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6章 只是你的想象而已
    “迦因,事情没那么简单的。”罗文因道。

    “妈,我知道,我不会要求您做什么,只是,我不想再看着霍漱清夹在我们和覃家之间为难。”苏凡望着母亲,道,“这是我惹出来的事,我会自己去解决。”

    “你?”罗文因道,“得得得,我也不和你争论这个了。念卿怎么还不回来?我还没有那个bobo亲近吗?”

    说着,罗文因便让秘书沈小姐去隔壁把念卿带回来,苏凡便说:“妈,还是我去吧!要不然她不会回来的。”

    于是,苏凡便穿上羽绒服,走出了家门。

    隔壁,一切都是和以前一样。

    勤务人员领着她进去了,却正好碰上了隔壁的杨部长。

    苏凡便和杨部长打了个招呼,说明了来意,聊了几句,部长就走了。

    坐在车上的杨部长看着苏凡离去的背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这件事,好像是该有个了结了。

    见了杨思龄,苏凡不禁眼前一亮,微笑道:“您还是这么漂亮啊!”

    “哪里哪里,您过奖了,还是您更美!”杨思龄道。

    念卿和bobo坐在一旁,道:“女人们就是喜欢互相吹捧!”

    苏凡一听,看向女儿,念卿扫了她一眼。

    杨思龄便笑了,道:“念卿真的很懂事呢!这些日子念卿不在,bobo都不知道找谁玩。”

    苏凡想问,怎么没有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吗?可是,她没说出口,这是人家的私事,她问那么多干什么?

    “你们放假不出门吗?”苏凡问,“没去哪里旅行一下吗?”

    “去了,上周和朋友去了一趟瑞士,滑了几天雪就回来了。”杨思龄微笑道。

    “是啊,我想起来了,念卿和我说过,我给忘记了,不好意思。”苏凡道。

    杨思龄摇头。

    “我爸爸妈妈从来都不带我出去玩。”念卿道。

    “那是因为你爸爸妈妈太忙了啊!”杨思龄劝道。

    念卿看了苏凡一眼,对bobo道:“我好羡慕你可以出去旅行啊!”

    “可你爸爸妈妈天天陪着你——”bobo道。

    好吧,又到这个话题了。

    苏凡只好说:“念卿,姥姥想你了,我们先回家看看姥姥吧!”

    “不要,我要和bobo玩。”念卿道。

    杨思龄很清楚苏凡的来意,便劝念卿道:“那,你们两个再玩五分钟,然后你回家陪姥姥,怎么样?”

    念卿点头。

    小孩子嘛,反正也不知道五分钟有多久。

    “来吧,我们坐着喝茶等等孩子们。”杨思龄对苏凡道。

    苏凡只好和杨思龄来到屏风后的茶室了,听着两个孩子在客厅玩着。

    “真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苏凡对杨思龄道。

    “没有没有,bobo也是很想念卿。对了,念卿是不是要留在这边读书,还是去她爸爸那边?”杨思龄问道。

    “过年先在这边陪着我妈,等假期结束了就去那边读书。”苏凡道。

    杨思龄点头,道:“也对,孩子还是跟着父母在一起比较好。”

    “就是我们都太忙了,没办法陪她。”苏凡叹道。

    杨思龄微微笑了下,道:“你们在她身边就是最好的陪伴了。”

    苏凡点点头。

    接下来,就没有话题了。

    “哦,对了,我听说您以前是设计师,是吗?”杨思龄赶紧想起一个话题,问苏凡道。

    “做过几年婚纱设计。”苏凡道,“不过已经放弃了。”

    “太可惜了。”杨思龄道。

    “没办法,总得有舍弃嘛!”苏凡笑了下,道,“而且现在婚纱店交给了我朋友打理,我也很放心她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请教您一下。”杨思龄道。

    苏凡看着她。

    “来,您跟我过来。”杨思龄微笑道,“明天晚上我答应了一个朋友去她的沙龙,需要正装搭配一下,您能不能帮帮我?”

    “哦,可以啊!就怕我的眼光——”苏凡道。

    “没事的,您是设计师嘛!没问题的。”杨思龄微笑着,拉着苏凡的手走出了客厅,跟仆人嘱咐着看好两个孩子,便和苏凡一起来到了厢房。

    推开一扇门,里面满满当当都是衣服鞋子什么的。

    苏凡这几年下来也是见多了,并没对这么豪华的更衣室感到什么意外和惊讶,不过,折让苏凡对杨思龄的过去产生了更深的好奇。

    “您能帮我选一下吗?”杨思龄微微笑着,看着苏凡,问道。

    “当然是没问题。”苏凡道,便询问了那个沙龙的一些基本情况和着装要求,很快就帮杨思龄配了一套出来。

    “我想马上就穿上。”杨思龄笑着说。

    苏凡还没说出话来,杨思龄就开始脱衣服了。

    “抱歉,那我在外面等——”苏凡道。

    “没关系,您能帮我拉一下这个拉链吗?”杨思龄道。

    苏凡只好转过身,帮杨思龄去拉她后背的拉链了。

    这种女人,怎么喜欢穿这样的裙子呢?穿脱也不方便啊!

