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 不能坐视不理
    覃逸秋想说,你这样子无济于事,我妈见了迦因还不得打起来?

    当然,开打是不可能的,可是,绝对不会高兴。

    她妈不高兴了,苏凡去了还能解决问题吗?

    覃逸秋很担心。

    可是,霍漱清这么说了,那就——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覃逸秋道。

    虽然覃逸秋对霍漱清的解决办法很是怀疑,可是,既然这是霍漱清想出来的办法,那还是可以尝试的。

    霍漱清“嗯”了一声,覃逸秋却说:“迦因会不会答应?现在让她来劝说我妈,我想,迦因未必会答应啊!”

    “放心,我知道怎么做。”霍漱清道,“到时候我这边安排好了,会跟你说的,你那边就开始行动。”

    “我明白,你放心。”覃逸秋说着,却想起自己和苏凡的那件事,想和霍漱清解释,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

    听霍漱清的口气,苏凡应该没和霍漱清说那件事。

    苏凡不说,反倒是让覃逸秋觉得尴尬了。

    “漱清——”覃逸秋叫了声。

    “什么事?”霍漱清问。

    覃逸秋还是说不出来,只好说:“没事,没事,迦因还好吧?”

    “嗯,她挺好的。”霍漱清道。

    “那就好。”覃逸秋道,“时间不早了,漱清,你休息吧!”

    “嗯,晚安。”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坐在沙发上,霍漱清闭上了双眼。

    他到底该怎么向苏凡开口?

    时间,在黑暗中流逝着。

    之前他让苏凡去沪城劝说覃逸飞,结果就发生了那样的事,现在他又让苏凡——

    这件事,他怎么开口?

    黑暗中,一个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朵。

    “你怎么在这里坐着不上楼?”

    不用说,是苏凡。

    他睁开眼,看见她打开了灯。

    “想点事情。你怎么下来了?”他问。

    “我下来找点酸奶喝。你要不要喝点东西?”苏凡问。

    “倒杯水吧!”霍漱清道。

    苏凡便给他倒了杯水端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吗?”苏凡坐在他身边,问。

    霍漱清摇头,道:“没什么,就是工作的事。”

    苏凡“哦”了声,道:“我已经订了去京里的机票,后天就开始放假了,你知道吧?”

    “这么快啊!我都忘了。”霍漱清道。

    “是啊,你没注意而已。我们走了,你怎么办?”苏凡问。

    “额,我还有些事,就在家里吧!”霍漱清道。

    苏凡点点头,道:“那边的事忙完了,我就回来。”

    霍漱清看着她,问:“你妈打电话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吗?”苏凡问。

    “没什么,就是问一下。”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他那疲惫的样子,心里不舍。

    有过多少次,她都希望他可以放下现在的担子,可是轻轻松松的——

    这只是她的奢望,不是吗?他是没办法轻松的,这是他的路,他的,命。

    想到此,苏凡的头靠在他的肩上,手挽着他的胳膊,霍漱清看着她。

    “怎么了?”他问。

    “没事,没什么。”苏凡道。

    “丫头,今天,夫人去了沪城。”霍漱清道。

    “哦,怎么了吗?”苏凡问。

    “她约了以珩的妈妈,还有你妈,还有小秋妈妈一起——”霍漱清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霍漱清。

    “她们几个在一起?干什么?”苏凡不明白。

    霍漱清顿了下,道:“夫人希望你母亲和徐阿姨可以和好,不要再互相争斗。所以她去做说客,帮她们化解。”

    苏凡盯着他。

    化解?

    母亲和徐梦华之间的怨气,都是因为她啊!

    “那,结果呢?”苏凡问。

    霍漱清没说话。

    “肯定没有结果。”苏凡道。

    “是啊!”霍漱清叹道。

    苏凡没有再说话,沉默着。

    直到许久之后,她才开口了。

    “这件事,是不是影响很大?”苏凡问他。

    霍漱清看着她。

    “连夫人都惊动了,是影响很大了,是不是?”苏凡问。

    “她们两个人互相争斗,很容易被外人利用来破坏我们整个的关系。而且她们两个的地位摆在那里,下面的人自然也会容易被影响到去选边。你要知道,这些夫人团,还是很有影响力的。”霍漱清道。

    “所以,她们两个要是不能和好的话,我哥和你,都会被影响到吗?”苏凡问。

    霍漱清看着她,道:“徐阿姨已经被一些人在利用了。”

    苏凡不语。

    “没关系,也许时间长了,一切就都正常了吧!”霍漱清道。

    是啊,就让时间来解决吧!他怎么忍心让苏凡再去面对覃家的人呢?就徐梦华对她的那个恨,怎么能让苏凡去——

    算了算了,他来想办法吧!

