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真正的家
    “怎么了?”他问。

    “关于念卿的事——”她说。

    “念卿?”霍漱清问道。

    “她可能,可能有点太好强了,我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苏凡道。

    “晚上回家了我和她聊聊。”他说。

    “嗯。”苏凡说完,就继续吃菜了。

    是啊,让他谈比较好,总比她有说服力。现在看着那样的女儿,苏凡都感觉自己无地自容。如果她和女儿说不要那样太好强,不要什么都想做到最好,女儿给她来一句“难道你要让我跟你一样变成一个没用的废物吗”,到时候她可怎么说呢?

    也不是说没有可能啊!即便知道自己一无是处,可还是想给自己留点尊严,哪怕只是自欺欺人的尊严。

    她的碗里,突然多了一双筷子,她抬头看去,是他在给她夹菜。

    “这边是adam在料理的。”他也没看她,只是和她说。

    苏凡没说话。

    adam?是谁?难道是沪城见到的那个?

    “就是你在沪城的家里见到的那个人,他跟着我很多年了。我们来了这边,有些事,还是需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做的,方便一些,也安全点。所以我就让他过来,在这边开了这个餐厅。”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

    “平时我只和自己人过来,一起谈谈事情什么的。”霍漱清说着,看着她,“我不想隐瞒你。”

    “你,不用和我说这些的。”她别过脸,道。

    “有些事我不会和你说,可是,必须告诉你的,让你知道的,我会跟你说。”他说。

    苏凡,没有说话。

    “苏凡,我们是夫妻,夫妻是一体的,所以,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变,我们两个人,必须永远都站在一条线上,你明白吗?”他说。

    “我又不能,又不能做什么,你跟我说这么多——”苏凡道,她看着他,“有我爸妈在,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霍漱清盯着她。

    “对不起,我,不想说这些了。”她说着,转过头没有再看他。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他问道。

    “没有。”她说,看了他一眼,道,“我没有生气,你别想多了。”

    “苏凡——”他拉住她的手。

    “对不起,霍漱清,我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办法达到你的要求,没有办法做到你需要的那个样子。”她放下筷子,看着他,“你说的对,在沪城的时候,我的确是因为你没有告诉我那个房子的事而生气,可是,我也想通了,没有道理说夫妻必须所有事都要说清楚的,没有人这样规定,没有法律这样要求,你不想和我说的,我也不会强求你说,你,没必要跟我说,真的。你就算不告诉我,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也是一样。这是你的权利,我不能强迫你。”

    说完,她拿起筷子吃饭。

    “那么你呢?”他看着她,道。

    她的手顿了下,道:“我什么?”

    “你是不是也可以不告诉我,你的那些秘密?”他说。

    “我的秘密?”她看着他,道,“我的事,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呢?”

    他没有看她,拿起筷子,道:“小飞去了美国。”

    苏凡盯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不用担心,他很安全,有人会在那边照顾他接应他。他去那边,也只是为了疗养身体,尽快康复。没有别的事。”他说。

    可是,他的话说完了,没有听到她的回应。

    他微微转头看着她,只见她在吃饭。

    苏凡感觉到他的看着自己,他是在等待她的回答吗?他想要什么回答呢?

    她又能对他说什么?

    于是,她只是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你说的对,他离开现在的环境,可能会对康复更好一些。等他回来的时候——”他说着,给她夹了口菜。

    可是,菜刚放进她的碗里,他就注意到她在盯着自己。

    “怎——”他问。

    她盯着他,好一会儿,才低头道:“没事,谢谢你跟我说这些。”

    “这次是我约你一起过去探望他,却没想到发生这么多的事,叶敏慧对你做的事——”他说。

    “不要再说了,好吗?”苏凡打断他的话,盯着他。

    霍漱清看着她。

    “我没有怪你,什么都没有。也许,也许很多事就是没有办法,就是这个样子的。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错。我以后也不想再听到这些事了,关于逸飞的事,我不想再听了,所以,你也不用和我说了。我已经做了我能做的事,即便是错了,我也,我也无能为力。而我,也不想再听到他们家的事了。好吗?”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说完,苏凡转过头,继续吃菜。

    明明菜肴看着色香味俱全,可是,她怎么一点都尝不出来香味?一点味道都没有?

