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6章 艰巨和危险的任务
    徐梦华是因为儿子离开伤心透了,才说的那样的话。霍漱清不是不明白。可是,曾家和覃家的纠葛,也真是不能继续下去了。

    霍漱清叹了口气,走进了隔壁的茶室,曾泉和覃春明正在交谈。

    “坐吧!”覃春明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便坐在了曾泉身边。

    “我正和泉儿说这件事——”覃春明对霍漱清道,“小飞和迦因的事,到此为止。我不会允许我这边的人继续再抓着这件事不放,漱清,我也希望你可以盯着点迦因,不要让她再做什么糊涂事。”

    霍漱清点头。

    “至于元进那边,过几天进京,我会和他好好谈谈这件事。”覃春明道,“不能再让这件事继续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这是底线。”

    曾泉也点头,道:“我爸今天下午打电话给我,他也是这个意思。”

    “我今晚在这里,也给你们两个说个话,你们两个放心,关于我们之前已经决定好的事,我会尽全力去做,我的决定没有变过,今后也不会变。你们两个,只管做你们自己的工作,特别是泉儿。”覃春明道。

    “嗯。”曾泉应声。

    “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你已经很清楚那些人的手段了,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覃春明对曾泉道,“所以,以后,你除了要好好工作,还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至于安全这方面,我会把沪城最高级别的安保派给你,京通那边应该也是在进行了吧?”

    “是的,谢谢您,覃叔叔。”曾泉感激道。

    按道理说,一省最高级别安保都是给予最高领导书记的,可是,覃春明把这个权限给了曾泉,放弃了自己,不得不说,是对曾泉一个非常大的支持和保护。毕竟,这一点在全国来说还是史无前例的。不管是霍漱清,还是曾泉,都很清楚覃春明做这个决定的意义。

    覃春明微微摇头,看着霍漱清道:“漱清你在回疆干的很不错,各方面的工作推进都很好。现在换届一结束,应该是会更顺利了吧?”

    “是的。”霍漱清点头。

    “首长和其他的几位领导,还有老同志们对你的表现还是很肯定的,只要你这样继续下去,将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至于和江家那边的联系,你还是要慎重一点。”覃春明道。

    霍漱清点头。

    曾泉看着霍漱清。

    “我呢,有个想法,还没有和元进他们说过,首长那边也没有报告过,我想先和你们两个商量商量,看看你们的意见。”覃春明道。

    “您说。”霍漱清道。

    “鉴于上次泉儿遇到的意外,我想向首长建议,把你排在泉儿之前,把外界对泉儿的注意力,转移一些,这样一来,泉儿也更加,安全一点!”覃春明说着,望着霍漱清。

    曾泉呆住了,盯着覃春明。

    霍漱清却是面色不动,陷入了沉默。

    覃春明的意思是让霍漱清去给曾泉挡子弹,保护曾泉。

    虽然说把霍漱清排在曾泉前面对霍漱清有一定的好处,至少霍漱清会加速迈进领导层的步骤,可是,叶家是不会放过霍漱清的,就如同他们不会放过曾泉一样。对于霍漱清来说,这依旧是一项艰巨的危险的任务和旅程。

    “漱清,你的想法呢?”覃春明问。

    可是,覃春明说的也有道理,为了保护曾泉,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毕竟霍漱清的资历和能力各方面都在曾泉前面,年纪也比曾泉大,机会,肯定是先来到霍漱清这里的。机遇,也同样是挑战,一旦霍漱清不能坚持到最后,那么,就会白白牺牲。

    霍漱清没有开口,曾泉却先开口说了。

    “这样对漱清太危险了。”曾泉道。

    “是很危险,可是,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覃春明道,看着霍漱清。

    “我同意。”霍漱清道。

    “漱清——”曾泉叫了他一声,道,“不行,我不能让你冒险。他们要对付的是我,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在政坛,他们就不会放过我,就算把你推到前面又怎么样?只是多了一个牺牲的人——”

    是啊,万一霍漱清有个三长两短,苏凡怎么办?曾泉怎么能看着霍漱清去给自己挡枪?

    “就算是牺牲一个,也好过把你给牺牲了。”霍漱清打断曾泉的话,看着曾泉。

    曾泉盯着他,嘴巴张着,说不出话来。

    “没事,何况,我们运气不会那么差!”霍漱清轻轻拍拍曾泉的胳膊,道。

    曾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任何事,都是有风险的。

    不管是霍漱清,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曾泉——

    “不,我反对!”曾泉依旧坚持道,“你答应过我,要一辈子照顾她,不会辜负她,如果你有意外,她怎么办?”

