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8章 我们都要选择
    对于孙夫人这一番恳谈,苏凡是没有料到的,她从没想过,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

    只是,不管她有没有想过,事情是真的,而孙夫人的意思很明白清楚,霍漱清要上位,而她苏凡也必须进步,不能再像过去一样了。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和霍漱清的时间,都不多了。

    “夫人,我明白您的意思,谢谢您。只是,我,我——”苏凡道。

    孙夫人看着她,道:“你觉得你做不到吗?”

    苏凡点头。

    “其实,很简单,迦因。”孙夫人微微笑道。

    “简单?”苏凡不解。

    孙夫人点头,道:“只要你凭着一片真心去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做事,这就足够了,明白吗?只要这一点,只要一颗真心。”

    苏凡不明白,望着孙夫人。

    “你的心里,要装着这个国家,装着这个国家的人民,还有,你的丈夫和家庭。这样,就够了。只要你把这些装在心里,该怎么做,你自然就明白了。”孙夫人道。

    “可是我,我——”苏凡道。

    “至于做事的方法什么的,具体该怎么做,这些都是下面儿的人要操心的,你操这个心做什么?你要抓的,就是大方向,而这一点,我相信你绝对不会有问题。”孙夫人道。

    苏凡,沉默了。

    她站在原地,静静陷入了思考。

    “古人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们做事也是一样的。把老百姓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思考他们需要什么,这样,就会把工作做好。而你,迦因,应该很明白老百姓的想法,对不对?”孙夫人注视着苏凡,道。

    苏凡,微微点头。

    孙夫人温柔地笑了,道:“你看,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吗?没什么困难的。至于其他的,比方说该怎么和这个圈子里的人相处啊什么的,等你这几年慢慢磨练下来,你自然就知道了。”

    “夫人——”苏凡望着她,问。

    夫人看着苏凡。

    “您觉得我可以做到吗?”苏凡问。

    孙夫人点头,道:“你的心是没有错的,你缺少的,只是方法。这一点,我可以教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你和希悠就是自我特点太突出了,如果,你们可以融合成一个人,那就完美了。”

    苏凡微微笑了下,没说话。

    “迦因,有个问题,我可以问你吗?”孙夫人继续慢慢走着,问苏凡道。

    “夫人,您说。”苏凡道。

    “你的内心里,到底是想要跟逸飞一起去做设计师、去做你们的时尚,还是像现在这样,成为漱清的帮手?”孙夫人看着苏凡,问道。

    苏凡还没有回答,孙夫人就说:“我想听实话,你跟我讲实话,可以吗?”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做设计师的。”苏凡道。

    孙夫人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可是,人只能选择一件事去做,才能做好,是吗?”苏凡接着说。

    “额,其实也未必。”孙夫人道。

    “您放弃自己曾经的艺术事业,会后悔吗,夫人?”苏凡问。

    孙夫人笑了,道:“其实也不算放弃啊!我在用另外一种方式继续着自己的事业。”

    苏凡不解,望着孙夫人。

    “在不同的位置上,你可以做不同的事。我以前把艺术当做工作来做,现在,我可以利用我的位置,来帮助更多的人去实现他们的艺术梦。比如说你这次要来做的这个项目,可以帮助那些偏远落后地区、但是有着艺术追求的孩子们去实现他们的梦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看着他们之中有人站在我曾经站过的舞台,我想,我会很欣慰的。”孙夫人微笑道。

    苏凡,沉默了。

    “迦因,我们都要做选择,或迟或早。我们两个人的区别只是在于,我是在实现了自己的艺术之梦以后才开始选择了另外一种人生,而你,太早被决定了。所以,我理解你的遗憾,理解你想要追求自己梦想的决心,我也理解你不想只作为霍漱清的妻子而存在,可是,在这个特殊的时候,我们,只能选择一种生活,并且尽快去适应新的角色。”孙夫人道。

    苏凡点头,望着孙夫人,道:“夫人,我明白了。”

