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8章 只有你才能给我
    她怔住了,呆呆地看着他。

    他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和他的手一起游弋着。

    痒痒的感觉,从皮肤传来。

    “别——”她伸手去按住他的手。

    他却拥住她,手停留在她腰间那块淤青上,道:“还疼吗?”

    她摇头。

    “你这个傻瓜!”他叹了口气,“她动手的时候,你不会还手吗?”

    苏凡没明白,盯着他。

    “你难道连还手都不会吗?”他说。

    “我——”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唇却吻了上来。

    而他的手,在那块淤青的地方轻轻揉捏着。

    他太了解她的身体,随便一个动作就会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她不可自抑地张开嘴巴,他便吻住了。

    身体,突然贴在了那冰凉的瓷砖上。

    对于他的侵袭,她毫无招架之力。

    “霍——”她的双唇被松开的一刹那,她叫出他的名字,却又很快被他堵上。

    “苏凡,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我——”他的唇贴着她的,低语道。

    “霍漱清,你爱我吗?”她捧着他的脸,问道。

    “傻瓜——”他答道。

    这次,换做是他的回答被她的吻堵住了。

    浴室里,传来低低的喘息。

    这一场激战,从浴室,转到了床上,明明她的身上还是水珠,她却也不在意,早就分不清那是汗水还是什么了。

    和此刻相比,中午的那一场只是霍漱清的独角戏。

    她的尖叫声让他担心,赶紧捂住她的嘴巴。

    “你想要让别人都听见吗?”他喘息道。

    她却笑了。

    “你这个笨蛋!”他吻着她,道。

    当他躺在她身边,苏凡侧过身,认真地注视着他。他

    察觉到她的视线,他也看着她。

    “怎么了?”他问。

    她摇头。

    他拉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她的手掌下便传来激烈的心跳,那么的有力,一如过去。

    她靠近他,轻轻地亲着他的脸。

    他的手,捧着她的脸庞,注视着她。

    她低眉,躲开他的视线。

    “你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他说。

    她枕着他的胳膊,望着他,问:“什么?”

    “我最怕的,就是失去你。”他注视着她。

    苏凡低头,道:“我根本不重要,对你来说,还有更重要的——”

    “傻丫头,如果没有你,我就算拥有全世界,又有什么意思?”

    “等你拥有了全世界,你就拥有了全世界的女人。”她说。

    “又来顶嘴,是不是?”他说着,手开始在她的身上不老实起来。

    她赶紧躲,却躲不了,整个人被他卡在怀里。

    “我说的是事实!”她说。

    “你知道不乖的话会有什么结果吗?”他翻身而上,道。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求你了,不要了。”她忙说。

    “让你再胡说。”他吻着她,道。

    “中午的,还疼——”她小声道。

    他猛地停住了,看着她。

    “真的在疼吗?”他问。

    中午的确是,的确是太——

    她点头。

    他便躺在了她身边,叹了口气,道:“你昨晚说我不信任你,可是你错了,我不相信的,其实是我自己。”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

    他侧过脸,看着她,道:“我知道我和小飞有很多方面没法比,我没有他年轻,没有他那么活泼,没有他那么有时间,没有他那么自由、无忧无虑,我——”

    她的手指,轻轻按在他的嘴唇上,注视着他。

    他亲了下她的手指,拿开了她的手指,看着她,道:“我在他面前没有自信,我知道他比我更关心你更懂你,你想要的自由,我没办法给你可他可以给,所以,我,我很矛盾,苏凡——”

    “你别说了,别说了。”她起身,吻着他,泪水,滴在他的脸上。

    “让我说完,好吗?”他捧着她的脸,道。

    苏凡含泪望着他。

    “当初,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从一开始,我就跟自己说,要把你想要的一切都给你,可是,这些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事,我根本没有办法实现对你的承诺——”他说。

    “没事的,没事的。是我错了,霍漱清,是我错了,对不起,你别说了,别说了。”她流泪道。

    “不是你的错,苏凡,你听我说。”他起身,从床头拿过纸巾,给她擦着眼泪,道,“我其实也在想,你年轻,你才三十岁,你是应该去追求自由的生活,这一点,很正常,因为你还年轻。现在和你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也没多少人跟你一样一天到晚为了家里的人事顾不得自己。特别是这几年我的职位升的的太快,周围人对我的期望,也是越来越高,这份压力,别说你了,就是我自己,也很难承受。虽然我比你要老,可是,我的年纪对于现在的职位来说,还是有些不足。”

