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 不配做妈妈
    开会的时候,苏凡并没有见到霍漱清,是常务副省长主持的会议,协调动员各个部门共同来应对这次的危机。

    这种时候,医疗部门当然已经在第一时间去了,像妇联这种单位,就属于后面的了,最多就是提供救援物资、安抚群众之类的工作。可是,近期据说又有一场暴雪要来,正好就在发生意外的那个地区。冬天的气候本来就复杂多变,隔几天来个冷气团都是常有的事。可是,现在这样的话,就是双重攻击了。因此,省里要求各部门必须积极合作,尽快把这次的事件解决,尽量不能产生后续的效应,那就是说,不能留尾巴,一切都要做好。这个冷气团的到来,也就是省里如此着急的原因。

    毕竟,霍漱清是个很认真的人,一旦出了意外,他是绝对要去第一线了解情况的,解救更多的人,这是他的尊旨。老大这么积极了,底下的官员哪有坐在办公室里不动弹的?且不说上行下效,就是知道书记的这个脾气,为了自己的官位,也得积极行动起来。

    于是,一个小时的情况说明会之后,参会的各个单位负责人都回到各自单位去组织应对了。苏凡当然也是一样。

    省里每个单位在每个县都有对应的帮扶目标,从市一级,到县一级,都有帮扶单位。这也是霍漱清到任之后开始的,他要求省里每个厅要深入全省每一个县,一个厅对应几个县。对于帮扶对象,不光要有扶贫任务,还有维稳要求。对于霍漱清来说,这就是一场战争,发展经济、维护稳定、让老百姓富裕,这就是一场紧急的战争,全省每一名领导干部都要把这一场战争当做首要任务,都要认真面对。在新的人代会换届之后,全省的工作越发的紧张起来。而身为第一领导的霍漱清,自然是身先士卒的。

    从昨晚到达省委开会开始,一直到现在,苏凡都没有接到霍漱清的电话。她也没有给他打过去,他肯定是忙疯了的,这种时候还找他做什么呢?也没什么事可找,也不用为他担心。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会很认真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身为妻子的她,也只能做这些事,现在有他的秘书们做了,她也就不用管了。

    在会议室和同僚们制定了妇联的行动办法,苏凡就委派了一名副主任下去事故地点负责了。

    孙敏珺很奇怪,苏凡为什么不亲自去呢?霍书记在那边,难道她不担心?

    事实上,其实是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从来都是如此。可是,即便是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以前的苏凡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过去看看霍书记的情况的,就像上次雪灾那个事儿,苏凡不就自己偷偷去了吗?怎么这次有了正当的理由,她却不去了呢?

    孙敏珺想不通,可是,她也不能去问苏凡。毕竟苏凡没有别的要紧事需要她留在乌市的,不去看霍书记——也许没什么事,都是她想多了。

    于是,后续的救援就这样展开了。

    苏凡留在省里,忙着其他的工作,比如说免费教育的实施啊,以及新一年要开始的全省妇女生存现状的调查。新一年,妇联的主要工作就是摸清楚全省各地妇女的生存现状,包括她们的受教育程度、婚姻状况、工作状况、家庭关系、收入情况,以及家庭的宗教事务,等等。在摸底之后,就要开始有针对的进行对于妇女的专项脱贫计划了。因此,苏凡要在春天到来之前,必须带领下属们一起制定出详尽的调查问卷。要做这件事,还要和省里那几所大学里进行相关研究的学者联系,了解情况,请学者们一起参与出主意想办法等等。所以,苏凡的事也不算少。

    一忙起来,时间就过的很快了。给副主任那个团队安排了救援的事宜,苏凡就让孙敏珺约了省里大学的几位教授来座谈,约到下午两点半开始。苏凡便提前阅读相关的资料,一直没有给霍漱清打电话,而霍漱清,也没有给她打。直到中午的时候,苏凡的手机才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

    她中午是不回家的,一般都是在食堂解决的。

    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名字,苏凡怔了好一会儿,看着时间流逝,她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可是,电话快要挂了。

    电话接通了,她却没说话。

    “你在做什么?”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听起来有些疲惫。

    “在办公室,准备去吃午饭。”苏凡道。

    “我已经到市区了,你等我一下,我们一起去吃个饭。”他说。

    “你忙的话就不用了,我食堂就可以。”她说。

    “李聪把地址告诉小孙了,等会儿你和她一起过来。”霍漱清依旧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这么说了。

