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6章 没必要赶尽杀绝
    没办法,苏凡只得从家里乘车赶往奶奶家,去把两个孩子接回来。

    而方希悠的母亲江静,也没有等丈夫,在苏凡离开的时候也就回家去了。

    送走了江静,罗文因坐在客厅里喝茶,罗正刚就敲门进来了。

    “他们还在聊?”罗文因问侄子道。

    “嗯,看来还要一阵子。”罗正刚说着,坐在姑姑侧面的沙发上。

    罗文因的秘书便过来给罗正刚倒茶。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来吧!”罗正刚道。

    “你先出去一下,我和正刚有话要说。”罗文因对秘书道。

    秘书沈小姐出门,罗文因便对侄子说:“你去沪城了?”

    “嗯。”罗正刚道。

    “见了你岳母?”罗文因又问。

    罗正刚点头。

    “她说了什么吗?”罗文因问。

    “没什么,就是问了下我的事,其他的没说。”罗正刚道。

    事实上,徐梦华在罗正刚面前说了和罗文因的争执,说了苏凡“诱拐”逸飞的事,还有就是徐梦华对覃春明的怨愤。而这些,罗正刚都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姑姑说,这要是让罗文因知道了,肯定又是一场恶战!两家的关系僵成这样,要是再出点什么岔子——特别是,要是从他这里再传出什么不好的话——那就真的再也无法挽回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她肯定在你面前骂我了。”罗文因倒是一脸淡定,道。

    “没有,她什么都没说。”罗正刚忙说。

    “你也别瞒我了,你岳母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罗文因道。

    罗正刚不语。

    “夹在我们中间,让你很为难吧?”罗文因看着侄子,问道。

    “还好。”罗正刚道。

    其实一点都不好,两边都这么强势,都这么难应付的——

    “小姑,您和小秋妈妈就真的不能好好——”罗正刚望着小姑,问道。

    “你以为我不想吗?”罗文因道,“我们两家这样交恶,伤的都是自己人。可是,你岳母那个样子,恨不得——”顿了下,罗文因道,“算了,我也不想说这件事了。反正眼下是没什么办法了,只能等小飞回来了再说。”

    “小飞是您送出去的吗?”罗正刚问道。

    罗文因看了侄子一眼,道:“你怎么知道?”

    “是小秋爸爸和我说的。”罗正刚道。

    “他,怎么说?”罗文因问。

    “他说小飞好多了,其他的,没怎么说。”罗正刚道。

    是的,岳父没说别的什么,可是,从岳父的话语里,罗正刚也听出来岳父的态度了,和岳母不一样,岳父根本没有责怪小姑做这件事。没有责怪,当然也没有感谢。要说感谢的话,就有点太夸张了。毕竟,小飞去了美国疗养,效果比在国内要好,这就是打脸覃家的事,岳父心里怎么想不知道,可是脸上总是不好看的。

    “有进展就好。”罗文因说着,喝了口茶,“正刚,你,是不是觉得我做错了?”

    “您说的是送小飞离开这件事吗?”罗正刚问。

    “差不多吧!还有和你岳母的这件事。”罗文因问。

    “小飞这件事,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您是帮到了小飞,帮到了覃家。和小秋妈妈的事,这件事,我,说不清。”罗正刚道。

    罗文因不语。

    “只是,您既然说,这件事受伤的是两家人,那您为何不想办法去化解呢?”罗正刚道。

    罗文因看着侄子。

    “对不起,小姑,我知道您也做了很多努力,可是,如果是您迫切需要改善关系的话,您付出的多一点——”罗正刚道,“我知道这样让您很为难,让您会觉得不舒服,可是,您想要的,和小秋妈妈想要的,是不一样的,对不对?”

