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我运气好才会遇到你
    苏凡,一言不发。

    是她错了,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然后又好像自信满满,她,不知道怎么办,是她理解错了。对自我身份认同的混乱,造成了她行为的混乱,完全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怎么才是正确。

    霍漱清知道她在想什么,语气极为温柔地说:“其实,我也很迷茫,一直以来,对于我们的关系,和相处方式,我也,不是很确信。所以,我才会对待小飞的事情上,很,很矛盾。”

    苏凡望着他。

    “我很嫉妒小飞,苏凡,真的,这是我的真心话。因为他可以给你的,恰恰是我给不了你的。我希望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而小飞可以帮你做到,所以,我没有阻止你和他联系。而你和他相处那么好的时候,我又,我又后悔自己。”霍漱清道。

    苏凡握住他的手。

    “别这么说,我们不是说这件事过去了不提了吗?”她说。

    “我想让你知道我的想法,苏凡,我不想我们两个人继续猜来猜去,让我们彼此误会。既然要结束,我们就好好谈谈。”他说。

    她点头。

    她点头。

    “你,还爱他吗,苏凡?”他问。

    她望着他,摇头。

    “对不起,我,我在这件事上总是没有自信,我——”他说。

    “所以,你才会怀疑我,不相信我,是吗?”她问。

    他点头。

    “你现在还生气吗?”他问。

    “没有。”她说。

    “真的没有吗?”他说,“你中午的时候——”

    “我,我,”苏凡望着他,顿了下,道,“我其实,很,很,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静静注视着她,道:“要不我去拿点喝的,我们坐起来聊?”

    “嗯。”苏凡点头,便赶紧去穿自己的睡衣了。

    霍漱清起身穿上睡衣,出去一楼拿了两罐啤酒上来,两个人坐在床上,背靠着靠垫。

    “我小时候,我以前和你说过,就是,额,因为我是捡来的孩子,又是个女孩子,所以,和家人的相处方面,我一直都是,都是做乖乖女的那种,讨好别人,听家里长辈的话,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久而久之,就会忘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忘了真正想的是什么。”苏凡道。

    霍漱清不语。

    “我从小就知道一件事,只要我听话,不要去忤逆长辈,日子就会比较好一点,比如说零花钱什么的,就会有。还有其他的一些事,会自由一点。”苏凡道。

    “和你刚认识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他说。

    苏凡看着他。

    “你不懂得拒绝别人,哪怕是不合理的要求,你也不会拒绝。幸好你没遇到坏人,你第一次遇到的人是我,要不然——”他说。

    “你是说,我第一次去你家的事吗?”苏凡问。

    他点头,微微笑了下,看起来应该是比较无奈的那种笑容。

    “我没想到世上居然有你这么傻的女孩子,大晚上去别人的家里,一个男人的家里,还不知道干什么——”他说着,看着她。

    苏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想起那一夜,现在想起来,真是——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滚烫的脸,唇就靠了过去,吻上了。

    “幸好你是那么傻的一个人,要不然我也不会遇上你。”他轻声道。

    苏凡不禁笑了,道:“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是吗?”

    “那是你运气好。”他说。

    她笑着,喝了口啤酒。

    他看着她,她便继续说。

    “你说的对,我运气好,所以遇到了你。也许是因为你这样纵容我,我就不知道自己——”苏凡道。

    “就像是监狱里放出来的犯人一样,是吗?一下子自由了,就会迷失了,是吗?”他问。

    苏凡点头。

    “所以,做事做人,没有了,界限。”苏凡道,她说着,看着霍漱清,“对逸飞也是,对我哥也是。”

    霍漱清不语,看着她。

    “我,我和逸飞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真的,可能,他很会说话吧,他,总是会,我觉得很轻松。”苏凡道。

    见霍漱清看着自己,她说:“对不起,我,我不想骗你。”

    “没事,我知道。”他拉着她的手,道。

    “我其实这辈子朋友很少,真正能聊到一起玩到一起的朋友,真的很少。可能是因为我以前总是处在迎合别人、本着不得罪人的心态吧,根本交不到朋友。除了雪儿。”苏凡道。

    “你以前不也是没有原则的对待小雪吗,还有你弟弟。”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道:“是啊,你过去就那么说过,可是,额,我可能是习惯了吧,习惯了那样和别人相处。后来遇上逸飞,我觉得他,很奇怪,我没有迎合他,他也会为我着想。我想,是他很有教养的缘故吧!他是个很有教养的人,有教养的人就会照顾别人的想法和立场,书上不都是这样写的吗?”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没说话,喝了口啤酒。

