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我的任务就是你
    下午的时候,夫人派来的车子就来到曾家接苏凡了。曾家老太太想见孩子,罗文因便带着念卿和嘉漱去了曾家老宅拜望老太太。

    这是苏凡第一次去拜见夫人,也是第一次进入红墙。想当初,霍漱清在这个院子里工作了一年多,可她从没去过他的办公室。毕竟,这个院子不是谁想进去就可以进去的。而那阵子恰好她也正在医院,就算是想去,也没办法。

    车子缓缓开进了院子,苏凡从窗户里看向外面。

    当年她第一次进江宁省委大院去找霍漱清的时候,被大院里的安静肃穆给震惊到了。而现在,这里,说起庄严肃穆,那是比省委大院多了许多倍。这样的庄严肃穆,让苏凡感觉时间好像在静止一般,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而和她一起前来的孙敏珺,也是被这样的景象给震撼了。尽管孙敏珺跟随罗文因多年,对许多大场面已经是见怪不怪,是一个可以轻松hold住全场的人,即便如此,即便这样的孙颖之,还是对这个院子带来的感觉惊到了,和苏凡一样,只是透过车窗户四处看着,好像连呼吸都忘了一样。

    车子停下,警卫员给苏凡拉开了车门,她和孙敏珺下了车。

    “霍夫人,夫人在等您,您这边请——”一个年轻女子走过来,对苏凡礼貌微笑道。

    苏凡微笑道谢,便带着孙敏珺跟着那名女子和警卫一起走了。

    这次是来谈工作的,孙敏珺是要跟着苏凡一起来帮忙的,所以夫人便让孙敏珺一起来到这里,给孙敏珺分配她的任务。

    苏凡完全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绕了几个回廊,才来到了夫人的会客室。

    “霍夫人、孙小姐,您们先坐,我去请夫人。”年轻女子盈盈一笑,道。

    苏凡和孙敏珺便在勤务人员的引领下,坐在了沙发上。

    茶水端了上来,两个人只有低声道谢。

    苏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真是没想到会这样,好紧张啊!

    紧张的不行,苏凡不禁对方希悠的敬重又多了好几层。想想她只是来这里一趟,在这里坐着等夫人就这么紧张,这么激动了,方希悠天天在这里工作,把这里的一切都熟稔于心,而且处理所有的事务都是游刃有余,真是不简单啊!

    方希悠,真是不简单!

    苏凡心里这么想着,就听见门开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迦因来了啊!”是孙夫人!

    苏凡和孙敏珺忙起身,问候“夫人好”。

    孙夫人笑盈盈的,拉着苏凡的手,刚要说什么,却突然道:“你的手怎么这么冰?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没有,就是,可能是太紧张了。”苏凡笑了下,道。

    孙夫人笑了,道:“别紧张,我们出去外面走走,边走边聊吧!”

    “好的。”苏凡应声。

    “小李,你带敏珺去了解一下她的那部分工作。”孙夫人对那个领着苏凡进来的年轻女子道。

    孙敏珺忙向孙夫人道谢。

    孙夫人便说:“你是文因教出来的人,自然是不会差的。看这些日子你在回疆帮了迦因做了那么多事,我很清楚你的工作能力。所以这次,还有以后,你也要尽全力帮助迦因。”

    “是,夫人,我明白。”孙敏珺道。

    孙夫人莞尔,道:“你们先下去吧,我和迦因自己去走走。”

    于是,孙敏珺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了。毕竟,身为秘书的孙敏珺在这个新的任务里,担子是不轻的。而且,罗文因也和孙敏珺说过,这是苏凡第一次在夫人身边工作,一定要把所有的事都做到滴水不漏,不能让夫人觉得苏凡不行。所以,孙敏珺还是很有压力的。

    “前几天我去了一趟沪城,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孙夫人对苏凡道。

    “是的,我妈和我说了。”苏凡道。

    “你有什么想法?关于这件事?”孙夫人问。

    “夫人,对不起,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我——”苏凡道。

    孙夫人摇头,道:“我不是让你在这里道歉,而是问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所以,你只要平心静气,客观地回答我就可以了。”

    “是,夫人。”苏凡道。

    “夫人,我想去见见徐阿姨,和她亲自谈一谈。她对我成见很深,我知道这件事要解决并不容易,可是,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我不去见她,不去和她解释,这件事,可能就没办法——”苏凡道。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试过了,我没想到梦华会那么坚持。”孙夫人叹道。