    霍漱清,沉默了。

    “漱清,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再回去好好想想。等你想好了,我再去和他们谈。可是,从眼下的局势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覃春明道。

    “嗯,我知道。”霍漱清道。

    “这次小飞的事,事实上,文因已经和我说了,我知道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和曾泉看着他。

    “我回头会和元进说清楚,不过,我不想我家里人知道真相,漱清,你明白吗?”覃春明道。

    “我明白。您放心。”霍漱清道。

    “没事了,你们两个早点回去吧!”覃春明对霍漱清和曾泉道,“谢谢你们两个过来。”

    “应该的。”曾泉道。

    于是,覃春明让秘书把霍漱清和曾泉送了出去。

    到了楼下客厅,覃东阳正在那里接电话,见霍漱清和曾泉过来,忙挂了电话。

    “刚刚江津打电话说,有几个投资人听说小飞不见了,都要撤股。”覃东阳对霍漱清道,“现在小飞根本联系不到,这事儿该怎么处置——”

    “苏总还没说撤吧?”霍漱清问覃东阳。

    “没有,苏总那边还没话。不过我看这样子悬,小飞这么一走,叶小姐一生气,苏总还怎么会——”覃东阳叹气道。

    “你放心,覃总,以珩那边,我会和他说的。撤资这种事,不会发生。你告诉江津,苏总这边,不会有问题。”曾泉对覃东阳道。

    覃东阳看着曾泉,愣了下,不过很快就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谢谢您了,曾市长。”说完,覃东阳就走到客厅的露台那边去打电话了。

    “小飞公司的事,覃叔叔没说什么吗?”霍漱清问覃春明的秘书。

    秘书摇头,道:“老爷子说他不管这事儿。现在这样,也没办法管。”

    “小飞的秘书,联系过了吗?”霍漱清问。

    “没有,他们一起走了,没消息。”秘书道。

    “等他安定下来了,这事儿会有个解决的。”霍漱清道。

    秘书微微点头。

    就在这时,霍漱清的手机响了,霍漱清拿起来一看,是秘书打来的。

    “出什么事了?”霍漱清问。

    “霍书记,不好了,叶敏慧小姐来曾市长家了,现在和夫人关在房间里,门反锁了——”李聪急急地说。

    叶敏慧?

    李聪很着急,声音很大,曾泉也听到了,赶紧跑出了覃春明的家。

    霍漱清也赶紧追了出去。

    叶敏慧怎么会去曾泉家的?

    谁都想不通。

    在赶回家的路上,曾泉赶紧给苏以珩打电话。

    苏以珩接了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曾泉急急的声音传了出来。

    “敏慧来了,怎么回事?”曾泉问。

    “她,什么时候走的?”苏以珩也不知道。

    “这会儿在我家,和迦因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曾泉道。

    “你先稳住,我,我马上赶过来。”苏以珩说完就挂了电话。

    本来是在会议室加班听报告,准备明天去希腊商谈港口的收购事宜的,现在曾泉这个电话打来,苏以珩就立刻起身了,对助理道:“敏慧什么时候走的?怎么没有人跟我报告?”

    “我马上去——”助理道。

    “别查了,人都到阿泉家里了。现在查有什么用?”苏以珩道,“把她那边的保镖,全都给我换一遍。”

    “是,珩少!”助理道。

    “我要去沪城,你们,跟我上飞机说。”苏以珩对会议室里那几个作报告的人说。

    晚上十点钟和老板出差这件事对于京通集团的高管来说一点都不稀奇,他们的办公室里,随时都备着一个星期的换洗衣服和用品,只要老板一声令下,拎着行李就可以上飞机了。

    直升机,停在公司楼顶的机库,苏以珩上了直升机,直奔机场的专用机库。

    在路上,他给继父叶承秉打了个电话。

    叶承秉此时还在办公室,近期有很多的安全任务要盯着,叶承秉也是完全把办公室当成了家,即便是女儿出了那么大的事,也没有办法回去家里了。

    “怎么了,以珩?”继父问。

    “敏慧去沪城了,迦因在那里,她们两个——”苏以珩道,“阿泉刚刚打电话过来,我现在赶过去看看。”

    “你把她带回来,等她回来了,我和她谈谈。”叶承秉道。

    “嗯,我知道了,秉叔。”苏以珩道。

    “关于覃逸飞的事,就到此为止吧!”继父道。

    “您的意思是——”苏以珩问。

    “感情的事,勉强不来,就这样吧!”叶承秉道。

    “我明白。”苏以珩道。

    “那就这样,你妈那边,我已经和她说过了。我这边还有事,你回来了告诉我一声。”叶承秉道。

    “好的。”苏以珩便挂了电话。

    就在苏以珩的飞机赶往沪城的时候,曾泉和霍漱清来到了苏凡和叶敏慧的房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