    “我没说我自己,我说的逸飞,我,我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我知道。”苏凡道。

    霍漱清摇头。

    “和逸飞在一起的时候,会让我觉得没有负担没有压力。”苏凡道。

    “和我在一起,就会有吗?”他问。

    苏凡点头。

    霍漱清看着她。

    “在我心里,我一直都觉得你是这个世上最完美的人,无法企及,我,我在面前,永远都跟个白痴一样,我,我真的很——”苏凡道。

    霍漱清揽住她的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

    “在你面前,我就很害怕自己会犯错,可是我总是犯错,我跟个白痴一样,做什么都不对,我,我不知道怎么办。”苏凡道,“颖之姐跟我说,面对爱人和朋友,是完全不同的心态。她对我哥,和对别的男人,就完全不一样。她是这么和我说的。”

    “她说的有道理,一个人在面对自己爱的人的时候,就会患得患失,”他说着,看着她,“我在你面前,其实,也是一样。”

    苏凡愣住了,望着他,顿了片刻,亲了下他的唇。

    “可是,在逸飞面前的时候,我从没想过我们之间身份差距有多大。我一直觉得是他待人平等,没有给别人那种距离感吧!以前我们做同事的时候就是那样,公司里的同事们也都觉得他很平易近人,一点不像是省委书记的儿子。”苏凡道。

    “小飞的确是这样的人。”霍漱清道,“他和人相处的时候,不会刻意去把自己和别人分割开来,不会刻意设置那道障碍。”

    苏凡点头,道:“所以,我,我很喜欢和他聊天什么的,一起做事也觉得很快乐,我失败的时候,他也会想办法给我鼓励。”

    说着,苏凡不禁笑了,脑海里想起念清创业的那时候的一些场景。

    霍漱清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也大致猜到她在想什么。

    等她意识到他在看自己,苏凡才收住笑容,道:“我知道我在处理逸飞的事情上,犯了很多的错,可是我,”顿了下,她接着说,“他是我最珍贵的朋友,我,没办法完全,完全不理他,我——”

    霍漱清不语。

    “你,生气了吗?”她望着他,问。

    他微微摇头,道:“是我要你说真话的,怎么能在你说了真话之后又出尔反尔呢?”

    苏凡望着他。

    “没事,我们现在可以让小飞的事,过去了。”霍漱清说着,他拉着她的手,注视着她的双眼,“我向你保证,以后,我也不会再这件事上怀疑你了,你,相信我。”

    “你可以相信我吗?”她问。

    他点头。

    他点头。

    “等小飞回来了,我们可以一起和他见面的。”他说。

    “你说,他会康复吗?”苏凡问。

    “这一点应该是没问题的,但现在其他的问题很多。”霍漱清说着,叹了口气。

    “你是说,他和敏慧的事吗?”苏凡问。

    霍漱清点头,道:“这只是其中一件。你也看见了,敏慧现在因为小飞的不辞而别而有些不正常了,小飞现在在美国,没办法直接处理这件事,所以,这件事会是个隐患,毕竟叶家那边,需要一个交待。再者,就是他的公司的事,以珩给了他很多的帮助,他这样一走,即便以珩向来都是顾全大局的人,可这次,我也不敢保证会怎么样了。”

    “那怎么办?”苏凡问他。

    “昨天晚上以珩来了后,我和他聊了下,可是他并没有说什么,我也摸不清他的态度。小飞晚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和他说了这件事。现在到了这样的地步,必须要慎重处理了。稍有不慎,覃家和叶家就会面临大麻烦。”霍漱清道。

    “他怎么会突然走呢?”苏凡道。

    “也不能算是突然,他之前早就在计划这件事了。”霍漱清说着,叹了口气,“徐阿姨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他也是承受不来了。”

    苏凡不语。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至于敏慧和你的事,以珩那边会给个交待,你不用担心。”霍漱清道。

    苏凡摇头,道:“其实我这件事,也没什么,你别太放在心上。敏慧她的心情,我也理解。而且,我也没受伤,没事,过去就别提了。免得伤了大家的和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