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3章 小心不为过
    对于沈家楠来说,方希悠是个迷。可是,有些瞬间,他又觉得好像她是自己认识了很久很久的人,他很了解她。

    只是,不管时远时近,他最清楚的,就是那条线,就是彼此的身份。

    能这样听听她说话,听她说说她心里的不适,那些压在她心里让她痛苦的事,对于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沈家楠长长地叹了口气,就上车返回了公司。

    陪同方希悠,既是私事,也是公事。

    只不过,正在回家路上的方希悠,想起今天和沈家楠的意外相遇,想起那些细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轻松,还是,害怕?

    说害怕有些过头,但是,些许的担忧,倒是真的。她和沈家楠并不熟,说实在的,见面的次数也很有限,说是朋友也不对,毕竟时间不多。可她竟然在他面前说了那些话,那些连曾泉和苏以珩都没有听到的话,她都对沈家楠说了,会不会太不谨慎了?万一被他利用了呢?万一——

    不会,她想的太多了。沈家楠不会泄露什么,或者利用她什么。如果他会那么做的话,老早就把那一晚的真相说出去了。只是,越是这样沉稳的人,她就越是要小心。

    她,不能被任何人抓住把柄,绝对不可以。

    这么想着,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关于沈家楠,以后,尽量保持距离好了。

    就在方希悠返回家里见到苏以珩的时候,苏凡也和母亲一起带着两个孩子从奶奶家回来了。

    在车上,罗文因和念卿说说笑笑,苏凡抱着嘉漱坐在她们对面。看着她们祖孙两个那么开心,苏凡的心里,也是很自在的。

    从母亲和念卿的说话中,苏凡也是深刻感觉到了母亲的喜悦。

    也许,这就是孩子带给家庭的温度吧!是任何东西都没有办法替代的。

    苏凡这么想着,看向了怀里已经睡着的嘉漱。她不禁笑了,然后看向车窗外。

    冬日的京城,到了傍晚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凋敝。让人感觉好像冬天特别冷,冷的不行一样。

    车窗上,映出她的面容,思绪,回到了今天上午。

    夫人和她说的那些事——

    罗文因看着苏凡,看着苏凡那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禁笑了下。

    “怎么了?”罗文因问。

    “哦,没什么,妈。”苏凡道。

    看着母亲,苏凡想了想,道:“妈,晚上我想和您待会儿,您有时间吗?”

    “有啊!晚上你爸爸不是也要回来吗?到时候你把孩子们早点哄睡着,到我们那边来好好聊聊。”罗文因道。

    苏凡“嗯”了一声,就听念卿说:“为什么你们要偷偷聊天,不叫我?”

    罗文因一听念卿这话就笑了,揽着念卿的肩,道:“你妈妈是姥姥和姥爷的女儿,我们好久好久没见女儿了,当然要好好聊聊了。念卿吃醋了吗?”

    “我才不会吃醋呢!”念卿道。

    罗文因便笑了,一脸慈爱地摸着念卿的头。

    “姥姥,您说,bobo的爸爸是谁啊?”念卿突然问。

    “你还在想这个问题吗?过几天他们见面了不就知道了吗?”苏凡对女儿道。

    “见面?”罗文因问,看着苏凡,“杨家要带着那孩子去找爸爸了?”

    苏凡点点头。

    “这种人啊,以后要让我们念卿离远点儿。”罗文因道。

    “为什么,姥姥?”念卿仰起头,看着罗文因问。

    “额,你可以有别的好朋友啊!为什么非要找他们家的呢?”罗文因对念卿道。

    “我喜欢bobo,bobo也喜欢我。”念卿道。

    “你们幼儿园里不是有很多小朋友都喜欢你吗?”罗文因道。

    念卿噘着嘴,盯着罗文因。

    “好好好,姥姥不说了,姥姥,不干涉你的交友自由,这总行了吧?”罗文因投降了。

    念卿马上就笑了,罗文因便说:“念卿,你看,bobo要去见她爸爸了,她肯定有很多事要提前准备的,比如说出国要带的行李啊玩具啊什么,你就别去找她了,让她和她妈妈好好准备,等回头她回来了,你们继续——”

    “她没有要去出国啊!”念卿打断罗文因的话,道。

    “没出国?她爸爸不是在国外?”罗文因问道。

    说着,罗文因看向苏凡。

    “我也不知道。”苏凡道。

    “bobo也不知道她爸爸在哪里,但是她姥爷说,他们不去外国找。”念卿道。

    “好吧,我也,不扯别人家的八卦了。爱哪儿哪儿吧!”罗文因道。

    说话间,车子就开进了曾家的院子,罗文因和苏凡带着孩子们下车了。

    “迦因——”罗文因对苏凡道。

    “妈,怎么了?”苏凡问。

    罗文因看着念卿被自己的秘书沈小姐领走,便对苏凡低声说:“隔壁的那个杨思龄,你少和她来往。”

    “出什么事了吗,妈?”苏凡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