    然而,让苏凡震惊的是,镜子里的杨思龄,腰间那一枝梅花——

    猛地,苏凡的视线就被衣服挡住了,苏凡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犯了错,不该盯着别人的身体看,哪怕是女人——

    “抱歉,杨小姐!”苏凡忙转过身。

    “没事。”杨思龄笑了下,手摸着那枝花,“看着美吗?”

    “什么?”苏凡问。

    “我的花儿啊!”杨思龄笑着说。

    “嗯,很美。”苏凡道。

    “他说他喜欢梅花,所以,我就给自己纹了梅花。”杨思龄道。

    “他?”苏凡转过身,看向杨思龄。

    “嗯。bobo的父亲,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杨思龄道。

    苏凡“哦”了声。

    “我很小就仰慕他,很多年了,可是,他从来都没有看过我一眼。”杨思龄穿上衣服,坐在凳子上。

    苏凡没说话。

    “后来有一天,我,我终于找机会接近了他,我想跟他表白,毕竟,毕竟过了那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杨思龄从抽屉里掏出一支烟,点着了。

    “更衣间里——”苏凡道。

    “没关系,我想抽一根。”杨思龄道,“等会儿让他们处理一下就好了。”

    苏凡便没说话。

    “您坐吧!”杨思龄拍拍身边的位置,对苏凡道。

    苏凡微微摇头,靠着衣柜门站着。

    “抱歉,我,我想和您聊聊,这样太唐突了,我——”杨思龄道。

    “没关系,您说。”苏凡微微笑了下,道。

    杨思龄有点紧张,夹着烟的手指,好像都在颤抖。

    “您,很爱他吗?”苏凡问。

    杨思龄点头。

    “那,你们怎么就分开——”苏凡问道。

    既然是杨思龄自己要说,那她问,也应该属于正常的交流嘛!

    “他根本不知道bobo的存在,甚至,”杨思龄苦笑了下,看了苏凡一眼,“现在他见了我,也未必会想起我是谁。”

    苏凡,惊呆了。

    不是吧!世上还有这样的事?

    给一个男人生了孩子,而那个男人连她都不知道是谁?

    不至于吧?

    这,这得是多么深的感情才——

    “我,很可笑,是吧?”杨思龄道。

    苏凡摇头,不语。

    “我知道我的处境,这些年,bobo一直问我,她爸爸是谁,怎么样的,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我——”杨思龄说着,急急地抽了口烟。

    “您,去见过bobo爸爸吗?这些年?”苏凡问。

    “见过,我,我偷偷去看过他,可是,他从我眼前走过去,都不会跟我说一句话。”杨思龄道。

    好吧,这个男人,肯定不是一般人了。苏凡心想。

    就像当初她和霍漱清一样。

    如果不是后来重逢了,她可能也就会像杨思龄一样,偷偷跑去看他,然后躲开,就这个样子。想要见,却又,不敢见。

    “您为什么不告诉他,bobo的事呢?”苏凡问,“如果您和他说了,也许就——”

    “说了又怎么样呢?只会让他讨厌我——”杨思龄道。

    讨厌?

    这么一来,苏凡就没办法理解了,本来刚刚还有点理解,现在又——

    霍漱清是没有讨厌她的,即便,即便当初她以为自己会给霍漱清带来麻烦——是啊,只是她的以为而已。

    “也许,不会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呢?”苏凡道。

    杨思龄看着她。

    “现在你觉得他不会想见你,会恨你,这些只是你的想象,对不对?也许,真正等你见了他,和他谈了,是另外一种情形呢?”苏凡看着杨思龄,“你自己也不知道,对不对?”

    杨思龄好像是在深思一样。

    这时,苏凡的手机响了。

    是母亲打来的。

    “抱歉,杨小姐,我带念卿回去了,我家里有亲戚过来看望孩子——”苏凡道。

    “哦,没事没事,我们过去领孩子吧!抱歉拖了你的时间。”杨思龄忙起身道。

    两人便走向了客厅,接了念卿离开。

    bobo不舍地看向念卿,苏凡便牵着念卿的手走了。

    “霍夫人——”杨思龄叫了苏凡一声。

    苏凡停下脚步回头。

    “谢谢您!”杨思龄道。

    苏凡微微笑了下,和念卿离开了邻居家。

    “妈妈,你们在聊什么?”念卿问苏凡。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苏凡道。

    “肯定是在说bobo爸爸的事吧?”念卿道。

    “你怎么知道?”苏凡问。

    “bobo说,她外公告诉她,过几天就要带她去见她爸爸了。”念卿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念卿。

    “她,什么时候说的?”苏凡问。

    “刚刚啊,刚刚你们走了,bobo和我说的。”念卿低着头,走着。

    “她知道她爸爸在哪里吗?”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