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这些账会算清楚
    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曾泉来到了茶叙的园子。

    夫人和其他三个人还在聊着,曾泉一到,方希悠就接到了报告,便起身离开了。

    “还在聊吗?”曾泉问。

    “嗯。你这么快就过来了,忙完了吗?”方希悠问。

    “覃书记让我早点过来。”说着,曾泉看着方希悠,“你呢,这次夫人回去的时候,也一起走吗?”

    方希悠点头,曾泉“哦”了一声。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坐在外面的亭子里。

    风吹了过来,几朵黄色的小花飞了过来,落在方希悠的头上,可是她没有注意到。

    曾泉走了过来,从她头上取下一朵花,方希悠愣了下。

    他给她看了眼自己取下来的东西,方希悠对他笑了下,道:“谢谢你,我,没注意到。”

    曾泉摇头,坐在她旁边,道:“里面谈的怎么样?”

    方希悠也摇头,道:“有点费劲。”

    “那怎么办?”曾泉问,“夫人有什么别的计划吗?”

    “小舅妈说,不让敏慧和逸飞再见面了,可是我感觉徐阿姨的意思,并不是说真的要放弃这门婚事一样。”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

    方希悠便起身,走到了园子里,两个人并排走着。

    “徐阿姨并非是真的那么喜欢敏慧,才要坚持这门婚事的。”方希悠压低声音道。

    尽管周围没有人,可是方希悠还是很小心。

    曾泉看了她一眼,道:“她想要支持。”

    方希悠点头。

    “我现在突然觉得以前支持他们两个的婚事,是犯了个错误。”方希悠道。

    这下,曾泉算是愣住了,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一直都以为敏慧和逸飞结婚,是我们拉住了覃家。可是,徐阿姨这么积极,我就怀疑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方希悠道。

    曾泉看着她。

    方希悠依旧压低了声音,道:“我们需要覃家,可是,覃家更需要我们,或者说,覃家更需要一个红色家族来为他们铺路。敏慧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曾泉点点头,道:“你说的对,覃书记是政坛新秀,可是如果没有红色家族的支持,他总归是缺乏力量的。敏慧对逸飞死心塌地,而且,还有以珩在,这是覃家最好的选择。我们,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所以,现在我们也应该改变策略,不能太过依赖覃家。你觉得呢?”方希悠问。

    “这件事,应该和爸爸他们商量一下。”曾泉道。

    “是,我也是这个意思。”方希悠点头道,“那敏慧怎么办?”

    “你不是想要救她吗?”曾泉道。

    “我打算去见她一面。”方希悠道。

    “你还是要支持这桩婚事?”曾泉问道。

    “虽然覃家的意图是那个样子,可是,这桩婚事,对于我们依旧是有利的,对于大家都有利。我想,覃家不会放弃这件事。”方希悠道。

    “那你去见敏慧,谈什么?让她继续去缠着逸飞?”曾泉道。

    “如果,他们两个是在一起康复的话,那就不是谁缠着谁了。”方希悠道。

    “你,要把逸飞和敏慧弄到一起去疗养?”曾泉问。

    方希悠点头。

    “我的天,我们能不能把这件事绕开了,让他们两个各自去解决各自的问题再说?为什么非要把他们两个拴在一起?”曾泉道。

    “这,是对于我们最好的选择,阿泉。你不能再继续感情用事了!”方希悠盯着他,道。

    曾泉刚要说话,方希悠就按住他的胳膊,抬头盯着他,道:“你放心,覃家比我们更着急,所以,让他们去想办法,让徐阿姨想办法。”

    “你——”曾泉道。

    “我先去找敏慧,敏慧会和徐阿姨联系的,让敏慧跟以珩去说安排她去美国疗养,到时候,徐阿姨会安排妥当的。”方希悠拉着曾泉的手,道。

    曾泉推开她的手,方希悠盯着他。

    “阿泉,我这是为了你——”方希悠道。

    “我跟你说过很多次,我坚决反对这桩婚事,你怎么就听不明白?”曾泉道,“我不会为了自己牺牲敏慧和逸飞的幸福——”

    “你不要这么幼稚好不好?”方希悠道。

    见曾泉看了眼周围,方希悠压低声音:“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我们必须这么做,现在没有机会让你再这样宅心仁厚了,你知道吗?且不说叶家那边他们咄咄逼人,就是漱清——”

    “漱清?”曾泉看着方希悠,问道。

    方希悠脸上的肌肉,僵硬了。

    “你觉得漱清要威胁我?”曾泉低声问道。

    “漱清的情况,我们都清楚。现在夫人要调迦因去她身边,难道你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方希悠道。

    “她只是让迦因负责那个教育的项目,仅此而已——”曾泉道。

    方希悠摇头,打断他的话,道:“夫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做什么事,特别是人事方面,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调人去她那里负责什么工作。何况是教育这种项目,都是有专门的人在做,而不需要特别调人过去。你明白吗?”

