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 是我害了大家
    是我一个人的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

    她静静坐在床上,环抱着膝盖,一动不动。

    霍漱清刚要说什么,手机就响了,他本来不打算管的,可还是松开苏凡,掏出了手机。

    一看,是冯继海打来的。

    难道是回疆出了什么事吗?

    “嗯,怎么了?”霍漱清起身,走到窗边,问道。

    “霍书记——”冯继海便跟霍漱清报告了一件事,临时突发状况,霍漱清的脸色微变。

    “我马上回来。”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快步走到门口,对走廊里站着等的秘书李聪低声道,“马上让办公厅打电话给全体常委,等我一到回疆,马上开会。”

    “是!”李聪刚说完,霍漱清的电话又响了。

    是省长打来的。

    省长又把刚才冯继海说的事给霍漱清说了一遍。

    “马上启动应急预案,我很快就上飞机过来。”霍漱清对省长道。

    “嗯,好的,我马上就安排。”省长应声。

    “我让李聪马上打电话安排会议,等我到了就谈论这件事。”霍漱清道。

    挂了电话,霍漱清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然后就问走廊里的警卫“曾市长呢?”

    警卫员忙带着他下楼了。

    而曾泉刚刚打发走了院子里的警卫队长。

    “出什么事了吗?”曾泉见霍漱清急急地朝自己走来。

    “嗯,出了点事,我得马上回去。”霍漱清道。

    曾泉看了眼楼上,问:“迦因情况怎么样?”

    霍漱清摇头。

    曾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苏凡的精神肯定会受到影响,她需要霍漱清在她身边,可霍漱清这么着急赶回去,肯定不会再管她了,肯定还是留下她一个人在家里。

    只是,他能说什么呢?这是苏凡的家事,他已经不能说什么了,要不然肯定会让霍漱清不舒服的。

    “漱清——”曾泉道。

    霍漱清看着他。

    “没事,你们要走就赶紧走吧!不过现在飞机——”曾泉道。

    “最早的要在两小时后。”霍漱清道。

    “那你要不等一下,以珩还有半小时就来了,你们坐他的飞机过去更快一点。”曾泉道。

    “好,我给他们安排一下。”霍漱清说完,就上楼了。

    曾泉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却根本不能平静下来。

    苏凡的情况,他很担心。

    枪击,两次,上次差点让她丢了命,醒来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让她的精神状况不是很稳定,现在好不容易好了,怎么又——

    这个敏慧,真是——

    曾泉一想到这个真是要气疯的,恨不得直接暴揍一顿,可是他不能那么做,敏慧毕竟是他表妹,以珩唯一的妹妹——而且,这件事,苏凡无辜可怜,敏慧,敏慧也可怜。

    就在这时,医生赶来了。

    “曾市长——”医生忙问候道。

    “在楼上,您跟我来。”曾泉说着,就和秘书一起领着医生护士上楼了。

    到了苏凡那个房间门口,曾泉敲了下门。

    霍漱清走过来看了门,看见是医生护士,就赶紧拉开了门,让了进去。

    医生快步走到苏凡身边,道:“您请坐到这边沙发上,我给您看看哪里——”

    苏凡一言不发,坐在了沙发上。

    没有什么伤,就是脸上的那点。医生让护士给苏凡消毒处理伤口什么的,其他的也没说。

    “怎么样?”曾泉问医生。

    “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医生说。

    “那就去敏慧那边看看她吧!”霍漱清对医生道。

    于是,曾泉又领着医生过去了,留下一名女护士在这边给苏凡处理伤口。

    “这个,我可以吗?”霍漱清问女护士。

    “哦,您——”护士也不知道霍漱清是什么人,可是肯定是曾市长的家人或者很要好的朋友,而且一看就是一位大人物的样子。

    “您跟我说说怎么做就好了。”霍漱清对护士道。

    护士便起身,苏凡依旧一动不动,也没看霍漱清,没理他要做什么,只是静静坐着。

    于是,护士便教霍漱清怎么弄,霍漱清拿着棉花棒,开始按照护士教的轻轻擦着苏凡嘴角的伤。

    “嗯,就这样,轻一点就好。”女护士夸赞道。

    “谢谢。”霍漱清道。

    苏凡依旧一动不动。

    “现在请您张开嘴巴,清理一下嘴巴里面。”护士对苏凡道。

    苏凡便张开了嘴巴,霍漱清拿着棉签,按照护士说的,给苏凡粘着嘴巴里的淤血。

    接着,霍漱清就开始帮她消毒了。

    她的嘴巴里面还是破了的,酒精一粘上去,简直疼的头皮都开始不舒服了。

    “没事,很快就好了。”护士对苏凡道。

    苏凡,没说话。

    “我会小心一点。”霍漱清对苏凡说。

    看着霍漱清如此温柔,女护士也是打心眼里羡慕苏凡。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身份,可是看起来应该是夫妻了。

