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1章 不想让自己痛苦
    苏凡叹了口气。

    世界,也许就是这样的,不管是谁,也没有说事事如愿的吧!

    “是啊,我明白。”苏凡道。

    “曾泉的事,我们会去想办法处理,你就别想了,知道了吗?”霍漱清道。

    “嗯。”苏凡应声。

    “哦,对了,今天和夫人都谈了什么?”霍漱清问。

    “额,她,和我聊了很多。”苏凡道。

    “很多?夫人有那么多时间吗?”霍漱清道。

    “不是说时间,是,内容。夫人真的,真的让人很想象不到。”苏凡道。

    “怎么个想象不到?”霍漱清问,“夫人是位非常优秀的女性,这一点毋庸置疑。”

    “是啊,她真的,岂止是优秀可以形容?简直,额,和她聊过之后,我感觉,以前很多想不通的事、自己没有想或者说,或者说不明白的事,和她聊一聊,就会豁然开朗那样。”苏凡道,“我,明白了很多。”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早知道夫人的话这么管用,我就早应该请夫人来和你聊聊了。”

    苏凡挤出一丝笑,没说话。

    “你别想多了,没事的。”霍漱清道。

    “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自己,自己真的,真的太差了。和夫人在一起,真的是,自己太差劲了。”苏凡道,“好多东西不懂,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没关系,你慢慢跟着夫人学习就好了。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懂,也是很正常的事。”霍漱清打断了她的话,道。

    “我就怕自己是个榆木脑袋,怎么办?”她笑着说。

    “榆木脑袋也不怕。敲一敲就好了。”霍漱清微笑道。

    “切,敲坏了怎么办?”苏凡笑道。

    “敲坏了也不怕,我养着你就好了。”霍漱清道。

    “得了吧,你可别再说这种话了。”苏凡道。

    “为什么不能说?这个,有什么忌讳吗?”霍漱清问。

    “你还真是说对了,这个真有忌讳。”苏凡道。

    “不是吧,我这么,这么诚心诚意地说这句话,怎么就——”霍漱清道。

    “没说你的态度不好,也不是说你的初衷有什么问题,关键是——”苏凡顿了下,道,“现在的女人啊,听到男人讲这句话就要注意了,不能被因为男人这么说了,就真的傻乎乎地让男人去养。这种事,绝对不能做。”

    “为什么?身为我们男人来说,养自己的女人很正常啊!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不养,那真是——”霍漱清道。

    “所以说,你真是脱离现实了,霍漱清同志。”苏凡道。

    霍漱清不禁笑了,道:“好吧,我是脱离现实了。”

    “没事儿,你要多多学习,这样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不会变成老古董。”苏凡道。

    “好好好,我要多多学习。要不然,跟你就有代沟了。”霍漱清道。

    “你早就和我有代沟了,难道没发现吗?”苏凡道。

    手机里传来他的笑声,苏凡听着他的声音,也不禁笑了。

    这,就是她一直想要的幸福吧!和他在一起,这样开心——

    只是,逸飞——

    “霍漱清——”苏凡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他喝了口水,问道。

    “今天我和夫人谈了逸飞的事。”苏凡道。

    他“哦”了一声,道:“你们,说了什么?”

    “关于我妈和徐阿姨的事。”苏凡道,“我想去亲自见见徐阿姨,和她谈一谈。希望,希望她可以原谅我过去的错。”

    霍漱清愣住了。

    “逸飞的事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我的错更多一些。夫人和我说的,我也好好想过了。”苏凡道。

    “你,想了什么了?”霍漱清问。

    “是我自己,我自己内心中,我有一些渴望,关于自己的渴望。”苏凡道。

    “这个,很正常,没什么错。”霍漱清道。

    苏凡却摇头,道:“是我,我有些——”

    “好了,丫头,这件事,额,我们,别再说了,好吗?”霍漱清却打断了她的话。

    他不想听她这样逼迫自己,或者说他不想听到她心里太过真实的话,那些真实的话语,也许会让他痛苦。

    也许,是他自欺欺人吧!

    即便是这样自欺欺人,也好过让他因为逸飞和她的事而痛苦,而不可自主。

    苏凡哪里知道他说的这些?她只是呆住了,愣了片刻。

    那么多的话,被他挡在这里,要退回去还需要一点反射神经。

    “嗯,我,我明白了。”苏凡道。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霍漱清便说,“现在去了那边,事情应该也是不少的吧?”

    “是啊,事情挺多的。”苏凡道。

    只是,这么早让她去睡觉而不是和他聊天,苏凡真的是——

    “哦,对了,我爸说过两天方叔叔和覃书记都要到我家来吃饭。”苏凡道。

    那应该是商量曾泉的事情吧。

    霍漱清心想。

    “你是不是要帮忙做什么?比如说,准备晚饭?”霍漱清问。

    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很多时候都是晚上,也都是去曾元进家里吃饭。这样也安全一点,掩人耳目。

    “没有,我爸让我妈去准备。”苏凡道。

    “那你有空还是帮帮你妈,现在孩子们过去了,你妈肯定很忙的。”霍漱清道。

    “嗯,我会的。”苏凡道。

    “好了,那就晚安吧,丫头!过几天再见。”霍漱清道。

    “嗯,回家再见。”苏凡道。

    说完,她就听着他挂了电话。

    关于逸飞的事,霍漱清他,不想听。

    她原以为他会愿意听她说的,却没想到。

    是啊,哪个男人会愿意听这么多的细节呢?哪怕这个男人是霍漱清,她也是——

    苏凡长长地叹了口气。

    也许,她和霍漱清之间,就是像夫人说的那样。

    只是,霍漱清没有想到,曾元进和方慕白以及覃春明的这次小聚会,商谈的内容里,最重要的当然是曾泉了。而这次,霍漱清的未来,才是真正被讨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