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2章 不能说出去
    “抱歉,迦因,我不该这么和你说,可是,你知道,逸飞现在还没有直接的消息,要是文姨知道敏慧这么做了——”曾泉道。

    “你不用说了,哥,我明白。我不会和我妈说的,你放心吧!”苏凡打断了他的话。

    听苏凡这么说,曾泉的心里,真是有一万个不舒服却说不出来。

    “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苏凡便对他说。

    “迦因,有件事我想问你。”曾泉道。

    “什么事?”苏凡问。

    “如果逸飞打电话给你,你能,能跟霍漱清或者我说一下吗?”曾泉道。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问“为什么”,可是现在,她不会再问了。

    “嗯,我知道,如果他打电话过来,我会告诉你们的。你放心。”她说。

    “那就好,希望他可以早点恢复健康。”曾泉道。

    “你早点休息吧,哥,我先挂了。”苏凡道。

    说完,她没有等曾泉说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放在茶几上,苏凡双手捂着脸,静静坐着,一动不动。

    嘴角的伤,却疼了起来。

    她起身,打开灯,走进厨房,从冰箱里取了一罐冰啤酒,打开来喝了两口。冰冰的,含在嘴巴里,伤口好像更疼了。

    原以为这样会好受点的。

    她把啤酒倒进厨房的洗菜池,双手撑着池边,静静站着。

    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哗不停流着,她烦躁地关掉了。

    拿着手机就直接上楼,回到了卧室,连衣服都没脱,没有洗漱,就直接钻进了被子。

    可是,整个人,一点睡意都没有。

    而脑子里,也是空空的,依旧什么都没有。

    时间,在这个夜里一点点流逝着。

    霍漱清忙了一整夜,苏凡直到第二天早上看新闻才知道。

    孩子们依旧是平常的时间起来,苏凡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姐弟两个已经在吃饭了。

    看见了妈妈,嘉漱就开始叫了起来,尽管说话不清楚,可是“妈妈”这两个字还是很清晰的。

    “妈妈,你的脸上,怎么了?”念卿看见了母亲嘴角和脸颊还有鼻子上的淤青,问。

    “哦,没事,我不小心摔倒了一下,没事。”苏凡摸着女儿的头顶,道。

    “那你走路要小心一点,别再摔跤了。”念卿道。

    嘉漱看见姐姐和妈妈说话,就伸着小胳膊,要妈妈抱他。

    苏凡便抱着嘉漱坐在椅子上,保姆端了她的早饭出来。

    “张阿姨——”苏凡对坐在身旁的张阿姨道,“元旦快到了,您不回家去看看老公孩子吗?”

    “没事,他们都挺好的,天天视频呢!”张阿姨微笑道。

    “您回去看看家里人吧,放几天假,嘉漱我自己带着就好了。”苏凡道。

    张阿姨看着她。

    “您也好久没休息了,现在嘉漱大了,我自己看着就好,没关系。”苏凡说道。

    “那,那就谢谢你了,我正好有个堂姐要过七十大寿,我回去给她过个寿,看看孙子。”张阿姨道。

    “您和家里人商量好时间了就跟我说,我给您订机票。”苏凡道。

    “谢谢你,迦因。”张阿姨说。

    “别客气。”苏凡道,“您一直在我们这边帮我们带嘉漱,我们也都很过意不去。”

    “这都是我应该的。”张阿姨微笑,手指轻轻摸着嘉漱的下巴,嘉漱就转过头对她笑了。

    嘉漱最喜欢这个动作,被别人摸摸下巴就会很开心,就会笑。

    “你和霍书记能让我帮忙带嘉漱,是我的荣幸,真的。”张阿姨道。

    苏凡看着这个情形,对张阿姨道:“您要不回家和您丈夫商量一下,搬到回疆来呢?”

    “我们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就是——”张阿姨面露难色。

    如果她丈夫过来,其实能过来也挺好的,就是夫妻两个人也未必能在一起。

    “没关系,你们商量一下,让他过来,在这边如果想找个事做,我帮他安排,如果他想休息的话,给你们在附近找个房子,您就可以过去和他一起住了。”苏凡道。

    张阿姨显然是很高兴的,毕竟和丈夫在一起,和家人在一起还是很好的,少年夫妻老来伴嘛!

    “您回去商量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我直接说,我来想办法。”苏凡道。

    “那真是不好意思,迦因。这么麻烦你——”张阿姨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您帮了我们那么多,我们总不能太心安理得了。”苏凡道。

    张阿姨微微笑了,看了眼苏凡的碟子,忙说:“我来抱着嘉漱喂吧,你赶紧吃,要不就凉了。”

    于是,嘉漱被张阿姨从苏凡手里接了过来,伸着小手就去桌子上抓食物了。

    “妈妈,小飞叔叔他怎么样了?是不是可以站起来走路了啊?”念卿边吃边问。

    听到小飞叔叔四个字,苏凡的心头,猛地一悸。

    她看着女儿,女儿也看着她。

    苏凡微微笑了下,道:“没有那么快,他还要休息锻炼的。”

    “那你们放假了可以带我去看他吗?”念卿问。

    看他?