    “这件事,我们以后都不要再提了,我向你保证。”他说。

    可是她没有回答。

    两个人坐着吃饭,没有一点声音。

    直到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李聪进来了。

    “霍书记,谢司令找您。”李聪道。

    “在哪里?”霍漱清问。

    “他说马上去您办公室谈。”李聪道。

    “好,我马上就到。”霍漱清说完,李聪就出去了。

    “我先走了,你慢慢吃吧!”霍漱清对妻子道。

    苏凡点点头,看着他起身离开。

    餐厅里,剩下苏凡一个人。

    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下午的工作,两个人依旧是各自忙碌着。而霍漱清因为要接待商务部的领导,晚上没有回家吃饭,苏凡开完会就回家了。

    到了家里,嘉漱还在客厅里玩着,而念卿,在一旁大声训斥弟弟。嘉漱也是用别人听不懂的语言和姐姐对骂,念卿自然是不让着弟弟。她冲着弟弟吼,而弟弟也回她,而且是她听不懂的语言,念卿就更加生气了。苏凡进门的时候,念卿就要冲着弟弟过去要打了,张阿姨赶紧拦在两个孩子中间。

    “霍念卿——”苏凡看见念卿要打弟弟,大喊一声。

    孙敏珺赶紧跑了过去,拉开念卿,张阿姨就抱起了“哇哇”大哭的嘉漱。

    “你为什么要打弟弟?”苏凡快步走到女儿身边,道。

    “你问他,你问他为什么要把我的画撕了!”念卿擦着眼泪,指着弟弟,道。

    “弟弟还小,他什么都不懂,不是有意——”苏凡蹲下身,对女儿道。

    “什么不是有意的?你就是偏心他!”念卿哭着说。

    嘉漱看着姐姐那么凶,在张阿姨怀里“哇哇”哭个不停,苏凡赶紧过去抱嘉漱,见妈妈抱着弟弟哄,念卿就开始哭。

    “我要找姥姥,我要回家。”念卿大哭着。

    回家?

    苏凡盯着女儿。

    孙敏珺赶紧拉着念卿走到一旁,抽出纸巾擦着念卿的泪,道:“别哭别哭,你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被弟弟气哭啊?哭了就不漂亮了哦,念卿!”说着,孙敏珺对念卿微笑着。

    嘉漱毕竟年纪小,被姐姐这么大声吼几句,孩子也就害怕了,哭个不停。可念卿见妈妈只是抱着弟弟哄,就更加委屈了,大声哭着。

    孙敏珺劝着念卿,苏凡在那边抱着嘉漱哄,好在嘉漱没多久就乖了,不哭了,被张阿姨抱着上楼去他的儿童房里玩玩具去了,留下念卿在客厅沙发上坐着生气。

    “念卿——”苏凡走过去,坐在女儿身边,道。

    可是,念卿根本不理她,转过头看着别的地方。

    “你是姐姐,嘉漱那么小,你让着他一点不好吗?”苏凡的声音很温柔,对女儿道。

    “他就知道一天到晚搞破坏,我不喜欢他,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念卿大声道。

    “你那么小的时候,也和他一样喜欢捣乱啊!每个孩子都是那样的,你——”苏凡道。

    “你根本就是偏心,你偏心嘉漱,你不喜欢我!”念卿盯着母亲,道。

    “妈妈怎么不喜欢你?妈妈最爱念卿了——”苏凡说着,就搂着女儿。

    可正在气头上的念卿,在妈妈的怀里扭捏着,根本不让苏凡抱自己。

    “你骗我,你一直都在骗我!”念卿道。

    “我没骗你啊!我——”苏凡道。

    “你只带着嘉漱,不要我,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念卿哭着说道。

    “傻孩子,你和弟弟都是妈妈最爱的宝贝,妈妈一样爱你们两个。因为弟弟太小了,所以妈妈要经常在他身边,你看现在妈妈过来了,不是也一样把你接过来,咱们和爸爸一起生活,难道不好吗?”苏凡对女儿道。

    “可是你和爸爸总是不在,这里也不好玩,我想回去找姥姥,我想回家!”念卿哭着抱住妈妈,道。

    “这里就是我们的家,我们和弟弟,爸爸一起的家,明白吗?”苏凡对女儿道。

    念卿抬头望着苏凡,泪眼汪汪。

    “爸爸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知道吗?”苏凡捧着女儿流泪的脸,道。

    是啊,爸爸在哪里,霍漱清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不管发生了多少的不幸,不管有过多少的不如意,至少,这里,才是家,真正的家!

    苏凡愣住了,呆呆地坐着。

    她怎么了?

    孙敏珺不明所以,却赶紧把念卿拉过来,继续安慰着说:“你和爸爸分开那么久,爸爸也很想你的,难道我们的念卿不想爸爸吗?”

    “我想爸爸,我爱爸爸。”念卿抽泣着,道。

    “爸爸妈妈都爱你,弟弟也爱你啊!你难道忘了弟弟一天到晚跟着你跑,跟着你玩儿?你难道忘了你抱着弟弟有多开心吗?”孙敏珺微微笑着,道。

    念卿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