    “麻烦您出去一下,我,剩下的交给我吧,那边可能还需要人帮忙。”霍漱清对女护士道。

    “好的,您有事就叫我。”女护士忙应声,赶紧离开了。

    等护士离开,霍漱清才对苏凡说:“今天的事,我没有告诉你,的确是担心,担心你会去找他——”

    苏凡看着他。

    “你说对,我没有给你足够的信任,这一点,是我做的不对。可是,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我该相信什么,在你跟他说跟着咱们去回疆之后,他就不见了,而我——”霍漱清道。

    “所以,你就觉得我接着他走了,是吗?”苏凡道。

    “我,怀疑过你,只是,那么一会儿。”他说。

    苏凡苦笑了,没说话。

    “后来你的手机一直没人接,我不知道你——”他接着说。

    “你觉得我没有接电话,就是偷偷和他在一起,是吗?”她问。

    他刚要说话,就听她说:“你认为我一个人离开,是去医院找他了,是不是?我前脚走,他后脚就不见了,所以,所以你觉得是我带走了他,是吗?”

    “你想让我说假话吗?”他看着她,问道。

    “就算是假话,你又和我说过多少?”苏凡转过头,看着窗户,“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承认,我这人脑子不好,见识没你多,想问题也不全面,我,很多事都做不好,可是,你在我面前,永远都是,都是一个看不清的人,我,永远都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我做的事在你看来是什么感觉,我不知道,我——”

    “对不起,丫头,这一点,我的确,我,对不起。”霍漱清拉着她的手,额头贴着她的手背,道。

    “别说这些了,没必要,真的,没必要。”苏凡道。

    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来,流到嘴边,流进了嘴巴。

    “我知道,是我自己的行为让你怀疑我,所以,你也没什么可以跟我道歉的,要道歉的人,是我。”苏凡道。

    霍漱清愣住了,抬头看着她。

    “都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我和逸飞,认识这么多年,我的确是,的确是很让你难堪,真的。”苏凡道。

    霍漱清握紧了她的手。

    可她依旧没看他。

    “就像我听到你和江采囡的那些传闻一样,我会很难过,会怀疑我自己,怀疑你,所以,换位思考一下,我也的确,的确值得你怀疑我。”苏凡道。

    “对不起,这是我的错。”他说。

    “没有,你没有错,是我的错。如果,如果我当时死掉就好了,在刘书雅开枪的时候死掉就好了,就再也不会有现在这么多,这么多的,事情,害了大家,害了这么多人,你,逸飞,还有,敏慧,我,害了大家,我——”她的嘴唇颤抖着,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傻丫头——”霍漱清赶紧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她却从他手里拿过纸巾,道:“我说的是真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把逸飞害成了那个样子,是我——”

    “苏凡,你听我说!”他抓住她的肩,盯着她。

    可她依旧没有看他。

    “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好不好?”霍漱清道。

    “能,过去吗?”苏凡问道。

    “只要我们放下,可以——”霍漱清道。

    苏凡却苦笑着摇头,道:“我跟你说,我放下了,你会相信我吗?”

    霍漱清,嘴巴微张。

    “你不一定,是不是?”苏凡道,“只要,只要逸飞下次有什么事,你还是会怀疑我,是不是?就像我嫂子一样,哪怕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她还是在怀疑我,怀疑我哥,是不是?”

    “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霍漱清道。

    “如果你不是觉得我和逸飞有什么,你会让我去医院照顾他吗?你会觉得我去陪他说说话什么的,就会让他早点醒过来吗?”苏凡反问道。

    霍漱清,说不出话来。

    的确,他是这样想的,一点都没有错。

    “你那个时候是那么想的,所以,逸飞失踪的时候,你第一个怀疑到的人,就是我。等到以后,遇到类似的事,你第一个怀疑的,还是我。”苏凡道。

    “我,以后不会了。”霍漱清道。

    苏凡摇头,道:“你这样做很正常,我不该怪你,真的。我,也不会怪你。”

    “苏凡——”他拉着她的手。

    “没事,我,没事,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可以吗?”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