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0章 不能太不客气了
    她站在一排衣服边上,手里拿起一条袖子,面带淡淡的笑容和沈家芝说话。她的身后,是一片温暖的阳光,有点橘黄色的阳光,衬着她那一身乳白色的套裙更加温暖的色彩。

    那温暖的色彩,映衬着她脸上的笑容那么的柔美。

    沈家楠在门口站了片刻,带着礼貌的笑容,走向了方希悠和姐姐。

    “方小姐,您好。”沈家楠问候道。

    方希悠一愣,看向沈家楠,对他温婉一笑,道:“沈先生,您好。”

    “您是过来看衣服吗?”沈家楠问。

    “嗯,我打算给阿泉买些衣服,就过来沈小姐这边看看。”方希悠答道。

    沈家芝看着弟弟和方希悠,便说:“难得方小姐您过来,正好也快到中午了,要不,我请您吃饭,可以吗?”

    方希悠还没说话,沈家楠就说:“还是我来吧!姐姐!”

    见沈家楠这么说,方希悠微微笑了下,道:“太麻烦你们了。”

    “没事儿没事儿,这是我们的荣幸。”沈家芝忙笑着说,“那我让人去订位置,你们先坐会儿。”

    说完,沈家芝就离开了。

    沈家芝一离开,方希悠就对沈家楠笑了下,道:“您今天不忙吗,沈先生?”

    “额,还好。我姐姐说您来了,和您一起共进午餐才是最很重要的工作。”沈家楠礼貌微笑道。

    方希悠笑了笑,没说话。

    “您是来探望曾市长的吗?”沈家楠问。

    “嗯,我提前休假了。”方希悠拿起衣服看着,道。

    “您和曾市长,有什么度假计划吗?如果有需要,请告诉我。”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下,看了沈家楠一眼,道:“不用了,谢谢您。”

    接下来,方希悠就不说话了,她的表情很是平静,好像这个房间里没有人,只有她自己一样。这样让沈家楠有些尴尬,他极少遇到这样的人,说几句话就一言不发了。不对,他遇到过这样的人,只是,方希悠和别人不一样,其他人或是因为一些原因,比如说对他的敬畏而让后面的话终止了。而方希悠是不同的,她坐在那里,那层透明的墙壁,就牢牢地矗立在她的周围。

    沈家楠看向窗外,窗户外面的墙上爬上来的植物,开着黄色的小花儿,他走过去,打开窗。

    方希悠看向他,却见他转身过来了。

    她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看着他,却见他把手心摊开,那几朵黄色的小花儿就在他的掌心里。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他。

    沈家楠把花放进了茶几上的一杯水里,那些小花朵就在水面上漂浮了起来。

    她微微笑了,端起那个玻璃杯,轻轻晃动起来。

    “您,喜欢花吗?”沈家楠问。

    “额,喜欢,小时候我爷爷的院子里,有很多的梅花,梅花开的时候,我就喜欢去爷爷家住。”她说。

    是啊,那个时候,有不少的记忆。

    那个时候,她会约曾泉和苏以珩,还有孙颖之一起去爷爷家,周末的时候几个人就在花园里玩啊读书啊什么的。当然,是她喜欢读书,而其他人喜欢玩。

    静静坐在这里,方希悠却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感觉。

    她来干什么了?因为家里待着无聊就出门逛街买衣服,然后就在这里坐着聊天?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就是——

    这样坐着,好像也,也可以。

    她喜欢这样安静。

    直到她意识到自己喜欢这样的安静的时候,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人。

    她突然很尴尬了。

    “抱歉,沈先生,我,有点走神了。”她抱歉地笑了下。

    “没事没事,额,不如我们去餐厅好了,边吃边聊。”沈家楠起身道。

    这样坐着,是挺尴尬的。

    他知道她是个有原则的人,而且,她爱她的丈夫。她,是个好女人!

    而他,不想让她难堪。

    于是,方希悠起身了,和沈家楠一起走出了休息室,沈家芝正好走来了。

    “我刚刚订好了座位。”沈家芝微笑着说。

    “那就过去吧!”沈家楠道。

    方希悠微微点头,便领着秘书一起走了。

    餐厅,就在这条街上,是一家老店,做本帮菜味道很特别。

    一行几人来到餐厅,沈家芝订的是包间,这样三个人说话也方便些。而随从们,就在隔壁。

    “这家店我很喜欢,不知道合不合方小姐您的口味。”沈家芝请方希悠落座,道。

    “沈小姐您订的一定是没错的。”方希悠微笑道。

    “您这么说,我真是不好意思。”沈家芝笑着道。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沈家芝在订座位的时候就把菜都一并点了,所以,方希悠几个人过来的时候,菜很快就上了桌,除了比较费时的菜还在厨房。

    “这家的菜,要配上这种胎菊才好。”沈家楠给方希悠倒了杯茶,道。

    方希悠端起茶杯,闻了一口,微微点头,道:“这茶也不错。”

    “方小姐您要是喜欢的话,回头让家楠把他的珍藏送给你。”沈家芝笑着道。

    方希悠忙摇头,微笑道:“不了不了,既是沈先生的珍藏,我怎么好拿呢?”

