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2章 都是自己人的纠纷
    方希悠盯着顾希。

    顾希微微笑了下,道:“希悠姐,敏慧是以珩的亲妹妹,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交给他吧!他怎么会伤害自己的亲妹妹呢?只是敏慧这个样子,要是不再好好劝说,不就是害了她一辈子吗?”

    方希悠也笑了下,道:“谁说不是呢?敏慧这个傻丫头,这么多年就在逸飞这棵树上吊死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看看别的人。”

    “感情的事,执着是好,可是,太执着,就变成偏执了,偏执就不好了,是不是,希悠姐?”顾希道。

    “是啊!”方希悠道。

    虽然嘴上这么说,方希悠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总感觉顾希意有所指。

    “迦因姐她之前被刘书雅开枪,捡了条命回来,这次敏慧这样,不知道会不会让她的精神再受什么刺激!”顾希道。

    “有漱清在,不用担心这个。”方希悠道。

    “霍书记那么忙的,唉,不过你说的对,这种事,也只有靠霍书记了。夫妻也就是这个样子吧!”顾希叹道。

    方希悠不语。

    顾希也没有再说什么,再说下去,方希悠肯定就不高兴了。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方希悠便说:“时间快到了,我去看看夫人和小舅妈。”

    “我们一起去吧!”顾希也跟着起身了。

    送走了孙夫人和方希悠,顾希给苏以珩打了个电话。

    “在忙吗?”顾希问。

    “嗯,怎么了?”苏以珩问。

    “刚刚孙夫人来家里看妈了,希悠姐也来了。”顾希道。

    苏以珩愣了下,旋即却明白了其中的内容。

    “她们聊什么了吗?”苏以珩问。

    “夫人请妈明天陪她一起去沪城跟文姨和徐阿姨见面,夫人想协调她们的关系。”顾希道。

    “哦,我知道了。”苏以珩道。

    “妈也答应了,不过,我看她身体还是不好,我明天陪她一起去吧,怎么样?”顾希问道。

    “可以啊,你陪妈过去,我也放心。”苏以珩道。

    “是是是,我现在就是你的黄脸婆,给你照顾家里就好了。”顾希说着,朝着婆婆的院子走去。

    “如果你是黄脸婆的话,这黄脸婆的标准也太低了。”苏以珩笑着道。

    “切,什么叫标准太低?小心我翻脸啊!”顾希道。

    “连你都混进去了,标准还不低吗?”苏以珩道。

    顾希满意地笑了,道:“看在你嘴巴这么甜的份儿上,就放你一马,不生气了。”

    “生气?你怎么了,要生气?”苏以珩问。

    “算了算了,不说了,免得你说我诋毁你的女神,我才不背锅呢!”顾希道。

    女神?

    苏以珩一听就知道妻子在说方希悠,肯定是希悠和妻子说什么了。

    “老婆大人,你真是冤枉我了,我——”苏以珩道。

    “我怎么就冤枉你了?反正在你的眼里,她怎么做都对。自己家的小姑子被打伤了,她自己不闻不问,倒是把别人家的事情关心的不行。”顾希虽然想忍着不说,却还是说了。

    苏以珩沉默了。

    “算了,我也不说了。这种事,也就迦因姐能忍得下,换成别人,你倒是看看人家怎么打上叶家的门!”顾希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以珩却是良久不语。

    苏凡被叶敏慧打了,他昨晚也和霍漱清道歉了,霍漱清没有责怪他,苏凡也没有。可是,毕竟那是苏凡,是曾泉的亲妹妹,是霍漱清的妻子,发生了这样的事,不能没有个说法的。

    就在苏以珩这么想着的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是继父叶承秉打来的。

    “秉叔——”苏以珩叫了声。

    “我刚刚听说夫人去家里了。”叶承秉道。

    “嗯,顾希也和我说了。”苏以珩道。

    “以珩,这件事,我在想,咱们两个,尽快和元进和漱清那边,表个态吧!”叶承秉道。

    “您的意思是——”苏以珩问。

    “我和元进问了下,他今天晚上又要出去了,咱们两个等会儿过去一趟,和他聊聊这件事。”叶承秉道。

    “去他办公室吗?”苏以珩问。

    “嗯,去办公室吧!我时间也不多。”叶承秉道。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过去?”苏以珩问。

    于是,叶承秉和苏以珩约好了一起去了曾元进的办公室。他们去的时候,曾元进正有个会没完,两个人便在曾元进办公室略微等了下,曾元进就来了。

    “进叔——”苏以珩忙起身。

    “抱歉抱歉,耽搁了一会儿。”曾元进道,示意苏以珩入座。

    秘书便赶紧给曾元进也泡茶了。

    “阿静的身体怎么样了?”曾元进问。

    “血压有点高,在家输液降压呢!”叶承秉道。

    曾元进“哦”了一声,道:“阿静的身体,还得好好养着。”

