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已经没有可能了
    再怎么对罗文因不满,可是孙夫人的面子,不能不给。徐梦华便笑了笑,道:“谢谢您!”

    于是,四位夫人一起上了车,罗文因和孙夫人并排坐着,徐梦华和苏静并排。

    有孙夫人在,罗文因和徐梦华自然是一切表现正常,说说笑笑,丝毫不像是两个需要调解关系的人。

    到了目的地,孙夫人一下车,看见迎面走来的覃春明就笑了,道:“春明书记,您怎么来了?”

    覃春明和孙夫人握手道:“您来了,我要是再闭门不来,那真是太不像话了。”

    孙夫人笑了,道:“阿泉呢?”

    “他今天事儿多一点,午宴的时候他会过来。”覃春明道,说着,覃春明便和罗文因、苏静二人打了个招呼,邀请一行人入园茶叙。

    今天是夫人们的聚会,覃春明便陪孙夫人聊了一会儿,识趣地告辞离开了。

    待覃春明离开,孙夫人便让方希悠屏退了所有的随扈,只留了方希悠一人在场。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孙夫人微笑道。

    在场的人都不说话了,等待孙夫人继续说。

    “今天我来呢,为的什么事,你们都很清楚,我也不多说了。眼下的局势,大家都知道。逸飞的事,从发生到现在,也一个多月了。怎么处理那件事,那是他们男人们考虑的。咱们四个女人,就说说女人要管的那点事。”夫人道。

    说着,孙夫人的视线,在其他三个女人身上来回。

    “你们三个呢,是三个孩子的妈。这些日子,包括之前的日子,怎么对待他们三个关系,来来回回这里面的事儿,你们自己比我清楚。今天我在这里,给你们做个中间人,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管好听的还是不好听的,今天就把话说完,出了这个门儿,这事儿,就得完,必须,得完。不能再拖下去。”孙夫人道,“你们明白吗?”

    “是。”三个人应声。

    方希悠看着孙夫人,此时完全没有平日里的和善,坐在那里,真是威仪四方的感觉,让人不得不臣服于她的威严。

    宽严适度,就是这个样子!不能说总是对人很客气和善,该严厉的时候,必须要严厉。

    方希悠坐在一旁,静静听着。

    “那,我先说吧!”苏静看着大家,道。

    “好,我们听你说。”孙夫人道。

    苏静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首先呢,我要向文因道歉。敏慧太固执,对迦因的态度一直都不好,发生了极端的事件,真的很对不起。”

    罗文因忙摇头。

    “再者,我想对梦华说。”苏静看着徐梦华,徐梦华对她笑了下。

    “梦华,谢谢你一直对敏慧那么好,视如己出,我和阿秉都很感激你。”苏静道。

    徐梦华微微摇头。

    “只是,关于敏慧和逸飞的婚事,逸飞他对敏慧的感觉,这一点,我们也都很清楚。也不怕大家笑话,敏慧一直都是在倒追着逸飞,我也知道逸飞不喜欢她。可是,敏慧那样坚持,而你也对敏慧那么好,我们就想着这样下去,也许逸飞会回心转意,却没想到弄成现在这样的局面。”苏静说着,叹了口气,“现在既然这样了,我和阿秉的意思,是不想敏慧和逸飞再见面了。”

    徐梦华和罗文因都愣住了,方希悠也是,只有孙夫人一脸淡定,好像一切早都预料到了一样。

    事实上,徐梦华已经知道叶敏慧被苏以珩给送到一家疗养院去了。可是,现在面对着苏静,她根本没有提及此事。

    “目前来说,这样也是不得已的做法。”徐梦华对苏静道,“小飞那个身体,康复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我们也不想这样拖着敏慧。”

    “谢谢你理解,梦华。我们很喜欢小飞,真的。”苏静道。

    “我也很喜欢敏慧。”徐梦华说着,不禁笑了下,道,“说句不怕大家笑话的话,除了敏慧,我没想过别人做我们覃家的儿媳妇儿,真的。”

