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这样简直就是个大妈
    霍漱清想了想,道:“之前首长也和说让咱们把孩子留给你爸妈,可是我觉得孩子还是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会比较好。他们都是为了孩子的教育考虑的,只是,任何好的教育,都不如一家人在一起,都不如父母的陪伴,你说呢?”

    苏凡点头,道:“是啊,你说的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小时候在养父家里长大,虽说他们对我也不错,但是,毕竟没有亲生父母的那种爱的温度。我爸妈对念卿和嘉漱也是很疼爱,可毕竟,外公外婆替代不了父母。”

    霍漱清点头。

    “可是,我们开春以后工作会更忙,没时间照顾他们怎么办?”苏凡问。

    “没关系,我尽量争取晚上早点回家,陪孩子们一起吃饭。他们有事就直接电话来找我好了。你说呢?”霍漱清道。

    “好吧,我和我爸妈说一下。过几天我还是带他们过去一趟,看看我爸妈,他们也都想孩子了。”苏凡道。

    “嗯,他们假期里在那边住着也可以,开学了还是过来。你爸妈现在家里也没人,孩子们在的话,他们也会觉得热闹一点。”霍漱清道。

    “是啊!”苏凡这么说着,却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了?”他问。

    两个人一起下楼去餐厅。

    “不知道我哥和我嫂子那边怎么样,连个动静都没有。他们两个都是那么好的人,那么优秀的,没有孩子就太可惜了。”苏凡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你啊,怎么也加入这个大妈行列了?”

    “我怎么就大妈行列了?”苏凡反问道。

    “大妈们最喜欢八卦别人家的孩子‘找到工作没啊’、‘结婚了没啊’、‘有没有孩子啊’、‘生不生二胎啊’之类的。”霍漱清笑着说。

    苏凡捶了下他的胳膊,道:“不许你这么说我。那是我亲哥亲嫂子啊,我就担心一下他们怎么了?”

    “没什么,虽然我也挺喜欢他们能赶紧生个孩子的,这样一来曾泉的地位也会稳固一些,而且曾家和方家之间的结盟也会更加牢固。最重要的是,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纽带,也许有了个孩子以后,曾泉和希悠两个就更像夫妻,更有一家人的感觉了。”霍漱清道。

    “就是说啊!我也这么想的。他们两个要是可以开开心心的,带着孩子一起玩就好了。他们其实都很喜欢孩子的,我哥对念卿和嘉漱都那么疼爱,我嫂子对念卿也是一直都很关照。所以,他们要是有了孩子的话,一定会很幸福的。”苏凡道。

    “可是呢,每个孩子来到这个世上,都是缘分。他们两个,可能是缘分还没到吧!”霍漱清坐在椅子上,道。

    “还没到啊?他们结婚比咱们早,要是这么都还没到,那这缘分也太过分了一点。”苏凡坐在他旁边,说道。

    霍漱清笑了,道:“没办法,有些事就是这样的,没办法受人控制。”

    苏凡叹了口气。

    “好了好了,陪我吃饺子吧!”霍漱清递给苏凡一双筷子,道。

    苏凡接过筷子。

    “这里面有没有你包的?”霍漱清问苏凡。

    “没有我包的,有你女儿包的。”苏凡道。

    “不是吧,我闺女都会包饺子了?太厉害了!哪个是?我要吃我闺女包的。”霍漱清开始在碟子里翻找起来。

    端着饺子汤出来的保姆笑着说:“她包的全都自己吃掉了,没有留。”

    “真是太可惜了,下次一定要让她留几个给我吃。”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道:“都是一样的皮和馅儿,你闺女包的就更好吃?”

    霍漱清含笑道:“那当然了。”

    苏凡无奈地摇头,道:“怪不得人家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果然没错。到了这一世还这么——”

    “你吃醋了?”霍漱清笑问。

    “没有,我才不会呢!我喝醋。”苏凡说着,拿着勺子舀了口碗里的醋喝了口。

    霍漱清看着她,笑道:“不至于吧!你也太小心眼了。”

    “我没有,我只是喜欢喝醋而已。这个醋味道不错。”苏凡道。

    “醋不都是酸的吗?还有什么味道?”霍漱清道。

    “错,虽然都是酸,可是还是不一样的。这是真正的粮食醋,我尝的出来。”苏凡说着,给他喂了一口,“你尝尝,是不是挺香的?”

