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生活就这么被决定了
    夫人含笑点头,道:“我们都很喜欢泉儿。当年他母亲去世后,首长把泉儿接到我家住过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是看出来他是真的喜欢泉儿的。”

    “既然您和首长都喜欢我哥,颖之姐也爱他,为什么——”苏凡问。

    夫人摇头叹道:“泉儿和希悠结婚之前,首长他已经快要履任了。如果泉儿和颖之结婚,那么,泉儿这辈子是没有机会做到那个位置的。”

    苏凡望着孙夫人,简直不敢相信。

    “所以,我哥和我嫂子结婚,是首长希望的吗?”苏凡问。

    “希悠是最适合接替我的人,而且,她爱泉儿。”孙夫人道。

    苏凡,沉默了。

    曾泉的幸福,就是在后面一堆人的力量之下,就这样决定了的。

    “希悠她,是个,好孩子。也许,慢慢会改变吧!”夫人叹道。

    “是啊,会变吧!”苏凡道。

    只是,他们两个已经结婚这么多年了,要是可以改变,早就变了,现在——

    希望吧!

    “走吧,我们去喝杯茶。我今天时间很多。”孙夫人微笑道。

    苏凡便跟着孙夫人走了,只是她的心里,今天真的是震撼了。太多太多的事,一下子都堆了过来——

    她,准备好了吗?

    与此同时,到达了沪城的方希悠,因为曾泉还没有开始放假,显得极为无聊。她不想跟以前一样让社交占据她的休息时间,既然是来休假了,那就好好休假。

    说是休假,可是方希悠也是不得闲。

    中午的时候,办公室的下属就向她报告了今天苏凡过来的情况,说孙夫人和苏凡在院子里散步好久,没有人跟着,不知道聊了什么。

    “还有什么?”方希悠剪着花枝,问道。

    “霍夫人今天带了她的秘书过来,那些具体的事宜都是她秘书在了解。夫人让杜小姐给霍夫人单独准备了一间办公室使用——”下属低声报告道。

    单独的办公室?

    方希悠的手,顿住了。

    “是临时的吗?”方希悠问。

    “不知道,杜小姐一大早就带人在收拾了。”下属低声说。

    杜小姐就是孙夫人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是孙夫人生活秘书。

    “嗯,我知道了,有什么情况再跟我说。”方希悠说完,就摁掉了电话。

    夫人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真的要把苏凡留在身边培养吗?

    把苏凡留下了,却让她去休假?这到底是——

    方希悠继续剪着花枝,心,却是有点乱了。

    一不小心,手指被花刺扎到了,流出了血,她赶紧捏住手指,去找创可贴,丢下花枝和花叶在地板上。

    家里的仆人见她手流血了,赶紧帮她包扎。

    “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仆人忙问她。

    “没事,创可贴就可以了。只是刺了一下而已。”方希悠道。

    在家里这样待着也是无聊,方希悠便让司机准备车子,她要出门去逛逛。

    对于沪城,方希悠虽然没有京城那么熟悉,可也不能算是陌生的地方。

    能有什么可逛的呢?看看演出或者展览,还比较符合她的心意,购物——

    购物也没什么不可的,想起来她也好一阵子没给曾泉买衣服了,毕竟新年到了嘛!

    可是,去哪里呢?

    方希悠猛地想起沈家楠的姐姐有一家成衣店,高级手工定制的衣服,她还没有好好去看过,据说评价很好的,她还是应该去了解一下,如果可以的话,就给曾泉做一些。她不喜欢那些千篇一律的设计,即便是男人的衣服来来去去都差不多,可她还是喜欢有点特点的。

