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关心你的人不止我一个
    “好了,现在和阿姨说说,嘉漱到底犯了什么错儿了?”孙敏珺微笑问念卿道。

    “我正在画画,他跑过来一把抓起我的画纸就开始撕了。”念卿说起来就委屈的要哭。

    “嘉漱还不懂你画的画儿和他常撕的纸巾的区别,他可能觉得都是纸,撕起来好玩儿而已。”孙敏珺道。

    “他就是个讨厌鬼,老干这种事!我不喜欢他,我不喜欢弟弟。”念卿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开始哭了。

    孙敏珺拿纸巾给她擦眼泪,苏凡就起身走到了念卿身边坐下了。

    “那你要不要以后教弟弟一起画啊?”苏凡道。

    “他什么都不懂,我为什么要教他?”念卿道。

    “你教一教,他不就会了吗?你教他在纸上画画,他就知道你的那些画画的纸是不能撕的了,明白吗?”苏凡看着女儿,道。

    念卿也看着妈妈。

    “要不,等会儿吃完饭了,我们和弟弟一起画?”苏凡对念卿说道。

    “可是他又不会——”念卿撅着嘴。

    “学一学不就会了吗?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生下来什么都会的,慢慢学着就好了。而且,你要告诉嘉漱不能做什么事,你就要换个做法,让他和你一起做,你们两个一起做的话,他就会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弟弟妹妹都是学着哥哥姐姐的样子长大的。”苏凡抚摸着念卿的头,道。

    念卿似懂非懂地点头。

    “那,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了和嘉漱一起画画,怎么样?”苏凡道。

    “嗯,我去叫嘉漱。”念卿说完,就跳下沙发,跑上楼了。

    苏凡坐在沙发上,揉着隐隐作痛的肩膀和胳膊,昨天被叶敏慧那么打了一顿,经过了一天,身体才开始痛了起来。。

    “要不我叫个按摩师过来给你按摩一下?”孙敏珺道。

    “不用了,晚上睡一觉就好了。”苏凡道,“哦,你被回去了,一起吃饭吧!”

    “谢谢你,那我去厨房看看晚饭好了没。”孙敏珺说完就起身去了厨房。

    苏凡坐在沙发上轻轻揉着自己的腰,还真是疼啊!

    客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孙敏珺和做饭的保姆在厨房里说话,苏凡的手机,响了。

    她伸手拿了过来,一看不禁有些意外,这是谁的电话?完全是不认识的号码。

    不过,她还是接听了。

    “喂,您好——”她说。

    “雪初,是我!”

    逸飞?

    苏凡,怔住了,整个人都僵住了。

    “逸飞?”她问了句。

    “嗯,我已经安全到美国了,现在就在这边的家里。下午去医院和医生见面。”覃逸飞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

    可苏凡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谢谢你,雪初,是你让我有勇气来重新开始。谢谢你的鼓励,等我好了,我会尽快回来的——”覃逸飞道。

    “你,你不用和我说这些。”苏凡打断他的话。

    “不,我必须要感谢你,只有你才真心关心我,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想通所有的事,我也不会从低谷中走出来,我——”覃逸飞道。

    “逸飞,你错了。”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我,错了?”覃逸飞不明白。

    “逸飞,关心你的人,很多,不止我。霍漱清,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很多人都在关心你。不只是我,所以,以后,你不要再这么说了,好吗?”苏凡道。

    “雪初,出什么事了吗?”覃逸飞道,“是不是我妈找你了?是不是——”

    “没有,什么事都没有。”苏凡道。

    “我马上给我爸打电话,我告诉他,这次的事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再让他们怪你——”覃逸飞道。

    “逸飞,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为我讲话了,好吗?”苏凡道。

    “雪初——”覃逸飞道。

    “我——”苏凡本来想说“你也不要这么叫我了”,可是,一想到覃逸飞的现状,她只有,什么都不说。

    “雪初,怎么了?你告诉我——”覃逸飞道。

    “什么事都没有,你别担心,好好休养吧,逸飞,你要是给你爸爸打电话的话,就早点打,你家人都很担心你。”苏凡道。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雪初。”覃逸飞道。

    苏凡什么都没有再说,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覃逸飞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从苏凡的话语里,他也大致猜出来了,这次他的突然离开,肯定让母亲迁怒苏凡了。

    于是,他赶紧给父亲打电话。

    覃春明的秘书接了电话,一听是覃逸飞的声音,赶紧把手机给了覃春明。

    “是逸飞!”秘书忙低声在覃春明耳边说。

    覃春明正在和几名同僚吃饭聊天,一听是儿子的电话,忙起身离开了,来到了一旁的休息室,接听了电话。

    “你到了?”覃春明直接问。

    “爸,我没事,我很好,下午就去和医生见面。”覃逸飞道。

    “哦,你能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吗?”覃春明道。

    “抱歉,爸,我想等过一阵子再和您说。”覃逸飞道。

    “好吧,我也不逼你,只要你在那边好好疗养就行了。”覃春明道,“至于你妈那边,我会和她说的。”

    “爸,谢谢您。”覃逸飞道。

    “别这么说。”覃春明道,“我只希望你可以早点康复回家,仅此而已。”

    “爸,还有件事——”覃逸飞想起苏凡,道。

    “什么?”

