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早点嫁人算了
    可是,接下来,让罗文因意外的是,曾元进一个字都没有说。

    “元进——”罗文因的手,轻轻放在他的手上,望着他。

    “我不要求你事事都和我商量,可是,像这种事,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说一声?”良久,曾元进才看着妻子,道。

    罗文因的手,从丈夫的手背上滑了下去。

    “这件事,是我的私心导致的,我不想让你牵涉进去。这是我做的事,我就想自己解决了。就算是出了事,出了意外,他们要责备怪怨,你不知情的话,他们也只会怪到我头上,不会影响到你——”罗文因低头道。

    长久的,她没有听到他的回答。

    他,不高兴了吗?

    罗文因没有去看丈夫,只是静静坐着。

    直到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肩,罗文因抬头盯着他。

    曾元进揽住妻子的肩膀,注视着她,道:“你啊,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对不起,元进!”罗文因道。

    曾元进却摇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我也感谢你这么为我着想。”

    罗文因泪眼蒙蒙。

    “可是,你要知道,我们是夫妻。所谓的夫妻,就是祸福相依的人。不管一个人做什么,都会影响到另一个人。”曾元进道。

    罗文因点头。

    “而且,关于这次的事,我应该早点和春明谈谈的。不该让你和迦因承担那么多!”曾元进道。

    罗文因望着他。

    “以后,有什么事,一定要和我商量,好吗?”曾元进道。

    罗文因点头。

    “还有——”曾元进看着妻子。

    这样梨花带雨的妻子,是那么的美丽,即便是相识三十年,在一张床上睡了二十几年,可是现在看来,还是那么让他怜爱。

    是的,罗文因,始终都是他最爱的人。不光是爱她这张脸,即便他也是遇过无数美丽的女人,比她更美更年轻的也不是少数,可是,始终没有办法替代这张脸在他心里的地位。这张让男人我见犹怜的脸,是不是,是不是覃春明也,也有同样的想法?

    “怎么了?”罗文因问。

    曾元进摇头,道:“我想说,明天和夫人见面了,既然夫人大老远专门来找你们谈,就不要再抓着过去的事不放了,好吗?”

    罗文因点头,道:“我明白夫人的苦心,现在我也报仇了,和徐梦华放下芥蒂,也不是不行。”

    “那就好。夫人的面子,不能不给。她也是为了大家好。”曾元进道。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怎么做。”罗文因道。

    曾元进轻轻亲了下妻子的额头,道:“好了,吃饭吧!”

    罗文因擦去眼角的泪,笑着给丈夫夹菜。

    “娇娇去了海南,你回头去看看他。”曾元进道。

    “你让她去的?”罗文因问。

    “她做了不该做的事,只能让她离开。”曾元进道。

    “她怎么了?”罗文因问道。

    曾元进便把曾雨和霍漱清的事情告诉了罗文因,罗文因惊呆了。

    看着震惊了的妻子,曾元进道:“娇娇对迦因一直心怀怨恨,要不然也不会出这样的事。趁着现在还为时不晚,我们赶紧挽救,别让她变得和敏慧一样。”

    “我明白我明白。”罗文因道,“我真是没想到会这样,娇娇怎么就——”

    “你过去为她投注了太多的精力,所以她习惯了你照顾她,迦因一来,她就会排斥迦因了。”曾元进道。

    “两个孩子,谁能一碗水端平的?”罗文因叹道,“何况,我以前真的亏欠迦因太多了,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她回来了,我怎么能对她置之不理?”

    “你这么做没错,只是娇娇那边,”曾元进说着,给妻子倒了杯酒,道,“迦因这边现在一切都很顺利,你去看看娇娇,希望她可以转变过来,要不然会添乱。”

    罗文因点头。

    “这些日子,陆家的那个小子好像天天不是和她电话就是视频的。”曾元进道。

    “你说于同吗?”罗文因问。

    曾元进点头。

    “于同那孩子也还是不错的,如果他们两个有那个感情,你就别拦着了。差不多的话,就和陆家商量一下,把事情办了。”曾元进对妻子道。

    “你的意思是,让娇娇嫁给于同?”罗文因问。

    “是啊,把她嫁出去,成家了,总归会比在咱们身边规矩点的。”曾元进道。

    “可是,于同——”罗文因是不同意把曾雨嫁给苏以珩同父异母弟弟的。

    “我们的两个孩子已经有了很好的婚姻对象,不管是希悠还是漱清,都是最好的选择。娇娇嘛,就不要考虑那么多的门第了。何况陆家也还不错,于同也是咱们看着长大的孩子,有以珩照看着,他们两个不会有事的。”曾元进劝妻子道。

