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5章 什么屎盆子都要扣
    “比念卿大三个月?”曾泉问。

    “是啊!”苏凡道。

    曾泉陷入了深思。

    苏凡怀上念卿的时候,他已经和方希悠结婚,去了云南。

    那个时候——

    “曾泉?”苏凡叫了他一声。

    “我,我记忆中,没有这样的人。”曾泉道。

    “你,确定吗?”苏凡问。

    “我确定。”曾泉呼出一口气,道。

    “好,那就好,我相信你,相信你。”苏凡捂着脸,泪水在眼里翻滚着。

    我相信你!

    太好了,太好了!

    “苏凡——”曾泉叫了她一声。

    “太好了,太好了。”苏凡重复道。

    “苏凡——”曾泉又叫了她一声。

    “什么?”苏凡这才回神,问道。

    “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别为我担心。”他认真地说。

    “嗯,那,那你和嫂子好好去过假期,奶奶今天还说想早点看到你们有个孩子。”苏凡道。

    曾泉笑了下。

    “你,笑什么?”苏凡问。

    “我笑你啊,现在也八婆起来了。”曾泉道。

    “没办法,女人天生就是有八婆的潜质。”苏凡道。

    曾泉笑了,没说话。

    “抱歉,我不该这么逼你的。你们的事,你们自己决定。不要管别人说什么。”苏凡道。

    “嗯,我原谅你了。”曾泉道。

    “不过,有个孩子还是挺好的——”苏凡道。

    “得得得,我要挂电话了,你这八婆的瘾一上来,我就要死了。挂了挂了。”曾泉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不禁笑了,坐了一会儿,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说没事,那就是,没事。

    她是相信曾泉的!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了。

    然而,苏凡感觉到了安心,可曾泉这里丝毫不能安心。

    即便他安慰苏凡,希望苏凡相信他,可是,等到电话挂了,曾泉的眉头就蹙了起来。

    杨家搬到曾家隔壁有一年多,这一年多里,双方的大人没什么太深的来往,只有念卿和那个小姑娘因为是幼儿园同班同学,所以关系很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那个杨部长,和父亲的来往也仅限于公开场合,从没有在私下聊过什么,即便两家是邻居。杨部长和方慕白那边也是和曾家一样的情况,并没有太深的来往。

    就这样的邻居,突然冒出来孩子的事——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管那个孩子怎么回事,就算是他们来扣屎盆子,他也得想办法查清楚真相。

    回到家里,方希悠和苏以珩在客厅里喝茶聊天,仆人在厨房里忙活着。老友相聚,家常菜就已足够。

    “你回来了?”方希悠见他来了,起身过去迎接。

    苏以珩也起来了,朝着曾泉走过去。

    “你们等久了吗?”曾泉问。

    “没有,才聊一会儿。你今天回来的挺早啊!忙完了吗?”苏以珩问。

    “哪有忙完的时候?反正可以回家了,其他的事,他们会给我打电话的。”曾泉说着,便走向了沙发。

    方希悠注意到曾泉的脸色不太好,便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脸色这么不好?”

    “没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事儿。”曾泉道。

    他看着方希悠,道:“额,我和以珩先上楼聊几句,你等会儿。”

    “好吧,那你们去吧!我去厨房看看。”方希悠道。

    苏以珩便跟着曾泉上楼了,来到曾泉的书房。

    一到书房,曾泉就反锁了房门。

    “什么事儿?”苏以珩问。

    “我之前让你查我家隔壁那个杨家的事儿,还有没有别的消息?”曾泉问。

    “我查到的都告诉你了,没什么异常——”苏以珩说着,看着曾泉,“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

    曾泉在地上走来走去,道:“刚才,迦因给我打电话——”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苏以珩的电话就响了。

    “是霍书记!”苏以珩道。

    “得,估计是一件事儿。你听他说吧!”曾泉说着,坐在沙发上。

    苏以珩便接了电话。

    “霍书记,您好!”苏以珩道。

    “以珩,你现在方便吗?”霍漱清问。

    “嗯,方便,您说。”苏以珩坐在曾泉身边,道。

    “有件事,我想请你查一下。”霍漱清道,“就是我岳父家隔壁的那个杨家,你帮我查一下那个杨思龄和她女儿的情况,尽快,越快越好。”

    “好的,霍书记,具体查哪些方面?”苏以珩问。

    “杨思龄的全部个人关系,特别是男女关系,查一下她女儿的身世。”霍漱清道。

    “好的。”苏以珩说着,看了一眼曾泉。

    “杨家可能要把那个孩子往曾泉的身上扯,你最好坐一下检测,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有关系。”霍漱清接着说。

    苏以珩听霍漱清这么说,惊呆了,问道:“您的意思是,做亲子鉴定吗?”

