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肯定有问题
    “今天中午她和霍书记一起吃的饭——”孙敏珺道。

    “情绪怎么样?漱清的反应呢?”罗文因问。

    “迦因她好像和之前一样,也没有太高兴,霍书记也有些严肃。”孙敏珺道。

    以前苏凡和霍漱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开心的,时不时就会和他说说笑笑,而今天,的确是,不一样。孙敏珺也感觉出来了。

    罗文因,一言不发。

    “晚上她接到了覃总的电话。”孙敏珺说。

    “逸飞吗?”罗文因问。

    “听她说话的样子应该是,不过她好像也很不高兴,跟覃总说了很多——”孙敏珺道。

    “很多什么?”罗文因问。

    “有点像是在和覃总划清界限的样子,我听见她对覃总说‘关心你的人不止我一个’这样的话。”孙敏珺道。

    罗文因点头,问道:“晚上你碰见漱清了吗?他知道不知道逸飞打电话的事?”

    “霍书记今晚有商务部的领导要接待,回家很晚,我离开的时候他还没回家。”孙敏珺道。

    罗文因的心里,隐隐生出莫名的担忧。

    苏凡肯定出了什么事,可是,她该怎么办?

    “夫人,现在怎么办?”孙敏珺问。

    “先看看再说吧!迦因什么时候去京里?”罗文因问。

    “下午夫人那边打电话过来,说元旦的时候让她过去,正好假期里有些工作熟悉一下。”孙敏珺道。

    “元旦啊,那也快了,到时候我去家里等着她。”罗文因道。

    和孙敏珺结束了通话,罗文因心想着要不要给女儿打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可是,苏凡现在的情况,打电话也未必可以解决问题。而眼下的问题是,敏慧到底对苏凡做了什么?

    关于敏慧的事,曾泉不让传出去,肯定是有曾泉的考量的。毕竟,对于曾泉来说,敏慧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放下感情因素不说,叶家是曾泉不可获取的支持力量,即便是敏慧对苏凡做了什么,曾泉也会看在叶家的面子上,不予计较。而且,苏以珩去了曾泉那边的话,应该是把这件事交给苏以珩去解决了。现在敏慧的下落不明,肯定是被苏以珩给安置到哪里去了。

    只是,她该怎么办?罗文因坐在沙发上,陷入了深思。

    想来想去,她给覃春明打了个电话。

    覃春明此时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秘书接到罗文因的电话,立刻把手机给了覃春明。

    “是曾夫人!”秘书道。

    覃春明接过手机,叫了声:“文因,你好!”

    “春明大哥,你好。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罗文因问。

    “哦,没有没有,我在车上,你说吧!”覃春明道,“忘了和你说,我刚才一会儿接到了小飞的电话,谢谢你,文因。”

    “别这么说,春明大哥。他那边的事,你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的。”罗文因道。

    “嗯,我知道了。你找我什么事?”覃春明道。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关于敏慧的事。”罗文因道。

    覃春明静静听着罗文因的电话,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与此同时,霍漱清也回到了家里。

    此次商务部领导来回疆省调研,主要还是检查省里对中亚合作项目的进展,从油气管道等能量源相关,一直到民生项目,全面检查做个报告。虽说这次的检查的项目都是在霍漱清任职之前就在建设的,可是,这不是针对霍漱清的,而是针对整个省的,所以霍漱清也是很认真地对待这件事。

    等他回家的时候,也是晚上十点多了。

    和往常一样,到家的时候,两个孩子也都睡着了。

    霍漱清来到两个孩子的房间,亲了孩子们的睡脸,便去了自己的卧室。

    苏凡却不在。

    他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毕竟时间还早,她不会在床上躺着睡的。换完衣服,霍漱清便去了书房里找妻子,果真,苏凡坐在电脑前看资料。

    “看什么呢?”他走过去,亲了下她的头顶,问。

    “没什么,就几篇文章。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他们发给我了,我想先看一下。”苏凡道。

    霍漱清弯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文字,原来都是关于回疆妇女现状的。

    他看了她一眼,道:“你打印出来坐在床上去看,这样坐着会不舒服的。”

    “我,忘了——”她说。

    说着,她赶紧打开了打印机。

    霍漱清看着她,道:“今天很忙吗?”