    “关于雪,关于迦因的事。”覃逸飞道。

    “你想告诉我,你离开和她没有关系,是不是?”覃春明道。

    “嗯,她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请你们不要怪她。”覃逸飞道。

    “我知道,我会和你妈好好谈的。”覃春明道,顿了下,覃春明接着说,“儿子,我能劝你一句吗?”

    “爸,您说。”覃逸飞道。

    “以后,尽量不要和迦因联系了。你是个大人,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不要把她逼到绝境,好吗?”覃春明道。

    覃逸飞愣住了。

    “你要是真的为她好,就不要再和她联系,好好在美国养病,忘记这边的一切,好吗?”覃春明道,“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你是个聪明孩子,我相信你——”

    “爸,她真的出事了,是吗?”覃逸飞问。

    “没什么。我这是最后一次跟你说这件事,儿子,要真的为她好,就当过去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管好的还是坏的,你,必须要忘记。明白吗?”覃春明道。

    覃逸飞,沉默了。

    “好了,我这边还有事,你休息吧!你也累了,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覃春明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果然是出事了!

    覃逸飞坐在轮椅上,久久不动。

    与此同时,苏凡的电话,被站在厨房门口的孙敏珺全都听见了。

    听苏凡和覃逸飞讲完电话,孙敏珺看见苏凡捂着脸坐在沙发上。

    覃逸飞这么离开,不知道是走了麻烦,还是来了新的麻烦呢?

    孙敏珺还是很担心苏凡,尽管苏凡叮嘱说不要把她挨打的事告诉罗文因,可是,孙敏珺思虑再三,在当晚回家之后,还是给罗文因报告了整件事。

    罗文因听孙敏珺这么说,简直是惊呆了。

    什么,敏慧居然把迦因——

    按照孙敏珺的描述,苏凡应该是伤的不轻的,脸上的伤都要靠那么厚的粉底来遮盖——苏凡皮肤很白,基本上是很少擦粉的——何况身上其他的地方?

    当然,孙敏珺是不知道叶敏慧拿枪抵着苏凡脑袋的事的,只说了苏凡被叶敏慧给打了,可是,罗文因知道昨晚曾泉家里传出了枪声——这点事,罗文因还是知道的,她的眼线还是不少的。只是给她报告情况的人也没有明确说枪声具体是从哪里来的,是谁开的枪,后果怎么样,都没有说,只是说了枪声之后没多久就有车子去了曾泉家里,不知道是不是医生。

    罗文因也是刚刚接到的报告,可是曾泉又没说过开枪的事,她又不能直接问曾泉是不是叶敏慧开枪的。只是,和今天早先时间曾泉家里的保姆阿姨给她的报告里,昨晚叶敏慧在曾泉家里,和迦因起了争执。可是,因为曾泉对家里的工作人员下命令说,绝对不允许泄露昨晚的消息。

    对于罗文因来说,前前后后这么一总结,她得出了一条结论,连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结论,那就是,叶敏慧向苏凡开枪了!

    叶敏慧向苏凡开枪了吗?怎么会?

    罗文因是不敢相信的,虽然她知道叶敏慧一定会找苏凡的麻烦,可是,有曾泉和霍漱清在,应该不会出大问题。开枪——

    可是,怎么不会呢?逸飞走了,敏慧肯定会以为是苏凡牵涉其中的,就如同徐梦华一样。

    罗文因越想越气,质问孙敏珺“迦因到底伤的有多重?有没有枪伤?”

    “没有枪伤,看起来只是一点淤青,没有其他——”孙敏珺道。

    “她的精神状态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反常行为?”罗文因很担心,毕竟,毕竟苏凡之前是从刘书雅的枪口下捡了一条命回来,现在再有枪支胁迫的话,让她的精神出现问题,还是很有可能的。

    “反常的行为——”孙敏珺细细想了想,道,“感觉她今天说话很冷静,而且,不爱笑了,总是面无表情——”

    罗文因一下子僵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