    曾泉不语。

    “夫人让迦因过去,那是要培养迦因的。她为什么要培养迦因?用得着我说吗?”方希悠道。

    “即便如此,”曾泉看着方希悠,“如果我不合格,不足以去承担那样的责任,那就让更有能力的人去承担。如果是漱清,我没有怨言。”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曾泉。

    “漱清是我们的盟友,不是敌人,这一点,你要清楚!”曾泉道。

    “阿泉——”方希悠道。

    “这件事,我不能再讨论了。我反对你这么做,至于覃家要干什么,那是他们的事,可是,你不能,知道吗?你,绝对不能再这样了,希悠!”曾泉说完,就朝着茶叙的花厅去了。

    方希悠站在原地,长长地叹了口气。

    午宴上,一众人都聊的很开心,场面也融洽。

    也许是因为夫人放弃了预定的策略,也打算放弃说服两家的目的,留待以后解决。这么一来,饭桌上就轻松了许多。尽管罗文因和徐梦华依旧是貌合神离。

    不知不觉间,坐在曾泉身边陪夫人说话的方希悠发现罗文因和徐梦华都不见了,心下觉得奇怪,便起身离开去找。

    但愿她们两个没发生什么事吧!

    方希悠走出了餐厅,便问服务员有没有看见曾夫人和覃夫人,服务员说两位夫人往花园去了。

    想了想,方希悠便跟去了花园。

    果然,等方希悠看见罗文因和徐梦华,两个人的塑料姐妹情,果然就破裂了。

    可是,方希悠只是站在廊柱边,远远看着,没有过去。

    “你觉得这样就算完了吗?”徐梦华道。

    “那你想怎么样?”罗文因道,“我女儿为你们做了那么多,你不领情还要针对她,换做是你的小秋,你还觉得我会怎么样?”

    “小秋就不会做那种事。”徐梦华道。

    罗文因笑了下,道:“不会吗?如果你觉得迦因和小飞不正常,那么,小秋和漱清就是很正常的朋友了,是吗?”

    说着,罗文因看着徐梦华。

    徐梦华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不怀疑小秋和漱清,我也不会用怀疑的眼光去看待他们、揣测他们,就是夫人说的那样,女人就算是结婚了,也还是应该有异性的朋友的,没必要揪着不放。迦因的错,我也和你说了,我也和你道歉了,可是,你有没有为你对迦因的怀疑和污蔑道歉?”罗文因道。

    “道歉?”徐梦华盯着罗文因,“如果不是你女儿,我的小飞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你女儿,我的小飞会连个婚都结不了吗?你女儿的行为,跟漱清和小秋的,是一个性质吗?”

    “你现在还这么认为,我和你无话可说了。”罗文因道,“夫人大老远来约我们谈,为了什么,你还不明白吗?现在不是我们互相争斗的时候,你是想成心毁了春明大哥的前程吗?”

    “他的前程?”徐梦华苦笑了下,道,“你比我更关心他的前程,是不是?”

    “你这叫什么话?他是你的男人,你不关心?”罗文因道。

    “我的男人?”徐梦华盯着罗文因,那表情真是内容丰富极了。

    罗文因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懂?

    “你什么意思?”罗文因道。

    徐梦华只是冷笑了,没说话。

    “徐梦华,你说清楚,你什么意思?”罗文因道。

    “你非要我说清楚吗,罗文因?这种事你不明白?你和他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徐梦华道。

    “我和他的事?春明大哥?”罗文因问道。

    徐梦华盯着罗文因。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罗文因说完,就要离开,徐梦华却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你干什么?”罗文因道。

    “罗文因,这些年的账,我会一笔一笔算清楚的。你,最好不要忘了。”徐梦华道。

    罗文因盯着徐梦华,甩开手,道:“你自己家的事搞不定,就只会这样把责任往别人的身上推吗?和我算账?我也等着和你好好算一算。”

    说完,罗文因就走了。

    方希悠躲开了,没让罗文因发现。

    可是,刚才罗文因和徐梦华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这两家,真的就无可挽回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