    “嗯,你第一步先做这个,看看是不是。如果不是,那我们后面就有足够的办法应对了。如果——算了,你先赶紧派人查吧!这件事不能耽搁。”霍漱清道。

    “好的,霍漱清,我马上安排。”苏以珩道。

    “麻烦你了,以珩,一定要最快速度!”霍漱清道。

    说完,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坐在苏以珩身边的曾泉,双手撑着额头,一动不动。

    苏以珩盯着他,愣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要说的,就是这件事?”

    曾泉点头,道:“刚刚迦因和我说了。我想——”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都不知道吗?”苏以珩打断曾泉的话。

    “我不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我能在这里问你吗?”曾泉道。

    “你问我?你还有脸问我?”苏以珩怒了,一下子站起身,盯着曾泉。

    “我——”曾泉也站起身。

    “你不要说你不知道。那个孩子,那个小孩,按照年龄来推算,杨思龄怀孕的时候,你和希悠结婚了,是不是?”苏以珩道。

    “是!我那时候在云南——”曾泉道。

    “你在云南,是,你在云南。你在云南怎么就多了个孩子?你怎么搞——”苏以珩质问道。

    “不是我的,要真是我的,我会没有印象吗?我他妈的连杨思龄是谁都不知道,我上哪儿睡她去?”曾泉道。

    苏以珩这会儿气的在地上打转了。

    “好,好,你不记得,你不记得,你最好祈祷那孩子和你没关系,阿泉,要不然,要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苏以珩说完,就立刻给手下闵敬言拨了电话。

    曾泉也是气的不行。

    他妈的,什么屎盆子都往老子头上扣?

    “敬言——”苏以珩便把霍漱清交待的事重新吩咐了一遍,说着,视线不停地往曾泉身上扫,等他把事情布置完了,便说,“先查那孩子和阿泉的关系,阿泉的基因记录咱们那边有的,你直接比对。除此之外——”

    苏以珩顿了下,看了曾泉一眼,对闵敬言道:“你,查一下那几个月我和阿泉是不是去过什么地方,或者,阿泉一个人去过哪里,有没有可能和杨思龄有交集。”

    “好的,我马上开始查。”闵敬言道。

    “其他所有的事都停下,这件事,必须以最快速度查清楚。明白吗?”苏以珩道。

    “是,我明白。”闵敬言说完,苏以珩就挂了电话。

    书房里,一片安静。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直到——

    “当初,你跟我说,你不会做对不起希悠的事。你还记得吗?”苏以珩开口问道。

    “你想说什么?”曾泉反问。

    “我就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阿泉?”苏以珩质问道。

    曾泉看着苏以珩,苦笑了下,道:“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吗,以珩?”

    苏以珩盯着曾泉。

    “这么多年,从我和她结婚那一天开始,我做过什么,你不知道吗?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你,不知道吗?”曾泉反问道。

    “我没有监视你。”苏以珩道。

    “是,你没有监视我,可是,我做的事,我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我的婚姻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样子,你不清楚吗,以珩?”曾泉的声音,不自主地提高了,质问苏以珩道。

    苏以珩看着他,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们都觉得是我和迦因的那点事儿才造成今天我和希悠的现状,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曾泉问道。

    “我没有,那么想。”苏以珩道。

    曾泉苦笑了下,道:“以珩,以珩,你们所有人,你们都有权利去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你们都能去选择,可我呢?我什么时候有过机会?我从来都没有!我现在也不想去选择了,什么幸福,什么爱情,我早就放弃了。可是,这次的事,什么杨思龄,什么孩子,以珩,我他妈的就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在外面给自己搞个孩子,还他妈的住在我家隔壁两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