “知道你要的什么牌,放心,绝对不给你点。”霍漱清说着,见苏凡看着自己,他便指了指苏凡的牌,给她看了下孙颖之要胡的是什么。可苏凡没明白,看着他。

    霍漱清无奈摇摇头,道:“没事,等会儿有人会点炮的。”

    “谁?”曾泉道,便看了眼秘书,问,“你要给孙小姐点吗?”

    秘书笑了,没说话。

    “我看是你想点才对。”霍漱清对曾泉道。

    “我都不知道她要胡什么牌。”曾泉说着,扔了一张牌出去。

    “哎呀,我胡了!”孙颖之叫道。

    “你看见了吧!某个人就是按捺不住点炮的冲动,你等孙小姐实在摸不到牌再点嘛!”霍漱清道。

    “我哪有是故意点的?”曾泉说着,把自己的牌推倒,“你看,我就这一张多余的,不点也不行啊!”

    “你要是再等一圈儿,说不定颖之姐就自摸了,看你都破坏了颖之姐的大牌。”苏凡道。

    曾泉笑了,看了孙颖之一眼,对苏凡道:“那也比给你点了的好啊!你可是庄家!”

    几个人笑了,孙颖之的心头,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欢喜,那一阵欢喜过后,却又是难言的悲伤。

    可是,现在这样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这样,就最好了!起码,她还可以和曾泉在一起打牌,一起聊天说笑,而不像苏凡和覃逸飞,什么事儿都没有,还要背那么多的锅。

    结果,正如孙颖之所言,打了三个小时的牌,霍漱清和苏凡赢的最多,而输最多的人,就是曾泉了。结果等到收桌的时候,曾泉连连叫苦,道:“我真是上赶着给你们两口子送钱来的。”

    “这么小气干嘛?都说了下次请你客了。”苏凡笑道。

    “得得得,我就当是给我外甥女和外甥压岁钱了。”曾泉道。

    “不算,压岁钱另给,这个啊,是我们凭实力赢来的。”苏凡道。

    曾泉看着苏凡,对霍漱清道:“霍漱清,你还管不管你老婆了啊,越来越没规矩了,好歹我是亲哥啊!”

    霍漱清在一旁看着,道:“你们兄妹的事,我不掺和。自己解决。”说着,霍漱清就笑了。

    “说的对!”孙颖之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兄妹两个的事,我们谁都别说了,搞不好等会儿两个姓曾的转过来对付我们!”

    霍漱清笑着点头。

    霍漱清笑着点头。

    曾泉无奈叹息,苏凡笑着拍了他的肩膀一下。

    “看在你是我亲妹妹的份儿上,就不和你计较了。”曾泉道。

    “这就对了!”苏凡笑道。

    “哦,对了,时间不早了,我要回酒店去了。”孙颖之笑着说,“改天再约你们两口子打牌!”

    “得了吧,你今天还没输够啊?”曾泉道。

    “你这个输钱最多的人都没觉得够,我那点算什么?继续约战,一雪前耻!”孙颖之对曾泉道。

    “好,我们等着你们来挑战!”霍漱清揽着苏凡的肩膀,笑着说。

    “嗯,杀你们个片甲不留!”苏凡接着说。

    “哎呀,你看看迦因这个可气的样子。”孙颖之对曾泉道,“刚开始打牌的时候,她说她不会打,不打,现在还居然这么狂妄——”

    “没事,下次我们把他们两口子分开,然后,哼哼。”曾泉对孙颖之道。

    “你哼哼什么?”孙颖之对曾泉道,“就算是把霍书记给支开,到时候还不是你帮着迦因?”

    曾泉一时语塞。

    “好好好,下次我给你们机会。”霍漱清笑着说道。

    “霍书记,你这话,我可不信,没人信。”孙颖之摇头道。

    “怎么就没人信了?”苏凡不解,问道。

    “就霍书记那个宠你的样子,能放心把你留下给我们杀?”孙颖之对苏凡道。

    苏凡看着霍漱清笑了,眼里满满都是幸福。

    “好了好了,不和你们在一起了,你们两口子这动不动就恩爱秀,实在受不了,我走了。”孙颖之抓起包包,道。

    霍漱清和苏凡也都笑了。

    “你明天什么时候走?”曾泉问孙颖之道。

    “还没定,明天上午有个小聚会,可能完了就走。”孙颖之道。

    “我让小岑送你去机场。”曾泉道。

    “不用了,你那么忙,算了。”孙颖之道,说着,孙颖之对身后跟着送自己的霍漱清和苏凡道,“迦因,回头在京里见啊!”

    “嗯,我们到时候再约!”苏凡道。

    于是,三个人把孙颖之送上了车,目送孙颖之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