    霍漱清这么想着,不禁为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懊悔了。

    他不该为了自己而让她为难。

    “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苏凡抬头看着他。

    对不起,还是被说了,要不然她又会想多了。

    “我们上楼休息吧!时间不早了。”他说。

    于是,苏凡便松开手。

    霍漱清揽着她的腰,一起上楼。

    到了楼上,霍漱清便更衣去洗澡,然后准备睡觉,苏凡早早洗过了,便在床上躺着等他了。

    他不在,可苏凡的心情一点都不平静。

    关于母亲和徐梦华之间的事,苏凡很清楚。一切都是因为她。

    徐梦华恨她,而母亲要保护她,要为她报仇,结果就——

    可是,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没想到夫人都出面了。连夫人都要出面来解决的事,肯定很严重了。

    这么严重的局面,她——

    她不能坐视不理啊!

    可是,她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苏凡想不到办法,想着想着,手机就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曾泉打来的。

    “怎么了?”她接通了电话,问道。

    “没什么,你要带着孩子们回京?”曾泉问。

    “嗯,你不回去吗?”她问道。

    “我不回去了,和希悠约好了一起去扬州一趟。”曾泉道。

    “扬州?”说到这个地方,苏凡就想起了扬州的那个梅园。

    “嗯,还有长清和云期两个。”曾泉接着说。

    “你们已经约好了啊!”苏凡道。

    “是啊,长清说他这个假期没事,可以出去。”曾泉道。

    “那挺好的啊!你们几个人可以一起热闹一点——”苏凡刚说完,就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扬州,梅园?曾泉约着方希悠去扬州,是不是要去梅园啊!那是他的地盘,就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啊!那是不是——

    二人世界?

    二人世界是挺好的,可是,二人世界怎么又多出了一对儿?好像有点奇怪啊!

    苏凡这么想着,便说:“你们两个为什么不自己去?”

    “额,人多热闹一点。”曾泉道。

    他没有告诉苏凡,其实顾长清和姬云期是方希悠邀请的。

    “那地方,好像也不太偏僻吧!”苏凡道。

    苏凡的意思是,不太偏僻的地方,那两个人去也不会很孤单。如果换做是她,肯定是和霍漱清两个人去,最好不要约其他人了,还是两个人一起去的好。可是,曾泉和方希悠——

    额,不要多说什么了,人家夫妻的事,人家自己解决。

    “嗯,还不错。正好元旦的时候梅花也要开了,过去住两天。”曾泉道。

    “哦,对了,如果梅花开了的话,可以采一些花瓣腌起来哦!”苏凡道。

    “腌起来?做,泡菜?”曾泉没明白,问道。

    “你啊,真是——”苏凡道,“也不是说泡菜那样,就是可以用一些蜂蜜之类的腌起来,密封保存,腌制好了就可以吃了。或者说,可以做一些胭脂什么的。古时候的人就这么做的。”

    听她这么说,曾泉不禁笑了,道:“你这想法还真是奇特,果然和我不一样。跟你一比,我就是个俗人。”

    “你是挺俗的,居然想到泡菜。”苏凡道。

    “泡菜可是民生啊,能吃饱饭的。”曾泉道。

    “是,你说的对,泡菜没有问题,只是,好像没有人会用花瓣去做泡菜。”苏凡笑了,道。

    “是啊,花瓣是不能做泡菜的。”曾泉说道。

    “看来你是个好市长,脑子里第一件事就是老百姓的菜篮子问题。”苏凡道。

    “你比我更高级一层,已经进化到精神享受去了。”曾泉笑着说。

    “得得得,别互相吹捧了,你啊,真是没实话。”苏凡笑着说道,“哦,对了,我听说夫人到沪城去了,嫂子也一起过去了吗?”

    “嗯,她一起来的,怎么了?”曾泉问。

    “那她,还要回京吗?”苏凡问,“不是马上就到假期了吗?”

    “嗯,她下午已经走了。”曾泉道。

    苏凡“哦”了一声,道:“没办法,工作嘛!”

    “嗯,工作。”曾泉道,顿了下,他接着说,“我听说,爸和文姨要撮合娇娇和陆于同结婚。”

    “结婚?”苏凡愣住了,旋即又说,“那个时候于同不是一直在追她吗?结婚,也许还不错吧!”

    “是啊,也许是件好事。”曾泉道。

    说道曾雨,曾泉便问:“她没和你联系过吗?”

    “没有,我和她,额,不说话很久了,你忘了吗?”苏凡道。

    “我知道,我只是以为她会和你联系。”曾泉道。

    “她对我的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没指望她会联系我什么的,不过,也许结婚以后会成熟一点吧!”苏凡道。

    “我也这么想的,所以,爸和文姨的做法,我没有意见。”曾泉道。

    “他们问你了吗?我说爸和我妈?”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