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女人还是要软和一点
    只是,挽回不挽回是一回事,怎么徐梦华又说罗文因和覃春明——

    不会吧!

    方希悠是很意外这里面的故事,虽说她也知道罗文因同覃春明关系非同寻常,但人家两个认识很多年了,且一直都是兄妹相称,并没有什么越轨的举动。要不然,曾元进也不干啊!

    可是,仔细一想,在霍漱清和苏凡结婚前,曾元进就对覃春明很有意见。而且两个人虽然是亲戚,却不属于一个小团体。而且,当初曾元进好像是反对过苏凡和霍漱清的婚事的。苏以珩告诉她,在罗文因和曾元进同苏凡团聚后,曾元进派了曾泉去见苏凡,企图阻止苏凡和霍漱清结婚的。当然,这件事,曾泉并没有跟她说过,是苏以珩告诉的。

    难道说,曾元进对覃春明的排斥,也是和罗文因有关系吗?

    方希悠陷入了深思,但是具体的——具体的还要去查吗?

    那也太多事了。

    不过,从刚才罗文因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没有这回事的,多半是徐梦华的猜测。

    可是,即便如此,这件事的影响,也是非同小可。

    方希悠打算回家和父亲商量一下,再决定怎么应对。

    午宴结束了,孙夫人在园子里休息,方希悠等夫人休息了,便回去了曾泉那里。

    苏以珩打算接母亲回京,已经到了沪城,就在曾泉家里,而曾泉也是在午宴结束后,就护送苏静和罗文因去了自己家里休息,毕竟是自己的舅妈和继母嘛!哪怕她们两个人在沪城都有自己的家,可是,这个时候,曾泉还是要好好孝顺一下她们的。

    方希悠到达曾泉家里的时候,罗文因和苏静在一楼的露台上聊天喝茶,苏以珩和曾泉在会客室里。

    先去和罗文因二人打了个招呼,方希悠就去找苏以珩和曾泉了。

    “希悠——”苏静叫了方希悠一声。

    “小舅妈——”方希悠忙折回身,道。

    “陪我们两个坐会儿。”苏静微笑道。

    方希悠也不好就这么走了,既然苏静都说了。

    “好啊。”方希悠微微笑了下,坐在了一旁。

    “希悠,咱们就聊点体己话。”苏静道。

    “什么事,您说,小舅妈?”方希悠道。

    苏静看了罗文因一眼,便说:“你和泉儿,这孩子的事,怎么打算的?”

    方希悠愣了下,她原以为苏静要和她说叶敏慧的事,却没想到孩子——

    而苏静,是个很佛系的人,这些事向来都不过问的,连她自己儿媳妇生不生孩子、生几个这种事都不过问,即便她对每一个孙子都很好。而且,这是苏静第一次和方希悠说孩子的事。这个频率,在曾泉的亲戚家里,算是绝对稀少了。

    于是,苏静这么一说,方希悠还是愣了一下的。

    “希悠,你别见怪,我们也不是催你,就是,有个孩子的话,你们两个也就有个羁绊,也不要这样南北分着。毕竟夫妻两个在一起,这才好嘛,是不是?”罗文因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没说话。

    苏静便笑了下,对方希悠道:“两个人在一起,才是家,希悠。”

    方希悠淡淡笑了下,没说话。

    罗文因便说:“这生孩子,得两个人。我们也都知道,泉儿这孩子就是有点别扭,他那个脾性,你是最清楚不过的。这两个人,夫妻呢,就是两个人你进一步,我就跟着进一步。慢慢走着走着,就走到一起去了,是不是?”

    苏静点头,道:“是这个道理。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起,其他的都好说。泉儿呢,也不是说小舅妈和你文姨偏心,他是个男人,又从小被家里宠成那个样子了,说句不好听的,他就是喜欢端着的。指望他主动,也是没什么希望。”

    “是啊,希悠。这男女之间呢,咱们女人有点什么事儿先软和儿一点儿,男人也就顺势滑下来了。你要是两块石头在那儿碰,还不得把两个人都碰伤咯!等咱们把他掌握在手心儿里了,就别客气了,可着劲儿收拾他,全给他找补回来。到那时,他只会哄着你。这么一来,咱们事儿也解决了。虽说就先开始受点委屈,可后面就缓和了。这不是也挺好的嘛!”罗文因道。

    苏静点头,道:“是啊,这夫妻之间,也没必要计较谁先让步,大家都是为了这个家,是不是?”

    罗文因点头。

    两个人看向方希悠。

    方希悠这心里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们两个说的有道理,男女之间,还真的不能硬碰硬。而且,这两个女人都是被老公宠到天上去的,她们肯定有她们的御夫之术。毕竟,这婚后被老公宠成这样,靠的可不止是年轻时的那点爱情。

    方希悠很清楚她们说的,也理解,只是——

    “文姨,小舅妈,谢谢你们这样关心我们。时间不早了,我先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找以珩和阿泉,你们聊吧!”

