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1章 不会再问为什么
    “怎么样了?”苏凡敲开曾泉一间会客室的房门,问里面坐着的两个男人,道。

    “你——”霍漱清起身,走向她。

    她的脸颊上贴着创可贴,其余受伤的地方已经淤青。

    “我没事。”她望着他,对他笑了下,轻轻推开他抚上她脸颊的手。

    “敏慧怎么样了?”她问。

    “打了镇静剂,睡着了。”霍漱清道。

    “以珩的飞机马上就到,等会儿你们就坐他的飞机直接回去。”曾泉对苏凡道。

    苏凡“哦”了一声,便被霍漱清拉着手坐在沙发上。

    “额,你,怎么样?”曾泉问她道。

    “没事,就是,这边稍微有点疼。”她指着脸颊,道。

    见曾泉沉默,苏凡便微笑着安慰了他,道:“没关系,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过几天就好了。没事。”

    “我没想到敏慧会这样——”曾泉道。

    “她,额,这样的反应,算是很正常吧!”苏凡却说。

    霍漱清和曾泉都看着她。

    “这种事,搁在谁身上,都不可能坦然处之的。何况,何况敏慧那么爱逸飞。”苏凡道。

    “等会儿以珩回来了,和他好好商量一下敏慧怎么办。得送她去看看医生了。”曾泉道。

    苏凡不语,低下头。

    一时间,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额,要不,漱清,你先陪迦因去休息一会儿,等走的时候再叫你们。”曾泉道。

    “好。”霍漱清拉着苏凡的手,站起身。

    “你别担心。”苏凡看着曾泉,说了句。

    曾泉点点头,她便跟着霍漱清离开了。

    希望没事吧!曾泉心里叹了口气。

    走到了刚才那间客房,苏凡便给自己倒了杯水。

    “你要不要喝?”她问霍漱清道。

    “不用了。”霍漱清说着,看着她。

    她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镇静地和刚才那个坐在床上哭的她完全不同。

    “关于刚才的事——”他说。

    “对不起,我,不想再提了,好吗?”她打断他的话,看着他,道。

    她不想提,那就,不提了吧!

    他点点头。

    “我有点累了,想睡一会儿。”苏凡道。

    “我陪你。”他说。

    她没说话,就和衣躺在了床上,霍漱清刚要躺在她身边,门上却传来敲门声。

    “霍书记,覃总来找您了。”是秘书李聪在门口。

    覃总?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却见她只是闭着眼睛,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

    覃总,这是大家之前称呼覃逸飞的。而现在,李聪说的覃总,肯定不是覃逸飞,而是覃东阳。

    于是,霍漱清便轻轻亲了下她的嘴唇,说了句“东阳来了,我去看看”就离开了。

    等他关上门,苏凡才平躺在床上,盯着那漆黑的天花板。

    黑暗,好像深不见底。

    楼下,覃东阳正焦急地在地上踱步。

    一看霍漱清来了,便赶紧走了过去:“怎么了?我刚刚听说这边有枪声?没事吧?”

    霍漱清摇头,道:“没事,什么事都没有。那边怎么样?”

    “二婶去睡了,逸秋一直在陪着。其他的,没什么事。”覃东阳道,说着,他压低声音,“小飞去哪里了?你有消息吗?”

    霍漱清看着他。

    “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说,万一,万一他要是联络谁,看,看迦因知道不知道什么——”覃东阳道。

    “她刚刚才知道小飞离开的事。”霍漱清道。

    “哦,哦,这样啊,哦。”覃东阳恍然大悟,道。

    “覃叔叔那边家里,你多费点心。在小飞回来之前,可能一直都不会太平。”霍漱清道。

    “这个我知道,你放心。”覃东阳道。

    霍漱清点点头。

    “那没事我就先过去了,你一路当心。”覃东阳道。

    “你这话都多余了。”霍漱清道。

    覃东阳笑了,起身拍拍霍漱清的胳膊,就走了。

    霍漱清刚坐了片刻,手机又响了,还是回疆那边的事,他一边上楼,一边接电话,直到走进苏凡正在休息的那间客房。

    苏凡闭着眼,听着他讲电话的声音,久久未动。

    他的电话,讲了很长的时间,然后还是一个接着一个,不是接就是打,总之没有停过。

    她也没有再注意他在说什么。

    终于,他挂了电话,起身走到她身边,看着她闭着眼睛睡着,就坐在了她身边,静静坐着。

    “关于,关于小飞的事,以后,我会选择相信你。你放心。”他说。

    可是,她没有回答。

    他以为她睡着了。

    也许吧,她真是太累了,今天一整天这么多事。太累了!

    他的手机,突然又响了,是曾泉的电话?

