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6章 我们不能输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神秘?”方希悠看着两个人从楼上下来,含笑问道。

    “没什么,男人的事。”曾泉看了苏以珩一眼,解释道。

    “好吧,你们男人的事,就你们男人聊好了。”方希悠道。

    苏以珩一直没说话,只是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你今天出去逛街了?”曾泉问。

    “哦,对了,说到这个,我还忘了和你说,我已经约了裁缝过来给你量体。等会儿就到了。”方希悠道。

    “量体?给我做衣服?”曾泉问。

    “是啊,好久没给你做了。我今天下午去沈家芝的店里看了下,和她约了,等会儿她就和裁缝师来家里。”方希悠说着,端起茶杯喝了口。

    “沈家芝是——”曾泉想了想,还是没想起来,问道。

    感觉很像沈家楠的名字。难道是一家人吗?

    “是沈家楠的姐姐!”方希悠答道。

    曾泉“哦”了一声,方希悠便说:“她丈夫家里是做定制成衣的,在沪城也蛮有名气,她丈夫去世之后,她就在经营那家店了。”

    “是沈家楠的亲姐姐吗?”苏以珩问道。

    “嗯。”方希悠道。

    “他们姐弟的境遇还真是很像啊!”苏以珩叹了口气。

    曾泉看着他。

    苏以珩便说:“都是配偶去世嘛!”

    方希悠和曾泉都没说话。

    “不过也很奇怪,他们姐弟两个配偶去世了很多年,也都没有再婚。”苏以珩道。

    “可能都是感情深重的人吧!”方希悠道。

    客厅里,一片安静。

    “哦,我去沈家看了三幅画,打算借用一下呢!”方希悠接着说。

    “什么画?”曾泉问。

    “不是要给老师办纪念画展嘛!沈家楠说他家里有三幅画,我就去看了下,那三幅都是很不错的,打算到时候借用一下去展览。”方希悠道。

    “哦!”曾泉说道,“沈家搜集了很多珍宝,据说都是很不错的。”

    “你想去看看吗?”方希悠问。

    “我?算了吧!”曾泉道,“还是要小心一点。”

    方希悠知道他的意思,他是不想被那些有目的的人“投其所好”而影响自己,他是很谨慎的。

    “嗯,我知道怎么做。”方希悠道。

    苏以珩看着这夫妻两个,心里却是复杂难言。

    而这时,曾泉的手机响了,是霍漱清打来的。

    曾泉猜到霍漱清要说什么,便拿着手机起身了,说了句“漱清的电话”就离开了,走进了一楼的一间休息室,客厅里留下方希悠和苏以珩。

    “以珩,怎么了?”方希悠看了苏以珩一眼,给两个人的杯子里倒上了茶,问道。

    “哦,没什么,没事。”苏以珩道。

    “你们两个刚才上去,时间也不短——”方希悠道,她顿了下,“没必要瞒着我,如果我需要知道的话。”

    “没什么,你别瞎想。”苏以珩忙说。

    现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不想让方希悠知道了分心。

    方希悠看着他,笑了下,道:“你不说就别说了,你们的事,我也不想知道。不过,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苏以珩问。

    “我们,出去说吧!”方希悠道。

    说着,她就起身了。

    苏以珩看了下周围,这屋子里就厨房里忙活着的仆人。

    “怎么了?”苏以珩跟着方希悠推开露台门走出去,问道。

    “迦因去了夫人那边。我接到消息说,夫人给她单独准备了办公室。”方希悠道。

    苏以珩双手插兜,慢慢走着,道:“哦,那这样的话,你的意思是——”

    “如果只是短期的,为什么要准备办公室呢?何况就那种项目,迦因不用亲力亲为的,只要过问一下就足够了,夫人这样——”

    苏以珩点头,道:“你觉得夫人这么做,是另有目的,是吗?”

