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3章 只要保护好你就足够
    “爸下午打电话给我了,说了他们的想法。我和以珩也谈过了。”曾泉道。

    “以珩哥怎么说?”苏凡问。

    “他说只要于同和娇娇自己同意,他没有意见。”曾泉道。

    “哦,那就没什么事了吧!”苏凡道。

    “嗯。”曾泉道。

    苏凡没说话,曾泉那边,也是沉默了。

    总归,还是有些,怪异的。

    “哥——”苏凡叫了声。

    “什么?”曾泉问。

    “额,你和嫂子还是两个人去扬州吧!”苏凡道,“难得的假期,你们就别约别人了。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待待,有什么话,好好聊聊。”

    曾泉不禁苦笑了,连苏凡这么一个旁人都知道他和方希悠的假期应该是两个人,可方希悠——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曾泉道,“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了,晚安。”

    “晚安。”苏凡道。

    挂了曾泉的电话,苏凡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向曾泉征求一下建议,也许曾泉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苏凡便下床离开了卧室,来到了隔壁的书房关上门打开灯,重新又给曾泉打了过去。

    曾泉看见来电,愣了下,接听了,问道:“怎么了,迦因?”

    “哥,有件事,我想问一下你的意见。”苏凡道。

    “什么事,你说。”曾泉道。

    “就是我妈和逸飞妈妈的事。”苏凡道,“霍漱清刚才和我说夫人特意去沪城约见了她们,可是没有结果。”

    “这件事慢慢来解决,你——”曾泉道。

    他担心苏凡掺和进来后让她自己受伤,这次她也是好心来劝解覃逸飞的,结果——还是算了吧,别让她伤着了。

    “可是,继续拖下去,她们之间的成见不是只会越来越深吗?”苏凡打断他的话,道。

    “迦因,你要知道这件事不是你可以解决的,她们——”曾泉劝道。

    “哥——”苏凡道。

    “迦因,你听我说,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你要是来劝说,只会让你受伤。难道你想让这次的意外再发生一次吗?”曾泉道。

    “我——”苏凡道。

    “迦因,这种事,留给我们来解决,你什么都不要管了,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做好你的事就——”曾泉道。

    “我不能看着我们和覃家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让你和霍漱清受到影响!”苏凡道。

    曾泉的话,没有再说出来,卡在了嗓子眼。

    “我的错,应该由我来解决,而不是继续让你们为我的错误而接受惩罚。我不能看着你们两个再出什么意外,哥。”苏凡接着说。

    曾泉,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不禁有点责怪霍漱清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件事?夫人来调解,就足够说明事情有多严重了,苏凡又不傻,怎么会不明白呢?而苏凡的个性,又是想要保护身边的人,不管是霍漱清,还是他,甚至还包括,逸飞!

    想要保护的人太多,却独独忘了要保护她自己——

    “迦因——”曾泉叫了她一声。

    苏凡没说话。

    “你听我说,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我们不会再让你冒险了,明白吗?”曾泉道。

    “哥——”苏凡叫道。

    “如果连你都不能保护,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保护更多的人?”曾泉道。

    苏凡,良久不语。

    “迦因,照顾好自己就足够了,你要保护的,只有你和孩子们,其他的一切,交给我们去解决,好吗?”曾泉道。

    “你不该这么说,不该这样纵容我,不该——”苏凡的眼里,泪花闪闪。

    “笨蛋,你是我妹妹,我不纵容你,纵容谁去?”曾泉道。

    苏凡闭上眼,泪水就流了出来。

    其实,这么多年,曾泉一直都没有变,依旧是那个当初在她遇到困难时就会飞过来帮她的曾泉,依旧是那个可以和她“没个正经”的曾泉,依旧是她的老友曾泉!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先挂了。”曾泉道。

    “谁哭了?” 苏凡擦去眼泪,道。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吗?难的要死的时候,一滴泪都不掉。等没事儿了,你就哭的比谁都难过。” 曾泉笑着道。

    他说的是实话。

    “那你赶紧挂了吧!不说了。”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急促鸣音,不禁无奈地笑了下,道:“这家伙,还真是急!”

    只是,他和方希悠的假期,怎么办呢?

    苏凡这边,她擦去眼泪,定定神就走出了书房。

    而霍漱清已经洗完澡上床了,苏凡便赶紧过去拉着他起床,给他吹头发了。

    她并没有完全把刚才和曾泉打电话说的事告诉霍漱清,只说了其他的。

    “刚才我哥打电话过来了。”她说。

    “哦,说什么了吗?”霍漱清问。

    “说了,说我爸妈想让小雨和以珩哥的弟弟结婚。”苏凡道。

    霍漱清一愣,他没想到岳父岳母动作这么快。

    “小雨和以珩弟弟的意见呢?”霍漱清问。

    “应该没问题吧!于同一直都喜欢小雨的。”苏凡道。

    霍漱清本来想说小雨未必会喜欢陆于同,可是他没说出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希望小雨结婚以后可以成熟一点吧,别再让家里人为她担心了。”苏凡给他吹着头发,道。

    “是啊,但愿如此吧!”霍漱清道,“曾泉没和你再聊别的?”

    “聊了啊,他说他元旦要和我嫂子去扬州,我猜他们可能会去那个梅花园,你记得吗?上次我和以珩哥去那里找他的时候,遇到了颖之姐——”苏凡道。

    “那挺好的,说不定他们两个会变得好起来,然后你就可以早点当上姑姑了。”霍漱清道。

    “是啊,是好事情啊!他们两个好好儿的,这才是大家希望的事。”苏凡道,“只是,你觉得他们两个差点要离婚又回来的,可能会和好吗?那件事总是会有芥蒂吧!”

    “肯定是会有的,毕竟他们不像你。”霍漱清道。

    “我?我怎么了?”苏凡问。

    “只有你不会把这种事很放在心上,可其他人未必不会。就算和好了,心上的伤痕总会在的。”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