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 对症下药
    霍漱清看着她。

    卸了妆冲了澡,她脸上的青紫越发的刺眼了。

    苏凡也发现他在看脸上的伤,便笑了下,道:“没事,过两天就好了。”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苏凡低头。

    “这次的事,就算了吧!敏慧,毕竟是自己人,要是和她计较这件事,让我哥怎么办?叶家是他的舅舅家,我不想逼着他做什么,好吗?”苏凡望着他,道。

    霍漱清不语,良久之后,才说:“她拿着枪威胁你的时候,你,害怕了,是吗?”

    “是啊,我又不是白痴,我难道不知道那么一开枪会有什么结果吗?”苏凡苦笑了下,道,“不过,你也别担心,这次,和刘书雅那次不一样的。我没有,没有那么害怕。而且,敏慧她是,心里有过不去的坎。也许,这次的事会让她过去呢?如果那样的话,对于她和逸飞,都是好事一件。如果这次的事能有这样的结果,我就算受点伤,也是值得的。至少,他们两个都能有机会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而不是被迫捆绑在一起。”

    霍漱清轻轻拥住她,道:“你这么懂事,我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自己人,和外人,是不一样的。”苏凡道,“敏慧和逸飞,都是自己人。再说有我哥和以珩哥在那里,我们,没必要追究了。好吗?”

    霍漱清点头,道:“以珩和叶家会给个交待的,你放心。”

    “那些都无所谓了,真的。”苏凡道,“我这又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只是不好看而已。”

    他看着她。

    “不过,我哥跟我说,让我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妈,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瞒得住。”苏凡道,“我怕我妈因为我而去和叶家理论什么,那就不好了。她和叶家的关系,现在也还是没多么好,要是再因为我让他们之间有矛盾,那就——”

    “你别担心,我会找你妈说的。”霍漱清道。

    “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人还是不要打起来了。”苏凡靠在他的怀里,道。

    “丫头——”他轻轻叫了她一声。

    “什么?”她问。

    “把你拖进这些事里,真是,对不起你。”他说。

    “这又不是你的错。”苏凡道,“我是曾元进的女儿,不管愿意不愿意,这些事都是摆脱不了的。即便不是和你结婚,嫁给别人也是一样的。”

    “你说什么?”他盯着她。

    苏凡没明白,看着他,道:“怎么了?我,我没说——”

    “嫁给别人和嫁给我是一样的吗?你这个死丫头!”他狠狠地说着,吻住了她。

    她想要张口解释,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宽大的卧室里,再一度传出了她那吚吚呜呜的叫声,撩的他的心尖儿颤动不已。

    “死丫头,还想着嫁别人?”他用力惩罚着她,道。

    “我,我,我,唔,没有,我,我说,说说,说的——”她的一句话都没办法连贯,“好疼——”

    夜色,如此的妩媚。

    然而,京城的方希悠,却是无法入眠。

    下午的时候,她接到了叶敏慧的电话,叶敏慧是偷偷打给她的,说自己被哥哥关在一个什么不知道的地方了,找她来救。

    方希悠愣住了,苏以珩怎么会这么对待敏慧?敏慧是他的亲妹妹啊!什么关——

    于是,挂了电话,方希悠赶紧给苏以珩打了过去,苏以珩却一直没有接听,直到后来给她回复过来。

    “你晚上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苏以珩问。

    苏以珩是要和她谈敏慧的事,方希悠听出来了。

    “我可以安排一下。几点?”方希悠问。

    “额,大概七点半吧,我七点半以后就可以了。”苏以珩道,“还是去老榆那里。”

    “嗯,我到时候过去。”方希悠道。

    挂了苏以珩的电话,方希悠还在想,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是夫人办公室打过来的。

    “方小姐,夫人让您过来一下。”是夫人身边的那个秘书。

    于是,方希悠便过去了,夫人正在和一个女人聊天,那个人方希悠是认识的。方希悠进去等了会儿,那个女人就离开了。

    “我给迦因安排了,她元旦假期就过来。”夫人对方希悠道。

    “哦,需要帮她安排一个人吗?”方希悠问。

    “我让小朱过去给迦因帮忙。”夫人道。

    小朱是办公室里的一个工作人员。

    “好的。”方希悠道。

    “希悠,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夫人说着,让其他人都从办公室出去了。

    “什么事,夫人?”方希悠问。

    “你坐过来,我们聊聊。”夫人道。

    于是,方希悠就坐在了夫人身边。

    “昨晚泉儿家里的事,你知道了吧?”夫人问。

    方希悠点头,道:“阿泉和我说了。”

    “你觉得该怎么处置?”夫人问道。

    方希悠望着夫人,道:“您的意思是敏慧吗?”