    “难道不是吗?”方希悠看了苏以珩一眼,两只手交叉着,鞋子踩着厚实的草地,“我来之前,夫人和我说,让我尽量多休假,来这边和阿泉在一起。”

    “你,不想这样吗?和阿泉在一起——”苏以珩问。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你会不明白这里面的意思吗?夫人想要培养迦因了。”

    苏以珩看着她,想了想,道:“你还是觉得夫人在你们中间做选择吗?”

    “我现在,不知道了。”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这些年我努力做到最好,让她无可挑剔,可是现在,我不懂迦因怎么就——”

    “希悠,你是不是,是不是想偏了?”苏以珩道。

    “我想偏了?”方希悠停下脚步,看着苏以珩,道。

    “霍书记,比阿泉要大十岁,你想,如果首长和夫人要做选择,肯定是霍书记要先上去,接下来,才是阿泉,对不对?”苏以珩压低声音,道。

    “就算是这样,又能说明什么?难道漱清上去了,阿泉就一定可以上去吗?”方希悠道,“十岁,十岁刚好是两届。漱清如果上去,阿泉,就一定不会上去的,你,不懂吗?那些人,怎么会让前后两届都从咱们这边出?”

    苏以珩语塞,说不出话来。

    的确,如果霍漱清上去了,曾泉,就不能了。前后两届,没办法都从这边出的。

    毕竟,政治就是个平衡的事。

    “你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方希悠盯着苏以珩,压低了声音,道,“如果不是要让漱清做重要的事的话,夫人有什么必要这样费心培养迦因?”

    苏以珩,一言不发。

    沉默了许久,他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看着站在一旁的方希悠,道:“对不起,希悠,我一直,一直以为是你太过敏感,我,没有仔细考虑这——”

    方希悠摇摇头,道:“之前因为迦因没来,所以一切都还没那么清楚,现在,现在夫人让迦因过来,又让我休假,这——唉!”

    “夫人只说让你休假,没说辞职吗?”苏以珩问。

    “没有。”方希悠道。

    “那你就别想太多了。你要知道,你比迦因更适合那个位置,不管夫人怎么培养迦因,迦因和你是没办法比的,这一点,你要相信你自己。你们两个人,风格不同,迦因她适合走群众路线,让她坐在你的位置,她不会像你做的那么好。所以,你别想太多了,希悠。首长和夫人,他们会有他们的打算——”苏以珩安慰她道。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和我爸谈谈这件事?”方希悠打断苏以珩的话,问。

    “和白叔谈,什么?”苏以珩问。

    “就是迦因这件事。”方希悠沉思道,“我觉得我应该和我爷爷去谈谈,问问他的意见,让他和首长去谈一下,了解一下情况。”

    “找方爷爷?”苏以珩惊呆了,盯着方希悠。

    方希悠点头。

    要是方希悠爷爷出马,那这件事,就非同小可了。

    “希悠,这件事,我觉得你还是先和白叔商量一下再说。要是爷爷出马,那,你让霍书记怎么办?”苏以珩忙说。

    方希悠,沉默了。

    “希悠,如果没有霍书记支持,你觉得阿泉能走多远?就算是阿泉要上去,我们也不能说牺牲霍书记啊,对不对?这么做,只会亲者痛仇者快。”苏以珩劝道。

    方希悠,不语。

    “希悠,阿泉要做事,需要一帮人帮他,霍书记,是这帮人里面最有能力,也最为阿泉考虑的一个人,他,不能是我们的敌人。你知道吗,他现在在想办法拉拢江家,让江家加入到咱们这边来。拉拢江家,分裂叶首长那边,你觉得他这么冒险都是为了谁?”苏以珩盯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依旧,不语。

    “希悠,我们有些事不能做。把霍书记和迦因当做对手,就是自断臂膀的事,你,不能糊涂,希悠。”苏以珩道。

    方希悠仰起头,环抱着双臂,叹了口气,道:“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漱清早就起跑了,他的工作能力,他的人缘,这些都是阿泉没办法比的。”说着,她盯着苏以珩,“如果,如果让那个他们两个站在一起,你觉得他们会选谁?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