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5章 他在外面有人了?
    方希悠依旧不说话。

    “咱们就拿这次的事说。敏慧和逸飞走到这一步,的确,迦因有原因。逸飞爱她,所以才一直不接受敏慧的。可是,这次的事,迦因是无辜的。敏慧这么对她,我们不该包庇敏慧,却也不能说站在一旁怪怨迦因。”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看着苏以珩。

    “你这是替顾希来教育我了,是吗?”方希悠道。

    苏以珩愣住了,看着方希悠。

    “你在说什么?”苏以珩问。

    方希悠笑了下,道:“今天顾希就这么教育了我一顿,说迦因才和我是一家人。你是觉得她说的不够清楚明白吗?”

    “你瞎说什么——”苏以珩道。

    “没事,我明白你的处境,我也不想辩解什么。迦因有一堆人在替她收拾烂摊子,不用我做什么。可敏慧,敏慧是我看着长大的妹妹。她是犯了错,她是出现了问题,可是,她是无辜的。我不能看着你就这样把她关起来——”方希悠道。

    “希悠,逸飞不爱敏慧,那不是迦因的错,也不是逸飞的错,当然也不是敏慧的错。不爱,就是不爱,没有办法强迫。可是,一直纠缠下去,明知道不爱却要在一起,这就是敏慧的错。”苏以珩道,“至于她怨恨迦因,对迦因开枪,这更是敏慧的错!”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我不该和阿泉结婚,是吗?”方希悠道。

    “我说的是敏慧——”苏以珩道。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和阿泉结婚,是我自己的决定。不管是对还是错,这是我的决定。而我,我是不会放弃他的。”方希悠道。

    “没有人让你放弃他,只是,希悠,”苏以珩顿了下,注视着方希悠,认真地说,“希悠,你没有办法把什么事都做到完美,没有可能面面俱到,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家庭,事业,你只能选择一个。”

    方希悠看着他。

    “阿泉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我都清楚。可是,你不能把你一生的幸福都寄希望于阿泉的人格,你不能寄希望于他对你婚姻的忠诚,他是个男人,你要明白,他有他的需求——”苏以珩道。

    “你是想告诉我,他,有人了?”方希悠问。

    “没有。”苏以珩道。

    “就算有也没事,你可以告诉我,我没有那么脆弱。”方希悠道。

    “你想到哪儿去了?”苏以珩道,“吃饭吃饭。”

    方希悠没有说话,开始吃饭。可是,她的兴致,似乎根本没有在饭菜上。

    “胃口不好吗?”苏以珩看着她,问。

    今天点的都是她喜欢的菜啊!

    或者说,每次都是吃她喜欢的东西,多少年了,一直都是如此。

    方希悠摇头,道:“以珩,他和你说过什么吗?”

    “没有,你怎么这么——”苏以珩问。

    “你答应过我,如果他有什么事,你要告诉我,你还会这么做,是吗?”方希悠问。

    “当然,我会告诉你。”苏以珩道。

    “那就好。”方希悠说着,笑了下,道,“吃饭吧!”

    苏以珩却是有些莫名,她到底在想什么?

    “希悠——”苏以珩叫了声。

    “什么?”

    “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跟夫人申请,每个月多休息两天,去沪城和阿泉多待待?”苏以珩道。

    “夫人这边工作很多,我没时间——”方希悠说着,看着苏以珩。

    苏以珩都这么说了,她还是别拒绝他的建议了,毕竟他都是为了她好。

    “嗯,我会和夫人说的。”方希悠道。

    “我们吃饭吧!”苏以珩道。

    “哦,对了,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件事,怎么样了?”方希悠想起什么,突然问起来。

    苏以珩便和她聊着。

    夜色,越来越深。

    身在回疆的苏凡是不知道这些的。

    霍漱清忙于公务,回家的时间更晚了。

    苏凡自己的事情也不少,和大学和社科院的专家们座谈交流,然后还有专门拨款来扶持相关的研究,希望可以得到一个更加专业全面的报告,为今后的妇女工作更加有针对性和效率的开展,特别是扶贫。

    因为霍漱清太忙,苏凡便没有赶在这两天去出差。其实她这样的安排根本没有效果,毕竟霍漱清的忙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家里的孩子们——

    看着女儿和儿子安静的睡相,苏凡陷入了深思。

    是不是她应该听母亲的话,把两个孩子都送到京里去?霍漱清那么忙,她的工作也不轻松,两个孩子根本没有人管。虽说有张阿姨和保姆,可是毕竟还是需要家里长辈的疼爱的。她和霍漱清顾及不到,是不是要交给母亲去管?

