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4章 我有分寸的
    聊斋?

    这也有点吓人了。

    不过,那个杨思龄,确实是有点,吓人。

    苏凡没再说什么,正好母亲在接电话,她便回去自己房间换衣服了。

    还没走到屋里,苏凡就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

    “怎么了?”她问。

    “这会儿在哪儿呢?”他问。

    “刚从奶奶家回来,已经到我爸妈这边了。你呢?现在不忙吗?”她问。

    “再怎么忙,给老婆打电话的时间还是有的。”霍漱清道。

    苏凡笑了,他在那边也不禁笑了。

    “哦,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你现在有时间吗?”苏凡问。

    “可以啊,你说吧!我,额,”霍漱清抬起手,看了下腕表,“还有一刻钟,你说吧。”

    苏凡叹了口气。

    “一刻钟是有点少——”霍漱清也听见了她的叹气声。

    “不是这个啦!是,唉,没想到还是这样。”苏凡道。

    “怎样?”霍漱清问。

    “没什么,你等一下,我到房里和你说。”苏凡快走几步,来到自己院里的书房,赶紧关上门。

    “好了吗?”霍漱清问。

    她这么谨慎,一定是很重大的事。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家隔壁的那个杨部长吗?”苏凡道。

    “我知道啊!他家的小孩子不是和念卿很好吗?怎么了?”霍漱清问。

    “这次我们来,bobo和念卿说,她要去找她爸爸了。”苏凡道。

    “找爸爸?哦,那个孩子一直都没有和爸爸在一起,还是怎么回事?”霍漱清问。

    “她妈妈和我说——”苏凡便把早上杨思龄和自己说的那些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只是听着。

    “然后念卿和我们说,杨部长要带着bobo去找爸爸。我妈以为他们一直分居,可能是因为bobo爸爸在国外工作,结果念卿说不是去国外——”苏凡道。

    “就算是她爸爸在国外,现在交通这么方便,有什么不能见的?”霍漱清道。

    “你说的对。”苏凡道。

    “那,这件事有什么值得你这样注意的吗?”霍漱清问。

    “我不知道,有种说不清的感觉。”苏凡顿了下,道,“杨思龄说,bobo爸爸喜欢梅花,我看见她身上纹了一束梅花——”

    “你看见?你怎么看见——”霍漱清觉得奇怪,问道。

    “是吧,很奇怪吧!她自己脱给我看的。”苏凡道。

    “脱——”霍漱清的嘴巴张大,却是被惊讶的合不上了,好一会儿都合不上。

    这是个什么情况?

    “她,是个女同?”霍漱清问。

    “你想什么呢?”苏凡道。

    霍漱清便说:“那她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是她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苏凡道,“关键不在这里,在梅花,梅花啊!”

    “额,梅花,怎么了吗?”霍漱清问。

    “她说,bobo爸爸最喜欢梅花,她说,bobo爸爸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只是一直在暗恋——”苏凡着急地说,“你忘了吗,我哥,我哥他在京里有梅园,在扬州有,你忘了吗?”

    霍漱清呆住了。

    “除了我哥,有多少人值得杨思龄这样暗恋?暗恋着还不敢说出来的?你觉得有多少?”苏凡接着说。

    霍漱清,久久不语。

    苏凡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之前就怀疑过杨家突然搬到曾家隔壁是怎么回事,现在——

    难道真的是因为曾泉?

    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曾泉的,那就是大问题了,非常非常巨大的问题。

    “你别急,这件事,我们慢慢合计。”霍漱清道。

    “会和我哥有关系吗?”苏凡的心,剧烈跳动着,问。

    “这个,不知道。”霍漱清道,“你和曾泉谈过这件事吗?”