    “还好。”她说,“夫人那边打电话给我,让我元旦假期里过去,先熟悉一下环境,然后再开始工作。”

    “不就是一个项目吗?还要熟悉什么环境?”霍漱清也不明白,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对那边的情况不了解,可能夫人是想让我先认识一下工作人员吧,免得连谁是干嘛的都不知道。”苏凡道。

    “也没那么复杂,既然是让你负责一个项目,只需要和那个项目相关的人认识就可以的,其他的人,如果你觉得麻烦的话,可以不去花心思的。”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也只是静静注视着她。

    她低下头,赶紧从打印机里取出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

    他走到她身边,轻轻搂住她的肩头,下巴抵在她的肩上,一言不发。

    苏凡静静坐着,良久,才说:“逸飞,逸飞晚上打电话过来了。”

    “他到了那边了?”他问。

    “嗯。他说下午要去见医生。”苏凡道。

    “他也给我打电话了。”霍漱清道。

    苏凡“哦”了一声,便继续打印资料了。

    “元旦我们一起去京里吗?”霍漱清问。

    “你没有别的安排吗?”苏凡问,“如果没有特别的事的话,你回去榕城看看妈吧,你也好久没看她了。我带着念卿和嘉漱过去,等京里的事情忙完,张阿姨也就回家团聚几天去了。”

    “也好,我安排一下时间,回一下榕城。”霍漱清道。

    “我今天和张阿姨说,让她老公要不也来回疆好了,要不然他们老两口这样两地分居着,我总觉得对不起人家。”苏凡道。

    “可以,到时候你看着安排就行了。”霍漱清道,“张阿姨为我们工作了这么多年,为咱们这一家付出了那么多,我们也该表示一下,不能让她白辛苦。”

    “嗯,我明白。”苏凡道。

    资料打印好了,苏凡便关了电脑。

    “我去洗澡了,你要不要一起去?”他问。

    “不了,我还要整理一点东西。”她说,“你累了就先休息,我想晚点睡。”

    霍漱清“哦”了一声。

    可是,他注意到她在和他说这些的时候,始终没有看他。

    这一点,和过去不一样。

    是他太多心了吗?

    但愿吧!

    于是,霍漱清便去冲澡准备休息了。说是休息,他也没有安静入眠的时候,李聪敲门说有一份加密紧急文件要给他看,他躺在床上又起来了。

    这份文件是上面传达下来的,和今天中午谢司令找他的事有关。现在他审阅完了,就要传给省里其他领导去看。

    事情,似乎并不轻松。

    虽说是到了冬天最严酷的时候,可是边界上的情况,不怎么安身。

    霍漱清看着文件,眉头紧蹙。

    苏凡正好从书房出来,就看见霍漱清站在走廊里看材料,她停下脚步没走过去,却远远地看见了他那蹙着的眉头。

    心头,忍不住又痛了下。

    他什么时候可以放松一下呢?总是一堆的事情缠着,连个舒展眉头的工夫都没有。

    心里,是舍不得他的。这简直是她的惯性思维,即便是现在和他关系到了这样的程度,这种惯性还是会从她的脑袋里跳出来,把她的思绪拨一下。

    深深地叹了口气,苏凡朝着他走了过去。

    霍漱清便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说明他已经审阅过了,可以传下去看了。李聪便赶紧接过文件,装进了文件袋,交给了身边的工作人员,那名工作人员便赶紧封了文件袋,离开了。

    李聪向苏凡说了“夫人晚安”就下楼了,卧室门口,又是霍漱清和苏凡。

    见他靠在卧室门口站着,苏凡走过去,抬头望着他,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还都是那些事。”他说着,揽着她的肩,一起走进卧室。

    “你忙完了吗?”他问。

    她“嗯”了一声。

    原本她想说“没有”,然后让他先去睡觉,她再磨蹭一阵,晚一点再去睡。可是,看着他这样心事重重,她又于心不忍丢下他一个人。

    真是讨厌的惯性,怎么会这样?

    真的是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啊!

    “我先不想睡,你去冲澡,我等你。”他说着,亲了下她的额头。

    苏凡“嗯”了声,便松开他,去换衣洗澡了。

    他们之间,到底该怎么办?苏凡不知道。

    他对她的不信任,始终如同一根刺,扎在她的心头,她想要去忽视那根刺的存在,可是,根本没办法忽视。想要靠近他的时候,那根刺就在她的心上狠狠地再扎一下。

    她该怎么办?

    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洗澡水,从脸上流下来,她静静站在水里,任由水流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该怎么办?

    污垢可以被冲掉,可以被洗净,可是,心头的刺——

    只要一想到他对她说的那些话,关于逸飞的话,她就不知所措。

    头顶的水,突然就停住了。

    她愣住了,回头,却见他站在身后。

    水珠,从睫毛上流下去,她愣愣地盯着他。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身上那些青黑的皮肤,那些是被叶敏慧昨晚打了之后留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