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想的太多了
    与此同时,回到家的苏以珩,却是一身疲惫。

    因为母亲生病,妻子在母亲家里照顾,苏以珩今晚也回去了母亲和继父的家里。

    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入睡,而继父在旁边陪着。

    苏以珩进去看了一眼,和继父说了“晚安”就回去自己和妻子的房间了。

    顾希早就哄完孩子睡觉,自己也洗漱完毕上床玩游戏去了。

    “你怎么了?这么累?”顾希看了苏以珩一眼,问。

    苏以珩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顾希放下手机,爬到他身边,趴在他的背上,道:“别太难过了,一切都会好的。”

    “我,刚才和希悠吃饭去了。”苏以珩道。

    顾希愣了下,旋即就松开他,“哦”了一声,坐在他身后。

    苏以珩没看她,只是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她和阿泉的事,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不该支持他们在一起?我——”

    “这是他们的选择,不是你支持了什么,他们就选择了什么。尽管你的态度也会影响到他们,但是,最根本的,选择权在他们自己。”顾希道。

    苏以珩转过身,看着妻子,道:“夫人让迦因过来,你知道吗?”

    顾希点头,道:“不就是一个教育项目吗?怎么了?”

    苏以珩摇头,道:“夫人不会无缘无故让迦因过来,就像她当初也不会无缘无故让希悠去她身边工作一样。”

    顾希愣住了,看着苏以珩,道:“你的意思是——”

    “夫人是要培养迦因,如果霍书记要上去的话,迦因必须要培养出来。夫人这是未雨绸缪。”苏以珩道。

    顾希笑了,道:“这不是好事儿吗?迦因姐和希悠姐都——”

    苏以珩却没有顾希那么高兴,而看着丈夫的表情,顾希脸上的笑容也倏然而逝。

    “她们两个,不一定能相处好的,是吗?”顾希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点头。

    “这次的事,希悠姐她还是考虑敏慧多一点。”顾希说着,看着丈夫,“我知道她是和敏慧感情深,所以才会关心敏慧多一些。可是,如果我哥知道她这样,肯定会伤心的。”

    “我和她谈这件事了。她,她对迦因,还是有抵触的。”苏以珩道。

    “她和你说了什么吗?”顾希问。

    “就是夫人的这件事。希悠担心迦因来了后,她会失去原来的优势。”苏以珩道。

    顾希“哦”了一声,道:“她也没必要这样啊!她的能力和地位、资历在那儿摆着,迦因姐怎么可能撼动她?她想太多了吧!”

    “我也这么想,可是希悠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苏以珩道。

    “我觉得她这纯粹是多余的担心。”顾希道。

    苏以珩看着妻子。

    “你就不说别的,把她和迦因姐摆一起,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她们两个谁更适合那个位置。也不是说迦因姐不行,只是,迦因姐和她的差距很大,她怎么会对一个和自己有那么大差距的人感到压力呢?”顾希道,“我看啊,与其说是工作的威胁,不如说是感情的。她啊,这么久了,还是没有放下我哥那件事。”

    “她的性格就是那个样子,没那么快的。”苏以珩道。

    顾希看着苏以珩,没说话。

    苏以珩知道妻子的眼神,便说:“我没偏袒她,我只是——”

    “我不说了,反正啊,不管她做什么,你都是站在她那边的,我,不说了。”说完,顾希就躺下睡了,关掉了床头灯。

    苏以珩看着妻子,良久,才说:“她是希悠,我,不能不管她——”

    “那是你的事,不要跟我说。反正你都给她跑了三十年的腿了,以后再跑五十年也没事。你都习惯了。”顾希道。

    苏以珩没说话,起身去换衣洗漱了。

    顾希听着他离开,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死苏以珩!”她在被窝里恨恨地说。

    是啊,苏凡的威胁,不是没有。方希悠给自己倒了杯红酒,准备上床睡觉去。

    手机,响了。

    是曾泉打来的。

    她拿起来接了。

    “怎么了?”她问。

    “在家了?”曾泉没有回答,反问道。

    “嗯。你呢?”方希悠问。

    “刚到家。明天你和夫人一起过来吗?”曾泉问。

    “嗯,小舅妈也要来。”方希悠道。

    “哦,我知道了。”曾泉道。

    “以珩和小舅去跟爸爸道歉了,你知道吗?”方希悠问。

    “爸跟我说了,他今晚去榕城见文姨了。”曾泉道。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好像,有点卡带了。

    “额,”方希悠先开口了。

    “什么?”曾泉问。

    “我打算跟夫人请几天假,元旦去榕城陪你,怎么样?你元旦不回来的吧?”方希悠问。

    “嗯,有些事,就不回去了。你,可以过来吗?”曾泉问。

    “请几天还可以的。”方希悠道。

    “那,不如到时候我们去附近哪里逛逛?”曾泉问道。

    “可以。”方希悠的心里,猛地一阵欢喜,只是瞬间。

    “额,扬州,怎么样?”曾泉问。

    “扬州啊!可以啊!”方希悠道,“好几年没去了,你怎么突然想去扬州?”

    “没什么,就是去看看。”曾泉道。

    “好吧!”方希悠道,“就只有咱们俩,还是,还有别人?”

    曾泉愣了下,道:“你还要约别人吗?”

    “额,我是想说,如果云期和我哥有时间的话,约他们一起去也好。”方希悠道。

    “那你问一下他们。”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方希悠道。

    “哦,有件事,我要和你说。”曾泉道。

    “什么事?”方希悠问。

    “我爸想让于同和娇娇结婚——”曾泉道。

    “文姨答应了吗?”方希悠问。

    “差不多吧!算是答应了。”曾泉道,“你的意见呢?”

    “于同是可以,只是文姨和崔阿姨之间——你知道的,就怕这婚事,也未必会如愿。”方希悠道,“而且,娇娇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去了海南,也联系不到她,这件事,总觉得怪怪的。”

    “我也觉得。娇娇突然走了,然后紧接着就是婚事——”曾泉道。

    “可能爸爸绝对娇娇那个性格,结婚了会成熟一点吧!于同也很爱她,应该没什么。”方希悠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件事,他们决定了就行了。”曾泉道。

    “是啊,这件事还是爸爸和文姨决定好了。”方希悠道。

    说到曾雨,两个人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一晚的事。

    如果不是曾雨戳破,家里也不会那么尴尬。

    想起来了,也就难免尴尬了。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