    “我之前和他提过,问他认识不认识杨思龄,他说他不知道,没印象。”苏凡道。

    “那就是不认识的意思吧!”霍漱清道。

    “可是杨思龄自己也说了,bobo的爸爸不知道她的存在,一直都是她在暗恋。你忘了吗?”苏凡道。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

    “霍漱清,怎么办?你说怎么办?”苏凡着急的不行。

    “别急,你别急,这件事,额,你就当什么都没有,不要和任何人说,明白吗?和你爸妈也不要说。”霍漱清道。

    “连我爸妈都——”苏凡道。

    “我先去调查一下,看看情况怎么样。你要是着急地和你爸说了,万一搞错了怎么办?”霍漱清道。

    “好,好,那就这么办吧。可是你怎么调查——”苏凡问。

    “放心,我自有办法。你别太担心了,我们不会让曾泉出事的,明白吗?”霍漱清道。

    苏凡忙点头,道:“嗯,嗯,我明白,不能让他出事。”

    “好了,那你现在就什么都不要去想了,交给我,丫头,交给我来解决。”霍漱清叮嘱道。

    “连我哥都不要说吗?”苏凡问。

    “我和他说更好一点。”霍漱清道。

    “好吧,你跟他说。你跟他说完了,我能不能打电话给他?”苏凡问。

    “暂时不要,希悠不是去他那边了吗?这件事,还是,还是别让希悠知道了。要不然很麻烦。”霍漱清道。

    “嗯,我明白了。”苏凡道。

    “好了,你去忙别的吧!我先去忙了。”霍漱清道。

    “霍漱清——”苏凡叫了他一声。

    “什么?”他问。

    “我哥他,会没事的吧?”苏凡问。

    “我们会尽全力保护他的,别担心了。”霍漱清道。

    挂了霍漱清的电话,苏凡的内心却没办法平静下来。

    这个杨思龄,有种说不出的恐惧。

    这么想着,苏凡就坐在椅子上,久久不动。

    手机,却又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是,曾泉?

    苏凡愣了下,过了好一会儿才接了起来。

    “你在忙吗?这么久才接电话?”曾泉问道。

    “嗯,有点事。”苏凡道。

    曾泉顿了下,道:“出什么事了吗?你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

    “我没事,真的没事。”苏凡道。

    “哦,那就好。”曾泉说道。

    “嫂子呢?你们在一起吗?”苏凡问。

    “我在上班啊,就在回家的路上,她自己在家待着呢!”曾泉道。

    苏凡“哦”了一声。

    “以珩也过来了,我们三个晚上一起吃饭。”曾泉道。

    苏凡又“哦”了一声。

    曾泉不禁笑了,道:“哎,你今天是惜字如金啊!是不是不想和我说话?”

    “没有没有,你说吧,有事就说吧!”苏凡道。

    “得得得,你是不是在等霍漱清的电话,我打扰到你了?”曾泉问。

    “没有,刚刚才和他通过电话的。”苏凡道,想了想,她说,“刚才去奶奶那边了。”

    “奶奶身体还好吧?我好久没去看她了。”曾泉道。

    “还好,就是,她说想你。”苏凡道。

    曾泉笑了,道:“没办法,哥就是万人迷。”

    “得了吧你,是奶奶最心疼你才对。”苏凡道。

    曾泉笑着,没说话。

    苏凡想起霍漱清说的话,嘴巴动着,想和曾泉说,却是——

    算了,反正他也要知道的,还是说吧,趁着他没回家,趁着方希悠不在。

    “哥,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你现在,方便的吧?”苏凡问。

    “方便啊!你说吧!”曾泉道。

    苏凡鼓足勇气,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你,认识杨思龄吗?”

    “杨思龄?”曾泉一愣,道,“谁啊?是不是,隔壁那个女的?念卿的朋友的妈妈?”

    “是她,你,认识她吗?”苏凡问。

    “我好像没见过她吧!这个名字,也没印象。”曾泉道,“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吗?你忘了?”

    “你,确定——”苏凡又问。

    “别拐弯抹角了,什么事,你直接说吧!”曾泉道,“我不认识她,也没见过。你说吧!”

    “她的女儿,bobo,是不是你的——”苏凡道。

    曾泉一下子就愣住了,道:“你的意思是,她的女儿是不是我的?是这意思吗?”

    “是。”苏凡道。

    “你疯了吧,苏凡,我连她杨思龄都不知道是谁,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和她生孩子去?”曾泉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