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我不能原谅
    等孙颖之一走,曾泉看着霍漱清和苏凡,轻轻咳嗽了一下,对苏凡道:“迦因,你先进去一下,我们两个有点事——”

    “好,给你们时间,你们聊吧!”苏凡笑着松开霍漱清的胳膊,走进了楼里。

    看着霍漱清,曾泉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她说那件事?”

    “等,等回去吧!我和她说了夜里就走,回去和她说的话,可能会好点。”霍漱清道。

    曾泉点点头,道:“这样就最好了!”

    “咱们去覃家看看吧!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一下午的,我也没过去。”霍漱清道。

    “好吧,去看一下再说。”曾泉道。

    说完,两个人就走出了小院,直接去往覃家的院子,也没有再提前打电话。

    霍漱清和曾泉到达覃家的时候,覃春明和妻子正在书房里争吵。

    覃逸秋和覃东阳夫妇在楼下,娆娆早就被覃逸秋送去了榕城的婆婆家里。对于父母的争吵,覃逸秋无能为力,坐在沙发上流眼泪。覃东阳的妻子在一旁劝着她,说宽心话,却是一点用都没有。

    就在这时,覃家的警卫进来报告了:“曾市长和霍书记来了!”

    曾泉和漱清?

    覃逸秋的眼泪立刻就止住了,看向门口。

    覃东阳赶紧起身,走过去迎接。

    “曾市长,漱清,你们怎么过来了?”覃东阳道。

    “覃书记,在吗?”曾泉问。

    “在,在楼上。”覃东阳道。

    “情况怎么样?”霍漱清问覃东阳。

    覃东阳摇头,道:“已经吵了半个钟头了。”

    “和谁?徐伯母?”曾泉问。

    覃东阳点头。

    “曾市长、霍书记,你们请坐,请坐,别站着说话了。”覃东阳的妻子微笑着走过来,道。

    于是,霍漱清和曾泉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霍漱清坐在覃逸秋的身边,看着覃逸秋抹眼泪。

    “你别哭了,他们两个的事,你没办法插手的。”霍漱清劝道。

    覃逸秋含泪摇头,道:“这到底是怎么了?我们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

    霍漱清轻轻拍拍她的肩。

    曾泉看着这一幕,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覃春明的秘书道:“一直在吵吗?”

    秘书点头。

    曾泉叹了口气,看向霍漱清,霍漱清也看向了他。

    两个人起身,道:“我们去看看。”

    “谢谢你,漱清,你帮我劝劝,我实在,实在没办法了。”覃逸秋含泪道。

    “你放心,我们上去看看情况。”霍漱清道。

    于是,覃春明的秘书便领着霍漱清和曾泉上楼了。

    到了书房门口,就听见徐梦华的声音,还有覃春明突然的一声呵斥。

    “从没这么吵过。”覃春明的秘书道。

    “我知道。”霍漱清道。

    覃春明对妻子是很温和的,即便两个人意见不一致,也不会争吵,说几句,就有一个人会让步了,所以从来都吵不起来。和自己的父亲霍廷锴不同,覃春明其实很不大男子主义,对妻子的意见向来都是很尊重的。因此,今晚这阵势,这一屋子人都是见所未见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覃逸飞的离开!

    秘书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里面的两个人瞬间无声,覃春明问了句“什么事?”秘书便赶紧说“霍书记和曾市长来了!”

    覃春明便过来开了门,看着门口的三人,便对霍漱清道:“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过来看看。”霍漱清道。

    “哦,咱们,出去说吧!”覃春明道。

    可是,覃春明刚说完话,徐梦华就走了过来,对丈夫道:“你觉得你很委屈,要去诉苦了吗?”

    霍漱清和曾泉见状,愣住了,没想到徐梦华当着他们这些外人的面,都不给覃春明面子了。

    于是,霍漱清忙说:“徐阿姨,您要不要喝点茶?”说着,霍漱清就走进了书房。

    而楼道里站着的勤务人员赶紧就进来给霍漱清和徐梦华泡茶了。

    曾泉便对覃春明道:“覃叔叔,我们在这边聊会儿吧!”