    “你要记住,你站在他的身边,成为辅佐协助他的人,并不能放弃你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这一点,是最关键的,绝对不能没有原则、不经过思考就去附和他。任何人都会犯错,都会不理智,特别是在他们的位置,这样的不理智和错误会带来不可估量的结果,而我们,就要去避免这些事的发生,明白吗?这种例子,不用我给你多说了吧!我们五千年的历史,你随便看看书都可以看到。”孙夫人注视着苏凡,认真地说。

    “是,夫人。”苏凡点头道。

    “而且,你这么年轻也不是说完全就不好的。”孙夫人继续缓步走着,道。

    苏凡没明白。

    “你这么年轻就进入这一的角色,虽然可能失去了一些自我选择的机会,可是,等将来漱清离职了,那时候还你也年纪不大啊,肯定是比我要年轻的。”孙夫人笑着说,“到那个时候,你卸下了重担,不就可以去继续追求你的梦想了吗?你的设计师的梦想?等你经历过了山顶的这些风风雨雨,那个时候再去看待世界,肯定不会得出现在一样的结果和感受。你说呢?”

    苏凡笑了,点头,道:“是啊,您说的对!我可以在将来霍漱清退休以后去做我的香水。”

    孙夫人笑了,道:“我希望那时候可以见到你的产品。”

    “我一定会努力的,夫人。”苏凡道。

    孙夫人点头。

    冬天的风,吹皱了湖面,也吹动着两人的发丝。

    “夫人——”苏凡望着孙夫人。

    孙夫人看着她。

    “谢谢您的教导。事实上,我内心,真的一直以来都是波动不定的。好像不管自己选择了什么,都会有缺憾,都会觉得没办法放下另外一种。不管是在自己事业的选择上,还是感情。所以一直都拖泥带水,不够决断,以至于造成了现在这样混乱的局面无可挽回,让太多的人为我担心。他们都说我太善良,所以才会这样。可是,我知道不是这样,是我太优柔寡断,是我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苏凡道。

    “那么现在,你明白你想要什么了吗?”孙夫人问。

    苏凡点头,道:“我要选择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其他的放弃了虽然会有遗憾,但是,如果失去了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不止是遗憾了。所以,我会选择和霍漱清站在一起,不管到什么时候,支持他帮助他,尽自己的全力去承担自己的责任。”

    孙夫人看着苏凡,微微笑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会做到的,迦因!”

    “谢谢您,夫人。可是,我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所以,请您教我,夫人!”苏凡道。

    “傻孩子,这就是我的责任!”孙夫人拉着苏凡的手,满眼都是深深的慈祥的笑意,“你和希悠,我希望你们将来成长为最优秀的女性,来承担你们最重要的责任。这是我的职责,我也一定会尽全力去做。只是,我之前说的,你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你觉得你该从哪里开始第一步?”

    苏凡想了想,道:“和徐阿姨见面。”

    孙夫人点头。

    苏凡望着和蔼的孙夫人,露出了笑容。

    孙夫人笑着拍拍她的肩。

    苏凡便和孙夫人一起走着。

    “夫人,我在沪城见过颖之姐了。”苏凡突然说。

    “哦,她呀,整天就是这样到处疯。”孙夫人道。

    “夫人,颖之姐她,她爱我哥——”苏凡道。

    孙夫人停下脚步,苏凡忙说:“对不起,夫人——”

    “没事,你说的,是实情。”孙夫人叹道。

    苏凡望着她,就听孙夫人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我明知道颖之爱泉儿,却还是要让他们分开,是吗?”

    “是的,夫人。”苏凡道。

    孙夫人看着苏凡,道:“为了泉儿!”

    苏凡愣住了。

    “首长他啊,是看着泉儿长大的,泉儿的秉性什么的,首长他一清二楚。他一直都是把泉儿当做自己的儿子在看待,教导他,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孙夫人道。

    苏凡,不语,静静听着。

    “泉儿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和首长是接近的,只是相比之下,泉儿更加的,更加的自由一些。毕竟环境不一样了嘛!”孙夫人道,“所以,首长是很希望泉儿可以在政坛上一直走下去的,只是泉儿那孩子,好像是更喜欢自由自在一些。因为这个,当初才让他大学毕业就去了纪委,磨炼他的耐性,结果那孩子啊,总是圈不住!”

    说着,孙夫人笑了,苏凡也笑了。

    曾泉,就是那样的一个个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