    “别客气,我自己种了一些胎菊,专门来做茶的。我姐说的珍藏,就是茶庄的人每年给我选出来的一些存在家里,也不算什么珍藏,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您喜欢的话,改天我送到您那边。”沈家楠对方希悠道。

    方希悠没有说接受,也没有拒绝,看着沈家楠问道:“您还在种茶吗?”

    沈家楠点头,沈家芝就说:“您别看我弟弟这个人人高马大的,其实对这些玩意儿啊,比我们女人都要心细的。”

    方希悠微微笑了,道:“江浙这边的胎菊,味道与别处不同。”

    “不如改天我陪您去家楠的茶庄看看?”沈家芝忙说。

    “谢谢您。”方希悠道,“我看一下时间安排再和您联系。”

    “好好好。”沈家芝忙说。

    于是,沈家芝和沈家楠便给方希悠介绍这些菜品,然后聊着其他的事。不过聊来聊去,都是沪城的一些人和事。

    不过,主要是沈家芝在说,沈家楠并没有说几句话,只是在方希悠和沈家芝聊天的时候,给两位女性充当服务生的角色,给她们倒茶倒酒之类的。

    就在吃饭的时候,方希悠的手机响了,秘书敲门进来,把手机给她,低声说“是曾市长打来的”。方希悠接过手机。

    “怎么了,阿泉?”她问。

    “晚上我会早点回来,我们是去外面吃饭,还是在家里?”曾泉问她。

    “额,家里吧!你想吃什么,我让陈姐早点准备。”方希悠问。

    “你看着办就好了,哦,对了,以珩刚才说他明天早上要在这边公司开会,我让他早点过来,晚上咱一起吃饭。”曾泉道。

    “好啊,那我就早点回家准备。”方希悠道。

    “你不在家吗?”曾泉问。

    “嗯,在外面吃饭呢!”方希悠道。

    “哦,那你就先吃吧,我挂了。”曾泉道。

    说完,曾泉就挂了电话,也没问她在和谁一起吃饭。

    方希悠便把手机给了秘书,秘书又走了出去。

    “沈姐姐——”方希悠对沈家芝道。

    “嗯,怎么了?”沈家芝忙问。

    “今晚阿泉会早点回家,等他到家了我给您电话,您能让师傅到我家里来一下吗?”方希悠道。

    “可以可以,没问题。”沈家芝道,“那款式呢?”

    “额,就咱们在店里选的那两种吧!衬衫能不能用那种有水纹的丝绸?”方希悠道。

    “可以,面料的话,我晚上一并拿过去请曾市长选。”沈家芝微笑道。

    “麻烦您了,沈姐姐。”方希悠道。

    “不客气不客气。”沈家芝道。

    “方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就跟我们讲,不用客气的。”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摇头道:“我不能太不客气的,那就不好了。”

    几个人聊着,饭局就结束了,方希悠要去一个私人博物馆看一下东晋的书画展览,沈家楠便主动陪同她去了。

    看着方希悠和弟弟离开,沈家芝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有了曾泉和方希悠这座靠山,沈家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根据上面的风声,方希悠将来是有可能要做第一夫人的人,现在看来,这位年轻的第一夫人,真是不可小觑的。可惜弟弟,唉!

    车子,平稳地驶向了那座博物馆。那种小众的展览,观众向来都是比较少的。方希悠和沈家楠到了博物馆的时候,还真是和预期差不多。

    不过,因为博物馆的主人和沈家楠熟识,等两人到达,主人就已经在等待着他们了。

    沈家楠是没有想到方希悠对于古书画有这样专业的研究,和博物馆的主人聊起来的时候,真是丝毫不逊于专家,就连博物馆的主人都连连称赞说“没想到方小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深厚的书画造诣,叫人佩服之至”。

    方希悠却笑了,道:“小时候跟着学过一阵子的国画,可惜没有出师,后来就放弃了。”

    “不知道方小姐师从哪位大师?”馆长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