    “你,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罗文因问。

    曾元进点头。

    “娇娇她这个样子——”罗文因道。

    “这件事,也不着急。你先吃饭吧!”曾元进道。

    可是,罗文因的心里并不平静。

    让曾雨嫁给陆于同,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可是,如果曾雨不结婚,有对苏凡的恨在这里,曾雨很可能会做出更加恶劣的事。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家丑。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与其让曾雨把曾家的脸面丢尽,还不如,还不如——陆于同也不是,不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于同那孩子,其实,其实也可以接受。”罗文因对丈夫道。

    曾元进看着她。

    “我对于同没有意见,我不喜欢他妈,我不喜欢让我的女儿嫁给陆家的续弦,你也知道我是——”罗文因看着丈夫,道。

    罗文因的意思是,她是曾元进的续弦,陆于同的母亲也是续弦,而且她们两个都完全是各自丈夫第一段婚姻没有破灭的时候就和两个男人在一起的,而且,她们都是在非婚状态下生了孩子。唯一不同的是,罗文因的非婚生孩子被送走了,而陆于同却在自己父母身边长大。

    一旦曾雨和陆于同结婚,外界难免不会把罗文因的旧事给揪出来。这是罗文因不能接受的,她多年苦心经营维持的形象,可能会因为女儿的婚事而毁于一旦。

    曾元进明白这些。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于同是她最好的选择。如果我们不让她结婚,时间长了,你能保证她不会变的跟敏慧一样偏执吗?”曾元进道,“敏慧的事发展到今天这样,阿秉和阿静都要负责的。他们当初早点把敏慧嫁了就不会出这样的事了,早点嫁给别的什么人,哪至于今天这样?”

    罗文因微微点头。

    有叶敏慧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曾元进和罗文因夫妇两个更加坚定了要把小女儿嫁出去的决心。何况,把曾雨嫁给陆于同,也有拉拢陆家的作用。毕竟京通集团还是陆家主管的,即便苏以珩没有姓陆,可他依旧是陆家的儿子。

    虽然心里对于这桩婚事有太多的不愿意,可是,对于罗文因来说,保住曾家的脸面,不让这个家里再出一件丑闻,是最重要的。

    “不过尽量还是让娇娇自己心里愿意一些吧!要不然,就算是结婚了,也没办法改变什么。”罗文因道。

    “嗯,我和你先通个气,至于后面怎么样,我们就慢慢推动吧!”曾元进道。

    对于曾元进和罗文因的决定,其他人并不知道。

    而就在曾元进夫妻交谈的时候,苏以珩和方希悠也见面了。

    “今天去我妈那边了?”苏以珩问方希悠。

    “嗯,夫人想去看看静姨。”方希悠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

    “你脸色不好,是出了什么事吗?”苏以珩问。

    “没什么。”方希悠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不管这么远,得让敏慧先把身体养好再说。”苏以珩道。

    “你不让她和外界接触?”方希悠问。

    “她不是还给你打电话了吗?”苏以珩道。

    “以珩,敏慧是需要治疗,可是你这样把她关起来,并不一定能起到作用——”方希悠道。

    “希悠,我今天约你是想和你说件事。”苏以珩打断方希悠的话。

    方希悠看着他。

    “希悠,你给迦因打电话了吗?”苏以珩问。

    “怎么了?我给漱清打过了。”方希悠道。

    “迦因是阿泉的亲妹妹,即便你认为阿泉对她有男女之情,可是,你只要一天是阿泉的妻子,你就一天该把迦因当做一家人,站在一个立场。”苏以珩道。

    “你在指责我,是吗?”方希悠盯着苏以珩,道。

    “我没有指责你。你知道的,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苏以珩道。

    方希悠,不语。

    “可是,你要知道,如果你不能把迦因当做自己人,你就永远都没办法和阿泉站在一起。希悠,难道你想和他继续恶化下去吗?”苏以珩道。

    “他的心里,永远都是迦因重要。这一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方希悠道。

    “那件事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放不下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喝了口酒,没说话。

    “希悠,我知道你这么多年为阿泉付出了多少,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去劝你继续像过去那样。可是,就算是你不能对迦因好,也不能把她当做外人。你要知道,你们,才是一家人。”苏以珩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