    此言一出,真的是让人感觉徐梦华对叶敏慧的一片疼爱。方希悠甚至感觉徐梦华这话,让苏静刚才那一番变得有些过去强势了。

    罗文因没有说话,只是无声地喝茶。

    “现在呢,说这话还为时尚早。”孙夫人和颜悦色道。

    大家看着她。

    “逸飞和敏慧都是好孩子,说实话,他们两个各方面都很般配。只是呢,感情这事儿,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做决定,你们说呢?咱们做父母的,要是替他们做主了,反倒——”孙夫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微笑道,“我家颖之的事儿,你们也都知道。在我们把颖之的婚姻变成眼下这个样子的情况下,足以做你们的前车之鉴了。”

    没有人说话。

    “好了,你们继续。”孙夫人微笑道。

    孙夫人拿孙颖之的婚姻来做比喻,是奉劝徐梦华和苏静放弃干涉叶敏慧和覃逸飞的感情事。只是,孙颖之——

    方希悠的心头,咯噔了一下。

    孙颖之喜欢曾泉,爱曾泉,这件事,她再清楚不过了。孙颖之的婚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也并非是孙夫人和首长干涉的结果,而是——

    罗文因看了方希悠一眼,没说话。

    “是啊,夫人说的是,这儿女婚事,的确是应该让孩子们自己做主。”徐梦华淡淡笑了下,道,“只是,逸飞啊,走了错误的路,让他自己去选择,恐怕只会是错误的道路上再也走不回来了。”

    “你啊,真是担心太多了。”孙夫人含笑对徐梦华道,“逸飞那孩子做事有分寸,也是个大小伙儿了,没事的,等他身体康复了,一切也就都回到正轨了。”说着,孙夫人看向罗文因,道,“文因,你说是不是?”

    “是,逸飞是个有能力的孩子。眼下只是一点小挫折而已,他一定会扛过去的。”罗文因道。

    徐梦华只是笑了下,没说话。

    孙夫人看得出来,徐梦华对罗文因的意见很大。有很大的意见,却不说。这样的话,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了,等她们两个出了这个屋,绝对还是你死我活。

    这样绝对不行。

    “梦华,你说呢?”孙夫人对徐梦华道。

    苏静没有再说话了,她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看客就好,没必要插言。

    而徐梦华,被孙夫人这么一问,微微笑了下,道:“如果没有以珩帮忙,我家的逸飞,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哪能指望他什么?一天到晚,也就是围着不该惦记的人转。这也是我们教育的失策,可惜已经为时已晚,这么多年没有把他拉到正规,现在,我已经不指望他了。”

    孙夫人微微笑了,余光扫了眼罗文因,却见罗文因面不改色,依旧带着淡淡的笑。

    这个罗文因,还真是沉得住气。

    “文因,你没什么要说的吗?”孙夫人道。

    罗文因看向孙夫人。

    昨晚她和曾元进还商量了怎么应对今天的事,孙夫人要的,就是她和徐梦华的和解,可是,和解,谈何容易?

    只是,不容易,她也得拿出一个和解的动作,不能让孙夫人难堪。

    至于徐梦华,今天的言论,依旧能听得出她对苏凡的怨恨。直到刚刚,还直接说出了苏凡的存在是覃逸飞变成现在这个离经叛道的人的根本原因。

    罗文因嫣然一笑,道:“逸飞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说实话,如果没有他的帮助,迦因要受很多苦,只是这一点,我们一家都是感谢逸飞的。只不过,咱们年纪都大了,咱们也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可以从一个角度、一个立场去看待的。迦因的确犯了错,在感情上有些错误,可是,说句不好听的,咱们也都是结了婚的人了,难道咱们女人结了婚,就不能和异性接触了吗?一起合作做点事什么的,也无可厚非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因为男女在一起合作做生意,就要怀疑什么——”

    徐梦华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

    孙夫人听罗文因这么说,微微点头,笑着说:“你说的对,即便是结婚了,女人还是应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的。只不过,凡事应该有个度,对不对?”