    覃春明的秘书也陪着曾泉一起,和覃春明来到了书房隔壁的茶室,赶紧给两位领导泡茶。

    霍漱清和曾泉大致都知道覃春明夫妻是为了什么吵,现在把两个人分开,也是为了不让他们吵的更厉害。

    书房里,霍漱清便给徐梦华端了杯茶放在她面前,道:“徐阿姨,您也别和覃叔叔吵成那样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的面子上下不来,您这里——”

    “漱清,先不说我们的事,我不明白,你怎么,怎么还这样袒护迦因?她是你的老婆,一天到晚,你说说,从你们结婚以后,她和小飞那么——”徐梦华完全不管霍漱清的劝说,只是和霍漱清说苏凡的事。

    “徐阿姨——”霍漱清刚要解释,却被徐梦华打断了话头。

    “漱清,我知道我这么针对她,你心里不高兴,我也不该这么做,毕竟有你的面子在,你就跟我的亲儿子一样,在我的心里,你和小飞一样都是我的儿子。所以,我没办法看着你被曾迦因这样,这样欺骗,被她这样祸害你的名声。漱清,我也知道你疼她,毕竟,你和孙蔓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孙蔓的确是做的不好,根本不关心你,曾迦因和你相处的好,你疼她这是因为你的人好,你是个好男人,漱清,阿姨知道。可是,你这个好男人,一次次遇不到好女人珍惜你,不管是刘书雅,还是孙蔓,还有现在的曾迦因,她们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好好珍惜你,特别是曾迦因。漱清,阿姨心疼你啊!替你不值啊!”徐梦华抓着霍漱清的手,道。

    徐梦华情绪激动,霍漱清便说:“阿姨,谢谢您,我知道您疼我,可是,”顿了下,霍漱清道,“小飞这次的事,和苏凡没有关系,苏凡没有帮他离开,苏凡今天一直和孙小姐在一起,她没有——”

    “漱清啊,你怎么这么傻?如果不是迦因说,不是迦因一遍一遍地在小飞那边说,小飞会想着离开吗?他一下子就走了,消失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是早就在准备走了,可是他为什么一直没有走,迦因来了劝他几句,他马上就走了?”徐梦华打断霍漱清的话,道。

    霍漱清却是说不出话来,徐梦华说的是事实,的确,覃逸飞离开,是苏凡来劝说之后。没想到真的就走了,尽管是罗文因帮着离开的。

    可是,霍漱清绝对不能让徐梦华知道覃逸飞离开是罗文因帮忙的,要不然,后果不可收拾!毕竟,苏凡这里,可以归结为苏凡年轻不懂事,可罗文因,那是个心思缜密的女人,做任何事都是有很强目的性的女人。要是让徐梦华知道罗文因帮了覃逸飞,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覃家和曾家,就真的分崩离析了。

    绝对不能这样,绝对!

    于是,霍漱清便说:“徐阿姨,您别着急,小飞他落脚了就会和你们联络了,他会没事的。他是个大人,他向来做事——”

    徐梦华却摇头,打断了霍漱清的话,道:“漱清,万一他和迦因联系呢?万一他给迦因说,想和迦因在一起呢?怎么办?你就能保证迦因不会去找他吗?你能保证吗,漱清?”

    霍漱清,一言不发。

    “迦因在这边,是不是?她还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徐梦华道。

    霍漱清点头,道:“嗯,我们都没有告诉她。”

    “漱清,这件事,就别让她知道了。我很生气,可是,我也,我再也不想见到她了,再也不想和她说一个字了!”徐梦华道,“对不起,漱清,阿姨,没办法做到平心静气地看着她,我,做不到!我没办法看着她毁了我的两个儿子,我,没有办法!”

    说着,徐梦华就泪流满面了。

    霍漱清赶紧给徐梦华递了一张纸巾,道:“阿姨,我理解您的心情——”

    “你知道刚才春明说我什么吗?”徐梦华擦着眼泪,道。

    霍漱清没说话。

    徐梦华就接着说:“他说我做事没有一点大局观,他说我只知道和曾家这样争斗,根本没有感激迦因为我们做的那些事。他说我糊涂的让外人占了便宜,却害了自己家人,害了你。”

    “其实,也还好,没有到那种地步。”霍漱清道。

    徐梦华摇头,道:“我是生气他那么说,可是,他说的,也,有道理。这些日子,我的确,的确做了太多错事,我,”顿了下,徐梦华道,“我没办法原谅迦因,没办法原谅罗文因,她们,她们抢走了我的儿子,抢走了我的小飞,我的儿子!”

    说着,徐梦华又哭了起来。

    霍漱清递给她纸巾,赶紧给覃逸秋拨了个电话。

    楼下的覃逸秋一看到霍漱清的电话,就赶紧上楼来了,推门来到书房。

    “妈——”覃逸秋叫了声。

    “徐阿姨,让小秋陪您回去休息吧!没事的,小飞没事的。您看小秋,这些日子才是累坏了。”霍漱清道。

    徐梦华满眼含泪,望着女儿。

    覃逸秋泪花闪闪,道:“我没事,走吧,妈,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于是,霍漱清便陪着徐梦华和覃逸秋走出书房,看着覃逸秋和覃东阳的妻子,搀扶着徐梦华去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