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苏凡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见到叶敏慧,再一次见到叶敏慧的疯狂。

    或许,在她见了覃逸飞,劝说他离开沪城,离开他的家人的时候,她就应该预见到这一幕。正如上次她劝说覃逸飞慎重考虑婚事的时候一样!

    可是,他怎么会走了?怎么真的就走了?怎么就没人和他说?为什么一下午都没人说?

    逸飞去了哪里?他出事了吗?叶家派人撞了他,现在会不会也是叶家抓了他——

    苏凡怎么都想不明白,脑子里一团乱。

    甚至于,甚至于她对叶敏慧说的话,都没有听清,对叶敏慧对于她的指责,都没有听清。

    “逸飞去了哪里?”苏凡没有在意叶敏慧对自己的指责,抓住叶敏慧的手,问道。

    “他去了哪里?你问我?”叶敏慧道,“我还要问你,你到底把他藏到哪里了?苏凡,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过他,不能放过我们?你是不是看着别人过的开心,你就心里不舒服?你是不是就要霸着他,让他一辈子都跟着你想着你?”

    “没有,我没有那么想——”苏凡道。

    “你没有?”叶敏慧抓着苏凡的衣领,道,“苏凡,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你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看着我们两个好好的在一起?你有霍书记还不够吗?你为什么自私?你怎么这么自私?”

    “敏慧,你听我说,不是的,我没有那么想——”苏凡道。

    “你没有吗?”叶敏慧道,“你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做,只要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逸飞就会跑到你身边,就会陪着你。我呢?这么多年,我为他付出那么多那么多,可我什么都没有得到,他根本看不见我。如果不是你,不是你一直插在我们中间,他怎么会那样对我?怎么会那么对我?”

    叶敏慧的情绪很激动。

    “敏慧,敏慧,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冷静一点听我说,敏慧——”苏凡道。

    “我为什么要放开你?让你去他那里演戏吗?让他继续对你情不自禁吗?苏凡,我已经失去他了,我不会再放过你!”叶敏慧说着,扯着苏凡就往阳台走。

    苏凡被绊倒了,叶敏慧根本拉不动她,于是,叶敏慧松开了苏凡。

    一松开,苏凡就赶紧拾起身跑向门口。

    叶敏慧今天不正常,她感觉到了。上次叶敏慧因为逸飞退婚的事就去医院打过她,现在,这次——

    逸飞走了,她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在这里和叶敏慧纠缠?

    可是,苏凡还没跑到门口,就被叶敏慧一把扯住了头发。

    好疼,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

    “敏慧,你松手,松手——”苏凡道。

    “你说,你把他藏到哪里了?”叶敏慧不停地抽打着苏凡的脸和头,还有她的身体。

    “我不知道,我没有——”苏凡道。

    “你骗我,你骗我——你说,苏凡,要不然,我今天不会让你活着走出去,你给我听好了!”叶敏慧说着,抬起一脚踩在苏凡的肚子上,一下子就把苏凡踩在了地上。

    苏凡痛的蜷住身体,感觉到鼻子里热热的,抬手一擦,全是血。

    “敏慧,你不能这样,敏慧你——”苏凡疼的不行,道。

    可是,叶敏慧像是完全魔怔了一样,看着苏凡躺在地上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一把枪,抵在苏凡的头上。

    苏凡彻底震惊了。

    叶敏慧疯了吗?她到底,到底要干什么?

    “不行,敏慧,你不能做傻事,你快放下枪——”苏凡的声音很痛苦,因为她真的很疼。

    “你以为我会开枪杀你吗?”叶敏慧道,“不会,我不会杀你!起来!”

    苏凡没有动。

    “你要是不起来,我就——”叶敏慧起身,双手拿着枪,对着苏凡。

    苏凡踉跄着站起身,被叶敏慧逼着一步步走到阳台。

    这是三楼,难道叶敏慧要她跳下去吗?

    “你,你要干什么?”苏凡问道。

    “你自己跳下去!”叶敏慧依旧举着枪,道。

    苏凡的腰已经贴在了栏杆上,可叶敏慧依旧步步紧逼。

    楼下院子里,曾泉家里的警卫已经看见了苏凡,虽然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可是看起来很不妙。赶紧准备床垫去接着,万一苏凡掉下来怎么办?