    说完,方希悠就离开了。

    罗文因叹了口气。

    等方希悠离开,苏静才对罗文因说:“这事儿啊,看来只能,顺其自然了。”

    “可再这么拖下去,家里人都——”罗文因道。

    “你也别急,他们两个离婚的事儿才过去没多久,这事儿,就慢慢来吧!也许,哪一天就突然合适了呢?”苏静道。

    罗文因也只好叹气点头,道:“我也是没办法了,泉儿这样总是和希悠分开,这心都会凉了啊!”

    苏静叹道:“你别急,我和以珩说说,让以珩和顾希两个中间想想办法,他们年轻人在一起,总会好解决一些。”

    罗文因点头,道:“那就拜托你了,姐姐。”

    苏静摇头,道:“没事,都是一家人,何必说这两家话?”

    罗文因微微笑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看梦华对那件事还是没办法释怀,要是她再这样固执下去,你可怎么办?”苏静道。

    “姐姐你别担心我,我会想办法的。最要紧的,是不要让她再把咱们敏慧拉进去了。小飞是个好孩子,可是他们两个不来电,要是敏慧被徐梦华这样牵扯着,不是害了咱们敏慧吗?”罗文因道。

    苏静点头道:“敏慧的事,我们以前都太纵容她了,这次发生了这样严重的事,我和阿秉也商量过了,以后这件事我们来处理。”

    “那就好,那就好。”罗文因道。

    虽然嘴上这么对苏静说的,可罗文因心里不禁笑了,徐梦华啊徐梦华,我看你还怎么算计!

    从罗文因和苏静那边离开的方希悠,心里也不是没有考虑她们两个的话。只是,她和曾泉,她怎么,软?

    她,不会——

    也不能说完全不会,她只是从苏凡那边学到了一点点怎么和丈夫相处的,只是夫妻**,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牵涉的很多,又不只是那么一点,可那么点,又很重要。可是,最关键的是,她,做不了,真的,做不到!

    方希悠叹了口气,走进了会客室。

    “你来了?”曾泉道。

    “嗯,你们两个在聊什么?”方希悠微微笑了下,走了过去,坐在曾泉旁边。

    “就刚才的事。”苏以珩道。

    方希悠“哦”了声。

    也许,这样才,舒服吧!

    关于夫人的这趟榕城之行,霍漱清也在当天就接到了岳母的电话,得知了进展。

    “这件事,你也别太为难,交给我就好,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罗文因对霍漱清道。

    罗文因的口气,是要和徐梦华干下去了吗?

    霍漱清晚上回到家里,心情并不轻松。

    覃家和曾家走到这步田地,只会给外人利用的机会而已。

    可是,该怎么办呢?

    霍漱清回家依旧很晚,孩子们早睡了不说,客厅里也没有人,漆黑一片。他没有让秘书进来,只是自己进去了,静静坐在沙发上。

    徐梦华这样坚持——

    于是,霍漱清给覃逸秋拨了个电话。

    “漱清?”覃逸秋道。

    “是不是吵到你了?”霍漱清问。

    “没有。我也刚准备给你打电话呢!”覃逸秋道。

    “是今天的事吗?”霍漱清问。

    “嗯,我妈很生气,晚上打电话和我爸吵了一架,我爸还没回来。”覃逸秋道。

    “吵架?”霍漱清也是愣住了。

    “是啊,又吵了。”覃逸秋道,“我爸很生气,没见过他那么生气。”

    说着,覃逸秋叹了口气。

    “小秋,你有什么办法吗?”霍漱清问。

    “没有,现在什么办法都没了。”覃逸秋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我有个想法。”

    “什么,你说?”覃逸秋忙说。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让小飞来解决!”霍漱清道。

    “他?他能做什么——”覃逸秋道。

    “这件事的症结,在小飞身上。我们只能动员小飞!”霍漱清道。

    覃逸秋点头,道:“这,也是个办法。可是,小飞之前把我妈气的——”

    “我想办法说服苏凡,让苏凡也一起来做工作。”霍漱清道。

    “迦因?”覃逸秋愣住了,“她会答应吗?而且,我妈对她——”

    “可能只能这样了。”霍漱清道。

    “好吧,这也是个办法。只是,迦因未必会答应你啊!”覃逸秋道。

    “我会想办法说服她。苏凡她明白眼下的处境,她会妥善处理的。”霍漱清道。

    “可是迦因——”覃逸秋道。

    “我相信她,小秋!”霍漱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