    “夫人说的对,凡事都要有个度。迦因错在没有把握好度,可是,具体的情况,咱们也都是旁观者,并不知道当事人的具体想法。我不是为迦因开脱,迦因是有错。可是,再怎么有错,到了今日,他们也都有个自己的处理方案了。就算是我们当父母的想要去干涉,也不该那么做,是不是?”罗文因说着,看向徐梦华,“梦华,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孩子,你说呢?”

    徐梦华笑了笑,道:“是啊,我们应该相信。只是,我的儿子,已经抛弃了我这个当妈的,他不相信我了,我还说什么相信不相信他呢?”

    方希悠在一旁听着,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还真是难断的官司。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孙夫人和方希悠走出了茶会室,在走廊里慢慢走着。

    “你怎么看刚才的事?”孙夫人问。

    方希悠叹了口气。

    方希悠叹了口气。

    “实话实说,我想听你的意见。”孙夫人道。

    “我觉得文姨和徐阿姨的和解,怕是,不可能了。”方希悠道。

    孙夫人微微点头,道:“看来是这样。徐梦华对文因和迦因积怨太深,现在要解开这个结——”说着,孙夫人叹气摇头。

    “不过,也并非完全不可能。”方希悠道。

    孙夫人看着方希悠。

    “徐阿姨想要的,是覃家的前途,让逸飞和敏慧结婚,也是这个缘故。可是,静姨是不会再让敏慧蹚这浑水了,除了敏慧,徐阿姨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儿媳妇儿,并不容易,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多年抓着敏慧。”方希悠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支持让敏慧和逸飞结婚吗?”孙夫人问。

    “只要迦因对逸飞的婚事没有威胁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看在覃家的前途的份儿上,徐阿姨也会主动和文姨示好的。毕竟,覃家需要我公公。”方希悠道,“徐阿姨是个很精明的人,她的目的性,太强了。”

    孙夫人笑了下,道:“是啊,徐梦华的确是这样的人。只是,让敏慧和逸飞结婚,眼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您说的对。逸飞和敏慧的现状,的确会让这件事变得困难。”方希悠道。

    “非要这么做吗?希悠?”孙夫人问。

    “这是敏慧的执念。”方希悠道。

    “我并不支持这么做。”孙夫人道。

    方希悠看着孙夫人。

    “希悠,我们都有一个目的,为了这个目的去牺牲去舍弃,或者让身边的人也去舍弃,可是,有些时候,这样的牺牲和舍弃,只会给人带来痛苦。”孙夫人道。

    方希悠,不语。

    “带来了痛苦,却没有能达成想要的目的,这样,不就是得不偿失了吗?”孙夫人道。

    方希悠,沉默了。

    她和曾泉之间,不就是这样吗?

    孙夫人看着方希悠,她猜得出方希悠在想什么。

    然而,让方希悠意外的是,她居然听见孙夫人说了句:“即便是困局,也能有解脱的办法。”

    方希悠望着夫人。

    “如果两个人都不主动去解决问题,只是等待时间去抹平那些分歧和误解,到头来只是枉然。”孙夫人道。

    “夫人——”方希悠道。

    “希悠,你应该明白我这话是什么意思。”夫人道。

    方希悠不语。

    “敏慧和逸飞,他们需要机会去解决这些问题。你和泉儿,也需要机会!”夫人道。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夫人。

    “希悠,我们每个人都在痛苦中舍弃一些对于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可是,既然做了牺牲,那就要让这样的牺牲变得值得。你和泉儿,从关系破裂的边缘走回来,你自己很清楚是怎么回事。所以,你难道想要让你们两个走回过去的老路吗?”夫人道。

    “夫人,我——”方希悠道。

    “希悠,你是个聪明孩子,你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你是一个非常合格的选择。可是,如果你没有一个幸福的婚姻,即便是你走到我这一步,你所拥有的,只会是超越一切的孤独。除了孤独,你什么都不会得到。”夫人道。

    方希悠不语。

    “希悠,我不想看着你坐到我的位置上的时候,你的丈夫,只会为了宣传效果而疼惜你。”夫人看着方希悠,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