    罗文因,沉默了。

    “小姑,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劝您。这件事,从始至终,并非只是迦因一个人的错,和小飞有很大的关系。迦因和漱清的关系是有些问题,可是,那也不该是小飞去干涉的。小飞,他没有立场,他不该去插足迦因和漱清的婚姻,哪怕他的出发点是为了迦因好,可毕竟,毕竟迦因是他的嫂子,他不该那么做。”罗正刚道。

    罗文因看着罗正刚。

    “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小飞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他就算是错的再多,他也接受了惩罚了,那么,您为什么不能让这一切回归正轨呢?您是可以做到的,小姑,除了您,还有谁可以做到?”罗正刚道,“就算您是同情一下小秋妈妈,同情一下她失去了儿子的同时,也失去了丈夫的信任,同情一下她这个比您可怜太多的女人,您,就去见见她,和她心平气和好好聊聊,可以吗,小姑?这一场仗,您从一开始就赢了,您还有必要再继续让失败者向您投降吗,小姑?”

    “在你眼里,小姑就是这样,这样不讲理的人吗?”罗文因道。

    “不是,小姑,您当然不是。只是,现在,和您相比,和这样被儿孙围绕,被丈夫疼爱的您相比,小秋妈妈,不是很可怜吗?”罗正刚道。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我——”罗文因道。

    “是,当然是她自己造成的,她有很大的责任,她不该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迦因身上,不该控制着小飞,不该自作主张决定小飞的生活,可是,毕竟,她是小飞的母亲,她就算是错了,她也是因为爱她的儿子,也是为了让她的家庭可以恢复正常。现在,小飞走了,小秋爸爸又和她分居——”罗正刚望着小姑,恳求道,“小姑,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也是为了漱清啊!”

    罗文因的心情,明显有些慌乱,她端起茶杯,手却有点发抖,茶水洒到了手指上,她赶紧擦干了。

    “正刚,你,你很善良。这一点,是嫂子教育的你,都是她把你教育成了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里,你,你和小秋,真的,很善良,你们,都是好孩子。”罗文因道,“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我会和你姑父商量一下再决定。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谢谢您,小姑。”罗正刚道,“对不起,我向您提这样的要求——”

    罗文因摇头,道:“你说的对,既然,既然我都赢了,就没必要再赶尽杀绝了,那样,太,太没有道德了。让你为难,也让漱清为难,我,不能那么做。”

    罗正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我,我真的很,很解气,小飞走了以后,我很解气。徐梦华那么对待迦因,我也,我也,终于让她尝到失去儿子的痛苦了。可是,真的,好像是,太过头了,太,过头了。”罗文因的声音,有些颤抖。

    “小姑——”罗正刚道。

    罗文因摇摇头,道:“毕竟,毕竟覃家是自己人,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

    罗正刚这下总算是安心了,小姑一定会去和岳母和解了,这样的话,小秋也就不用难过了,两家人就可以像过去一样——就算是和解了,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不是吗?再也,回不去了。

    有太多的事情发生了,有太多的事情改变了,没办法回去了啊!

    夜色,越来越深,曾元进和方慕白、覃春明三人聊了大约两个小时,就分开了。

    罗文因亲自去送方慕白和覃春明,而罗正刚则陪着覃春明离开了。

    等送走了客人,罗文因就对丈夫说:“出什么事了吗?慕白大哥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希悠和泉儿怎么——”

    曾元进本来不想说,看了妻子一眼,道:“隔壁的人,你有什么了解?”

    “隔壁的?你说哪家?”罗文因问。

    “杨家。”曾元进道。

    “哦,我和杨部长的夫人一起喝过几次茶,不过没什么深交。”罗文因道,“他们一家挺奇怪的,和圈子里的人,也都不怎么来往。除了一些必须要去的应酬,好像他们也很少参加什么活动。咱们这边的也很少见到他们,那边的也很少。”

    曾元进不语。

    “杨部长不是那个谁力荐的吗?你没——”罗文因问。

    “那个我知道,就是——”曾元进说着,停下脚步,看着妻子,“你身边有什么人和杨家来往密切的吗?”

    “额,有倒是有。”罗文因道。

    “你准备一下,改天我跟你说的时候,你让那个人约一下杨夫人喝茶。”曾元进道。

    “好。”罗文因道。

    说完,曾元进就背着手,继续朝前走了。

    “元进,出什么事了吗?”罗文因问。

    “嗯,有点事。”曾元进道。

    听着丈夫叹了口气,罗文因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肯定有大事了,要不然丈夫也不会这样。

    可是,现在丈夫不说,她还是别问了,他总会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