    苏凡望着他。

    “我知道你的父母,还有我们身边的其他人,都希望你放弃你的梦想,放弃你的自由,把你生活的重心放在我的身上,他们觉得这样做才是正确的。毕竟,我的工作太忙压力太大,如果你不能围着我转,帮我解决后勤的话,我的精力会分散,大家都希望我可以全身心集中工作。”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事实,的确如此。

    “他们说的没错,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如果你把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都替我解决了,甚至像你母亲一样连你父亲的交际网络都掌握了,那么我的精力会更加集中在工作上。”他说。

    “你,不想这样吗?”她问。

    霍漱清看着她,道:“你自己的想法呢?”

    “我,我没办法像我妈和我嫂子那样,我做不到,我没有她们那么优秀,我,什么都做不好——对不起!”她说。

    “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做了。”他却说。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你和别人不一样,和你母亲,还有希悠,你和她们不一样,她们是从结婚那一天开始就很清楚她们要做什么、该怎么做,而且,她们的意愿和梦想,也就是那个。”霍漱清道。

    “你说,我妈和我嫂子?”苏凡问。

    霍漱清点头,道:“你母亲和你父亲结婚的时候,就很清楚她的环境,毕竟她取代的是叶家的女儿,如果她不能做的足够好,没有人会接纳她的存在,久而久之,你父亲也会忽视她。所以,你母亲会很努力,把成为你父亲不可或缺的女人作为她的目标,最终她是成功了。至于希悠,作为她来说,从生下来那一天起,她的目标就和你不一样了。她要追求的,是为方家或者说她自己带来更高的荣光。她深谙那个圈子的一切,每个人的心理,做事的规矩,她太清楚了。”

    苏凡不语。

    霍漱清看着她,道:“希悠是非常优秀的政治家,可是,她是个失败的妻子。”

    “她和我哥之间的事,也真是不好说——”苏凡道,说着,她想起之前方希悠来会回疆的时候,对她说的那番话,至今想起来也是会不寒而栗。

    “所以说,没有人是完美的,没有人可以面面俱到,所有的一切都会做好,这是很正常的。”霍漱清道。

    “谢谢你这样宽慰我,可是,我,我距离她们这一点也是遥不可及。不是因为每个人都不完美,我就可以——”苏凡道。

    “你为什么不问我想要什么样的妻子?我想要什么呢?”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问。

    “难道不是一样吗?让我和我妈她们一样吗?”苏凡道。

    “如果我想要那样的女人,”霍漱清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注视着她,“如果我是想要那样的话,我一开始就不会和你结婚,你明白吗,苏凡?”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你忘了我是什么时候想和你结婚的,是吗?”他问。

    “是,是在云城的时候。”她低声道。

    “是的,是在云城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知道只有你才能给我想要的一切。我不需要你为我解决各种人际关系,不需要你替我解决家里的麻烦,我要的,只是一个家,一个可以让我轻松做回自己的家,不用考虑工作,只是简简单单,和其他的普通的男人一样回家,然后和老婆孩子在一起吃饭聊天,周末一家人可以出门玩,可以陪孩子读书旅行,这样,而已。我想要的,只是在我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看见你在家里等我,这些,就是我想要的,你明白吗,苏凡?”他定定注视着她的脸庞,说道。

    苏凡闭上眼,泪水,从她的眼里涌了出来,再也控制不了。

    “这个世上,只有你才能给我想要的一切,只有你苏凡,作为你这个人,而不是曾元进的女儿,明白吗?苏凡?你不用像你母亲和希悠一样,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霍漱清道。

    “可是,可是,我妈说,作为你的妻子——”苏凡道。

    “那是她说的,是她按照她的人生经验告诉你的,你应该问的人是我,而不是她,苏凡。”霍漱清道。

    苏凡含泪点头。

    “我的确是很累,我的压力很大,可是我不想你去替我处理那些关系,我只想回家看到你的笑脸,看到你每天都快乐轻松,看见你的笑脸,你知道吗,我也会觉得很快乐。我现在,唯一的快乐,恐怕也就只能是这样了。”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