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4章 不能设身处地着想
    第二天上午,曾泉和方希悠便向沈家姐弟告辞,驱车来到自己的梅园。

    这是方希悠第一次来到梅园,可她并不是不知道这个地方,毕竟之前曾泉失踪的时候,苏凡就带着苏以珩来这里找过他,而苏以珩事后就把这个地方的存在告诉了她。

    只是,方希悠没有想到曾泉会带着她来这里。

    到了元旦的时候,园子里的梅树,也都是含苞待放了。

    方希悠下了车,走到了园子里,抬手捧着一朵花苞,曾泉走了过来,道:“你还记得吗?当年你爷爷的那个院子里,就有很多的梅花。”

    “嗯,我记得。”方希悠的脸上,荡漾出淡淡的笑,注视着手里的花苞。

    “那个时候,你和以珩经常去我爷爷那边。”方希悠接着说。

    “是啊,我也,很喜欢那里的梅花。”曾泉双手插兜,站在她身边。

    “阿泉——”方希悠叫了他一声。

    曾泉看着她。

    “等我们搬进去了,你想要在院子里种什么花?”方希悠问道。

    “额,我觉得什么都挺好的。”他说。

    “现在首长院子里的玉兰花也挺漂亮,但我还是觉得没有梅花好。”方希悠道。

    “那你,额,喜欢的话,可以再种点梅花。”曾泉道。

    方希悠笑了,道:“那又不是我们说种就可以种的,而且,这种花,种下去以后也不是马上就会开花的。”

    曾泉笑了下,没说话。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的话,什么花都好。

    不知道苏凡会选择什么花呢?还是玫瑰吗?

    曾泉看着眼前的花林,想到了这个问题。

    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方希悠突然转过头看着他,却发现他的视线并不在她的身上——好像是在看着她的这边,可是,聚焦很明显不在她的身上。

    可是,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也觉得无趣,便收回了手,走向了便道。

    “等到这里的花都开了,应该比爷爷院子里的更有感觉。”曾泉道。

    “也许吧!”方希悠叹道。

    就算这里的花开的再好,比小时候那个园子的更好,看花的人,心境早就变了,不是吗?

    假期里,霍漱清每天都在忙着自己的工作,和放假一点都关系都没有。而苏凡,则在京城的娘家里帮着母亲准备父亲的这一场高级家宴。

    二号这天早上,苏凡很早就在厨房里和勤务人员在忙活了。母亲只是确定了菜单,可是具体做,是苏凡去看着负责的。有些菜肴是需要提前很长时间准备的,等到晚上五点钟客人到来的时候,这顿晚宴的菜品全部准备完毕了。

    方希悠的父母都来了,可覃春明家里,只来了覃春明和女婿罗志刚。

    “覃书记,您好!”苏凡忙问候覃春明。

    覃春明脱下厚风衣递给曾家的勤务人员,笑着对苏凡道:“漱清还在忙?”

    “嗯,他在那边有工作,过不来。”苏凡道。

    “唉,没办法啊,这个工作嘛,永远都忙不完的。”覃春明道。

    苏凡想问一下覃逸飞的情况,却还是张不开嘴。

    “迦因——”覃春明叫了她一声。

    苏凡望着覃春明。

    覃春明顿了下,对苏凡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单独谈一下。”

    “哦,好的,好的。”苏凡道。

    这时,罗文因走了过来,覃春明便说:“我和迦因有些话要说。”

    “那你们到这边说吧!”罗文因含笑道,领着覃春明和苏凡来到西厢房。

    “覃书记——”苏凡关上门,道。

    “迦因,你是想问小飞的事吗?”覃春明摆摆手,道。

    苏凡点头。

    “我和他这几天都有通话,他在那边,”覃春明顿了下,道,“你做的对,他去了那边,的确是好了很多。”

    苏凡愣住了,看着覃春明。

    “我们做父母的,有时候说话不一定能站在你们的立场,不一定能理解你们的心境,我们还是,很多时候是希望你们听从我们的话,而不是站在你们的角度去理解你们。这些年,在对待小飞的事情上,我和他妈妈犯了很多的错。现在事情变成这样,也没办法,没办法让已经发生的事情倒回去。”覃春明说着,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覃书记,对不起,小飞的事,我有责任。我——”苏凡道。

    覃春明摇头,道:“事情都过去了,谁是谁非,也没必要再抓着不放。”