    夫人摇头,道:“现在的状况,你应该很清楚,覃逸飞这么一走,覃家和你们,现在又牵扯进来叶家,你们之间的关系,现在比之前更麻烦。我希望他们可以理智地解决,可是,你也知道,人都是有私心的,每个人站的角度不同,所求不同,自然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所以,我现在想问你,你觉得该怎么办?”

    方希悠定定神,想了想,道:“这件事,从叶家来说,秉叔和静姨不会过于追究,所以,我认为叶家这边不会是问题,阿泉和以珩已经沟通过了。覃家这边,覃书记对于逸飞的婚事向来都是一副观望的心态,逸飞和敏慧的分分合合,单纯从家长的角度来说,覃书记不会有太大反应。但是,作为覃书记来说,他还是有联姻的希望的,而敏慧是他们最好的选择,现在事情这样,覃书记的内心会如何看待,我就,不知道了。”

    夫人微微点头。

    “至于漱清,虽然迦因受了点伤,可是,漱清是个看大局的人,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和叶家怎么样的,最终漱清多半会选择沉默。最大的问题,还是在文姨和徐阿姨两个人身上。阿泉说,他已经叮嘱迦因不要把敏慧动手的事告诉文姨,可是难保文姨不会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而一旦文姨得到消息,按照文姨和叶家这些年的过往——”方希悠顿了下,接着说,“文姨未必会无视。”

    夫人点头,道:“是啊,迦因毕竟是文因的女儿,而且,这次也不是其他的事,敏慧用了枪,对迦因——文因的个性,未必会平心静气。”

    “文姨在对待迦因的事情上,总是一种干涉过度的样子,她想要保护迦因,又不信任迦因,所以,这件事,她可能会亲自上手。她不一定会和叶家怎么闹,但是——”方希悠道。

    “敏慧变成这样,迦因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原因。现在把错误单纯地推到一个人身上,都是不公平的。”夫人道,“我明天会去一趟沪城,见一下文因和梦华两个人,和她们谈谈这次的事。”

    “您出面是最好了,可是,她们两个人积怨已深,两个人个性又很像,未必会真的尽释前嫌。”方希悠道。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去。”夫人道。

    方希悠望着夫人。

    “你毕竟和文因是一家人,文因那边,你多想点办法,我们一起把这件事解决了,虽然一次谈话不一定能真正解决问题。”夫人叹道,“但是,我们不能再让她们之间的隔阂继续下去了。再这么下去,就真的会影响大局了。”

    “夫人,我有个办法。”方希悠想了想,道。

    “什么办法,你说?”夫人问。

    “在您和她们两个见面之前,先见见覃书记。”方希悠道。

    见夫人看着自己,方希悠接着说:“徐阿姨和文姨不同,覃书记一直都是在地方任职,所以,徐阿姨在京里的关系,没有文姨那么广泛深厚,徐阿姨真正对局势的影响是可控的,控制她的就是覃书记。而文姨不一样,我爸虽然能影响到文姨,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文姨有她自己的力量。针对文姨的话,抓住她最关心的就可以了,她最关心的是迦因和漱清。她需要迦因和漱清为她带来她想要的地位和荣誉,而迦因和漱清这方面,起主要作用的是漱清。漱清是个明白人,不会有问题,所以,针对文姨,只要让漱清出面就可以。徐阿姨这边,只要让覃书记明确态度,让覃书记出面干涉,徐阿姨是根本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短时间里,徐阿姨心里肯定是很不舒服的,肯定会对文姨耿耿于怀。但是,等到逸飞回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那个时候,不管逸飞做什么决定,徐阿姨都没有办法迁怒于迦因和文姨了。”

    夫人深思点头。

    “不过,在这次去沪城的时候,我觉得您先见一见秉叔和静姨。”方希悠道。

    “嗯,你说的对。”夫人道,“阿静是不是病了?”

    “她最近在家里休养,说是过几天再不见好的话就去海南。”方希悠道。

    夫人想了下,道:“你安排一下,我们一起去看看她。”

    方希悠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