    特别是刚才孩子们睡觉之前,苏凡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父亲在电话里说了这次逸飞这件事,父亲安慰了她,可她也安慰了父亲,让父亲不要为她担心。

    她知道霍漱清工作忙碌,父亲也没有丝毫的闲暇,怎么能让父亲也为她担心呢?

    “迦因,有件事,我要跟你说。”父亲道。

    “嗯,您说,爸!”苏凡道。

    “漱清的工作,很麻烦,所以,要是有什么事,你尽量跟你妈说,让你妈帮你处理,不要麻烦漱清,知道吗?”父亲道。

    “我明白,爸,您别担心,我没什么事。”苏凡道。

    “你要知道,漱清的压力很大,他的担子不轻,时间也不多。好在他还年轻,身体也不错,不会吃不消,你要有事,你妈会帮你。但是,尽量不要让漱清分心,知道吗?”曾元进道。

    “我知道,我知道。”苏凡应声。

    “你是个乖孩子,我和你妈都相信你。”曾元进道。

    这时,罗文因把手机从丈夫手里接了过去,对苏凡道:“迦因,你是不是过两天要去京里了?”

    “嗯,元旦假期就过去。”苏凡道。

    “你把孩子们带过来,嘉漱和念卿跟着我吧,我给你照管着。你和漱清就只管忙你们的工作,没关系的,我会把孩子们照顾好。”罗文因道。

    “可是念卿这边学校都安排——”苏凡道。

    “那有什么关系,跟学校说一声咱们不去了不就行了吗?”罗文因道,“你们两个忙起来,谁管孩子啊?还不是把孩子们的学业和成长给荒废了?”

    “妈——”苏凡道。

    “你和漱清商量一下,还是尽快把孩子们送过来吧!”罗文因道。

    电话里,父亲又问了一些关于霍漱清的事,苏凡就和父亲聊了。

    “漱清他也有很多的不得已,你现在是个大人了,多多体谅他一点,明白吗?”父亲说。

    是啊,父母都是这样,特别是她的父母,相比较她,其实父母更关心霍漱清。

    这样不也是挺好的吗?父母关心霍漱清,也好过不闻不问嘛!

    苏凡这么想着。

    只是孩子们的事——

    等到十一点,霍漱清才回到了家里。

    苏凡坐在客厅里看材料等着他,等他进门来了,她赶紧起身过去。

    秘书问候了她,帮霍漱清脱去了外衣。

    “晚上吃了吗?”苏凡问。

    “额,好像吧!”霍漱清道。

    “霍书记在车上吃了个面包,没时间吃别的。”秘书忙对苏凡道。

    “那你等等,我去给你煮饺子,今晚包了饺子,还剩了一些。”苏凡对霍漱清道。

    “夫人,我去吧!”一旁的保姆忙说。

    “好,那你赶紧把饺子煮上。剩下的全煮了吧!”苏凡道。

    “我没什么胃口。”霍漱清却说。

    “没胃口也要吃,你的胃不好,再这么不好好吃饭可怎么行?”苏凡道。

    于是,霍漱清让下属们回去了,自己和苏凡一起上楼去换衣服了。

    “晚上我爸妈打电话来了。”苏凡给霍漱清换着衣服,道。

    “说什么了吗?”他问。

    “我爸嘛,还是觉得我给你添乱,让我不要给你添麻烦,说你忙,让你安心工作,有什么事就找我妈,我妈去处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没说话。

    “我发现他们只为你考虑,好像你是他们生的,我是捡的一样。”苏凡道。

    “你这个傻丫头,你没听过那句话吗?说,岳父母对女婿好,就是心疼女儿。公婆疼儿媳妇,也就是疼儿子。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霍漱清道,“他们说到底,还是心疼你。”

    “嗯,我知道。”苏凡道。

    说着,她抬头注视着他。

    他眼里透着丝丝的疲惫,可是更多的,是那喜悦的神色。

    他,很开心?

    “有什么好事吗?”苏凡不禁问。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他换好衣服,道。

    “我看你好像很开心。”苏凡道。

    “笨蛋!”他说了句。

    她不明白,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算了算了,你啊,真是让我寒心。”他说着,亲了她的唇。

    “下楼吧,陪我吃点东西聊会儿。”霍漱清道。

    笨蛋?他为什么说她是笨蛋?

    “还有,我爸妈说,让我元旦的时候把孩子们带去京里,就直接留给他们。”苏凡跟着他一起下楼,道。

    “他们要把孩子们留下?”霍漱清问。

    “嗯,我爸说咱们两个工作太忙了,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我妈说孩子的学习会荒废什么的,你也知道我妈简直就是虎妈了。对念卿的事,比我都要上心多了。”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

    “你说怎么办?”苏凡问,“他们让我和你商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