    于是,让秘书查了那家店的地址,方希悠就让司机开车过去了。

    秘书是知道那家店的,毕竟那一晚方希悠和叶黎发生那件事之后,沈家楠救了方希悠就去了他姐姐的店。只是现在,突然去那里——

    身为秘书,自然是不能多嘴的,方希悠想要做什么,那就做什么。

    下了车,店门外面并不热闹。

    虽然假期马上就到来了,可是这条街,和平常一样的安静。

    车子驶过,只会卷起落在地上的梧桐叶。

    她喜欢这样的环境,很安静。一切,看起来都是很古朴的,连同这幢楼,以及对面小区的院墙。

    秘书推开门,方希悠便走了进去。

    店里面,依旧安静。

    “您好!”一名年轻的女店员马上迎上来,问候方希悠道。

    “沈小姐不在吗?”方希悠问。

    “哦,不在,她等会儿就来了,您是要——”这时,店长也赶紧上前问候了。

    看方希悠这一身着装,再有这气质,绝对不是一般人。店员们是绝对不敢怠慢的。

    “我想做两件衣服,能帮我约一下吗?”方希悠问。

    “可以可以,您先坐,我马上给您约。”店长说着,忙安排店员请方希悠上楼。

    “这边二楼是我们的vip休息区,您先稍事休息。”女店员微笑道。

    “不用了,我想看看你们的成品,可以带我看一下吗?”方希悠问。

    “好的好的,没问题。”店长让手下给老板打电话,说有位大客户来了,请老板早点过来。

    沈家芝接到电话的时候,已经准备要出门了,便问店员“来的是什么人?”

    “不认识,但是看着很不一般——”女店员答道。

    这时,旁边的一个店员突然想起什么,忙从同事手里抢过电话,对电话那边的沈家芝道:“芝姐,我想起来了,今天来的这位小姐,之前来过咱们店里。”

    “来过?是客人吗?”沈家芝问。

    “不是,是,是有一天夜里,沈先生带着过来的,他们在二楼待了好一阵子,后来沈先生拿了咱们店里的衣服给她,就和那位小姐一起走了。”女店员小声说。

    家楠?

    沈家芝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一听是弟弟领过去的,眼睛不禁一亮。

    弟弟这个人,在对待男女关系上面,简直就是一个唐僧,见着女人都是要保持距离的。虽然他对女性很礼貌,可是那种距离感,谁都能感觉得出来。他能主动带着一个女人去店里——

    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于是,沈家芝便说:“你们好好招待那位小姐,我马上就到。”

    挂了店里的电话,沈家芝立刻给弟弟打了过去。

    沈家楠刚刚开完会,在办公室里和下属商议着什么,姐姐的电话就来了。

    “姐,什么事?”沈家楠问。

    “你马上到我店里来一趟。”沈家芝道。

    “你店里?出什么事了吗?”沈家楠不明白,问。

    “哎呀,你过来就知道了,快点,别磨蹭了。”沈家芝道。

    “我还在忙——”沈家楠道。

    “我跟你说,你要是现在不来,你会后悔的啊!到时候别怪姐姐没提醒你。”沈家芝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沈家楠听着听筒里传来的急促鸣音,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面前的下属们道:“这个计划书,你们再好好修改一下,还是刚才我们说的那些细节方面,你们再好好商议。修改好了来找我。”

    下属们便离开了。

    沈家楠让助理安排车子,去姐姐的店里。

    这个姐姐,总是这样子。丝毫不管他的工作很忙这个事实,好像他还和小时候一样是她的跟班。

    不过没办法,他就这么一个姐姐,父母都去世了,也没妻子没孩子,姐姐是这个世上和他最亲近的人了,而且姐姐又一个人——看来,他得认真给姐姐找个姐夫了,等姐姐有了老公,就不会动不动这样找他了。

    这么想着,沈家楠就离开了办公室。

    沈家芝到店里的时候,方希悠正在看店里的样品,因为沈家芝速度很快,方希悠就没怎么等。

    结果,让沈家芝意外的是,看到方希悠那一刻,她完全惊呆了。

    是,方希悠?

    方希悠见沈家芝来了,便含笑起身,走向沈家芝,问候道:“沈小姐,您好!”

    “方小姐——”沈家芝道。

    “是我。”方希悠微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您过来——”沈家芝忙说。

    “别客气,我也是没事过来逛逛。麻烦您了。”方希悠道。

    “不麻烦,不麻烦。您能来我店里,我,我求之不得呢!”沈家芝笑着说。

    方希悠微微笑了。

    “来,坐,坐,我们坐下聊。您今天是想做什么衣服吗?您跟我说。”沈家芝道。

    “我是想过来看看男士的衣服,给我先生做几件。”方希悠道。

    “是曾市长啊!没问题,您想要什么款式,告诉我就好。曾市长那么忙,我可以带人上门为他量体的,只要您方便。”沈家芝道。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方希悠道,“我先看一下,等他在家了,我给您打电话。”

    “好的好的。您只管看。”沈家芝笑着道。

    此时的沈家芝,虽然一边和方希悠介绍着男士成衣的设计样板,可是心里没办法平静。她刚刚给弟弟打了电话,让弟弟过来,可是这来的人是方希悠,早知道是方希悠的话,她就不给弟弟打电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