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 他的证明
    苏凡没有回答,她走了过去,却见他正躺在屏风后面的一张床上,闭着眼睛。听见她的脚步声了,他才睁开眼睛看着她。

    她的脸上,看不到受伤的样子,应该是化妆掩盖掉了,毕竟今天要去上班,不能带着那些被打的痕迹去见人。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过来,陪我躺一会儿。已经安排他们去准备饭菜了,做好了就会来叫我们。”

    “你睡吧,我不想躺。”她说着,坐在屏风边的一张凳子上。

    他坐起身,道:“这次的事情有点麻烦,里面有些其他的因素。”

    苏凡看着他。

    “会解决好的。”他说。

    她没说话,低下头。

    霍漱清看着她,道:“你今天怎么没在家休息?”

    “早上被叫到省委去开会了。”她说。

    他依旧看着她,他想问她怎么样了,可是,他该怎么问?

    “你睡吧!我去外面看看。”她说着,就站起身了。

    转身朝着外面走,可是,没走几步,她的手,就被他拉住了。

    “你怎么起来了?”她没有回头,强忍着眼里的泪。

    “你,不想见我吗,苏凡?”他问。

    “没有,你一晚上没睡了,好好睡一会儿。”她依旧没有回头。

    “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除了,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我不想为自己找借口——”他说着,他的声音,那么的,低沉疲惫。

    “没事,你别这么说了,没事。”她虽然这么说,可是,依旧没有回头。

    他轻轻扳过她的身体,她却低着头。

    他便抬起她的下巴,道:“看着我好吗,苏凡?”

    “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说,不是说那件事都过去了吗?为什么还要再说呢?”她说。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却说不出话。

    “别说了,你别说什么,什么对不起之类的。”她依旧低着头。

    “看着我,苏凡——”他的手,从她的两只耳朵下面插进头发,捧着她的脸。

    她慢慢抬头,望着他。

    他看见了她眼睛里那闪动着却努力不流下的泪。

    “我们都不要再提那件事了,可以吗?”他说。

    她点头,可是微微一点头,泪水就从眼里流了下来。

    她刚要去掏纸巾擦眼泪,双唇就被他含住了,紧接着,他就深深吻了她。

    他没有给她躲闪的机会,尽管她想要躲,可是他不让她那么做。

    隐隐的,霍漱清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危机,好像他现在不做点什么,不做点事来证明一下,他就会失去她。

    她挣扎着,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可他没有松开她,一直卡着她的腰身,把她压在了那张床上。

    咸涩的泪水,被他吞入了腹中。

    他的吻,狂乱的落在她的脖颈,落在她的身上。

    “霍漱清——”她低低叫着他的名字。

    可是,他没有回应,用力拉开了她的衣服——

    他就如同一只困兽一般,一言不发,在她的身上宣示着自己的主权,宣示着她的归属。

    苏凡没有说话,再也没有动,也没有流泪,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干涩的身体,她痛,他也痛,可是,心里的痛,他又怎么知道呢?

    细密的汗珠,从皮肤里渗出来。

    可是,他始终没有办法停下来,或者说,是她的期待和现实相差太多了,原本平时他就是如此的。

    如同一场酷刑一般,如同他们的第一次一般,他叫着她的名字吻着她,结束了这一切。

    她盯着头顶,却看不清头顶是什么。

    他轻轻吻着她的唇,注视着她。

    “我,我想喝点水。”她说。

    “嗯。”他便起身了,躺在一旁,看着她起身,看着她整理好她身上的衣服,看着她艰难地挪动着脚步,走过屏风。

    身体里,从昨天开始就压抑着的东西,好像突然就消失了,整个人莫名地轻快了起来。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整理衣服,下床,却看见她愣愣地站在桌边,手里端着水杯子,只是站着,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了?”他走过去,轻轻揽着她的腰,亲了下她的脸颊。

    他的声音听起来和之前明显不同了,苏凡听的很清楚。

    “没事,水有点烫。”她说。

    说着,她赶紧喝了口,的确是有点烫。

    “别着急,你看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他说着,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来,抽出纸巾给她擦了下手上的水。

    苏凡看着他,他的眼神那么温柔,他的语气也是一样的温柔,和过去一样的宠溺的感觉。

    可是,有些东西,的确,是变了。

    “对不起,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她说。

    “傻丫头。”他说着,亲了她的唇。

    苏凡没有回应他,经过刚才那么一场欢畅淋漓,他也没有想要再做什么的意愿,只是轻轻亲了她一下就松开了。

    “饿了吧?”他说。

    “还好,不太饿。”她说。

    “我饿了,咱们出去吃饭吧!”他微微笑了下,挽着她的手就要走。

    “你,等一下。”她说。

    他看着她。

    “洗手间在哪里?我,我想用一下洗手间。你先过去吧,等会儿我去找你。”她说。

    “哦,我们一起去吧!”他说着,就领着她来到一扇门前推开了,便是洗手间。

    他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手,她便说“要不,你冲个澡好了,下午不是还要去上班吗?”

