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8章 唯一像他的孩子
    来的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家芝和她家的一级裁缝师傅。

    这是沈家芝的店第一次给曾泉做衣服,自然要量的很仔细。方希悠和苏以珩,以及沈家芝在一旁看着聊着,曾泉则在那里让师傅量着尺寸。

    对于沈家,曾泉是要联合的,而且,如今沈家已经依附了曾泉。说起话来,自然是与旁人不同的。

    沈家芝便对曾泉陪笑着说:“家楠要过来拜谒曾市长的,就怕突然来了太唐突,便没能过来。马上就是假期了,不知道曾市长您和夫人有没有空,我和弟弟邀请您二位去我家的庄园做客?”

    “沈家的庄园是在榕城吗?”方希悠问。

    “榕城是有一个,不过,我们这次想邀请您和曾市长去扬州的那个。我奶奶老家在扬州,所以沈家在扬州也是有一些产业的。”沈家芝含笑道。

    沈家芝并没有直接说“你们不是要去扬州的吗?顺便就请到我家做客”这样的话,毕竟曾泉和方希悠去扬州的计划,也只是方希悠告诉沈家楠的。

    “这样啊!”曾泉道。

    他看了方希悠一眼,道:“你说呢,希悠?既然咱们要去扬州,就顺便过去一趟吗?”

    “好啊,你决定就好了。”方希悠道。

    “那我们就提早准备,欢迎曾市长和夫人了!等您二位确定好时间,让秘书告诉我们一些就可以了。”沈家芝陪笑道。

    “给您添麻烦了!”方希悠对沈家芝道。

    “应该的,应该的,您和曾市长能去我们家,那是我们沈家的荣幸呢!”沈家芝笑着道。

    苏以珩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只是在手机上看资料,偶尔喝口茶。

    曾泉这边量完了尺寸,方希悠这边也和沈家芝确定了衣服的样式。毕竟到了晚饭时间,沈家芝也不好意思在这里打扰曾泉和方希悠招待朋友,便告辞离开了。

    沈家芝走了,仆人来请示说,什么时候上菜。

    “我也饿了,咱们吃饭吧!”苏以珩便很自觉地说道。

    “好啊!那就开饭吧!”方希悠对仆人道。

    于是,三个人便洗手来到餐厅。

    “可惜顾希没来,要不然,咱们就可以一桌麻将了。”曾泉对苏以珩道。

    “她说迦因去了京里,要和迦因好好聚聚,聊聊她们的事儿。”苏以珩说道。

    方希悠看了苏以珩一眼,道:“她们两个?什么事儿?”

    “就是开店的事啊!”苏以珩道,“顾希不是想在国内开店吗?她一直都很喜欢迦因的设计风格,就想拉着一起做。”

    “可是迦因现在应该是不可能开店的了吧!”方希悠道。

    “我也这么跟顾希说啊!不过呢,就算不能一起开店,聊一聊多一点灵感,也是不错的。”苏以珩道。

    “她们倒是挺能聊的。”方希悠说道。

    “算是同行嘛!”苏以珩道。

    饭菜上来,方希悠让仆人开了一瓶红酒,给三个人倒上了。

    与此同时,苏凡也陪着父母孩子一起吃了晚饭。

    见到两个小外孙,曾元进也是欢喜的不行,把念卿抱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不停地给小外孙女夹菜,而他的另一边则是坐着儿童椅的嘉漱,曾元进一扭头就过去摸摸嘉漱的头,给嘉漱的小碗里放几片菜,嘉漱就大喊一声,不让外公放,自己一只手就伸进碗里去抓了。看着孩子这样,曾元进也是时不时就笑了。

    苏凡看着父亲这样疼惜两个孩子,不禁想到了曾泉。

    以前她一直想,如果曾泉有个孩子的话,这个家里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的欢笑的。

    可是,曾泉一直没孩子,这么多年没动静,现在却突然就——

    真是个悲剧啊!

    看着父母在两个孩子的样子,苏凡陷入了深思。

    罗文因看了苏凡一眼,道:“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苏凡笑了下,见念卿从爷爷筷子下抢东西,赶紧喊了一声。

    “好了好了,你那么凶孩子干嘛?”曾元进对苏凡道,“念卿想要什么,外公都要给的,来来来,吃哪个?”

    “爸——”苏凡叫了声。

    “我知道了知道了,你不就是怕我太惯着孩子?”曾元进笑着道。

    “您知道啊!”苏凡道。

    曾元进笑了,道:“没事儿,我经常不在家,孩子们也难得来一趟,惯一点就惯一点了。”说着,曾元进对嘉漱笑着说,“是不是啊,我的大孙子?”

    嘉漱“咯咯”笑着。

    虽然孩子还听不懂外公说的话,可是他看得懂外公的表情,知道外公的心情。大人开心,孩子也就开心,何况嘉漱天生好像就是一个喜欢笑的孩子。

    “文文啊!”曾元进看着嘉漱,突然叫了妻子一声。

    “怎么了又?”罗文因问。

    “你看,咱嘉漱,是不是长得像泉儿小时候啊!”曾元进道。

    罗文因笑了,道:“还真是呢!特别是鼻子往上那一部分,真的和泉儿一模一样。”

    曾元进笑了,摸着小外孙的头,道:“如果不是你啊,外公都想不起来你舅舅小时候什么模样了。”

    “外甥像舅舅嘛!”罗文因笑着道,“这也正常的。”

    “是啊!现在啊,这世上也就,就咱嘉漱长的像泉儿了。”曾元进说着,叹了口气。

    苏凡和罗文因也都听得出曾元进的话外音,知道曾元进心里的遗憾。苏凡不便说什么,她总不能现在跟父亲说“隔壁的孩子可能就是我哥的”吧!

    而罗文因便笑了,安慰丈夫道:“你看你,别这么早下结论,等希悠生一个,那不像咱泉儿,还能像谁去?那可是世上最像泉儿的孩子了。”

    曾元进叹了口气,没说话。

    “是啊,爸,您别想太多了。我哥和我嫂子,他们会一切顺利的。”苏凡对父亲道。

    “泉儿小时候,和嘉漱一样,可喜欢笑了。”曾元进喝了口酒,道,“我记得有一次我出差回来,去你奶奶家接他,他那时候好像才学会走路吧,看见我进门,就对我笑着,啪嗒嗒朝着我跑了过来,那个样子,我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等泉儿的孩子长到那么大,也是一样会啪嗒嗒跑到你怀里的。”罗文因安慰道。

    “是啊,肯定也是一样的。”曾元进叹道。

    “好了好了,你也别难过了。”罗文因道,“看孩子们都害怕了。”

    曾元进被妻子这么一说,才注意到嘉漱和念卿都盯着自己看,孩子也都不说话不笑了。

    “啊,对不起,是外公错了,外公错了。来,念卿,这次要吃什么,外公给你夹。”曾元进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