    “别去了,你要是去了会吵着他陪你玩,根本不能休息的。”苏凡一边吃着饭,说道,“他现在还需要休息,要不然身体好不了。”

    “好吧!”念卿的心情很低落,低着头。

    苏凡看着女儿的样子,放下筷子,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念卿看着她,道:“妈妈,我想去看姥姥姥爷,还有太姥姥,还有,还有bobo。昨天和bobo视频,她又学会了一首新曲子,可我,什么都没学——”

    自从念卿来到乌市,学习什么的基本就没有再继续了,整天就是在玩儿。霍漱清是根本不管这些的,苏凡也希望她这样,毕竟还年纪小。可是看到朋友说学习的事,念卿就——念卿是个好胜心很强的孩子,在学校里什么都要做到最好,乐团里也是她要表现到最好,很多时候,苏凡感觉念卿简直就是母亲和嫂子的翻版,哪有一点她的影子?也许,还是环境的影响吧!也许,念卿现在这样,将来才会成为嫂子那么优秀的人吧!如果可以那样就好了,千万千万别像她一样,别跟她一样,活成别人的负担和累赘。

    “如果你想回去的话,过几天跟我一起走,我要回去京里一趟。”苏凡道。

    “真的吗,妈妈?”念卿很高兴。

    “嗯,我有点事要回去,到时候带你一起走。”苏凡道。

    “你什么时候去京里?要不我等你回来再走?要不然嘉漱——”张阿姨对苏凡道。

    “具体还没定,要等夫人的电话安排。”苏凡对张阿姨道,“这样也行,您就稍等我几天,等我回来,您就多回去一阵子。”

    “嗯,好的。”张阿姨应声。

    就在这时,孙敏珺来了。

    打完招呼,孙敏珺看着苏凡脸上的青痕,等苏凡吃完饭了,才说:“我上楼帮您擦一下吧!”说着,孙敏珺指着苏凡的脸。

    “谢谢你,我自己刚才也擦了,可是怎么都遮不住——”苏凡对孙敏珺笑了下,道。

    “没事,我帮您就好了,这个还是不要让人看出来。”孙敏珺道。

    尽管孙敏珺已经从罗文因电话里得知覃逸飞离开的事,可是,看见苏凡脸上的这些伤,还真是让她震惊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不用说,这些伤痕肯定都是被人打的啊!谁会把苏凡打成这样?

    心里这么想着,可孙敏珺不敢开口问,只有一点点小心翼翼地给苏凡化妆来遮盖这些伤痕。

    伤痕并不容易被遮盖住,所以苏凡今天被孙敏珺打了很厚的粉底,和平常的风格完全不同。

    “不要告诉我妈。”苏凡对孙敏珺道。

    孙敏珺愣了下,看了她一眼,点头。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吗?”苏凡问。

    “夫人只跟我说覃总走了,让我,让我照顾好您。”孙敏珺道。

    事实上,罗文因说的是,让孙敏珺盯着苏凡,“要是她和漱清因为这件事发生什么问题,马上告诉我”,这是罗文因的原话。

    可现在,苏凡脸上这些伤,让孙敏珺的心里,很是不解。

    虽然孙敏珺这么和苏凡说了,可是苏凡也知道母亲肯定不止说照顾的事,更多的,可能是让孙敏珺盯着她别和霍漱清闹矛盾吧!母亲一直都担心她和霍漱清出什么问题,而现在,问题,还是出了。

    “我不想让我妈知道,你明白吗?”苏凡指着自己的脸,道。

    “明白,我明白。”孙敏珺忙说。

    如此一来,难题就摆在孙敏珺面前了。

    下楼和孙敏珺一起去上班,苏凡和张阿姨以及保姆嘱托了孩子们今天的事,就走了。

    “妈妈,我可以给小飞叔叔打电话吗?”念卿又问。

    “别打了,他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休息。你别打扰他。”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失望地“哦”了一声,就回到楼里去了。

    上了车,苏凡根本没有再提昨天的事,也没有再和孙敏珺叮嘱什么,只是问及工作的安排。

    “这两天我想看一下省里那个教育项目的计划进展做到什么程度了,你盯一下。”苏凡对孙敏珺道。

    “是,我知道了。”孙敏珺应声。

    “还有别的事吗,昨天?”苏凡问孙敏珺。

    车窗外,马路上已经开始川流不息的景象了。人们都在上班了,而霍漱清——

    这时,苏凡的手机响了,是办公室打来的,说是昨天在某地发生了工程意外——那是个很重大的工程,在该地区影响很大——省里各个厅都要响应做出应急预案,省里已经通知了妇联也去开会做一些安抚工作,所以苏凡要赶紧去省里开会。

    昨天霍漱清一夜未归,好像就是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