    他赶紧摁掉了,走出了房间。

    等他走了出去,苏凡睁开眼,静静盯着墙面。

    “苏总到了!”李聪报告道。

    “好,我去叫夫人起床,准备走。”霍漱清对李聪说完,折身就走进了苏凡休息的房间。

    “怎么了?”她看着他走进来,问道。

    “以珩来了,我们得赶紧借他的飞机回去。时间不多了。”他说。

    “我知道了。”苏凡赶紧下床,拿起自己的手机,就跟着他走了出去。

    苏以珩和曾泉此时正在叶敏慧的房间里,霍漱清和苏凡就推门进去了。

    “对不起,迦因,霍书记。”苏以珩忙走过来,道。

    “没事,以珩哥。”苏凡道。

    “真是对不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苏以珩道。

    “没事,意外而已。”苏凡安慰道。

    苏以珩满脸的歉意,谁都看得出来。

    “霍书记,我回去和秉叔和我妈说敏慧的事,这次真是,对不起你们了。”苏以珩道,“我没想到她竟然偷跑来——”

    “这不是你造成的,意外,别再自责了,以珩。”霍漱清拍拍苏以珩的肩,道。

    苏以珩点点头,叹了口气。

    “哦,阿泉说你们要用飞机?那就赶紧走吧!”苏以珩忙对霍漱清说。

    “那就谢谢你了,以珩。回疆出了急事,可是航班——”霍漱清道。

    “没关系,你们随便用。”苏以珩道,“我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加油,免得路上耽搁。你们把行李准备好。”

    说完,苏以珩就马上让助理给机长打电话安排了。

    “回去之后,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知道吗?”曾泉走到苏凡面前,担忧地说。

    苏凡点头,安慰他地笑了下,道:“没事,你放心。”

    曾泉却说不出话来。

    一切都安排好了,苏以珩和曾泉便送霍漱清和苏凡一行上了车,直奔机场。而他们两个人则留在曾泉的家里,商讨今天的事件的善后。

    从曾泉家里去机场的路,很是通畅,苏凡坐在车上,看着车窗外那黑夜中掠过的灯光,思绪不知道在何处飘移着。而一旁的霍漱清,依旧在忙着接电话、安排工作。

    上了飞机,一行人踏上了返回回疆的路。

    苏凡静静坐在窗边,看着脚下那越来越小的灯光,想起早上从回疆来的时候的事。如果知道今天会发生这么多事,她还会来吗?

    面对着曾泉的时候,苏以珩真是满心抱歉。苏凡和叶敏慧,是他们两个人的妹妹,却没想到两个妹妹居然——

    “别说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敏慧。”曾泉对苏以珩道。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这件事该怪谁了。”苏以珩叹道。

    曾泉看着苏以珩,道:“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我爸和文姨,小舅和小舅妈那边,干脆就别说了吧!免得他们长辈之间有什么事,特别是文姨。”

    苏以珩点头,道:“迦因,会不会有事?”

    “我,不知道。”曾泉叹道,“但愿没事吧!上次枪击案在她心理的阴影那么严重,同样的事情再来一次,”顿了下,曾泉继续说,“应该不会有事。她的情况最近不是好多了吗?应该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就好,我就怕迦因有什么事。现在敏慧这个样子,除了送医院也没别的办法了。”苏以珩看着曾泉,道,“天亮了我就把她接走,医生已经安排好了,我先带她过去治疗,过阵子再跟我妈说。”

    隐隐的,曾泉心里有种担心。可是,他说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愿,一切都只是他想多了吧!

    当霍漱清和苏凡乘坐的飞机到达乌市之后,霍漱清就直接乘车前往省委开会了,而苏凡便乘车返回了家里。

    家里,一片漆黑。

    这个点,孩子们都睡了,张阿姨和保姆们也都睡了。

    苏凡打开门,连灯都没有开,就走进了客厅,静静坐在沙发上,靠着沙发坐着。

    家里,好安静啊!

    刚才下飞机的时候,霍漱清说他可能今晚就不回来了,直接在办公室睡,让她不要等他了。

    这样,也许,还,可以吧!

    挺好的。

    她这么想着,心头,却撕裂一般地痛着。

    手机,很快就响了。

    是曾泉打来的。

    “到家了吗?”他问。

    “嗯,到了。”她说,“飞机可能等会儿就折回去了。以珩哥呢,在吗?”

    “在,他打算天亮了带敏慧离开。”曾泉道。

    苏凡“哦”了一声,没说话。

    “迦因——”他叫了她一声。

    “什么?”

    “我和以珩商量了下,今晚的事,你和敏慧之间的事,能不能暂时不要告诉家里?”曾泉道。

    “哦。”苏凡顿了下,道,“我明白,你放心,我不会说的,不会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