    “的确,额,有点不一样。”霍漱清道。

    “我小姑家里自己酿醋的,纯粮食醋,和市面上那些勾兑的不一样,味道真是好。可是酿醋很费事,他们以前也卖不到多少钱,后来就不做了。”苏凡道。

    “现在应该可以做啊!现在不是绿色食品很流行吗?像这种没有添加剂的食材,应该更好卖才是。”霍漱清道,“我看见他们现在一些大型农场也都开始转型做绿色种植了,而且初期销售很不错。”

    “是啊,因为现在大家对生活要求高了嘛!”苏凡道,“不过,对于我老家那边的农民来说,做这些,不如去打工赚钱,所以现在已经没多少人做这些了。”

    “精细农业,还有这种绿色农业,可以提高农产品附加值,对于农民创收来说还是一条很不错的路子。人要顺应时代潮流来做出改变嘛,对不对?”霍漱清道。

    “你说的对,的确如此。”苏凡道,“我弟弟打电话和我说,我们家那些亲戚,也基本都回家在做事了,不去打工了,都是从事农产品加工这方面的活儿。有助农贷款,再加上合作社,还是挺不错的。”

    “让农民就近就业,也是发展农村的一个办法。”霍漱清点头道。

    “不过,你们南方人应该是对酱油更有研究吧!”苏凡转换了话题,道。

    “嗯,我们用的酱油多一些,北方人的醋做的精致。”霍漱清道,“不过我们家还是大杂烩,我爸妈一北一南的。”

    苏凡笑了,道:“所以你们家的生活习惯,也是南北方夹杂着的。”

    霍漱清点头。

    “那咱们家也算是一北一南?”苏凡看着他,道。

    “为什么?”霍漱清看着她。

    “我从小在北方长大,你在榕城——”苏凡道。

    “什么南南北北的,不都是一家?”霍漱清给她喂了口饺子,道。

    苏凡笑了,看着他。

    “不许在我们这个家里搞分裂和地域对抗!”霍漱清道。

    “遵命,长官!”苏凡笑道。

    霍漱清看着她,不禁笑了。

    两个人吃着饺子,苏凡突然说:“我这两天看了他们的一些调研报告,就是关于妇女生存状况方面的。”

    “嗯,有什么想法?”他问。

    “研究还是很少,不过,就目前的这些,还有我们座谈的结论来看,我觉得可以试试这种农业合作社。”苏凡道。

    “这方面的工作是有一些在进行。”霍漱清道,“但是回疆的农业基本都是大农业,小农经济并没有什么竞争力,所以也只是糊口而已。”

    “是啊,你说的对。但是农场基本都是汉族人在承包,或者是兵团,专门针对民族地区的话,还是要扶持他们的小农经济。”苏凡道。

    霍漱清深思着,道:“这个是没错,可以这么做。毕竟对于那些农民来说,离乡背井并不是他们的传统。我们还是要在尊重他们的民族传统同时,帮助他们脱贫。所以,内地的这种做法完全可以移植过去。对于那些继续搞农业的人,不管是种植还是养殖,都要给他们方便去继续做。但是要把一家一户的分散经营联合起来,政府和农民一起分担农业的风险。这样一来,他们也就稳定下来了,收入也会增加。”

    “是的,我也这么想的。女人的话,有些女人当然也在农业方面有特长,所以她们可以继续从事农业方面的工作,但是要提高农业的附加值。如果没有足够的附加值,农业对于老百姓来说只是糊口的事。”苏凡道。

    “还是得让老百姓赚到钱,这是最重要的。”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

    “外国人种的农产品都往咱们国内卖,为什么咱们回疆的不能好好卖呢?东西卖出去了,老百姓才有钱,他们才会安心继续赚钱,人心才会安定啊!”霍漱清道。

    “慢慢都会好的。”苏凡看着他道。

    他叹了口气。

    “你别急,什么事都是急不来的,何况这种事涉及到那么多老百姓,怎么可能一蹴而就呢?你要是着急了,下面的干部们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事情来怎么办?你怎么跟首长交待?”苏凡安慰他道。

    “是啊,我明白你说的这些。基层的干部们也很不容易,特别是咱们这边。”霍漱清道。

    “那就好好吃饭吧!以后你可不能这么晚吃饭了,要不然胃真的受不了的。”苏凡道。

    “嗯。”他说着,便和她一起吃饺子。

    夜色下,方希悠回到自己和曾泉的家里,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窗外没有月光,只有漆黑一片,家里也同样是漆黑一片。

    虽然有仆人在,可是,没有人和她说话,也没有人抱着她入睡。她面对的,只有这四面墙。

    或许,她是该和夫人申请多几天假期了,去沪城和他多待待。

    只是,她去了之后,他们的关系,会有改善吗?

    他恐怕依旧是忙着工作,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也就只有晚上睡觉前和睡觉的时候而已。

    方希悠深深叹了口气。

    她感受到了危机,来自于苏凡的危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