    “也是。”他应声道,便走出去开始换衣,穿上浴衣就过来了。

    苏凡对着镜子梳着头发,霍漱清走进浴室里面开始冲澡,她梳好头发就出去了。

    静静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着他,苏凡看着房间里的陈设,却也没有像昨天在沪城那样好奇,还因为他没有告诉她那个秘密而伤心,现在,倒是一点想知道的念头都没了。眼前的一切,好像都和她没有关系一样。

    起身,走到屏风后面,她整理好那张床,叠好被子。

    没一会儿,他就冲完澡出来了,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苏凡走了过去,见他坐在沙发上,接了电话,便从他手里拿过毛巾给他擦头发。等他挂了电话,她便说:“你怎么总是这个样子?现在天这么冷,一定要把头发吹干了,要不然会感冒。”

    他笑了下,道:“有你在,我就不用考虑这些问题了。”

    苏凡的手停了下,却说:“走吧,我去浴室给你吹干再出去吃饭。”

    浴室里,这个场景在两个人的生活里,出现了无数次。

    他坐在镜子前面闭着眼睛,苏凡拿着吹风机站在他身后给他吹头发。他偶尔会睁开眼看她一眼,而她根本不会注意到。

    今天,他却比平常更长时间看着镜子里的她。

    逸飞走了,还没有接到平安到达美国的消息。

    他说他会相信她,可是,以后他会吗?会相信吗?

    苏凡只是给他吹着头发,一言不发。

    也许,也会有另外一个女人为他做这种事,即便没有她。什么也许?是肯定。她又算什么呢?这种活儿,又没什么技术含量,是个人都可以。

    而她的位置,也是个女人都能替代。

    也许,会在将来的某一天,他也会通知她一声吧!关于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又或许不会告诉她,正如很多事一样。

    不管他说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只要乖乖地什么都别问就好了,什么,都不要问了,什么也都不要说了,不管他做什么。不要再傻乎乎地跟过去一样还吃醋,还跟他生气,还跟他闹,有什么好闹的呢?她和他之间——她和他之间,算是什么呢?

    这么告诫着自己,苏凡的心头,却是一阵阵难言的抽痛。痛的她的手都哆嗦了两下。

    “怎么了?”他从镜子里看见了她表情的异常,问道。

    “没事,马上就好了。”她也没有看镜子里的他,只是关了吹风机,帮他梳了下头发。

    “果然很不错。”他起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道。

    苏凡却没有看他,收拾好电吹风,道:“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想用一下洗手间。”

    “哦,那我等你。”他看了她一眼,就出去了。

    苏凡赶紧关了门,坐在马桶上,看见了裤子上的浅浅的血渍。

    她苦笑了下,从包包里取出一张卫生片用了。

    等她出了洗手间,他就站起身了。

    “走吧,午饭做好了。”他说。

    苏凡便跟着他走了出去。

    “原想和你多坐一会儿吃饭的,有点事要——”他说。

    “没事,你去忙你的。”她说。

    他停下脚步看着她,她见他停了才抬头看向他。

    “怎么了?”她问。

    “你——”他想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或者“你怎么了”,可他没有说出口,只说,“你要是饿了就多吃一点,不用管我。”

    “我没胃口。”她说。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来到了餐厅。

    孙蔓和李聪两人正在那里聊天,看见霍漱清和苏凡来了,两人便起身迎了过来。

    “你们都下去吃饭吧!我们两个人想待会儿。”霍漱清对下属们道。

    “好的,霍书记。”李聪道。

    于是,服务员便赶紧上菜上茶,所有的菜都上来摆放好就下去了。总共也没几样菜,便一起上了。

    “我跟张阿姨说,让她回家团聚几天,我自己带嘉漱。”苏凡对他说。

    “哦,你可以吗?不是还要去孙夫人那边吗?”他说。

    “等我从京里回来。”苏凡道,“这次我去的时候把念卿也带上,她想她的朋友了,带她回去看看。”

    “那你得先和你妈联系一下,哦,对了,你和你妈通话了吗?”霍漱清问。

    “没有。”苏凡道。

    霍漱清“哦”了一声,没再说别的。

    苏凡看着他,霍漱清有点愣住了,也看着她。

    她是想问逸飞的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