    “敏慧——”苏凡紧张地四顾,看见了下面的院子。

    “跳啊!你是不是想让我再帮你一把?”叶敏慧道。

    “不能,敏慧,不能,这样不行,不能——”苏凡道。

    “你闭嘴,跳!”叶敏慧的双眼死死地盯着苏凡,大声道。

    而这时,霍漱清和曾泉刚好赶到了,两人都看见了楼上阳台的这一幕,赶紧冲进了楼里。

    “敏慧,你冷静点,你先放下枪,你听我说,逸飞他,他——”苏凡劝说道。

    “闭嘴,你不许提他的名字!”叶敏慧的枪,再度抵在苏凡的额头。

    苏凡看见了叶敏慧眼里那深深的恨意,她也很清楚,叶敏慧很可能会开枪,很有可能。按照叶敏慧对她的恨——

    “好,我不提,我不提他。”苏凡道,“敏慧,你听我说,你母亲身体不好,万一,万一你做了傻事,你有了什么意外,她怎么办?静姨是那么好的一个人,你让她,让她怎么办?”

    叶敏慧的手,猛地滞住了。

    苏凡瞥了她一眼,继续说:“我也是做妈妈的,妈妈都是想要自己的孩子好好儿的在这世上活着,好好儿的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因为一些事而毁了自己的一生。”

    叶敏慧,一动不动。

    “敏慧,你这么聪明漂亮,这么年轻,这么有本事,就要好好活下去,不为任何人,不为逸飞,只为你自己,你也要好好活下去。”苏凡的声音颤抖着,她盯着叶敏慧,“你和我不一样,我,我什么都做不好,我是个没用的人,我要是死了,就只有我的孩子很可怜,可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根本,根本没关系,所以,我没关系,我死了也没关系。可是你不一样,你还有那么多爱你的人,你的爸爸妈妈,你的哥哥,还有很多人,你的家人,还有你的朋友,你要是做了傻事出了意外,你让他们怎么办?”

    叶敏慧,怔住了。

    苏凡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把枪拿开,她要去拿开枪的时候,叶敏慧会不会被逼急了开枪?

    她不敢动,她不能动。

    “敏慧——”她刚要劝,门上却传来敲门声,还有曾泉和霍漱清的声音。

    “敏慧,敏慧,你开门,快,我是你哥,快开门。”曾泉使劲敲门,道。

    “叶小姐,开门,快点开门——”霍漱清也是急得要死,这里面不知道什么情况。

    叶敏慧的注意力,从苏凡身上猛地转移到了门上。

    曾泉在外面?

    他一定,一定会救苏凡的,他——

    霍漱清和曾泉见门敲不开,便让警卫赶紧去撞门了。

    门在里面反锁了,几个男人在外面用力撞着,却怎么都撞不开。

    哥哥来了?

    叶敏慧惊呆了,该怎么办?

    看着叶敏慧情绪出现了波动,苏凡赶紧小心地从叶敏慧的枪口下移开,却被反应过来的叶敏慧一把抓住胳膊,将枪抵在她的后脑勺。

    “跳,苏凡,你给我马上跳下去,听见没有?”叶敏慧道。

    “敏慧——”苏凡道。

    “跳——”叶敏慧大声道。

    楼下的院子里,警卫们已经准备好了垫子,三层厚床垫铺在那里。可是,这样还不能保证安全。

    在门口的霍漱清和曾泉商量了一下,让两名警卫从隔壁的两个房间进去,从阳台上过去把叶敏慧和苏凡分开。

    曾泉和霍漱清的警卫员,都是两地武警里面挑出来的优秀战士,这点功夫都是有的。

    于是,霍漱清和曾泉继续抓紧时间开门。门撞不开,就要想办法开门了。好在警卫有人可以直接开锁,就撬开了锁,冲了进去。

    一进去,两人看着阳台上的情景,完全是惊呆了。

    “敏慧,敏慧,你,你放开迦因,好不好?敏慧?”曾泉小心地上前,对叶敏慧道。

    “你们走开,你们都走开,要不然我就开枪了。”叶敏慧道。

    “叶小姐,你先把枪放下,你听我说,你——”霍漱清劝道。

    “我不听,你们谁再往前一步,我就开枪了。”叶敏慧打断霍漱清的话,道。

    “敏慧,你不能这样糊涂,你要是开枪了,你自己——”曾泉小心地往前走,安抚道。

    “逸飞走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什么意思?”叶敏慧哭泣道。

    “你还有家人,还有你父母,你哥哥——”苏凡道。

    “你给我闭嘴!如果不是你,我会这样吗?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吗?”叶敏慧手里的枪,用力撞了下苏凡。

    “叶小姐,你听我说,好吗?小飞他只是出国去疗养了,他根本没有离开你,他只是先走了一步而已,等他安顿下来,他一定会联络你的——”霍漱清道。

    “你骗我,你骗我,他根本不会再见我了,不会——”叶敏慧哭着摇头,道。

    “我不会骗你的,叶小姐。他一个人偷偷离开,不是因为你的缘故,他不是在躲你,他只是,”霍漱清顿了下,接着说,“他只是想躲开他妈妈,你知道的,徐阿姨一直都管着他,他很不自在,是不是?他不是躲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