    叶承秉看了苏以珩一眼,苏以珩便说:“进叔,这次的事,是敏慧不知分寸,害迦因受了伤,对不起,进叔。”

    曾元进摆摆手,道:“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而已,过去就算了。”

    “这件事,关于敏慧和小飞的事,这么多年来,我和阿静都太纵容她了,现在造成这样的结果,我们对你和文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叶承秉面色尴尬,道。

    曾元进看着叶承秉。

    这个小舅子,算是岳父家里对罗文因最友好的一个,有苏以珩的缘故,也有苏静的缘故。可是,归根结底来说,叶承秉是个公道的人,不会斤斤计较。这一点,曾元进很清楚。而叶敏慧——

    “迦因也没受伤,你别这么说,阿秉。”曾元进道,“孩子们的事,大人哪里管得住?这不是你们的错,你别这么想,阿静也不要这么想。”

    叶承秉却摇头,道:“敏慧这孩子,太任性,再加上逸飞也不够成熟,事情这么多年来演变成这样,让他们孩子们之间相处尴尬,咱们大人,”叶承秉笑了下,道,“咱们也感觉怪怪的。”

    曾元进笑了下,没说话。

    “这过去的事,是非对错,搞成现在这样一地鸡毛,也是够了。我和以珩过来找你,就是和你商量一下将来怎么办。”叶承秉道,“下午刚才夫人去了我家,约了阿静明天一起去沪城,和文因、徐梦华一起见面。夫人的意思,应该是去劝和了。咱们之间,我觉得咱们也得拿出个法子,应对眼下和未来的局面。现在闹成这个样子,最终受害的是泉儿。”

    曾元进微微点头,道:“我的态度呢,是这样的。过去的,就过去了。事情变成现在这样,谁的责任大,谁的责任小,这些,我们都不要去揪着不放。”

    叶承秉和苏以珩点头。

    “你说敏慧任性、逸飞不够成熟,其实迦因做事也欠妥,漱清也是有些考虑不周。不过这些都过去了,咱们都不说了,关键是怎么收场。漱清呢,和我也打电话沟通了,他的意思是这件事不要再扩大,不要再追究了,都是自家人的纠纷,到此为止就够了。我是赞同这一点的。”曾元进道。

    “谢谢进叔和霍书记。”苏以珩道。

    曾元进摇头,道:“这些话,不要再说。”

    苏以珩点头。

    “现在逸飞一走,等他回来,事情也就不会这样尴尬了。这一点,应该是可以的。我们之间只要别再揪着这件事,就没事了,是不是,阿秉?本来就没什么事嘛!”曾元进道。

    叶承秉点头,道:“敏慧的精神,出现了一些异常,所以以珩已经把她安置去治疗了。”

    曾元进看着叶承秉和苏以珩。

    “希望她可以恢复正常吧!我和阿静过几天去看她。”叶承秉道。

    曾元进叹口气。

    “现在我们不能让外人利用这件事来离间咱们内部的关系,这是最主要的。”叶承秉道。

    “嗯,这点你放心,我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曾元进道。

    “只是,文因——”叶承秉说着,顿了下,“文因那么心疼迦因,出了这样的事,我怕文因那边,一时半会儿——”

    “你别担心,我今晚就去榕城,我和她好好谈谈。”曾元进道。

    “那我就放心了。”叶承秉道。

    “泉儿和我说——”曾元进便和叶承秉聊起其他的事来,苏以珩在一旁也聊着。

    等叶承秉和苏以珩从曾元进的办公室出来,因为覃逸飞的突然离开而导致的这件意外,算是彻底尘埃落定了。除了叶敏慧被苏以珩强制带去精神治疗之外,其他人的生活照旧。

    只是,当苏以珩送叶承秉上车后,车子开出吏部大院,苏以珩才对叶承秉说“是文姨把逸飞送走的”。

    叶承秉盯着苏以珩。

    “看来进叔不知道这件事。”苏以珩道。

    “泉儿知道吗?”叶承秉问。

    “是他告诉我的。”苏以珩道。

    叶承秉不语。

    “文姨是为了教训徐阿姨,替迦因报仇才这样做的。阿泉说,逸飞和文姨接触的早了,应该是早就计划了这次的行动。”苏以珩道。

    “这个文因,唉!”叶承秉叹了口气。

    “我们怎么办?”苏以珩问。

    “就这么算了吧!不要再提。文因的个性,我们都知道,徐梦华那么对待迦因,文因想要给徐梦华难堪也是情理之中。不过,照这样子,明天夫人的一片苦心,怕是要付诸东流了。”叶承秉道。

    “徐阿姨那个人也是个不饶人的——”苏以珩说着,顿了下,对继父道,“文姨和覃书记有些交往,您知道吗?”

    “他们以前不是就来往比较多吗?”叶承秉道。

    苏以珩摇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