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7章 你们喜欢的是那种类型
    “希悠,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去支持你们。但是,你,一定不能做糊涂事,否则,害人害己,明白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点头。

    “迦因她去夫人那边,一切都是初来乍到,你多帮帮她,毕竟都是一家人,你说是不是?帮帮她,让她可以尽快适应她的角色——”苏以珩说着,见方希悠扭过头,他顿了下,道,“你还是过不去那件事吗?”

    “你让我怎么过得去?”方希悠看着苏以珩。

    “希悠,在娇娇把那件事说出来之前,你对迦因不是很好吗?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呢?现在和过去,改变只有一点,就是娇娇说出来了,其他的都没有变啊!你又不是被娇娇说了才知道阿泉和迦因的事的,是迦因才知道,不是你。你怎么就不能——”苏以珩问道。

    “我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因为无法欺骗自己了吧!如果那件事不曝光,我还能欺骗自己一下——”方希悠叹道。

    “希悠,那件事,如果你再继续计较下去,阿泉那里,就没办法过去。你难道想要你们两个继续走回过去的老路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

    “希悠,我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你能幸福,就这一件事。只有这件事对于我来说是最很重要的,所以,希悠,听我一句,相信阿泉一点,给他多一点信任,你们两个——”苏以珩道。

    你们两个能怎样?能恩恩爱爱吗?怎么,可能?苏以珩自己都不相信,根本说不出这种话。

    而且,这个新爆出来的孩子的事,还不知道会折腾成什么样。

    “希悠,未来你们两个的路,会充满很多的危机,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我们大家可以一起帮助你们去化解,可是,最重要的,是你们两个人要互相信任,你,要相信阿泉,支持他走下去,如果连你都不相信他——”苏以珩道。

    想想可能会出现的危机,苏以珩还是给方希悠先打个预防针吧!

    “相信他吗?你觉得我和他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经历过这么多事,我,怎么去相信他?”方希悠却说。

    苏以珩愣住了,盯着方希悠。

    “我们之间信任的基础,早就没有了。”方希悠道。

    “希悠——”苏以珩叫了她一声。

    方希悠看着他。

    “如果夫妻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这婚姻还有什么意思?”苏以珩道。

    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话,方希悠转过头,看向一旁。

    “希悠,既然,既然你这么想,何必勉强自己——”苏以珩看着她,道。

    方希悠的双眼,泪花闪闪,嘴唇颤抖着,道:“是啊,我也,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这样——”

    苏以珩仰头长叹一声。

    “我爱他,以珩,即便,即便是到现在这样的地步,我还是,爱他。”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

    苏以珩摇头叹息,道:“你根本不相信他,还爱他吗?”

    “我,我不知道,以珩,我不知道。”她低下头,泪水就流了出来,“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在报复他,还是惩罚自己,我,不知道。我,我只是,”说着,她擦去眼泪,望着苏以珩,“以珩,我没办法离开他,你知道吗?我的生命里,如果没有他,那是不完整的生命,我,我不知道离开了他该怎么办,我——”

    苏以珩轻轻拥住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嘘,别哭,别哭,没事,没事,我明白,我,明白。”

    说着,他松开方希悠。

    “你这样折磨自己又何苦呢,希悠?折磨他,折磨你自己,何苦呢?”苏以珩道。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方希悠叹道,“我知道我没有迦因那么讨人喜欢,不管谁都喜欢她,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会让阿泉爱我,我,我,”她说着,看着苏以珩,“我真的,好失败,以珩。”

    苏以珩叹了口气,注视着方希悠,道:“你别这么说自己,你和阿泉,可能,只是因为太熟了吧!”

    “是啊,太熟了。人家都说什么七年之痒,我们都认识了三十年了,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方希悠道。

    “希悠,你,不要总是拿自己和迦因比。”苏以珩劝道,“迦因有她吸引人的地方,你,也不是说没有。”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我有什么?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迦因那种类型的吗?”

    “你瞎说什么呢?”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他,笑了下,道:“就算你也喜欢她又怎么样?你跟我说了,我也不会告诉顾希的。”

    “我喜欢的是什么,你不知道吗?”苏以珩说着,看了她一眼。

    方希悠愣了下,苏以珩便说:“迦因是你的家人,不是你的敌人。”

    说完,苏以珩就走进了楼里。

    方希悠站在原地,苦笑了。

    男人!

    苏以珩走进楼里,见曾泉坐在客厅沙发上,便快步走了过去。

    “霍书记说那件事了?”苏以珩低声问。

    曾泉点头。

    “他说,那件事,可能未必会很严重。”曾泉道。

    苏以珩看着曾泉。

    “杨家这样提前跟我们泄露信息,或许,他们是要和我们谈条件,想要从我们这里博取筹码。”曾泉起身,朝着一楼的会客室走去,对同行的苏以珩低声道。

    苏以珩点头,道:“有道理。如果杨家真想闹的话,把这件事搬上台面,咱们就完全被将死了。”

    “所以,漱清的意思是,我们先和他们先接触一下,拿到他们的底牌。”曾泉道。

    “也得要查清楚了再说吧!要不然会很被动。”苏以珩跟着曾泉走进屋里,低声道。

    “嗯,我也是这么和漱清说的。”曾泉道,他看着苏以珩,“杨家在我家隔壁住了两年,却一直不动声色,现在突然要搞出这件事——我在想,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让他们着急了。”

    苏以珩点头,道:“有道理,这张牌对于杨家的份量有多重,他们自己很清楚。除非是到特殊时刻,否则是不会轻易拿出来的。而且,他们在用这张牌的时候,这样跟我们透露信息,也许是他们并不想把事情张扬出去。如果叶首长知道了这个消息,现在也不会这么平静的。”

    “是的,所以,我和漱清商量了一下,你这边除了调查那个孩子,还要搞清楚杨家出了什么事,让他们这样急切。我们只有双管齐下,才能掌握主动。”曾泉道。

    苏以珩看着曾泉,道:“阿泉,如果杨家真是这么打算的,那,那个孩子——”

    曾泉叹了口气,道:“你想的没错。只是——”

    “阿泉,你好好想想,到底有没有和杨思龄——”苏以珩道。

    “完全没有印象。”曾泉道。

    “那这事儿就奇了怪了!”苏以珩思考道,“会不会是和霍书记的那个刘书雅的事情一样?”

    曾泉陷入了深思。

    看着曾泉,苏以珩拍拍他的肩,道:“别担心,我们查清楚就好了。”

    曾泉看着苏以珩,沉默了片刻,道:“我不知道怎么跟希悠说。”

    苏以珩看着他,想起刚才方希悠流泪的样子,道:“阿泉,你,对希悠,还,还有,感觉吗?”

    曾泉看着他。

    “我,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怎么说你们的事,我——”苏以珩道。

    “以珩,我想和她好好过下去。”曾泉道。

    苏以珩愣住了,盯着他。

    “你,确定吗?”苏以珩问。

    曾泉点头,道:“既然,既然决定要在一起走下去了,那就,那就好好走下去吧!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有什么意义呢?”

    苏以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曾泉看着他,道:“你和希悠聊这个事儿了?”

    “你说,杨思龄?没有,这件事,如果可以安静解决,就不要让她知道了。希悠现在——”苏以珩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