    “她是因为太爱逸飞了。”苏凡道。

    “父母对子女的爱,有时候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孙夫人道。

    苏凡点头。

    “逸飞是个好孩子,你和他的事,我也知道。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在那样的情况下有逸飞不计回报的付出,不感动也是假的。”孙夫人道,“只是,迦因——”

    孙夫人停下脚步,看着苏凡。

    苏凡也看着孙夫人。

    “你,对逸飞,并不只是感动吧?”孙夫人道。

    苏凡,愣住了。

    孙夫人莞尔一笑,道:“你别见怪,我也是过来人,感情的事,我也很清楚。我是个旁观者,我也不会责怪你什么。相反的,我,”顿了下,孙夫人看着苏凡,“我理解你的做法。”

    “夫人,对不起——”苏凡道。

    孙夫人摇头,道:“这件事呢,不是你的错,也不是逸飞的错,也不是漱清的错。环境使然,人有什么办法呢?”

    苏凡一言不发。

    可是,她的心里丝毫不平静。

    关于逸飞的事,从没有一个人像孙夫人这样看待。

    “漱清年纪比你大,我记得好像是十几岁?十四岁,是吗?”孙夫人问。

    “是的。”苏凡答道。

    “十四岁,已经足够产生代沟了。你还年轻,而漱清的年纪已经不允许他有太多的时间去恋爱,他没办法和你同步。当然,他很爱你,我们都看得出来,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漱清很爱你。只是,很多时候,对于女人来说,爱包括的东西太多了,陪伴啊倾听啊理解啊,很多东西,当然男人也需要这些。可漱清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些事,他爱你,只是用他的方式,而这样的方式,并不是你需要的,是不是?”夫人问道。

    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是,夫人,说的很对。

    “逸飞他能设身处地为你着想,他会照顾到你的心情,会支持你的梦想,这是你一直没办法和他断绝来往的原因,是不是?”夫人问。

    苏凡点头,鼻腔里却涌出了一团液体。

    “我不该怪怨霍漱清,可是,这件事,不是逸飞的错,是我的错,我——”苏凡道。

    夫人拉着苏凡的手,柔声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你爱漱清,可是,漱清的世界,是你陌生的,是你无法应对的,对不对?”

    苏凡点头,眼眶含泪。

    “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好,我不能像我妈和我嫂子那样,成为她们丈夫的贤内助,我,我甚至连怎么和霍漱清的同僚说话都不知道,我妈用了很多时间来教我,可我,就是没有办法像她那样。我,我不配做霍漱清的妻子。”苏凡道。

    “迦因,不是你不配,你知道吗?”孙夫人看着苏凡,道。

    苏凡望着夫人。

    “你太年轻了,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太陌生。毕竟你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这个环境里,而且,你嫁给漱清的时候,漱清已经进入了快速上升阶段,没有给你太多的时间来适应他的改变。你是被动地被卷入这个世界的,迦因。”孙夫人诚恳地说。

    “谢谢您,夫人,谢谢您和我说这些。我的确没有办法跟上霍漱清的脚步,不管我怎么努力,我在他面前都是个白痴,我总是会怀疑自己,我,没有自信。”苏凡道。

    “可是,迦因,你必须要尽快适应过来,你的时间不多了。”孙夫人注视着苏凡的双眼,道。

    苏凡,愣住了。

    “漱清,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需要他,而他,需要你。我知道这么要求你会让你很为难,可是,你必须要做到。明白吗?”孙夫人道,“希悠,她对于很多事,不管是家事还是国事,她都是有很好的处理方式,这一点,我们都清楚。这些年,她在我身边工作,对于该如何把控全局,已经有了很好的训练,她表现非常好,尽管她也有她的缺陷,可是,她现在就算是离开了我,将来她也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性。她会超越我,这一点,我和首长都是这样认为的。现在,我的任务,就是你,迦因!”

    “我?”苏凡望着夫人。

    孙夫人点头,道:“迦因,在我们这个位置,不管是考虑问题还是做决定,都要有足够的人文情感,我们是女人,我们的任务就是辅助我们的丈夫,弥补他们的缺憾。男人做事,都会显得刚硬,而我们,就是要让他们变得柔软起来,给予这个国家的国民更多的人文关怀,这,是我们的职责。所以,我们要有感情,我们要是人,作为人一样来思考,而不是机器,你明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