    “谢谢您,覃书记。”苏凡道。

    “别客气,要说谢,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谢谢。”覃春明望着苏凡,“迦因,谢谢你照顾小飞。也许,在这个世上,像你这样能设身处地为他着想的人,恐怕也没几个了。我,也没有做到。”

    “如果,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逸飞,逸飞他也不会出事,也不会——”苏凡道。

    “那件事啊,如要追究的话,我的责任更大。”覃春明道。

    苏凡望着他。

    “那一天,如果我和他不要争吵,我能听听他说的话,他就不会那么冲动地去找你,也就不会让那些人有机可乘了。”覃春明叹道。

    苏凡,沉默了。

    “我一直都在给别人讲政治,做思想工作,可是到了自己的儿子面前,所有的一切就都失效了。我没能平等地对待他,只是一味地使用我身为父亲的权威。这样,是没用的,对不对?”覃春明道。

    “您别太自责了,覃书记。”苏凡安慰道。

    覃春明摇头叹气。

    “逸飞他,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他真的很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却忘记自己。”苏凡道。

    覃春明叹了口气。

    那一晚儿子和他说的那些关于苏凡的话,他这辈子是绝对不能让苏凡知道的,绝对不能知道,要不然,就真的麻烦了。

    “他在那边应该会康复的,等他康复回来了,一切就都顺了。”覃春明道。

    苏凡点头,道:“逸飞的意志力很强,他会好的。”

    覃春明看着苏凡,良久,他才开口问了句:“迦因,如果,如果没有漱清的话,你,会嫁给小飞吗?”

    苏凡愣了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笑了下,说:“如果没有霍漱清的话,我也不会认识逸飞的。”

    覃春明看着她,笑了,点点头,却叹了口气,道:“是啊,你说的对,说的对!”

    苏凡浅浅笑了下,心头,却是深深叹了口气。

    “走吧,我们出去吧,免得你爸妈他们都等急了。”覃春明起身道。

    当苏凡和覃春明来到客厅的时候,曾元进夫妇,还有方慕白夫妇在那里说笑聊天着,罗正刚在一旁伺候着。

    “春明坐这里。”曾元进看见覃春明进来,笑着道。

    覃春明便坐在了曾元进旁边,而罗文因坐在曾元进的另一边。

    “你们这两亲家在高兴什么?阿泉和希悠有喜了?”覃春明笑问。

    “除了这件事就不能有别的吗?”方慕白笑着说道。

    覃春明笑了,没说话,苏凡忙给覃春明倒了一杯茶。

    “小飞怎么样了?”方慕白问覃春明道。

    “精神状态挺好的。”覃春明道。

    “那就好,精神好了,身体恢复起来也快一些。”方慕白道。

    覃春明点头。

    这时,罗文因的秘书过来报告说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各位首长前往餐厅用餐。

    于是,一席人便来到了隔壁的餐厅,男人们走在前面,罗文因和方慕白的妻子江静走在后面。

    “希悠和泉儿在那边好像不错。”罗文因对江静道。

    “只要他们多在一起住着,事情就好办了。”江静道。

    罗文因点头。

    苏凡跟着她们,听着两位母亲聊着曾泉和方希悠的事。长辈的担忧那是自然,可是,苏凡心里的担忧,是没办法说出来让长辈们知道的。

    霍漱清说,杨思龄那件事暂时要保密,不能让家里人知道。因此,这件事,恐怕除了父亲之外,今晚这些人里没有别人知道了。

    但愿一切都能化险为夷吧!

    餐厅里,勤务人员们早就把餐具准备好了。

    镶着金边的餐具,在灯光下闪着明亮的光。

    因为担心孩子们会影响,再加上曾家老太太非要让两个孩子去老院里陪陪她,张阿姨白天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曾家大院。晚上那边人多,两个孩子也呆的住。因此,今晚的晚宴,真是安静极了。

    众人依次落座,今晚餐厅里摆了大圆桌,这样也比长桌舒服一点。

    苏凡和罗正刚两个人年轻,就坐在众人的下手,及时为大人们服务。

    一顿饭,吃的很愉快。

    而这样的晚宴,吃饭只是一个开始,更重要的事,在饭后。

    于是,饭后,苏凡陪着罗文因和江静坐着聊天,罗正刚也被曾元进叫过去帮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