    她再说什么也没用的,她知道。

    “我知道了。”她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霍漱清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愣了下。

    “霍书记,徐部长下午五点飞机到。”李聪马上对他说。

    “你通知孙省长那边去接机,晚上的活动安排好了吗?”霍漱清问。

    “嗯,已经安排了。”李聪道。

    就在苏凡刚挂了电话的工夫,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孙敏珺推门进来了,道:“夫人,霍书记——”

    “我知道了,他刚刚给我打电话了。我们走吧!”苏凡道。

    苏凡说着,就起身去拿自己的外套了。

    孙敏珺帮她拿过衣服,道:“我去换一下衣服。”

    “你去吧,我给家里打电话问一下孩子们,等你。”苏凡道。

    孙敏珺便出去了。

    苏凡的电话打到家里的时候,念卿正在拉琴,张阿姨接了电话。

    “哦,她还在练啊?”苏凡问。

    “嗯,两个小时了,就中间休息了十分钟,出来吃了点水果喝了一杯酸奶就进去了。”张阿姨道。

    可能是被bobo给刺激到了吧!苏凡心想。

    “我把电话拿给念卿吗?”张阿姨问。

    “不用了,让她练去吧!”苏凡道,“等会儿您叫她出来吃饭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张阿姨道。

    挂了电话,苏凡就起身开门去了,孙敏珺正好从隔壁办公室出来,两个人就一起走向电梯下楼去了。

    孙敏珺上车就和司机说了地址,苏凡一听,是个很偏僻的地方,不过,霍漱清一直都喜欢这样,他不喜欢热闹。

    “您去京里要带上念卿吗?”孙敏珺问苏凡。

    “嗯,她想回去了,就让她回去几天好了。”苏凡道。

    “昨天我陪她一起拉琴,她最近好像很在意这件事。”孙敏珺道。

    “因为bobo又学会了一首曲子,是吗?”苏凡问。

    “额,这个只是,只是一方面。”孙敏珺欲言又止。

    苏凡看着孙敏珺,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她在京里的确会接受更好的教育,可是,我不能总是把她的教育和成长推给我妈,虽然我妈真的做的比我好多了。”

    孙敏珺点头不语。

    “敏珺——”苏凡叫了声。

    “什么?”孙敏珺看着苏凡,问。

    “我是不是不配做念卿和嘉漱的妈妈?”苏凡的头靠着车椅,问道。

    孙敏珺愣住了,忙说:“怎么会呢?您是他们的母亲,这有什么配不配的?”

    “是啊,因为他们是我生的,所以——”苏凡顿了下,道,“这么说的话,的确是对不起他们两个呢!”

    “夫人——”孙敏珺道。

    “如果他们的妈妈是像我嫂子或者我妈那样优秀的人的话,他们两个可能会更开心吧!能教他们很多,能带着他们过另外一种更高质量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苏凡道。

    “夫人,您别这么说。”孙敏珺忙说。

    苏凡苦笑了下,摇摇头,道:“没事,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事。”

    孙敏珺不知道怎么了,心里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天的苏凡,好像,哪里,不对劲。

    难道是因为覃总的事?不会啊!

    车子里,没有人再说话了,安静极了。

    苏凡看着车窗外的景象,那有些泛白的空气,好像把所有的人和物都笼罩起来,有点恍惚,有些不真实。

    也许,世界就是这样,看到的,未必都是真实的,而没看到的,也未必就是不存在的。

    车子拐进了一条巷子,直接开进了一个院子里。

    苏凡和孙敏珺下了车,李聪就在停车处等着她们。

    “夫人,您好。”李聪道。

    “辛苦你了。”苏凡道。

    “应该的。”李聪道,便领着自己的秘书一起带着苏凡和孙敏珺一起往里院走了。

    这里就是adam经营的那家餐厅,只不过现在adam在沪城还没回来。

    苏凡一言不发,跟着李聪走着,周围的一切,看起来熟悉,却又好像不熟悉。有点像当时她和霍漱清在云城的时候去的那个王府菜馆,可能都是一个时期的建筑的缘故吧,风格有点像。

    来到了一扇门前,李聪推开了门,苏凡就走了进去。然后,李聪关上门,孙敏珺没有跟进去。

    苏凡站在屋子正中央,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却是一派民国的样子。

    过了会儿,她就听见一扇屏风后面传来一个声音,是霍漱清的。

    “你来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